142 良苦用心

    142 良苦用心  “嗯,那个应该是意外。”没想到莫启涛会问道这个问题,想着孟寻语和自家的侄子为自己做的一切,林瑛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看来侄媳的毒在咱们家扩散的不轻,你都染上了。”莫启涛好笑的看着眼前几乎从来没有瞒过自己任何的事情的妻子,都说得人心者的天下,那个丫头竟然这么快就俘获了自己妻子的心他都嫉妒了。

    “你明明都猜出来了,还......!”林瑛脸色一讪,嗔怪的看着面前跟自己打太极的丈夫。

    “呵呵......!”莫启涛的手刚刚搭上林瑛的肩头,那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猛力的推开。

    “二婶儿,我们走吧,商场开门了。”孟寻语声音洪亮的响起,看着着忙起身的林瑛还有她脸上那慌乱尴尬的神情,直接无视掉莫启涛那一脸酱色的阴沉,径直走进去亲密的挽着林瑛的胳膊,一脸烂灿的看着对面好事儿被打扰的莫启涛那明明一脸不爽却非要隐忍的样子:“二叔儿,二婶儿我就先带走喽,不打扰你工作了,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下次,下次逛街我们一定会从家中出发滴,不会再来莫氏给你添麻烦。”

    莫启涛看着妻子脸上那宠溺的笑意,心中只有气闷儿的份儿,他什么时候说过林瑛打扰到他了,什么下次不来,林瑛出现在莫氏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惊喜,他高兴还来不及,这丫头明明就是故意的,他好像有点能体会儿子的苦恼了,无奈看着妻子脸上的笑容,他也只能忍疼割爱,咬牙说道:“我让人送你们去,记得早去早回。”他这句话当然是对林瑛说的,他们夫妻间好不容感情升温,肯定得好好的培养感情。

    “知......”林瑛还没有说完就被孟寻语一声惊呼打断。

    “什么早回啊,逛街当然是要逛个过瘾才行啦,我们今天的晚饭就在外面吃了,你们不用等了,二婶儿走吧!”说完孟寻语也不等莫启涛反应,拉着一脸错愕的林瑛走了出去,边走还不忘刺激刺激莫启涛那个好不容易茅塞顿开的闷骚二叔:“二婶儿没去过酒吧吧,我今天带你去见识一下年轻人追捧的夜生活啊,正好拉紧一下你跟少杰的代沟儿。”

    “好啊~!”看着孟寻语朝着自己露出的那狡黠的笑意,林瑛勾唇附和道。

    莫启涛一听双眼大睁,就要追出去将自己那就要被那好侄媳荼毒的妻子抢回来,谁知门外突然出现莫少扬的身影,挡在他的面前,快速进屋将门关上,对着自己露出一脸邪厮的笑容:“二叔儿,不用担心,小语她有分寸不会乱来的。”

    想着自己老婆嘱咐自己的话,莫少扬脸上露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深深无奈感。

    “可是,她......!”他不是不相信自己的侄媳只是她的分寸尺度在哪里,他实在是无法估量。

    “二叔很担心二婶儿,为什么不直接跟她说出来,或许她会考虑不跟小语去,二叔刚刚那句僵硬的‘早去早回’在我听起来更像是命令,丝毫听不出你心中的任何担忧,你要是能将心中的想法都主动跟二婶儿说出来,我想她肯定会很高兴,二婶儿毕竟是个女的脸皮薄,你也知道二婶儿平时就注重那么些事情,所以.......有些事情她更是不可能主动开口,要是你主动找二婶儿谈谈,说不定会得到你意想不到的效果。”莫少扬看着莫启涛那认真思索的表情,嘴角挂起神秘的笑容。。

    莫启涛抬头对着侄子露出一抹恍悟的笑意:“你们这两个孩子......故意的吧!”他指的是孟寻语刚刚的那件事情,看着关心着自己的侄子,心中一暖:“好,我会好好考虑的你的提议的。”拍了拍莫少扬的肩膀,心中的担忧也放下,这样看那丫头就是在故意激自己了,是想他正视自己心中的感受吗?确实是个不错的提议。

    不过:“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细心了,竟然关心起这个?”莫启涛看着莫少扬直接隐喻他八卦。

    “卑鄙的,二叔你知道我是很听老婆话的!”明明是他出的点子,他却推给了孟寻语。

    “呵呵~!看的出来!”他心中对孟寻语多了一抹感激。

    莫少扬转身倚在门框上,看着莫启涛那放松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完美的笑容,老婆我这算是完成任务了吧!

    莫少扬眼底精芒一闪,进屋对着屋内的隐形摄像头勾了勾手指儿,嘴角勾起一抹极尽魅惑的笑意,只是那笑意背后的眼神却是冷芒四射。

    一直坐在办公桌儿后面看好戏的蒋少雯看到眼前的画面,神色一怔,背后凉飕飕的冒着冷风,原来刚刚的那股风就是因为他吗?

    在那双戾眸的威胁和魅笑的勾引下,他只有关了程序乖乖的挪向办公室,不到几十秒的路,他走了仿佛得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他刚到门口就被一股大力给拉了进去,办公室的们砰的关上,里面瞬间传出了惨绝人huan的吼叫声。

    办公室外正在工作的众人,听到那刺耳的声音,身体一抖,脸上露出骇然的神色,这不是他们上司的声音,那就是那个新来的秘书了,他一直都安静的在工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啊,怎么会受到这么惨的待遇,众人心中警铃敲响,开始无限的猜测。

    他们的上司不会因为刑秘书,受到老婆的惩罚,所以将一肚子的怨气都撒到了那个顶着同一个工作职位的人身上了,将他当成了刑新柔在发泄。

    “天呐,这可千万别再惹到咱们的上司夫人,这夫人生气,受nue的肯定是咱们啊。”不少男同事在悄悄私语。

    “是啊,那个新来的兄弟也真够倒霉的,竟然就这样顶了刑新柔的黑锅,你说冤不yuan那!”一个男同事抱不平。散外涛没。

    “可不是,这事儿就是要撒气也得撒到当初跟刑秘书狼狈为奸挤兑上司夫人的那群人身上才是。”说着眼睛还不忘看向坐在助理秘书位子上的两个女人。

    “这事儿我猜是莫二少肯定还没有回过神来呢,等他想明白了,那位兄弟估计就解放了。”想抢人家老公的女人能有什么好下场,这些女人一天天的将自己的打扮的花枝招展,跟他们这些小员工说话,眼睛就是长在脑袋上,看不起他们,现在遇到对手了吧!

    人家天生丽质也没有整天艳妆涂抹还真就捕获了上司的心,这些女人哪个男人愿意在近亲女人的时侯,一亲一口厚厚的粉底霜。

    众人看到那两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人,一直被践踏的**丝心中滑过一抹快意。

    季麦冬的家中,那张小床上只见王厉轩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的抱在身上,从他深深皱起的眉头上可以看得出他睡得是极不安稳。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巨大狂躁的敲门声响起,将王厉轩从他那不怎么美好的梦中惊醒。

    睁开眼睛,一股强势的疼痛感直袭他的后脑,赫然起身,伸手抹上后脑果然摸到一个高高耸起的疙瘩,疼痛让他立刻缩手:“该死!不是梦。”梦中他梦见有一个不怕死的嚣张丫头竟然敢拿着杯子打他,谁知他脑袋上竟然真的有一个大包。

    “开门......快开门......咚咚咚......!”门外传来一声不怎么悦耳的叫门声儿。

    王厉轩锐利的黑眸瞪向那扇古老的木门,他这才注意到这根本就不是他的家,看着周围的环境,脑中的记忆慢慢回笼,当眼睛瞟向地板上的那个歪倒的杯子时,黑眸凛冽,胸口的怒火噌噌的往上涌:“女人你最好不要让我抓到。”他仔细看过这个房间中原本摆放的属于那个女人的东西都没有了,哼,是害怕躲起来了么,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他迟早会将她给揪出来。

    “咚咚咚......季麦冬快点开门......再不开门我可让人撬门了。”

    “该死~!”王厉轩烦躁的下床,床上鞋几步来到那个门前,脸上一片阴郁的神色,霍然拉开拉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掐腰儿怒骂的模样儿,她身边还跟了一个满脸猥suo相儿的年轻男人。

    “什么事儿快说?”王厉轩不耐的看着眼前的人,皱眉呵斥道。

    “你......你......你是谁?”中年妇女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在季麦冬房间的帅气男人,显然是很吃惊,看着他那西装邋遢,衬衣角儿露出一个在面的形象,脸上露出不屑的痕迹:“哼,你八成是季麦冬那个小丫头在外面勾引来的野男人吧!长得是不错,只可惜是个穷光蛋。”

    对于自己这新鲜的名号儿,王厉轩眉头一皱,穷光蛋?说她,她眼瞎啊,他一件上衣就够她这泼妇吃上半年的了,他算是知道那个女人的泼辣样儿从哪里学来的了,不就是眼前这个,季麦冬?是她的名字?“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快滚。”他可没有那个好耐心在这里招呼她,他现在难受着呢。

    宿醉后的后遗症和头上的伤痛一起折磨着自己。

    “你这个混蛋敢动我的女人,你赶紧把他交出来,我要好好教训教训她。”那个跟在妇女后面的年轻男子一脸凶狠的上前就要去拽王厉轩的衣襟,却被他轻巧的闪过。

    王厉轩眼底闪过一抹杀意,口气阴森的问道:“你的女人?”当他是瞎子,那个女人虽然泼辣,有点儿眼神不济,但也不能瞎道这种程度,就算那真是他的女人,要是真的被自己睡过他还想要回去?他的脸往哪里搁:“趁我现在没心情收拾你的份儿上赶紧滚。”他没那个兴致跟两个傻子一般计较。

    “哟呵,口气挺大,知道爷是哪里混的吗?梓潼堂听说过吗,爷打你,你还敢躲,再躲小心我让兄弟们剁了你去喂鱼!”那人一脸嚣张跋扈的蔑视着王厉轩,虽然在身高上他只能仰视。

    “梓潼堂,那个女人是梓潼堂的人?”王厉轩刚刚要进屋的身子转了回来,眼神犀利的瞪着眼前这个无知儿的人。

    “就她那样儿还想进梓潼堂,她就是一个没地儿住的叫花子,进了城的乡下丫头,我看着她可怜才把房子租给她,哼,她倒好竟然敢给我拖租,行,想不交钱也可以,正好儿我儿子缺个老婆,不过,现在却被你这个穷光蛋给睡了,不值钱了,你还是赶紧将她交出来,说不定卖到院儿里还能换点钱,个赔钱货还不知道能不能填上我这租金钱的呢。”那一身横肉的妇人,掐着腰骂骂咧咧的说道。

    “她还未成年!”王厉轩口气凛冽,他记得昨夜她说过,院儿里他知道是梓潼堂的地下妓院。

    “哼,未成年你不是也睡过了,现在才来说是不是太晚了。”妇人一脸讥讽的看着面前的王厉轩。

    “她欠了你多少钱?”王厉轩不想在这里闹事儿,他现在身上没有枪,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梓潼堂的据点,不能贸然出手,冷凝着眼眸看着面前这对母子,将那个贼眉鼠眼的男人的长相深深的刻在了脑子里。

    “五千!怎么你有钱?”那胖女人看着王厉轩的眼神发生了变化。

    “好,我给,以后不准再打她的主意。”王厉轩锐色警告道,以后怕是他也没有那个机会,敢威胁他,还是梓潼堂的人,原来昨晚那个小女人要的钱是为了还租金,她还真是傻的可以,要个正好一点儿也不给自己留。

    “呵呵......好啊,好啊,只要你能将钱给交上,我们也没有理由在找她的麻烦。”胖女人脸上的表情就像变脸,瞬间喜笑颜开。

    王厉轩看着那副模样怎么看怎么恶心,同样都是变脸,孟寻语让人看着就是一种享受,这,就一种视觉上的折磨:“等着。”王厉轩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便回屋,拿起散落在床上的支票和金笔,眼底露出一抹懊恼的痕迹,他是疯了吗,竟然三番四次的对那个打了自己的小泼妇生出慈悲心,这估计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犯jian的事儿,抬头环视了一下这破旧的兀自:“哼,抓到她让她连本带利一起还。”

    ——+——+——+——+——+——+——+——+——+——+——+——+——+——+——+——

    一更啦亲爱的们二更在明天的九点多 阅读愉快 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