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互诉情长

    134 互诉情长  孟寻语看着那个人脚步奔向门口但是脚下有些踉跄,还有些慌张,只见那个人突然在别墅门口驻足,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痛苦神色看着远处的方向。

    孟寻语停下脚步,慢慢靠近她,轻声呼喊:“二婶儿,你怎么还不睡觉,晚上风凉,我送你回去吧!”孟寻语看着林瑛身上还穿着来不及换下来的睡衣,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让一项注重礼节的林瑛这么毫不顾忌的就冲了出来。

    本来看着远方那逐渐消失在自己视线中的汽车尾灯,眼中那压抑已久的泪珠再也忍受不住,顺着眼角滑下,身后突然响起的熟悉的声音,让林瑛身子突然一僵,快速整理了一下脸上的神情,抬手慌张的将自己脸颊上的泪水擦干。

    孟寻语并没有再上前一步,就站在与她一米外的地方,静静的等着她调整着自己的情绪,从后背她能看出来她现在在干什么,她既然不想让人知道,她也没理由过去,这样她会很难堪。

    “小语啊,你怎么也下来了,你二叔突然接到了一个重要的电话,说是来了一个重要的客户,他走的匆忙,我担心他所以下来看看。”林瑛脸上努力的挂上笑容,脸上已经没有了泪痕,看着脸色平静没有过多情绪的孟语。

    “我出来透透气,到那颗大树底下转转,晚上在那里看星空很不错。”孟寻语脸上挂上一抹轻轻的笑意,就像是她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指了指那颗树的方向,顺便跟她解释她为什么会发现她,林瑛虽然在努力的克制着自己,但是她说话的腔调中,明显的可以听出来,是哭过后的声音。

    显然,二叔出去是真,但是究竟是不是见客户那就不得而知了。

    “那棵树吗,确实是个好地方,我们回去吧,扬子一会儿该出来找你了,他啊眼前一看不见你就得满屋乱找。”林瑛看了那颗大树一眼,在看了看孟寻语那正对着大树还亮着灯光的工作室,心下以为她是在工作的时候发现了这颗古树周边的好风景,脸上恢复了以往的神色,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向着孟寻语走近。

    “我告诉他了,他知道我在下面,不会找我的,二婶儿放心。”孟寻语脸上回以同样的笑容,只是,抓着手电的手收紧,那样看上去一身正经严谨的莫启涛难道都会出轨吗,那么她究竟又凭什么去相信莫少扬呢,现在他看不见自己会找,要是以后看烦了呢,婚姻就是这样,需要两者一起维持的,但是有一方要是倦了,那么......就算有结婚证儿在手那又有什么用呢!

    如果是她,她或许会毫不犹豫的转身,她不是个会纠缠的人,不是她狠心,而是之前她已经努力过了不是吗?

    “呵呵~!咳咳......今晚的风真的有些凉,我可能要感冒了。”林瑛或许是感受到了自己有着严重的鼻音,所以才故意咳嗽两声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不再开口提莫启涛的事情。

    对于林瑛跟莫启涛的事情,她根本不清楚,也不会提出任何意见,但林瑛毕竟不是她,她是个绝对独立的人,孟寻语看着走近的林瑛,她立刻转身,现在这个时刻,她不应该注视着她的脸,那样她会更加的有压力:“嗯,我穿着长袖儿还是觉得有点儿冷,毕竟现在正在接近冬季,昼夜温差很大了,二婶儿可能是敢冒前兆了,回去赶紧吃点儿药,不要更加的严重。”孟寻语顺着林瑛的话讲到,突然,本来多出林瑛一脚走在前面的她突然转身俏皮的眨眨眼:“不是还有中药吗?二婶儿也试试啊,正好跟我同甘共苦,没理由我一个人苦的。”慢人口脚。

    “呵呵......你这孩子,感情还‘记恨’着二婶儿今天让你吃中药的事儿呢,那药能乱吃么!看来是要让你失望了,二婶儿我不体寒哦!”林瑛成功的被孟寻语逗笑,刚刚的阴霾被成功的驱逐,看着眼前这张美艳年轻的脸蛋儿,林瑛感叹这孩子真是给莫家带来了不少的欢笑。

    “那可不是二婶儿,我那药中不是还有补身体的药吗,那个你是可以喝的,哪个女人不爱美,虽然做饭很有乐趣,但是包装自己也是一个不错的活动,况且二婶儿本来就很年轻,根本不像是生过少杰臭小子那么大孩子的人,你跟少杰出去的时候,有没有人说你们是姐弟啊?告诉我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孟寻语神秘兮兮的将耳朵凑近林瑛真的像是要听悄悄话儿一样。

    “你这孩子嘴上是抹了蜜了,净捡好听的说,我哪有那么年轻?”林瑛被哄得咯咯直笑,心中却记住了孟寻语的那句话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她是感激这孩子的,或许她真该注意保养一下自己的容颜了。

    “我说的是实话,大实话,现在社会我这种说实话的人不多了,您必须相信我,不信你去问莫少扬看看他怎么说,二婶儿确实不显年纪的,只不过你总是不出门,要是能出去走走肯定好多人追你的。”孟寻语虽然夸大了一点儿,但是林瑛确实是个美丽的女人,岁月好像并没有在她脸上肆虐过。

    她不认为她会输给外面儿的小年轻儿。

    “好好,是实话,赶紧走吧,回去睡觉,明天你还要跟扬子去上班呢!”林瑛笑呵呵的看着这个一瞬间没脸皮的孩子,拍着孟寻语的后背,脸上却映着一丝红色的痕迹,都一把年纪了,哪里还能有很多人追,不过心中却是甜滋滋的。

    “我不跟他去了,二婶儿明天咱们两个不如去逛街吧!”孟寻语说着嘴角勾起一莫邪恶笑意,她想清楚了,林瑛不是她,但是,从林瑛平时的样子看她是很爱莫启涛的,虽然不知道莫启涛现在是怎么会回事儿,但是她可以武装林瑛让她有足够对抗一切可能出现的小三儿的实力。。

    “逛街?我们?”林瑛神色一怔,似乎有点儿反应不过来,她要买衣服都是去专门的店中定做,只要司机去拿就行是不需要自己出去逛街的,她好像真的有很久没有去那种大型商场逛了,心中隐隐有些期待。

    “是啊,我们,难道二婶儿嫌弃我。”孟寻语换上一副遭嫌弃的苦难神情。

    “你这孩子说风就是雨的,我哪有嫌弃你,我们的小语这么漂亮乖巧,二婶儿喜欢还来不及呢。”林瑛好笑的看着孟寻语,明知道她是装的,她还是忍不住安慰她。

    “那就说定了,明天咱俩单独行动,去撒钱去。”只是对于林瑛的夸奖她有点疑惑,漂亮她很不客气的接受,乖巧?那是她吗,二婶儿夸错认了吧?

    “可是,明天的饭怎么办?”林瑛有点犯愁,要是公公中午回来......只是还没有等她担心完,就被孟寻语毫不客气的吼了回来。

    “二婶儿你可不是保姆,再说咱家不是有佣人在吗?不能只发工资不让干活儿啊,要是味道不对味儿,谁要吃,就让他们自己做,没听说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吗?不用管?凭什么都让你做,惯得些毛病,二婶儿男人啊,是绝对不能惯的。”最后一句孟寻语说的非常的严肃,她不就是个最好的例子,惯得邵卓群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林瑛神色一愣,随即笑着盯着孟寻语:“你这孩子哪来那么多的大道理,好,听你的,赶紧上去吧,你看还说他不找你。”林瑛笑呵呵的指着穿着一身居家服倚身在楼梯口儿的莫少扬说道。

    “嗯?”孟寻语顺着她指尖儿看去,只见莫少扬一脸媚笑的看着自己,那个风情万种,孟寻语咽了咽口水,脸上像是没事儿人一样无视,转身看着林瑛,突然趴在她的耳边儿,低语道:“二婶儿我呢在书上看过一句话觉得很有意思,你呢也帮我参谋参谋这做人是不是就得这样儿,我是不是就该这么对待莫少扬那爱开桃花儿的妖孽,人呢处事儿要精明,不管是什么事情一定得弄白了,再对症下药,这待人呢要糊涂!难得糊涂,二叔跟没跟你说,今天莫少扬身边的一个高级秘书让大哥给开了。”说完孟寻语看着林瑛神秘一笑,有人垂涎你的男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去对付那个女人而是向着自己的男人开炮。

    “......”林瑛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孟寻语,她竟然真的知道自己心中在为了什么事情忧虑伤神,这个孩子的心思究竟是有多么的细腻,她并不需要自己给她参谋什么,她是在用自己的事情安慰她,提醒她别做什么不可挽回的傻事儿呢。

    “二婶儿,你确定还要穿着这身儿在这里站下去?”孟寻语脸上露出一抹坏笑,眼睛打量着林瑛身上的穿着,她是不是提醒的有点儿晚儿?

    林瑛回过神来,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睡衣,尽管不漏可是......:“啊~!”太失礼了,林瑛惊呼一声朝着自己的房间跑去,心底呼喊,那个死孩子,站了那么久才提醒自己,分明就是故意的。

    “呵呵......大家闺秀伤不起!”孟寻语喜气洋洋的转头,向着站在楼上大放feng骚的妖孽走去。

    玉臂缠上莫少扬的脖颈,嘴唇咬着他的耳垂儿,轻轻摩擦:“二婶儿是不是很活泼,妖孽?”舌尖逗弄着那凉瑟瑟的耳珠儿,声音沙哑的问道。

    “坏蛋,明知道二婶儿礼数观念很重,真是调皮啊你!”莫少扬黑眸混沌,他很喜欢听自家老婆叫的那一声妖孽,双手环着孟寻语的腰肢儿,在她耳边吐气:“我只是你一个人的妖孽。”

    “是吗?可要记住你说的这句话,否则。”孟寻语眸中滑过一抹戾色,张嘴突然狠狠地咬住了莫少扬的耳珠儿。

    “嘶,老婆~!”那突来的疼痛让莫少扬倒吸一口凉气,双臂紧紧的拥着孟寻语,脸上肌肉绷劲。

    “哼~!你也知道疼,子弹打进肉里可是比现在疼了不知多少倍,你倒是挺英勇啊~!枪口对着心脏眼睛都不眨一下。”孟寻语松开嘴,手指揉捏着那个留着她牙印儿一半儿肉都没有血色的耳垂儿,怒目瞪着眼前的容颜,还勾引她?等她解决完就吃了他。

    他以为勾引的是小白兔呢!孟寻语双眼放光,眼底滑过一抹邪佞的精芒。

    “老婆,我......!”莫少扬终于知道自己老婆的怒气是来自哪里,虽然耳垂火一般的灼热疼痛,但心中就像是被热炭捂着一样火热,想着她的话,他的心更是一疼,子弹穿过肉的滋味儿,她真的很疼吧,如果可以他真像替她痛。

    “莫少扬,我不需要你来为我舍身取义,不管在任何的情况下,我都需要你保住你自己的命,今天我把话儿撂在这里了,你要是再出现这种情况,我不敢保证我会不会从你的世界消失,因为我很不喜欢为身边的人担忧,我是一个自私的人,不想浪费那份儿精力。”孟寻语脸色严肃,语气冷凝的警告道。

    “好,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小命儿,不让人劳心伤神。”莫少扬将下巴搁在孟寻语的脖颈上,嘴角却扯开大大的笑容,她虽然说得那样的不近人情,那么的自私自利,但是她的言下之意其实是在关心着他的吧,他真的很开心,只是还没等他开心够,就被孟寻语扔出的一个闷雷给击中,将他劈了个外焦里嫩。

    “今天晚上我要在上面。”孟寻语抬手玩儿着莫少扬的耳垂说道,嘴角露出一抹坏笑。

    “咚~!”走廊处突然传来重重的撞击声,莫少杰狼狈的从地上爬起,钻进了他大哥的书房,‘砰~!’的一声紧紧的将房门给关上。

    “好,随你!”莫少扬听到那个声音眼底滑过一抹锐利的神色,但是还是温柔的回了孟寻语,心底赞叹,他家老婆可真是能破坏气氛,刚刚他还没有感动够呢。

    那不是正是互诉情长的最好时刻吗?

    ——+——+——+——+——+——+——+——+——+——+——+——+——+——+——+——

    二更到啦三更四点啊阅读愉快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