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别有深意的礼物

    130别有深意的礼物  “好啊,爸走吧!”孟寻语眼底露出狡黠的笑容,径自走出去。

    莫少扬刚刚还一片邪笑的脸上,突然僵住,他为什么感觉背后冷飕飕的。

    “嫂子~!”莫少杰突然叫住门口的孟寻语。

    “嗯?”孟寻语疑惑的看向莫少杰,难不成他还想让自己叫他小叔儿,她倒是不介意,只要他付得起那个代价就成啊。

    “那个......谢谢你!”说完莫少杰瞬间红了整张脸,看着孟寻语那定神打量自己的眼神,神色局促:“那个我不下去吃饭了,让佳文送上来吧。”说完快速的转身坐下埋头于试卷儿中。

    “好啊,不用谢记得教学费就行。”孟寻语看着那个僵硬的后背,嘴角露出好笑的痕迹,他也会有脸皮薄的时候,少见啊这是。

    莫少扬手深深看了莫少杰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意,去追自己的老婆:“老婆,等等我。”

    “咦,不是女儿吗?”正要下楼的孟寻语突然回身看着他,眼睛眨啊眨,心中却因为莫少扬之前的话而感动不已,像女儿一样吗?她有多少年没有被自己的爸爸呵护过了,有些时候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经回到了自己爸爸的身边,这种日子还不如在岛上的时候,那些日子确实残酷了点儿,但是那里的人对她们是关心的,尽管那个关心是出于对棋子的角度,但是总比被人忘却的好。

    “是女儿也是老婆。”莫少扬眉头一跳,好笑的环上她的腰,从后面抱着她,在她脸颊上印上一吻,将下巴搁在她的肩窝儿处,就知道她还有后招儿。

    “这样可是乱lun啊,lun理不让,要不然咱们把这个离婚证儿赶紧领了”孟寻语眼底眸子转动,笑呵呵的说道。

    “没事儿反正那结婚证儿也没有什么实效,不受到法律的制约。”莫少扬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突然拦腰将她抱起,下楼去:“老婆可不能乱动哦,这可是楼梯会掉下去的。”

    “哼~!”孟寻语眼睛一翻,看到没有耍到他,就转头不再理他,她怎么忘记了那结婚证儿是没有失效的了。

    “小两口在家要不要这么亲热,也不想想别人的感受!”王厉轩看着从楼梯上下来的两人,眼神暧昧的看着她们,忍不住搓着自己的胳膊。

    “你怎么会在这儿,什么时候来的?”看着坐在沙发上跟莫博洋下棋的王厉轩,莫少扬眉头一皱,不爽的说道,一看到这个家伙,就会想起那个想要害他老婆的王乐容。

    “我当然是来送礼的,刚到不久,老头儿说了虽然语姐免了他的见面礼,但是他这个老头儿还是要送的,不能少了长辈的礼数,其他爷爷都送了没道理他不送,治病那事儿算是他老头儿的医德,不作数儿的。”王厉轩手中拿着棋子看着孟寻语说道,脸上表情严肃,对于毒蜘蛛那件事情他对孟寻语感到非常歉疚,他没想到那个丫头竟然会干这种事情。

    孟寻语没有多看王厉轩一眼,径自去了洗手间,关于那件事情她是交给莫少杰他去办了,至于那阴毒的小子是不是按照他的话去做的她就不知道了,况且一人做事一人当,在她心中她从来没有怪罪过王厉轩更没有将事情扣到他的头上,不过,那个女人要是还有下一次,她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到时候谁求情也没用,她的手底下不允许一个人活过两次。

    “是吗,那王老头儿送的是什么礼?”莫少扬眸色犀利的瞪着他,什么见面礼,是赔罪礼还差不多吧,那只老狐狸,真以为他家老婆贪得无厌?

    “爷爷说这礼物或许语姐会很喜欢!”虽然这样说,王厉轩眼底却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光泽,他不明白爷爷为什么要送这种礼物,这个对于语姐来说真的合适吗,虽然她是有功夫,但是,她不一定会用这个啊,莫家可不同于王家。

    “什么东西?”莫少扬黑眸阴沉,看着王厉轩的脸,心底滑过一丝警惕,栗子的表情中可以看出那绝对不会是一件普通的东西,那老头儿到底搞得什么把戏?

    “呵呵......扬子不用紧张,你王爷爷是不会害小语的,喜欢她还来不及呢。”感觉到莫少扬身上的那一股凛冽的气息,莫博洋起身笑呵呵的来到他身边拍着他的肩膀。

    手下的触感让莫博洋身子一震,果然是全身戒备状态,这小子......他真的很担心要是小语那丫头最后还是不满意他孙子,他孙子会变成什么样儿,虽然拿了结婚证儿,少景那小子也说了是有法律效应,但是,只要那丫头一天不取消那一纸合约,他这心就无法放下。

    “是啊,扬子我知道你现在是草木皆兵,但咱们是兄弟不是,再说我爷爷也是真的喜欢语姐,说是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忘年知己,不想就让小乐那个丫头给搅和了,他让我拿来的东西就是这个......!”他知道莫少扬是因为毒蜘蛛那件事情,所以对事情格外的警惕,换成是他,他也会这样,王厉轩将放在茶几上被包裹起来的一个瓦垄纸盒向前推了推:“我爷爷说,语姐看了这个盒子里的东西自然会明白他的心意,关于小乐的事情......扬子我真的很抱歉。”王厉轩脸上露出愧疚的神色。

    “你道什么歉,那事儿跟你没关系,少往自己身上拉,你也代表不了她,行了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以后回去好好教育就成。”莫少扬不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再说谁还没有个喜欢的人,对于王厉轩对王乐容的维护他也理解,换成是他他也会那么维护着自己老婆,只是自己老婆不是那种人,对于王乐容的品行,他是完全看不上眼的,可惜他这个一往情深的兄弟。

    “行了,就别再这儿旧事重提了,来栗子今天就留下吃饭尝尝你二婶的手艺,着忙过来还没有吃饭吧!”莫博洋笑呵呵的拍了拍自己孙子放松下来的肩头肌肉,在拍拍王厉轩示意他去洗手落座。

    “好,是没有吃,二婶的手艺好着呢,我也好久没有吃了,馋着呢!”王厉轩感激的看了莫博洋一眼,谢谢他老人家的体谅,那天王乐容的行为算是在这位爷爷脸上扇了一个巴掌,完全没将莫家这当家放在眼中,一想到现在在家摔东西的王乐容,王厉轩眼底滑过一抹担忧的痕迹,心底更是感到深深的疲累。嗯语黠眼。

    莫少扬拿起茶几上的纸盒,刚刚捧在手中,就被它那种突来的重量给震住,什么东西竟然这么重,看到上面密封的包装,莫少扬最终还是没有打开,将这个纸盒子亲自送到了楼上他们的卧室中。

    厨房中,孟寻语从洗手间出来就一头扎进这里。

    “二婶儿今天吃什么啊?”孟寻语打开冰箱想找一找有没有雪糕,但是结果是让她失望的,没有,难不成只有莫少杰那臭小子的小冰箱里有!

    “少扬早就嘱咐过了,说你要调养身体,还要吃药,所以就没有做那些太辣的东西,不过也是你喜欢的菜。”林瑛看着瞥嘴对着冰箱如有所思的孟寻语说道,这孩子又在想什么怪事儿。

    王乐容那件事情,虽然她没有上去看现场的情况,但是看到王了容那张脸,她还是很吃惊的,事后又听少杰添油加醋的说了现场的孟寻语的打她的状况,看着面前这个美丽的人儿,她真的很难想象的出当时的她真有那么的恐怖,王乐容的脸是出自她的手底,不过一想到王乐容那丫头,林瑛眼底滑过一抹锐利的神色,那丫头是该好好管管了。

    “药吗?还有吗,我不想吃啊,二婶儿!”孟寻语一听到那个词儿,她就头皮发麻,那些中药真是不一般的要命,特苦了,孟寻语一脸哀怨的看向林瑛,走近晃着林瑛的胳膊瞪着水汪汪的眼睛祈求到。

    看到孟寻语对着自己撒娇,林瑛心中一暖,好笑的摸着她的脸:“你这孩子,那还不是为了你好,等下次去医院复查,医生说没事儿你就可以不喝了,忘记生理期痛的死去活来的滋味儿了?”体寒对一个女人来说是一件多么麻烦的事情,可不能忽视。

    “唉~!不是这样凄楚可怜的样子最容易让人同情了吗,怎么到我这里就没有用了?”孟寻语一脸苦相儿,难得自己演的那么投入。

    “那是语小姐的年龄语现实不符,要是再年轻个十岁估计就成了。”正在盛饭的佳文笑嘻嘻的看着一脸挫败的孟寻语,一想到她出的那张卷子,心中就更加的激动,那张卷子她也好想要一张。

    “嗯~!”孟寻语眼睛一眯阴险的瞪着佳文,完全是一副流氓的神情,在林瑛错愕的眼神下,过去轻佻的挑起佳文的下巴:“小妞儿胆子见肥啊,竟敢开姑***玩笑,你说我该怎么欺负你呢......咳咳......怎么教训你呢?”孟寻语咳嗽了两声,重新肃起一张混混脸轻佻的说道。

    “那个语小姐......”佳文一手拿着碗一手拿着铲子,嘴角抖啊抖,看着面前调戏自己的女混混。

    “有话说,有啥放!”孟寻语脸上闪过一丝不耐,完全沉浸在这个角色当中。

    “我想笑场行吗?”佳文神色认真的请求道。

    孟寻语神色定住,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忍得满脸通红的佳文,心底不解,难道自己的演技下降了?

    厨房中瞬间安静了下来,其她一个在厨房帮忙的女佣,放下手中的活计,转身背朝着孟寻语的方向,肩膀忍不住疯狂抖动。

    “噗......呵呵......”林瑛看着面前两个对视的人,终于忍不住爆笑出声,这个孩子真是太逗了,眼神看向佳文,这丫头也越来越开朗了。

    “准了!”孟寻语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厨房,在别人看不见的视角,她的嘴大大的勾起,还是这样的女孩儿可爱,好像她也让自己给带坏了呢。

    “呵呵......”佳文一获到准许立刻放开声,咯咯的笑了起来。。

    听着身后传来的笑声,孟寻语心底也被感染,这个家似乎真的不错,不管是人还是事儿,在平凡中偶遇快乐,有着软绵绵的却直击人心底的关心,抬手抹上自己的脸颊,仿佛林瑛那掌心的余温还在一样。

    在客厅坐在一起聊天的莫博洋和莫启涛等人听着厨房中那此起披伏的笑声,都齐齐抬头望去,却看到孟寻语咧着嘴向他们走来,那抹笑是出自内心,将她本来就美丽的脸孔,映衬的更加多彩,那笑容轻轻软软却让人如沐春风,但是在看到他们的目光以后,瞬间将脸上的笑容敛去。

    众人看着那昙花一现的笑容,就这样的消失,心头都忍不住滑过一抹失落感。

    莫少扬则跟他们的想法完全想法,他是赞成老婆这种做法的,在他心中这样美丽的笑容,只能他自己一个人欣赏就好。

    “干嘛,这是开大会呢?”孟寻语看着众人的眼光,语气冷冷的说道。

    莫家众人眼角教会,知道孟寻语这是别扭病又犯了,没话找话儿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呢。

    只有王厉轩一个人不清楚状况,很是配合的回答她的问题:“呵呵,扬子正在说你给少杰出的那份儿题呢!听说很厉害,小语你还藏着什么本事儿呢,要不都先给我们说说,省的我们总被你吓到。”王厉轩赞叹道,这个女人身上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

    “有什么好吓的,你问问大哥,这事儿他能不能干,只要好好上过大学的人,都能出,又不是我一个人!”孟寻语不以为意的说道,看到已经上桌的饭菜,拉着自己那移动‘喂饭机’走了过去。

    “呃......”王厉轩讪讪的自己拿碰的全是灰的鼻子,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起身跟着过去:“语姐你上过大学?”他查到的简历上可没有这一条儿。

    ——+——+——+——+——+——+——+————+——+——+——+——

    二更送上三更在五点啊亲们阅读愉快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