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很深奥的学问

    129很深奥的学问  傍晚莫家别墅

    孟寻语手中拿着一只冰棍儿,慢慢悠悠的踱步进来,只是她刚刚一进门,就被迎面的一股旋风差点儿将她刮出去。

    孟寻语看着自己手中正在化掉的冰棍儿,很想低头去吃,但是,手却被人紧紧的抓住,动弹不得。

    “二嫂你可回来了,我等的你好苦。”莫少杰看着孟寻语两眼放光,就像是大灰狼看到了小白兔,嘴角都挂着口水。

    “我记得我们之间没有jian情。”孟寻语看着面前这只兴奋的家伙,神色一定很是严肃的说道。

    “哎呦~!”从厨房出来迎接她跟莫少扬的佳文,听到这句话,快速行走的双脚一绊,差点儿摔倒,这语小姐可真的是什么话都能说啊。

    “别管那么多了,快跟我来。”莫少杰现在完全处于兴奋的边缘,根本没有发现刚刚进门的莫少扬那阴鸷的脸,拉着孟寻语的手腕儿就往楼上自己的房间跑去。

    莫少景随着莫少扬的身后刚刚进门,就见到眼前这诡异的一幕,这刚解决的办公室危机,这家庭危机又要开始了,他,很期待。

    “这......呵呵,二少爷,少爷他没有别的意思。”佳文看着莫少扬要吃人的黑脸,脸上挂着讪讪的干笑,心中腹诽,那个混蛋少爷可真能给她找麻烦,干嘛不把话说清楚嘛。

    “那是什么意思,嗯?”莫少扬看着眼前的佳文,硬生生的将她当成了帮凶:“为什么不拦着他?”

    “那个他是少爷,我是家佣”佳文连连退后,抛出了问题的实质,二少这是在不讲理了,跑为上计。

    佳文眼角瞟了一眼,双手环胸,倚在门廊一边儿,眼中含笑看戏的莫少景,最不厚道的人应该是大少爷才对,明明知道二少爷在乱开枪,他还不出声救一下自己。无良主子是不是就是这样儿的。

    “那臭小子拉着我老婆干什么去了?”莫少扬看了佳文一眼,懊恼的往里走,今天下午邵卓群那个混蛋带了个男助理来跟她老婆叙旧他正窝着火儿呢,这才刚回家那小子又跟自己抢老婆。

    “语小姐给少爷出了一份试卷儿,少爷拉着语小姐教卷儿去了。”佳文语速达到了从来没有过的速度,小命要紧,赶紧解释。

    “试卷儿,老婆出的?”莫少扬突然驻足,眼神怀疑的看向佳文,这丫头在蒙人吧,他老婆出的什么试卷儿。

    对于听到这个消息,一旁的莫少景也是眼前一亮,随即便被很好的压制下来,对于孟寻语给莫少杰出题,他倒是不怀疑,只是出的是什么题他倒是很感兴趣。

    “对,非常的难,少爷说的。”佳文郑重其事的回答道,保证事情的真实性。

    “我去看看。”莫少扬脸上挂着将信将疑的神情,转身就往楼梯冲去。

    看着越来越远离自己的危险物品,佳文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谁知......

    “哦!对了。”莫少扬刚刚站上楼梯,又回过头来看着佳文。

    “喝~!”佳文眼睛大睁,全神贯注的看着莫少扬,周身肌肉紧绷,别再整事儿了少爷,赶紧去找语小姐吧。

    “记住以后改口叫二少夫人,别再叫小姐了,结婚证儿都领了就是咱们家的人了。”莫少扬神情严肃的嘱咐道。

    佳文神色一定,原来是这事儿啊,看着莫少扬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这个我听语小姐的,她让我怎么叫,我就怎么叫。”关于这样的问题她就不怕了,谁让二少怕语小姐呢,只是咱们家,二少爷的意思她也是这个家的人吗?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意思,但心中很暖。

    莫少扬盯着佳文那灿烂的笑脸看了许久,终于咬出两个字:“随你。”便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佳文看来跟着小语学了不少啊,都敢反驳二少爷了。”莫少景脸上挂着温润的笑意,换鞋进入内厅。

    “大少爷我这叫对症下药,你看对于大少爷这种喜欢冷眼看热闹的行为我就不知道怎么对付不是,哪天我也得找个机会跟语小姐探讨一下。”佳文很是虔诚的看着他说道。

    莫少景转身看着佳文脸上那一本正经的神情,好笑的拍拍她的头:“这会是一门儿很深奥的学问,努力吧。”说完便笑着去莫博洋的书房跟他打招呼。

    “......”佳文看着莫少景的后背脸上挂着迷茫的神色,她有点儿看不懂了,这大少爷是什么意思,是在鼓励自己反抗他吗?摇了摇头不再想,将手上接过来的莫少扬和莫少景的公文包都给放好,随即,进了厨房。

    莫少杰的房间中。

    莫少扬推门进去就看到自家弟弟一脸殷勤的给他老婆上着饮品,扒着雪糕纸,然后恭敬的递到正在看着一张写满了题的纸的孟寻语手上。

    “嫂子怎么样,我做的对不对?”莫少杰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家那光芒四射的嫂子,心中祷告,千万要对一道啊,要不然就丢人丢大了。

    “嗯,我在看呢。”孟寻语坐在椅子上,转啊转,晃啊晃,满足的咬着口中的雪糕,刚刚那只冰棍儿被这小子拉扯的时候弄到地上了,可惜了,她还是比较想吃冰棍儿的,没想到这小子的房间中东西竟然这么齐全,干脆去开百货店得了。

    莫少扬看着两个完全无视自己的人,眉角抽搐,轻脚走到孟寻语的身后,眼睛居高临下的看向她手中拿着的所谓的试卷儿,当他看清楚上面的试题时,神色一怔,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老婆,这是你出的题?”

    莫少杰早就看到他家二哥站在门口,只是没有那个心思搭理,有他家嫂子在,二哥神马的滴都可以直接忽略,谁让这事儿是嫂子参与的呢。

    正在认真检查莫少杰答题的孟寻语心里一突突,没好气的转身瞪着身后突然出声的人:“你想吓死我?”

    “是你看的太过于专注才没有看见我,这不能怪我老婆!”莫少扬嘴上这么说,手却已经抚上孟寻语的后背给她顺着气儿压着惊。

    “二哥这题出的很厉害是不是,我在家做了一天,竟然才做出三道题。”莫少杰激动的看着自家二哥,当他听到自家二哥那吃惊的语调时,就知道嫂子果然是深藏不露。

    “你没有去上学?”莫少扬看向莫少杰坐着的床,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层层交叠的铺满了书,这小子......

    “是啊,学校可没有这样的题。”莫少杰赞叹道。

    “你看那些书是解答不出上面的题的。”莫少扬指了指床上的书说到。

    孟寻语不管两人的,径自看着自己手上的试卷儿,眼中露出赞赏的神色,这小子确实有料,虽然这三道题做的不全对,但这解题的手法还有程式的运用很是漂亮,没有一丝多余的步骤。

    看来这小子不止是嘴上功夫厉害,这脑子也是灵光的很。

    “为什么?这些可都是经典教材,许多还是你和大哥给我的呢。”莫少杰不解的看着莫少扬,他知道很难但是,万难不离其宗,解题的方法总是会围绕着固定的公式来的,况且这些书里面可是有许多的经典题解。

    “因为这些都是中等数学教材,而这份题是以中等数学为主,高等数学为辅,两者相互结合巧妙运用,出的试题,而且在两者的交融中,出题人加入了很大的灵活性在里面,所以,单一用中等数学是解答不出正确答案的,是不是老婆。”莫少扬双眼放光,压抑着心中的激动情绪看着自己的老婆。

    “嗯,算是吧!”孟寻语眼睛都没有抬一下,随意的应付到,看来这家伙大学上的挺不错,没有去玩儿。

    “这么说这是一份大学的试题?这也太坑人了吧!”莫少杰心中震撼,脸上却是一脸的苦相儿,他现在还是个高中生的说,就是他在聪明对于没有接触过的知识,他也不可能会答对的啊,不用说自己好不容易钻研出来的那三道题肯定得全灭。

    莫少杰瞬间像是霜打得茄子一样,蔫了下去。

    “谁说这是大学试题了,不是说过中等数学为主了。”莫少扬没好气的敲向莫少杰的额头。

    “哎呦,二哥痛,就你那手劲儿,是我这娇柔的小脑袋能受得了的吗?”捂着受伤的部位,莫少杰哀怨的抱怨道:“嫂子我究竟做的对不对?”虽然这样他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毕竟是他努力了一整天的东西,他的心血啊。

    “嗯,不全对。”孟寻语抬头看着莫少杰,想了想终于给了他一个答案。

    “什么意思?从来没有听说过数学还有不全对这个说法,最终答案才是王道不是吗?”莫少杰疑惑的看着自家嫂子,单一性的答案,她怎么就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这考试的时候,不全对肯定就是不对啊。

    “你这臭小子也糊涂了不成,你看看你嫂子给你出的都是什么题?”莫少扬被气笑,没想到一向脑筋转三个弯儿的家伙,竟然也有卡壳的时候。

    莫少杰呆愣着抻着脑袋看向那份试题,他现在脑子一团乱麻,肯定是用脑过度,当看到满试卷的题的时候,眼中的浑浊突然清明起来,脸上露出恍然的笑容:“这全都是逻辑题解答题。”没有一个填空或是选择在里面。

    “是了,你嫂子想看的就是你的解题步骤,关于最终的答案那不是最重要的,一道题可以有很多种解法,得出的却是相统一的答案,但是能在解题的过程当中创造出新的方法的那个人才是最后的赢家,老婆,那么这解答的步骤怎么样呢?”莫少扬仿佛知道了孟寻语的良苦用心,神色温柔的看着自己的老婆,这小子一项自负,高中的试卷儿不愿意再做,殊不知他要是换个角度去重新考量就会在相同的题目上得到很大的收获。

    “很精彩,这个跟你以往的解题手法很不一样吧?”孟寻语微微一笑看向莫少杰,虽然一天才做出了三道题,但是肯定比他以往用同样的方法做十分儿试题来的效果要好。

    “嗯,确实不一样,对我来说是初次体验。”莫少杰心中瞬间安静了下来,想着今天自己一天的解题场景,他真的是在尝试着新的方法,以前他的那套根本就不管用,想着自己那次在医院的时候在嫂子面前的自夸,脸上露出了惭愧的神情。

    “我想你用要是用上这个公式,说不定会遇上真实的答案,试试吧。”看着没有那次轻蔑神色的莫少杰,孟寻语在试卷上写下了一个公式还有详细的解释。

    “好。”莫少杰看着桌子试卷儿上的公式,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走吧老婆,咱们去洗洗手准备吃饭,让这个小子在这里研究去吧。”莫少扬低下身环住孟寻语的腰身,将她带起。想寻一语。

    “嗯,我的雪糕!”孟寻语看着那支被自己临时放在莫少杰口杯中已经快要化成稀粥的雪糕,脸上露出了可惜的神情,看来她今天是不宜吃雪糕啊。

    “吃什么雪糕?快到家门口不是在超市要了一支冰棍儿,你还想吃多少,不准吃了,会凉坏肚子。”莫少扬突然脸色一板,厉色说道。

    “可是......我都没有吃完那支冰棍儿?”孟寻语反驳道加起来她都没有吃完一支,她委屈啊,凭什么那两支雪糕的身价儿来教训他,这个管家婆。

    看着自家老婆那委屈的模样,莫少扬心里一时不忍:“想吃也要等饭后消化了以后,有东西垫着胃才行,要不然你就体寒,总是这么不注意。”

    “知道了,妈~!”孟寻语脸上一喜,甜甜一笑,这男人周身完全闪耀着母性的光辉,而且越来越盛。

    “噗~!”莫少杰一时没忍住,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他很同意他家嫂子的观点,只是......。

    莫少扬妖孽般的俊脸瞬间僵住,眉头跳啊跳,大手忽然拍向孟寻语的屁股:“叫爸!我更加喜欢这个称呼,我会将你像女儿一样疼爱,叫声听听。”说着嘴上勾起那一贯的邪笑,他一定会比孟庆祥那个男人称职。

    ——+——+——+——+——+——+——+——+——+——+——+——

    今天同样加更啊亲爱的们一更送上二更两点阅读愉快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