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3章 当初的王二狗

    玉虚的眼神很冷,他的心很冷,言语更是冰冷的可怕,光是听着玉虚的言语,就能感觉的到他的愤怒,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愤怒,如果不是因为愤怒的话,玉虚绝对不会发出这种冰冷的言语的。

    黑袍被玉虚一脚踢飞了出去,浑身上下感觉一阵冰冷,他知道,自己已经被玉虚给打伤了,这一点黑袍很清楚,甚至是都已经猜测到了,可以说在这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黑袍就已经猜测到了,因为他很清楚玉虚的本事,只要玉虚出手的话,到时候,不管是怎么样,他都没有办法逃脱自己的命运。

    事实上从黑袍决定为了影儿出手背叛玉虚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性命已经交托出去了,这一点黑袍很清楚,他只是因为爱情,所以放弃了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现在的这一切都在黑袍的预料之中,并没有什么猜错。

    黑袍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疼痛的厉害,事实上其实他早就没有了特别的感觉了,因为从被玉虚带走的那一刻开始,黑袍的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了玉虚了,包括自己的性命。

    但是纵使知道自己没有了生命的感觉的疼痛感了,但是此刻,黑袍还是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冰冷的厉害,在这一刻,黑袍总算是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的意义了。

    玉虚捂着自己的伤口,用手轻轻划过伤口的位置,很快,那伤口的位置便消失不见了,是玉虚用自己的真气覆盖住了自己的伤口,只要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伤害的话,那么玉虚的伤口都将消失不见。

    只是这一次不一样,很快,玉虚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他感觉,自己就算是用自己的真气覆盖住了自己的伤口,但是在此刻,还是感觉到了一阵阵钻心的疼痛,这种疼痛的感觉,跟一般的疼痛的感觉可不一样,这种疼痛的感觉,明显的是已经中毒了的感觉。

    玉虚反应过来,朝黑袍的方向看去,这一下那。脸上的愤怒更加的清晰可见了,因为玉虚感觉到了自己的尊严被人挑衅,被人在这里藐视了。

    “你敢下毒。”玉虚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是被黑袍下毒了,要不然的话,他的身体肯定不会出现这种极度不舒服的情况的,所以玉虚要质问,质问黑袍,同时玉虚也是一步一步的朝黑袍的方向走去。

    “不下毒的话,你觉得我是你的对手吗?”黑袍看着玉虚说道,他很了解玉虚,这么长时间了,不仅仅是玉虚了解黑袍,事实上,黑袍对于玉虚的了解,远远超出了玉虚对于黑袍的了解了。

    “你这么小心的人,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你都会让自己保持绝对的足够的清醒,光是这一点,想杀了你的话,就远远逼登天还难,如果不用一点手段的话,想杀了你,岂不是白日做梦了。”黑袍冷笑,对于玉虚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走来根本就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恐惧,或者说,黑袍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他从导向与刘欣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让自己继续活下去了吧。

    “你很清楚,我死了,你也活不了,我们两个人的性命,是绑在一起的,不,应该说,我的性命,关系着你的性命,如果我没有办法活下去的话,你也必死无疑,你现在这么做,简直就是在找死。”玉虚冷冷的说道。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但是那又怎么样?这么多年来,难道我活着,跟死了有什么区别吗,要说区别的话,那就是我们的存在,只是你的一枚棋子,只是你利用的工具,这么多年来,我何曾有过自我,我何曾,有过自己生存的权利?”黑袍看着玉虚,虽然看不清他的脸庞,他的一切,但是可以感觉的到黑袍的愤怒,那对于所有人的愤怒,对于玉虚的愤怒,那种愤怒,深恶痛绝,让人清晰的感觉的到黑袍那种深入骨髓的愤怒。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是你的牵线木偶,我从来就没有过自己的生活,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不管怎么样,我从来都没有一点点的自己的生活,当初的一切,都是你给予我的一种蓝图的梦想,但是想要实现,却是一种天方夜谭。”黑袍紧跟着怒吼了起来,看着玉虚,那中愤怒更加的清晰了,清晰的让人根本就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曾经的你,也只是生存在这个世界最地段的一种生物,你只是一个最卑微的人,甚至是连自己的一点点好一点的食物你都没有,你觉得,你的生命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的你,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永远都不敢有什么人看不起你,也没有人敢轻视你的存在,现在的你,难道不比当初的你要成功的多吗?”玉虚看着黑袍,脸上的表情也是极度的变化着,像是说道了什么愤怒的事情一样。

    “现在的我,还是我吗,我这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你不觉得,现在的我,根本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吗?”黑袍说着,突然掀开了自己的黑袍,看着玉虚,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但是黑袍的这一个动作,却是让所有人都吃惊了,包括还没有动手的云影他们,看着此刻的黑袍,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阵冰冷,甚至是一种在这种寒冬中的更加强烈的打击,所有人都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看着黑袍。

    不,现在的黑袍不应该叫做黑袍了,应该叫做骨头了,浑身上下廋骨嶙峋,简直就是皮包骨头,连一点肉都感觉不到的一个人。

    眼神空洞的像是根本就没有烟组织的存在一样,嘴巴宽大的像是被人给挖掉了一样,浑身上下都给人一种极度的恶心的感觉,那瘦骨嶙峋的身体,哪里有一点点的肉,可以说皮包骨头,一点都不过分,而且现在的黑袍,哪里有一点黑袍之下的神秘的感觉,简直就是一个怪物一样,甚至是逼怪物更让人感觉到了恐惧。

    “这么多年来,我在你的身边生活,这种生活,生不如死,我从来没有感觉到我的生命可以这么的悲剧,这么的痛苦,原本我以为我的生命就很痛苦,很卑贱,但是现在,我才发现,在你身边的日子,我的生命,才算是我的人生中最为黑暗的一部分,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的生命,居然可以这么卑贱,这么痛苦,甚至是连我自己都看不到我自己的存在,我这一副模样,就算是得到了这个世界,得到了天下,那又怎么样,在这个世界上,我本身就是一个最卑微的存在,只是我的卑微不断的在转换,从一种卑微,转换到了另外一种卑微而已,现在的我,生,或者死,又有什么关系?”黑袍看着玉虚,愤怒的怒吼了起来。

    或许是没有了那宽大的黑袍的伪装,或者说是撕开了自己的面具的伪装,在这一刻,黑袍说的话,配合着他的罪行,却是给人一种嫉妒的丑陋的感觉。

    “以前的你,只是一条狗,任凭所有人宰割,所有人都可以欺负你,但是现在,你虽然还是一条狗,但是你只是属于我,你只是我的狗,在别人的面前,你是人上人,没有任何人能欺负的了你,没有任何人能指挥的了你,这样的区别难道你还不知道吗?”玉虚看着黑袍怒吼了起来。

    “那我就变成这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吗?”黑袍怒吼。

    “外表只是这个世界上最为虚伪的皮肤,外表,你真的就这么在乎吗?”玉虚继续大吼着。

    “我在乎,在这个世界上,连外表都不在乎的男人,还存在干什么,我也有我心爱的女人,我也有我想要保护的女人,如果我连起码的外表都没有的话,我怎么去面对我心爱的女人,我怎么在她的面前出现?”黑袍歇斯底里的怒吼着,说道外表,或许这才是他最为愤怒的事情吧。

    “你心爱的女人,我不是已经交给你了的吗?”玉虚说道。

    “交给我,是一个服用了噬心丸的人吗,难道我最爱的女人,在你的眼里,也是这么的不堪,只是被你利用的存在吗?”黑袍看着玉虚,努力的站起身,用身后的大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看着玉虚质问。

    “那个女人,我已经交给你了,你爱他,那就是你的,男人,就应该不折手段的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不管他是不是中了噬心丸的毒,你只要记住,他在你的手中掌控着就可以了,别的,你根本就不需要在乎这么多。”玉虚怒吼。

    “你放屁,我王二狗这一辈子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成就,但是我这一辈子,最爱的一个女人,绝对不容你这样诋毁,我可以容忍你对我做任何事情,但是我绝对不能容忍你做一点伤害影儿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就是影儿,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你敢做一点对不起影儿的事情,我都可以用我自己的性命来报仇,为了影儿报仇。”黑袍怒吼着。

    王二狗,多么熟悉的名字,如果刘欣在这里的话,肯定会想起当初,在客栈的时候,那个被老伴赶走的店小二,然后却又被影儿给叫回来了的一个店小二。

    当初的王二狗,还只是一个店小二,善良的影儿邀请王二狗一起用餐,后来王二狗也没有拒绝,只是那一次一起吃饭之后,王二狗走了,而且再也没有回来。

    当初的王二狗,一出门变遇见了玉虚,被玉虚给带走了,本来王二狗还准备留下来跟影儿打一个招呼的,只是后来,王二狗已经没有了机会了,他跟着玉虚离开了那里,离开了他长大的地方,跟着玉虚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