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1章 白家的事情

    白鸿飞对于白名可是绝对不会有丝毫的手软的,因为只要看到白名的这张脸,白鸿飞就会想到自己的曾经,当时,在白名的痛苦的折磨下,白鸿飞甚至有好几次都恨不得自己结束了自己的性命,所以现在看到白名,白鸿飞怎么可能手软啊。

    随便一出手,就已经废了白名的一条腿,这一份功力,绝对是让白名颤抖的存在,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真的是白鸿飞,而且,白鸿飞居然变的这么厉害了,当下白名真的想求饶,但是白名知道,即使是自己求饶,白鸿飞也不一定会放过自己啊,毕竟当初教训白鸿飞的事情现在还历历在目,白名自己想起来都忍不住的颤抖,作为受害者的白鸿飞,又怎么可能释怀呢。

    这一下白名已经被白鸿飞给控制住了,白家的小弟们哪里还敢继续冲了啊,那样的话,简直就是找死了啊。

    当下白鸿飞再起随手一拍,直接就废了白名的另外一只手,紧跟着是一只脚,还有就是两只手,这一下,白名的四肢都被白鸿飞直接给废了。

    白名有好几次都痛的快要晕过去了,但是每一次,白鸿飞也不知道会点一下他的哪里,让他马上就醒了过来,所以白名只能一直承受着白鸿飞的折磨,这简直就是比死还要痛苦的感觉。

    当下白鸿飞直接就把白名给丢了出去,直接丢到了人群中,这一下几个人连忙把白名给接住了。

    “白名,等着,我会让你看看,当年你做的事情,需要付出的带价,你一样都不能少。”当下白鸿飞说道,说了一个滚字,这一下白家的人立马就跑了,毕竟刚才白鸿飞的可怕他们都已经看见了,如果真的让白鸿飞动手的话,说不通他们都快死在这里了。

    当下一群白家的小弟抬着白名就走了,而周围的人对于白鸿飞也是指指点点的,窃窃私语,但是却不敢让白鸿飞听到,或许,现在大家都在议论着白鸿飞这个人,毕竟当年,在花城,白鸿飞还是很很出名的,当年的废物的名声,也让白鸿飞一时间在整个花城都是人尽皆知。

    此刻,周围的人看白鸿飞的眼神都是敬畏的,完全跟十几年前的那种眼神不一样了,这就是强者的力量,白鸿飞喜欢强者的力量,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自己是活在折这个世界上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白鸿飞才会努力的修炼,一直一来,都是这么的拼命,拼命的修炼,今天,总算是回到了这个地方,总算是可以光明正大的报仇了。

    当下白鸿飞回到了住处,刘欣早已经睡着了,一直以来的奔波,白鸿飞发现,自己已经把刘欣当成了自己的兄弟了,两个人之间,总是在无形之中,慢慢的变的密不可分,从一开始两个人突破抱丹期的时候,到现在,几个月的时间,两个人风风雨雨的竟然已经走了这么远的路了。

    “还不睡觉。”黑暗中,刘欣低声的说道,他显然还没有完全的睡着,刚才被白鸿飞开门的声音吵醒了。

    “真的好想抽一根烟啊。”当下白鸿飞笑了笑,声音有些苦涩,这话让刘欣一愣,两个人其实都算的上是烟民了,但是没有想到,却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强制戒烟,这要说出去的话,简直就是会笑死人啊。

    “有的话,给我来一口也不错啊。”当下刘欣笑了笑,他看的出来,白鸿飞对于花城肯定是有故事的,但是他没有问,白鸿飞出去了一趟,回来到现在整个人的状态明显的就是不一样了,刘欣相信,相信白鸿飞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的,所以刘欣没有去过问这么多。

    “可能,我们要在花城多耽误两天的时间了。”当下白鸿飞说道,似乎有些愧疚,毕竟现在寻找乌族的事情迫在眉睫,他却还要因为自己的事情耽误大家的行程,说起来都有些不好意思呢。

    “好。”刘欣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的犹豫,没有丝毫的问题,就这么爽快的说了一个好字,当下白鸿飞一愣,或许,他早就知道刘欣会回答的很爽快,但是不管怎么样,当刘欣真正的像他想像的那样回答的话,不管怎么样,白鸿飞还是会感动,感动刘欣的理解,感动流刘欣对自己的信任。

    “这几天,白家有危险,虽然我对白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不管怎么样,我的哥哥,白燕飞,现在依旧是白家的长子。”当下白鸿飞说道,声音很低沉,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朝刘欣诉说。

    刘欣只是静静的听着,却并没有多问,他知道,其实现在白鸿飞需要的并不是提问者,而是一个倾听者,所以刘欣就是现在这个倾听者,他要做的,就是安安静静的听着,听着白鸿飞的诉说。

    “从小到大,所有人的人都欺负我,但是只有他,我的哥哥,白燕飞,是真心的对我好,真心的拥护我,这一次,我听说历城的人要来找白家的麻烦,虽然我很不想去多管闲事,但是毕竟这件事情关乎我哥哥的性命,所以我不能不管,要不然的话,枉费了这么多年来我哥哥对我的照顾了。”当下白鸿飞继续说道,他没有看刘欣,也没有看别的东西,只是拉拢着个眼睛,空洞洞的,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所以,这一次,我也没有办法坐视不管。”当下白鸿飞说道,抬起头看着刘欣,苦涩的笑了笑。

    “加油,我们是兄弟,不管你有什么事情,其实都不需要解释,因为,我们之间,根本就不需要解释。”当下刘欣说道,白鸿飞愣了愣,看着刘欣,顿时眼圈就红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男人跟男人之间的感动,其实根本就不需要多么的轰轰烈烈,或许,只需要平时间一个鼓励的眼神,一句轻描淡写的问候,就能让一个人感动,现在,白鸿飞,就已经被刘欣的一句话给感动了。

    当下白鸿飞看着俄刘欣,重重的点了点头,他知道,刘欣说这句话的意思,而且他白鸿飞也会记住,两个人,是兄弟,就不需要解释,现在不需要,以后也不需要。

    然而,此刻,在白家,客厅内,当下灯火通明,在主位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这人正是白家的家主,白牙,在他的旁边,是一个年轻的男子,负手而立,笔挺的身形看起来倒也算是一个美男子,而且长的跟白鸿飞有些像是,他就是白燕飞,也就是白家的长子,白鸿飞的哥哥。

    刚才他们收到了下人的回报,说白家的管家白名被人给打了,所以当下白牙就出来了,怒气冲冲的,要知道,这段时间白牙真的是脑袋都疼了,光是白燕飞跟历城周家的事情,就已经让白牙整个人都快心力交瘁了,现在居然又有人在这个节骨眼上打了白家的管家,这简直就是太不给白家的面子了吧,当下白牙怎么能不生气啊。

    此刻,在下面,白名还躺在一张担架上,还有几个跪倒在地的白家的弟子,他们都是今晚的事情的参与者,现在面对白家家主的质问,一个个的都是双腿打颤,如果不是让他们跪着的话,说不定现在他们都站不起来了。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当下白牙看着下面的人,怒喝一声,他真的是感到了被欺负了,白家在周家的面前,确实算不上什么,但是在这花城,白家还是有一定的地位的,如果因为跟周家有原因的话,那岂不是到时候白家在花城都要受到别人的冷眼了啊。

    “回老爷,今晚我们也是跟着管家一起去酒楼的,当时有一个小子打了我们白家的兄弟,白名管家气不过,所以就带我们去了,但是没有想到,那个人居然这么厉害,白名管家在他的面前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啊。”当下其中一个男子颤颤巍巍的说道,说的话也是结结巴巴的,东一句西一句的,但是起码也是让白牙跟白鸿飞两个人听出来了个大概,也就是说白家的人想找别人的麻烦,但是却因为自己的拳头不够硬,反倒是被别人收拾了。

    白牙真是恨不得把这些废物都给剁碎了,只会给自己找麻烦,在这个节骨眼上,后面还有周家的虎视眈眈的,他们居然还敢给自己惹事,简直就是找死嘛,但是白牙现在却并没有怎么去怪罪他们,毕竟这件事情要说起来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白名,要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跟着一起去的,只是现在白名已经被人废了,如果要怪的话,白名也没有什么用了。

    只是现在白牙的脸上还是有些发烫,毕竟白名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的管家,现在他被别人打了,其实也就是等于白家的脸被别人打了,这简直就是没有办法容忍的事情啊。

    “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当下白牙问道,现在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再怎么追究这件事情的原因也没有什么用了,现在白家的脸已经被别人打了,当然不能就这样算了。

    这件事情,当然还要报仇,只是现在白家没有这个心力报仇而已,但是现在不报仇,不代表以后不报仇,只要解决了周家的事情以后,白牙当然会让那个敢打自己的管家的人付出代价了。

    “不,不知道。”当下那个下人颤抖着说道。

    “一群废物。”白牙当下直接就怒了,你说你打不过别人也就算了,但是你们被别人打了,却是连名字什么的都不知道,这被打了也是白打啊,简直就是太丢人了,这一下白牙怎么能不生气啊。

    “对方自称自己是白家的二少爷,白鸿飞。”当下那个下人连忙说道,看着白牙抬起来的手,整个人都吓尿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