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泰山英雄夜话

    “是呀,我曾向百里先生请教过,我们谈的很开心,我最近也喜欢研究谋略!”剑御玫笑了。

    “剑御玫,可惜了,你要是能投身军旅,你会帮我很大的忙的!”蒋介石 叹息一声。

    “大哥,先把眼前的事处理了吧,全国人民都在看着你,你要是答应领导大家抗战,你就是流芳千古的民族英雄,你要是带领全国人民打赢抗战,你的威望会到达顶峰的!”剑御玫说道。

    此刻,蒋介石已经没有那样萎靡了。他在沉思着。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这是大事,不能冲动,大哥我一直是个理智的人,你知道,我也不会好大喜功的冲动的和日本开战,这事关国家安危,我得再想想!”蒋介石说道。

    “好吧,我相信,你会想出最好的办法的,我和张学良将军聊过了,都希望你能够想明白!那我告辞了,我自己还有些自己的事情,蒋大哥!”剑御玫说道。

    “好吧,剑御玫,谢谢你来看我,你说的很多也没错,有些事,老百姓只看表面,可是实际操作的人,会深思熟虑才行,也罢,我会尽量想的!”蒋介石说道。

    走出了房间,“咋样,剑御玫,委员长态度如何?”张学良问道。

    “我想,他会转变的,我知道 他,就是有些固执,可是他也会不笨,会想明白有些事情的!我的使命结束了,张将军,保重!“剑御玫说道。

    “谢谢你!“张学良说道。

    剑御玫点点头,张学良正要说啥,可是一眨眼,剑御玫已经不见了。

    此刻,头顶上只有几颗星星在那里。

    “难道是个梦?“张学良想。

    可是寒风一吹,他觉得他自己异常清醒。看着关押蒋介石的屋子,张学良此刻叹息一下。

    “此人真的是神人也!”张学良叹息道。

    他想起了那个夏天,自己突然知道父亲张作霖被炸死的消息。

    当时是如此的艰难,日本人马上来又利诱又威逼自己,还把父亲的死故意弄成是北伐军干的。

    可是自己不信,因为那段铁路是日本人的地盘。

    北伐军要干,他们会在北京干,不会去日本军队控制的铁路上去干。

    自己当时一方面接管了整个东北军政大权,一方面还要和日本人虚与委蛇,防止他们趁乱行动。

    终于,自己在稳定局势后,宣布东北易帜,加入国民政府。

    蒋介石也大喜过望,当时让自己当副统帅,那时的自己,应该是人生的巅峰了。

    可是没想到日本人会发动九一八,要侵占整个东北,战还是撤,自己当时也是艰难的抉择。

    打肯定全军覆没,当时这样想,退守关内,也许还能重新打回去。

    当时自己这样想,可是没有想到,这一下,就是千古大错!

    全国人民惊闻噩耗,都大骂自己是不抵抗将军。

    长城抗战,自己原本想在长城抵抗住日本人,赢回尊严。可是没想到,山海关苦战后失手,日军轻易一百多骑兵打进承德,自己的手下东北军元老汤玉麟竟然投敌,全国更是对自己骂名一片。

    自己又是耻辱的去职。

    国仇家恨啊!此刻,张学良想起了父亲的死,他咬紧了牙关,想到东北的父老乡亲的流离失所,想起了那里竟然建立起了伪满洲国,日本人竟然想要长期占领下去。

    这次,一定要雪耻,洗刷自己的千古骂名!张学良咬紧了牙关。

    此时,剑御玫 已经回到了北京。

    “这个古老的城市,也许将要面临新的考验!“剑御玫知道,蒋介石答应抗战了,全国更是要经受考验。

    那不远处的山海关那里的日本精锐之师关东军,早就虎视眈眈的想打进华北,打进全中国了。

    过了些日子,事件很快有了结果。

    剑御玫知道,红军也派人和蒋介石进行艰苦的谈判。

    蒋介石得到了释放。张学良亲自将蒋介石送到了南京。

    剑御玫知道,那是几方达成了协议了,结果拭目以待。

    虽然很快,张学良受到了国民党军事法庭的审判,判了十五年监禁,可是很快又据说蒋介石自己觉得自己放松警惕才有事变之祸,给张特赦,可是改为管教,那就是软禁了。

    杨虎城也出国了。

    剑御玫知道,张学良是用自己来换取他希望的抗日主张的实现。

    只是东北军在张学良去南京后很快分裂,一部分将领希望激进做事来逼蒋介石放人, 一部分东北军将领有希望观望,结果发生内乱,后来大部分的东北军向蒋介石效忠,蒋介石的中央军将宣布效忠的留在西安附近的驻地, 其余的调往安徽一带改编。

    当年在中国威风一时的东北军集团就此消失。

    杨虎城的军队也是遭到相同的命运。因为毕竟抓扣了最高领袖,必须要给国人交代,杨虎城就只能出国巡游。

    部下最后也是分裂,被蒋介石改编,杨虎城的西北军和冯玉祥的西北军一样,都分崩瓦解。

    剑御玫其实心里对这些地方实力军队的被改编倒是没啥想法,他的心里看惯了历史上的分分合合,他知道如果真的是一个国家, 一个政府,也不会允许有独立半独立的各个军事集团的存在。

    如果所有军队真的能在一个统一强大的中央政权下,也是人民之福。

    可是剑御玫知道,蒋介石无法承担起这个责任。

    不过关于抗战,陆续很多消息传来。里面有日本加紧侵华的准备和实际的做法。

    剑御玫知道,山雨欲来,唯一欣慰的是,中国已经达成了基本的民族和解,在即将到来的暴风雨中,整个民族将在风雨中涅槃。

    只是苦难也即将到来,那是整个民族都要去经受的。

    泰山,有一座房子,那里住着一个人。

    远望是高高的泰山巍峨,这里是中华民族的精魂的重要部分。

    登东山小鲁,登泰山小天下。历代的帝王都会封禅 泰山证明自己的王朝的正统。

    只是这人住在这里,时常叹息不已。

    这天,是民国二十六年的春天,泰山的道路上,还在飞雪。

    这个人迎来了两个客人。

    “冯先生,冯先生,你看谁来了!“ 一个中年男子大声喊道。

    “钟麟,剑御玫,是你们!”当主人走出了屋子,迎接这个客人的时候,他高兴的喊了下。

    “冯将军,你好!我一直知道你在泰山 ,只是今日才来,冯将军见谅!”剑御玫笑了。

    “剑御玫你如何知道我在这里的?”冯玉祥笑了。

    “你的老部下驻扎在北平一带,我当然时常和他们联系,他们说你在这里隐居,说鹿大哥在天津闲居,我想好久没看到你了,就去找了鹿大哥,一起来看看你!”剑御玫说道。

    “稀客,稀客!我也好久没看到你了,剑御玫你是少年英雄啊,我们都是老了,钟麟也老了,哈哈!”冯玉祥笑了。

    “鹿钟麟在天津,你有没有经常去看过他啊!”冯玉祥笑道。

    “有去看过,我住在北京,和他其实很近的,只是时常杂事缠身,不得常去!”剑御玫说道。

    “剑御玫这些年忙些啥呢?“冯玉祥问道。

    “我做慈善啊,我在北京做慈善医院,国事如此,救国无力,只有济世救民,能救几个救几个吧!“剑御玫苦笑道。

    “剑御玫你不愧是孙先生的学生,一直都没忘记救国救民之心,只是我们惭愧啊,辜负你的期望了!“冯玉祥说道。

    “哪里,冯先生你也是尽力了!“剑御玫安慰的说道。

    此刻 ,风在吹,这是三月 ,泰山的风还是有些寒冷。

    “这些年虽然隐居,可是国事如此,又有何办法!‘冯玉祥此刻有些低沉。

    鹿钟麟看着他,“大哥,别难过了,我们的道路,也很辉煌了,你想想看,北洋系那样多的英雄,又有几人还能叱咤风云?当日我们从西北起家,创立的西北军,我们发动北京政变, 推翻贿选的曹锟,后来因为倾向北伐,又在南口和直奉联军血战,我们当日只余下几万余人,可是都没有散架。我们后来终于在五原誓师北伐,当此时也,你冯先生檄文遍发天下,以前旧部,四方英雄竞相来投,我西北军一下子又拥有数十万人马,何其壮也!我们和南方北伐军一起实现了北伐胜利,只是在后来的全国改编会上,蒋介石扶持自己的嫡系,大肆削减非嫡系,我们才和阎锡山等一直发动中原大战,我们当时也是差点赢,百万大军,声势也是很壮大的!后来张学良突然在背后进攻,让我们输了大战,最后很多将领被蒋介石收买,我们的部队这才分崩离析。可是你冯先生在长城抗战后组织的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当时不也是盛极一时吗,只是蒋介石不会允许一支不忠于他的部队出现的,虽然打着抗日的旗号,可是他是不希望这样的独立军队坐大的,所以他不但派中央军环伺,还断绝一切的弹药物资,所以我们才打不下去了,最后解散了那支军队,大哥你也是 一生辉煌了!很难有人做到你这样的!“鹿钟麟说道。

    “是呀,冯将军你一生也是英雄了!“剑御玫说道。

    虽然在内心,剑御玫总觉得当年的中原大战,他不是很支持,他觉得那只是各自私心不想丢失军队才打的打仗,剑御玫清楚的记得,当时死伤无数,自己的医院和福利院都收留了很多伤者和无家可归者,这都是战争造成的,关键是那个战争是毫无意义的,剑御玫觉得,所以后来冯先生的失败,剑御玫觉得也是一个必然。

    只是他是知道冯玉祥的局限的,这个时候,他也不想过多的去扯这些事情,今日他是来看冯玉祥的,就是因为以前的情谊,还有对二十九军,冯玉祥的部下的钦佩,让他想起了冯玉祥。

    “现在想起了,我一生,其实糊涂的时候不多,我虽然出身北洋 ,可是在武昌起义那年,我也在自己的部队举行滦州起义,响应革命,后来兵败被抓,我差点被判死刑的,只是当时审判我的北洋将领王怀庆看我年轻,就只是让我递解保定,后来我还是恢复了北洋军队里的职务,蔡锷复国战争时,我在四川名义是派去镇压他们,可是我和护**私下联系,没有镇压 他们,后来我被派去镇压孙文的护法战争时,我在湖北武穴通电希望讲和,又被撤职,一路走来,我也算是一直追求进步,追求国家的进步。这些年,一直参加革命,北伐一战,是此生的骄傲,国民政府的重新建立,我也是立了大功。只是最后和蒋介石的大战,内心耿耿于怀,我自己也在反思,其实和打日本比起来,那算是内战,我知道很多人会觉得我挑起内战,害死无辜百姓。可是你们知道,蒋介石这人,当面兄弟,背地里下黑手,他名义是大公无私要为国家想,撤销多余的部队,可是为何他又大肆把他的嫡系扩大,当时也是一时气愤,也是阎锡山汪精卫他们几个一鼓动,就发动了那场大战。现在想起来,不打也罢,此刻我想的,只要能驱逐倭寇,此生就够了!“冯玉祥说道。

    剑御玫看着他,“那些是非,都过去了,站在冯将军当时的角度,也可以理解,只是对于百姓来说,兴亡都是苦,所以你们的中原大战得不到百姓的支持,蒋介石拥有政府资源,胜利也是自然,比如看似偶然的张学良不支持你们,那也是人心思统的表现,国家内战很久了,百姓腻了,张学良也是顺应百姓的意思,拥护中央,张学良老爹当半生东北王,可是还是被日本人搞死了,张学良知道自己再当东北王,下场也不会比他老爹强,归附中央是他最好的选择。虽然这个中央的领袖依然私心很重,只知道武力一统,搞阴谋搞垮对手军队是高手,可是对真正的大政治并不是高手!“剑御玫静静的说道。

    此刻,冯玉祥和鹿钟麟看着剑御玫,有些吃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