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 钓鱼之战

    他右手单手拿着冲锋枪,枪口对着那些日本士兵。

    那些日本士兵急忙将枪口对着他。

    双方一下子僵持了。

    “让他们走,下山!”剑御玫说到。

    此刻剑御玫想,自己在山洞里很被动,万一那个外星人回来要封洞,岂不是出不来了。先出来再说。

    可是那个木村一动不动。

    “让他们撤,不然你没命了!“剑御玫生气的说。

    木村看着他,缓缓的说了一句,“你们先后退吧,我和这位先生谈谈!“

    那个日本指挥官看到这个情景,他冷冷的一挥手,那些日本士兵开始往下撤退。

    此刻,丹云碧和池衡冲了出来。

    “往上走!“剑御玫说到。

    他们三个押着木村,就往山顶走去。

    那些日本士兵看着他们,想跟过来,剑御玫的冲锋枪对着他们示意,他们想了想,都在那里没有动。因为他们得到的命令就是保护好木村,配合木村完成重要的帝国任务,所以他们都不动了。

    到达了山顶,剑御玫看到,果然,山下的是有一艘运兵船。

    此刻,虽然四周黑压压的,但是借着船上的灯光,剑御玫看到,运兵船上好像还有一些日本士兵。

    “被你说中了,他们就是搭乘运兵船来的,没想到会遇到我们!“剑御玫说到。

    “是呀,也不知道他们是运气好还是不好!“丹云碧苦笑。

    这时,那个木村教授嘴瘪了一下。

    “你说,木村教授,你们运气好还是不好?“剑御玫说。

    “你们交出东西,我放你们走,我做我自己的研究,我们两不相欠,中日之间的事情,不是一言半语说得清楚的!你们好自为之!“木村在那里说着。

    “你想夺走这里的任何东西都不成,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剑御玫说道。

    此刻,他看着那样多的日军,他在想如何办。

    刚才打了那样久,子弹有些不济了。

    这些日本兵都是训练有素的,如果冲下去对攻,池衡他们肯定有危险。

    如果自己去也许有风险,不过可以一试。

    “你们看着这个木村教授,我下去!“剑御玫说到。

    “你要去对付那些日本兵?“池衡问道。

    “嗯,必须解决了,不然天亮后我们更危险!“剑御玫知道,此刻没有别的办法。

    剑御玫带着枪冲了下去。

    借着夜幕的掩护,日本并没有发现他。

    此刻,那些日本兵在海边生火在那里烤火,一部分人在那里警戒着。

    当剑御玫接近他们的时候,一个暗哨大声喊道,“是谁!“

    剑御玫一枪射了过去,此时他也懒得多说话了,既然目标就是消灭所有人,那也不用客气。

    那些日本兵急忙起身,端起枪就冲过来。

    此刻剑御玫已经杀红了眼,他端起冲锋枪就横扫了过去。

    边扫他边借助海边礁石的隐蔽躲着对方的子弹。

    他的子弹精确无比,基本上一扫就倒下好几个。

    可是那些日本兵还是黑压压的冲了过来。

    剑御玫知道他们是不会干休的。

    打了很久,剑御玫突然看到自己没有子弹了。

    此刻,他想运用法术搬运些子弹来,可是他试过了,好像没效果。

    那些日本人好像知道他没子弹了,更是冲了过来。

    剑御玫直接冲了出去,他抓起一个日本兵的三八大盖,直接就是躲过来给他一刺刀。

    那个日本兵倒下了,可是剑御玫也差点被几颗子弹打中。

    此刻,突然,一阵猛烈的火力传来,剑御玫一个箭步趴着了一个礁石之后,他知道,这是鬼子的机枪。

    他借助那些礁石,很快到了那个机枪的背后。

    他一下子冲了出去。

    那个机枪手和周围的日本兵很快就被打倒在地。

    剑御玫端起了那挺轻机枪,对着那些日本兵就扫射过去。

    大片的日本士兵倒在了地上。

    可是突然,剑御玫听到了一阵尖啸声。

    他刚一发愣。一个东西落到了他的身边,剑御玫知道不好。

    他以很快的速度蹿向另一边。

    这时,那个东西爆炸了。

    剑御玫知道那是炮弹了。

    他心里暗暗的不能原谅自己,是不是很久没打仗了,竟然对炮弹的声音都分辨不出来。

    此刻,他感觉到自己受伤了。自己全身被冲击波炸伤了。

    剑御玫知道,自己的后背的衣服都破了。

    此刻他躺在那里,一动不能动。

    四周的敌人冲了上来。

    此刻,剑御玫感觉有些吃紧。

    他在想,自己这次会不会真的不行了。

    他知道,这里存在一个强大的磁场,让自己的法力失去了很大的效力。

    他看着这些武器精良,训练有素的日本士兵,他在想,难怪中国士兵常常要数倍兵力才能和他们对阵。看来装备先进还是起很大的作用。

    此刻,那些士兵的样子剑御玫好像都可以看到了。

    他勉强翻过身,他趴在地上,扶起了那把机枪,他调整了角度,正打算射击。

    可是此刻,一个奇异的情况发生了。只见空中,又出现了那个飞盘。

    那些飞盘此刻发出了强大的光线,将整个的钓鱼岛岛屿照射得如白昼。

    有个日本士兵不知道是咋了,他居然举起枪对着那个飞盘射击。

    这下,飞船好像是怒了。

    飞盘掠过了海边,它发出了炫目的蓝光。

    剑御玫只看到蓝光过后,那些日本兵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

    剑御玫此刻也感到一种阵的昏厥。他沉睡了过去。

    他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好像听到耳边有人在说话,那话不是地球人的语言。

    好像是外星人自己在说话,剑御玫听到他们好像在说这个人是老朋友之类的话。

    剑御玫好像在迷糊中,看到那个飞盘慢慢的飞走了。

    这个是梦非梦的感觉持续了很久。

    当他醒来,他发现天已经亮了。

    他站了起来,他记得自己昨晚是受伤了。

    可是此刻,全身却没有一点伤口,也没有任何的不舒服的状态。

    剑御玫很吃惊,他想起了池衡他们。

    他刚要上山,他看到池衡他们拿着那几个袋子,正从山上往下走。

    剑御玫此刻正要问他们很多事情。

    “对了,你们昨晚看到那个飞碟没有,木村呢?“剑御玫问道。

    “我们也想问你呢,那些日本士兵呢,那艘日本的运兵船呢?“丹云碧问道。

    “我不知道啊,昨晚和他们激战中,突然飞船就来了,后来我就昏迷了!梦里好像看到飞船走了!“剑御玫说到。

    “我们也是,开始你打仗的时候,我们想去帮你,后来突然飞碟来了,我们看到无数的蓝光,然后日本人就成片的倒下了,那个木村就在那里大喊大叫起来,然后飞碟也发了束蓝光,然后他就倒下了,我们也晕倒了!我们醒来就没看到他了,然后我们就下山来找你!“池衡说到。

    剑御玫看着天空,看着那个山,他发现,那个山洞好像也消失了。

    “你们看,山洞没有了!“剑御玫说到。

    “是呀,洞口被封死了,一定是那些外星人干的!“丹云碧说到。

    此刻,看着茫茫的大海,剑御玫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也许那些外星人在出手救自己。

    他们把那些日本人都干掉了。此刻一切都干干净净。

    “我饿了,我们做饭吃吧!“剑御玫说。

    此刻,他知道,眼前的事情已经结束了,秦始皇将永远在这里长眠着。

    这也是他的命运,他求仁得仁,求仙草得仙草。

    只是日本人猖獗,迟早国家还得和他们大战一次。

    剑御玫叹息一声。

    他们吃过了饭,在岛上四处逛了一会。

    剑御玫对着空着发出了信号枪。

    几颗信号弹破空而去。

    剑御玫看着茫茫的大海,知道这个海上日后并不安宁。

    船老大很快就将船开过来了。

    剑御玫和池衡他们带着东西上了船。

    “你们情况如何,前几日我在海上看到日本的运兵船往岛上方向去,我很担心你们啊!”船老大说道。

    “你们没事吧,当时情况如何!”剑御玫问道。

    “我们当时在那里撒打渔,他们远远的路过也没有管,现在他们忙的事太多,没空管这些事!”船老大说道。

    “那好,辛苦了,我们可以回去了!”剑御玫说道。

    船一路回上海,沿途依然是波光粼粼的大海。

    秦皇如梦,剑御玫在船上,迷糊中,仿佛看到那秦皇出巡时的车马,那派仗。

    很快,一切都变成了那个岛上的千古寂寞。只是那个骊山巍峨的秦陵还高高在上。

    一年年,风吹过,雪盖过。

    昔日的威严华丽变成了黄土一丘,只是那个丘比古今的那些灵丘都大。

    当然,没有唐朝的那山陵大。

    剑御玫迷糊里,昏睡了过去。

    他们回到上海之后,到处玩了几天,然后丹云碧就回四川,池衡和剑御玫一起坐火车回北方。

    一路上,虽然是夏天,可是这个蹒跚前进中的中国还是让人有些感叹。

    南京政府也在努力的做一些事,可是总是做不到根子上,也许这是国民党这个政党的组成基础决定的吧。

    剑御玫想起了离开上海前,和孙夫人的对话。

    当时自己按照以前夫人 给的地址,来到了孙夫人的家。

    看到了剑御玫,孙夫人眼睛有些发亮,这个年轻人,让她总是会想到了过去。

    他们简单的聊了几句。

    剑御玫也没说那样详细,毕竟他担心孙夫人担心自己,有些事是惊天动地的,不能多说。

    “我知道你做的事很惊险,以后还是要注意自己!国家很大,有时候不是一个人能做得完的,需要千千万万的人一起努力才行,所以,你要保重好自己!”夫人说道。

    “嗯,我知道,夫人保重!”剑御玫取出了一颗长生仙草。

    “夫人,来,把这个吞下!”剑御玫说道。

    “这是什么呢?”夫人很好奇,她把这个草拿在手里。

    “这是一个长生仙草,不过可能它没长大,也许达不到长生不老,可是吃了后,能够去除一些疾病,身体更健康!当年慈禧老佛爷还没吃过这个,只是服用了靠近这个草外面山崖的草药,都能马上去除牙疼,所以这个是很好的!”剑御玫说道。

    “真的能长生不老就好了,孙先生也不会去世,历代帝王都想长生不老,可是没有一个人做得到,可见长生不老是根本做不到的,可是 延年益寿,保养得法,那是能做到的!谢谢你,剑御玫!我也想健康些,好为人民多做事,完成孙先生的事业!“孙夫人说完,笑着把那棵草放在了嘴了。

    慢慢的,她觉得全身很清爽,她把嚼碎的仙草吞了下去。

    剑御玫把水杯递给了她。

    孙夫人喝下了水,觉得全身很舒服。

    “不错,剑御玫,你们修炼的人真的好福气!难怪古代那样多的神仙传说!“孙夫人笑了。

    剑御玫也笑了。

    那个下午,他们在午后的阳光里,一起聊了很多。

    也许是剑御玫越来越有隐居的意向,所以他特别依恋孙夫人,和她聊了很多。

    剑御玫在火车上回想起这些,他也在发呆。

    人生也真是神奇,自己能遇到这样多的人,这样多的事,真的也是奇迹。

    池衡在保定下了车,他们分别时,相互紧紧 拥抱。

    “好兄弟,保重!‘池衡说道。

    “大哥你也保重!”剑御玫笑道。

    “不要老冒险,注意安全!‘池衡说。

    “嗯,大哥多生几个孩子,别到时候没我的多!“剑御玫笑了。池衡哈哈大笑。

    回到了北京,剑御玫把那些取到的秦始皇的那些东西拿去给池封。

    自然,那些东西虽然不是特意为陪葬准备的,可是那毕竟是秦始皇用过的东西,那都是珍品啊!

    池封都有些吃惊了,没想到剑御玫能拿到这些东西。

    剑御玫原本想把那个徐福的书信给慕教授保存,可是当他想取出来时,发现,已经成了碎片。

    剑御玫叹息一声。

    他把那些碎片用布包好,专门给了慕教授。

    慕教授知道了这些碎片的来历,也 叹息一声。

    “这个是很重要的证据啊,当年徐福去了海上,几千童男童女啊,就那样的消失了,后世传说纷纭,这可是第一手的资料啊!虽然碎了,我 还是好好的保存下吧,希望以后技术发达后,可以修复!“慕教授说道。

    听了剑御玫的讲述经过,慕教授沉思了一会儿。

    “没想到木村这样的走火入魔,难怪,整个日本民族此刻都走火入魔,估计以后他们会后悔!“慕教授说道。

    “如何讲呢?“剑御玫笑了。

    虽然蒋百里分析过中日战争的局势,不过剑御玫很想听到慕教授说。

    慕教授是历史学家,剑御玫很好奇慕教授的想法。

    “从历史来说,中国只有被北方的 游牧民族征服过,从来没有被南方来的民族征服过,这是个重要的历史情况,这是一个命。从历史上来说,日本从来只有骚扰中国和学习中国两种路,没有第三种,现在也是。总结就是,日本和中国之间隔了一个海,这个海,注定了两国不能相互征服,所以元朝征服日本吃了大亏,舰队被神风吹走,朱元璋将日本定为不征之国。可是日本根本没办法征服中国,隔得太远,中国太大!“慕教授说道。

    剑御玫哈哈大笑。

    “是呀,从历史来看,他是无法灭亡我们的!眼前的 一切只是个幻像,是中国在整个工业文明发展时落后了,我们可能只会落后他们这一次,以后我们如果追上了,他们就远远赶不上了!“剑御玫说道。

    “是呀,所以,别怕,只是暂时的,只是这暂时的也难捱和悲惨啊!不堪忍受!“慕教授郁闷的说。

    剑御玫也知道,虽然分析是那样的分析,可是毕竟目前日本军队强大得多,中国人肯定得经受很多的苦难。

    剑御玫也叹息一声。

    剑御玫把这次的这些器物都出手,然后得到的款项他依然是采购了很多的医药,然后安排以前馨儿的手下送到江西去。

    他们告诉剑御玫,可能一次比一次紧了。

    剑御玫知道,国民党也在加紧对江西的围攻。

    只是自己不能就此放弃了,总会有办法。

    剑御玫想有时间自己也出面去打通一些关系,争取让他们运送得更顺畅。

    不过王来顺的来人也在安排送货通道。

    剑御玫知道,江西已经建立了一个苏维埃共和国,他知道,那里有一个广场,广场上人们建立了一个纪念碑。

    每次战斗胜利后,人们都要去那里唱歌跳舞,不光是为了纪念死者,更是为了一个信念。

    听到王来顺派来的人说起这些,剑御玫心里感到的就是一阵希望。

    他穿过苍苍莽莽的历史,他知道,只有一些崛起的势力,才能如此的让人充满希望。

    比如成吉思汗的斡难河畔。那种强烈的要崛起和成功的感觉,才能让一个团队,一种势力面对战争,面对死亡,充满了一种乐观,一种必胜的信念。

    对比眼前的乌烟瘴气和平淡无味,剑御玫明显感觉到了一种希望。因为他知道,国民党的人是无法独自和日本人对抗的,他们也无法建立一种盛世强国。

    这些希望,是从鲁迅先生的文章里可以感觉到了。

    剑御玫觉得自己受鲁迅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时间慢慢的过去,剑御玫每日都在山里修炼。

    剑御玫觉得自己的武功已经很不错了,经过了那样多的实战,速度和力量都是十分的出色,虽然不像那些整日的打擂台的人那样精于招式,可是临场对敌是相当的不错的。

    最大进步还是来自内丹功的修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