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难消美人恩

    “不对,你和慕姐姐先那个的,不是我,你想要她做大老婆明说,哼!“林丽说道。

    “我是说我们先认识的!“剑御玫说道。

    “真的?不过我觉得慕姐姐年纪比我大,好像我比她小,我当大老婆,有点不好意思吧!“林丽说道。

    “我看你好意思,非常好意思,哈哈!”剑御玫笑了。

    “此话怎讲?”林丽笑了。

    “你脸皮很厚,常常耍赖,反正你的那个意思就是你是大老婆了,不需要说,谁都知道,馨儿也知道,她也没有和你抢的意思!‘剑御玫笑了。

    “瞎说,呵呵,慕姐姐是让我!不过这个大老婆好像也没啥实际利益,你也没钱让我掌管,也没个大宅子几十个丫鬟仆人让我摆威风,没趣!”林丽说道。

    “你有陪睡优先权!”剑御玫笑着说道。

    “去你的,你以为你是皇帝呢,再说了,这个权好像没啥用,你想谁就去找谁,我还管得着呢,我要是管,岂不是严重影响了我的形象,你不就是觉得师姐我可爱才想和我一起吗,我要是管你,岂不是成了黄脸婆了,争风吃醋了,不行,没娶,这个优先权不要了,随便你,你爱找谁就找谁!”林丽笑着说道。

    “这样好?真的还是假的!“剑御玫笑了。

    “你难道以为还是宫里,我假装这样说,然后 一个个把你的美人都害死,啥丹顶红,啥牵机药,啥五毒散之类的!或者来个啥溺死,睡觉闷死,堕胎死,毒蛇咬死,等等,给你制造些千古之谜出来不成!“林丽笑了。

    剑御玫此刻真的无语了。

    不过林丽这样说,让他真的回到了那些古老的年代。

    不过那只是一瞬间,他很快让自己回到现实。

    他不想这样累了,现在该休息了。

    林丽看到他突然脸上很忧伤,知道他又想起以前了。

    “别想了,我原本逗你玩了,来,我们继续!“林丽说。

    剑御玫一听继续,一下子笑了。

    他一下子把林丽压在了身下,他细细的吻着她。

    林丽乖乖的一动不动,任他吻,任他抚摸着全身。

    此刻,他们觉得很幸福。

    剑御玫想起了小荷,想起该去看她了,因为自己觉得师姐陪自己出生入死辛苦了,这几日就好好的陪她了,但是小荷在北京等自己也很辛苦的,明日一定要去好好看看她了。

    想起小荷,剑御玫心里一阵的开心。

    他知道,这些姑娘都是自己的缘法,他也知道,自己得一生好好的对她们好。

    剑御玫想着,想着就抱着林丽睡着了。

    第二天 一早,天还没亮,剑御玫醒了,他看着怀里的师姐。

    “我想去看看小荷好不好?”剑御玫说道。

    “好啊,你此刻就去吗?”林丽说道。

    “是呀,去晚了他们家人多,不方便!”剑御玫说道。

    “你偷偷进去看人家女儿啊,你真坏,干嘛你不光明正大的去看你岳父呢!”林丽笑着说。

    “那不成,人家是前清将军,程序很麻烦,真的要那样,还看个毛,让岳父审查都要很久!”剑御玫说道。

    “那好吧,你就偷偷去吧,人家姑娘也想你了,这样久没看到你了,我和慕姐姐还可以陪着你,她就一个人在闺房等你!”林丽说道。

    “嗯,那我起来了啊,你做啥呢今日,注意安全啊!”剑御玫说道。

    “我在这里看书吧,反正很多书我都要看!”林丽说道。

    剑御玫先起身,他穿好衣服,来到外面,天还没有亮。

    当他叫上人力车,走过了清晨的北京城的大街来到了铁将军府,此刻还比较早。

    剑御玫看到铁府外的大街此刻人还是很少,他轻轻 一跃,就入了铁府。

    当他来到铁小荷的房间外,他仔细的往里面听。

    那均匀的呼吸声,不是小荷是谁,从这个呼吸听起来,小荷一切都好,身体也很健康。

    剑御玫想起上次离开时自己给她说的话,当时自己给了她一个内功的修炼的小册子,让她开始练习。

    自己告诉她,这个内功练好在会后,然后就开始练习拳脚功夫的基本功。

    看来这个小姑娘是努力练习了的。

    剑御玫悄悄的弄开了小荷的窗户,他翻了进去。

    当剑御玫走到小荷的床前,他看着小荷。

    此刻小美人正在那里静静的睡着,呼吸上下起伏。

    剑御玫看着她,感觉很开心。

    不知道这些日子,她是如何度过的,会很想自己不。

    其实剑御玫有时是打开天眼看了下小荷的。

    他记得自己看到小荷有时在花园里发呆,只是她的性格不是忧郁的那种性格。

    虽然有些痴痴的,可是她坚信自己会去找他的。

    所以她会坚持等自己下去。

    剑御玫对着小荷的红红的嘴唇就吻了下去。

    这一吻,小荷就醒了过来。

    她开始一惊,可是她很快就知道是剑御玫了。

    因为那样的感觉是如此的熟悉,不会是其他人。

    她抱住了剑御玫。

    剑御玫笑了,他也紧紧的抱住了她。

    一阵铺天盖地的狂吻之后,铁小荷一惊眩晕了。

    剑御玫脱了自己的鞋子和衣服,上到了床上和小荷抱在了一起。

    两个人一阵的痴缠,剑御玫的手不断的上下抚摸。

    小荷的嘴里发出了欢乐的声音。

    剑御玫慢慢的将她的衣服都脱光,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他看着小荷,小荷也看着他。

    剑御玫看到她的眼里是期待,是渴望,也有害怕。

    仿佛是第一次那时。

    “想还是不想!“剑御玫笑了。

    小荷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说话。

    剑御玫吻了下去,小荷的手抱紧了他的背。

    剑御玫一个使劲,小荷感到了一阵深深的进入。

    她有些吃紧,可是又有一种久旱逢雨的感觉。

    剑御玫知道她的感觉,因为此刻小荷在剑御玫背后的手,又是一阵的紧又是一阵的温柔的抓着。

    剑御玫感觉得到她的一切渴望,他不断的开始进攻。他觉得自己要好好的满足这个姑娘。

    仿佛那个紫禁城的夜晚又在眼前,当时明月高悬,一切如此的美好。

    那个太和殿,那个天下权力的巅峰,那夜都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看着它们,有一点点的渴望,可是又淡淡的放过。

    只有那晚这个温柔的身体,让自己觉得生命很有意义。

    此时在这个姑娘的闺房里,那种女儿的幽香传来,那种安宁的感觉,让剑御玫感到了漂泊的终止。

    他不断的进攻着,小荷的脸上露出欢悦和略痛的神情。

    剑御玫抬起了她的腿,让她充分的得到刺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