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师姐柔胸来袭

    他知道,那些塔塔尔男人不化作厉鬼报复蒙古人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子孙,因为即使这样多的男人被杀,可是依然有那样多的女人和孩子活了下来,他们的部落也有很多原本就是和蒙古部落通婚的,如果他们全部真的化作厉鬼四处报复蒙古人,估计那些女人和孩子都活不下来,那些已经出嫁到蒙古部落的人也不能活。

    所以他们只能在这里发出这些冤魂之声而已。

    也许他们是在等铁木真来到这里,他们就会进行报复,可是铁木真却不会来这里。

    因为铁木真的国师,那个大巫师忽而敏给他都计划好了有些地方决不能去。

    这样成吉思汗就避开了幽魂的报复。

    而且大巫师越到了后来,成吉思汗更是随时带着他,以前的那些冤魂更是不能近身了。

    那些冤魂的诅咒是白花功夫了,只能让他们在这里空自嚎叫,给人一种历史的悲伤感。

    看着空中的那些冤魂,剑御玫叹息一声。

    “师弟,咋办呢,我们是不是睡不着啊!”林丽问剑御玫。

    剑御玫想了下。

    “要不我们先睡觉吧,反正那些 幽魂基本无害 ,我们明日醒来后先安抚了亡魂再走吧!”剑御玫说道。

    “那好吧,师弟,一切你说了算!”林丽说道。

    那边池衡和丹云碧也拱手示意。

    纳兰大叔也是这样,他拱手示意。

    剑御玫对他们都笑笑,“辛苦了,早点休息!”

    剑御玫对大家叮嘱道。

    当大家进了帐篷,剑御玫从怀里取出几张符咒,他把这个贴在了大家的帐篷顶。

    他知道这会暂时保护大家,如果真的有一些脏东西要冲进来的话,自己这些符咒是可以抵挡的。

    剑御玫钻进了自己的帐篷,他在迷糊之中,听到外面的呼叫的声音依然很大。

    只是经过了那个符咒的过滤,已经降低了很多。

    已经没有刚才的那样的震耳欲聋,

    剑御玫蒙头睡去,只是睡到了半夜,他感到了怀里多了个东西。

    他仔细的摸了过去,他摸到了一个柔软的胸部。

    他一下子笑了,他知道是林丽。

    他抱紧了林丽,“师姐,你不担心出了帐篷被鬼抓走了啊!”

    “我没那样笨,我的帐篷只有我一个人,和你一样,我出门就把你那个符咒拿到了手里,这样就没事了!”林丽笑着说。

    剑御玫咬住了她的耳朵说,“你真聪明师姐,你为了和我约会也是费劲了心机,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哼,谁叫你整日忙这忙那,都不来陪我,你好狠心!”师姐说到。

    剑御玫此刻心里想笑,这个师姐,白天冷若冰霜的,此刻却开始热情似火。

    女人啊!剑御玫这下更理解女人了。

    他的手很快脱去了师姐和自己的全部衣服,他紧紧抱着师姐,他的手在师姐身上上下游走,林丽此刻在那里 已经是无法控制的火焰在身体里升腾了。

    剑御玫吻着师姐的唇,不断的全身摸着师姐。

    师姐有些无法控制了。

    她的嘴里发出了声音,那娇喘的声音让剑御玫也似入了魔咒一样。

    他一把压上了师姐。

    师姐发出了迷人的声音,那声音如此的**黯然。

    他们如胶似漆的在那里不停的战斗着,外面的风在吹着。

    蒙古大漠的风霜如铁,可是两个相爱的人却在这里缠绵悱恻。

    一切如一个长久的梦。

    当他们用完了最后的力气时,彼此躺在那里,林丽在剑御玫的怀里,她依然将全部的肌肤都想蹭在剑御玫的身上。

    剑御玫紧紧的抱住了她。

    “师姐,睡了吧,明日事情多呢!”剑御玫说道。

    “嗯,我老觉得你现在叫我师姐很古怪!”林丽说道。

    “啥,啥古怪?”剑御玫问。

    “说不上来,感觉你有一种**的快感一样!”林丽说。

    这下是剑御玫纳闷了,他自己在想,自己是不是林丽说的这样。

    “不会吧,最多是一种以小欺大的感觉,感觉权威被自己征服的感觉!”剑御玫说道。

    “去你的,那你上街砸警察砖头去,主要砸女警!”林丽说道。

    这下是剑御玫翻白眼了,他继续全身摸着林丽,摸着摸着,林丽又受不了了。

    “你好坏!”她轻轻的咬着剑御玫的手。

    剑御玫一下子就又压了上去。

    他们整晚都在那里折腾,好像再也听不到外面那些惨叫了,因为那些惨叫太悲惨,心里一直堵住的剑御玫此刻和林丽疯狂的亲密,他觉得一切好像没那样悲惨。

    因为一切可以都过去,今生自己手里拥抱的是幸福。

    他抱紧了林丽,迷迷糊糊的睡了,这一觉无梦无幻。

    天明了,剑御玫依旧想再次抱下林丽。

    可是却感到自己的怀里是空空的。

    他一下子笑了,他知道这姑娘害羞,她是担心睡晚了出去被人笑话,笑话她晚上住在自己这里。

    剑御玫此刻一个人抱着自己的手,在那里回想昨日的情节。

    那些鬼,还有师姐的温柔。

    都让他细细都回想了一遍。

    剑御玫知道自己该起来了,柔情以后还会有,只是此刻自己应该给那些人做下法事了。

    剑御玫此刻觉得做法事是一个很伟大又很累的事情了。

    虽然世上骗子很多,可是真正做法事是一个对大家都好的事情。

    他起身整理好自己,走出了帐篷。

    师姐已经在那里做着早餐了,这次她烧的是一锅羊肉汤。

    那个羊肉就是按照成吉思汗的做法,一个全羊的肉割下来,然后煮熟赛干后捣成了肉丝。

    此刻林丽已经将水烧开,然后放了一些羊肉丝进去,那锅汤是如此的香,让人垂涎。

    另一边的火已经在烧起了,林丽也同样把一些馍都烤热了。

    那些羊肉是从纳兰家里带出来的,那些馍也是,羊肉丝是纳兰家一直存的,那些馍是纳兰的媳妇连夜给他们做的。

    剑御玫此刻感到自己也饿了。

    不过他还是跑到一边去,活动活动了筋骨,打了几套拳。

    他感到了一阵的全身轻松,才走了回来。

    接下来他该考虑安魂的事情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