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蔑尔赤人夺妻袭击

    整个师三个团其实此刻已经只有一个团的兵力了,总共只有一千多人。

    此刻还有一些伤兵,他们都是将仅有的牲口驮上伤兵。

    大家此刻向着包头的方向快速行军。

    侦查兵留下一些负责监视敌军的动向。

    当他们撤了很远,侦查兵回来报告回复说敌军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剑御玫知道后他点点头。

    吴佩孚这个人还算是个守信义的英雄。

    只是自己还是得努力撤,不然万一三天后敌人追击事情就麻烦了!

    而且剑御玫知道,自己这里是敌人不重点拦阻的,所以不害怕追击的,可是另外的从晋北撤走的国民军部队就一定是要被敌人追击的,他们可能无法完整的到达包头,因为那里的地形。不好弄。

    他们昼夜兼程,一路上,他们遇到很偏僻的村子,就和那里的老乡说好,让他们照顾那些重伤员 ,也给他们讲了遇到追兵如何隐藏和保护那些伤兵。

    剑御玫也知道,这样的混战,敌人也不会残杀伤兵,本来就是重伤了,他们也不会要。

    如果轻伤员被他们找到了,他们说不定还会抓去给他们当兵,可是重伤员,他们不会要的,也不会专门去抓来杀了的。

    不过还是谨慎些要紧,所以他们还是让老乡看到了追兵,还是隐藏好这些伤兵。

    老乡也答应了,还好,国民军撤出北京天津的时候,带足了银元的,他们给了老乡足够的银元,老乡也很感激他们,都答应好好的治疗和保护伤员。

    这样他们逐步轻装上阵。

    当天苍苍野茫茫出现在剑御玫的面前的时候,他心里一阵的轻松!

    他知道,这次的撤退自己身在的这个师是没有问题了。

    前方不断传来消息,刘汝明师长的部队也 很完整的在侧翼。

    只是不妙的是晋北,很多部队被阎锡山的部队围住,没有撤下来,在大部队都撤了之后,那些部队都只能投降阎锡山。

    “娘的,都是一些精锐啊!像韩复渠啊等等那些将领也都是能打的将领啊,现在都到了阎老西那边了!”佟麟阁对剑御玫说道。

    “哎,有啥办法呢!这次的局势是如此的凶险,我们现在能撤出这样些部队就不错了!”剑御玫说道。

    “估计我们也许只有几万人到包头!有五六万还是两三万,就不好说了!”佟麟阁说道。

    “不过能够继续愿意当国民军的,一定就是愿意和冯先生一起走余下道路的人,他们会等到冯先生的召唤的!‘剑御玫说道。

    “是呀,冯先生的路也是很曲折的,我们都看着他走过来,这次估计他能走上一条争取的路,时代会越来越好的,虽然有曲折,可是毕竟是在向前的!“佟麟阁说道。

    “佟大哥说得很对,我们都期待吧!‘剑御玫说道。

    这天他们已经是在草原上了,危险逐步的消失,他们也越来越轻松了。

    这晚,剑御玫是和自己的兵一起吃的饭,这些日子,他都是和大家一起一个锅里吃饭。

    草原上,他们弄到一些一些羊,然后他们一起在草原上烤着羊,大家此刻的心情和最开始撤退时候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了!

    当兵吃粮,本是乱世里活命的出路,可是他们的命运因为是国民军的牌子,所以此刻来到了这里。

    以后去哪里还不知道呢,只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大家在那里喝酒吃肉,喝的蒙古的马奶,吃的蒙古的烤肉。

    在那样热烈的气氛中,剑御玫感到了一阵军旅的感觉。

    剑御玫突然发现自己很喜欢这样的军中生活,虽然有死亡,有杀戮,有寂寞,可是有胜利,也有失败,他觉得自己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既然这个时代战争不可避免,那自己为何不来主宰战争?

    剑御玫刚刚想出这个念头,可是他马上自己给自己掐灭!

    他想起了那些西夏宫中的悲剧。

    他摇摇头,苦笑道,今生自己是不想承受那些后果了,可是眼前的这些日子自己还是得好好的体验下。

    剑御玫和兄弟们不断的饮酒,干杯。

    “团长,你是个好人,别看你年纪不大,可是你懂道理,你人聪明,我们要是能永远跟着你这样的好团长就好了!”那个士兵对剑御玫说道。

    “我也希望能这样,但是人世无常,我想,我们这个团,会有自己的好团长的,你们的几个连长都很出色,我希望这次过后,他们能够升职!”剑御玫说道。

    大家都很看着他,也看着那几个连长。

    大家点点头。

    毕竟这几个月的血腥厮杀过之后,大家对于顺其自然的道理更加的明了了,也能接受很多事。

    当晚,大家都在草原上横七竖八的睡了。

    剑御玫四处视察了一圈,他看着头上繁星万点,草原的风吹过 ,一切如很多年前,不知道为何,此刻他又深深的想起了那个成吉思汗的故事。

    他看着远处深邃的草原,心里想起无数的心事。

    那些草原的往事,一一涌上他的心头!

    那些岁月,金戈铁马,那些争斗,壮志残阳,开始在他的心里在他的脑海里翻滚。

    他不能放下,也不能视而不见。

    剑御玫知道,自己会被那些往事带领,去做一个千年的激荡的梦!

    慢慢的,他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他躺了下来,静静地进入了梦里。

    剑御玫看到成吉思汗的婚礼,虽然他的父亲死了,他和母亲在族里渐渐的失去了地位,可是大叔依然把女儿嫁给他。

    铁木真依然风光的得到了孛儿帖。

    剑御玫看到,在那个小河边的蒙古包了,波尔忒羞涩的看着铁木真。

    那时的铁木真已经长大了。已经是一个青年了!

    此刻,婚礼已经过去,嘉宾们离去的离去,休息的休息,此刻小河静静的流淌。

    铁木真和孛儿帖在蒙古包里,四目相对,情义绵绵。

    “孛儿帖,我以为你嫁给我了!”铁木真说道。

    “瞎说,你哪怕死了,我都要嫁给你!”孛儿帖说道。

    “为什麽对我这样好,我爹死了,我已经失去了地位,部落的人都欺负我和我的母亲,我爹的兄弟他们都弃我们,我们在这里好像是我们乞颜部落的弃人一样,你为何还要嫁给我呢?”铁木真说道。

    “我觉得你是英雄!我一直觉得你会是个大英雄!”孛儿帖说道。

    “是吗,呵呵,谢谢你,你是我最大的宝,我们一生一世都不要分开!孛儿帖!”铁木真说道。

    “嗯,我们一生一世都不要分开!”孛儿帖说道。

    此刻他们两个依偎在了一起。

    剑御玫看到他们如此的亲热,想起了自己和林丽她们,他心里很温暖。

    剑御玫知道,这夜里的温柔对铁木真是多重要。

    因为那时的铁木真是如此的孤独彷徨。

    虽然他也四处联络自己父亲最忠实的部下,也四处联络父亲的好友。

    可是他毕竟还没有崭露头角,一切都是那样的未知和未定。

    只是这晚的温柔,给他的勇气是决定性的,铁木真觉得自己的生命开始了新的光辉,他可以重新奋斗,重新开始新的辉煌。

    经过了一夜缠绵,剑御玫看到晨起的铁木真,孛儿帖也起来了。

    他们一起去给母亲请安。

    而他们的母亲,此刻早已开始忙碌了。

    “母亲!”两个新人走了过去。

    孛儿帖接过了母亲手里的活。

    “我自己来吧,孛儿帖,你们可以多休息下的!”母亲说道。

    “母亲,孛儿帖来吧!”孛儿帖说道。

    母亲微笑着放开了手里的活,让孛儿帖接了过去。

    此刻阳光照在他们的蒙古包上,感觉一切都在开始兴旺。

    可是,剑御玫看到,好景不长。

    在一个晚上,突然,铁木真他们遭遇到了进攻。

    当敌人的进攻来临的时候,铁木真和母亲以及自己的妻子他们四散躲避。

    剑御玫知道,那个时候,铁木真必须要保住自己的生命。

    人家的最主要目标说不定是要铁木真的生命。

    当那阵骑兵的声音传来的时候,是铁木真的母亲最早听到了声音。

    当时她正在和铁木真他们几个兄弟说话,突然,她听到风中的声音。

    因为经历太多,经历了自己被抢亲,经历了也速该的死,也经历了很多其他的事情,母亲已经十分的小心,她正在和大家说话的时候,突然,她停了下来,仔细的听远方的声音。

    此刻她听到了风声,她听到了风中有刀的声音,有汉子在驾驭马的声音。

    她马上趴在了地上,她仔细的倾听。

    听着听着,她突然有些变色。因为那些人的语音好像自己很熟悉,好像就是自己的部落的声音。

    那样远的 一个部落,突然来了几百个骑兵,到底是啥意思,不会是来做客的吧。

    母亲一下子脸色发白,她知道,那是她的部落的人来报仇了,来报当年也速该抢走自己的仇了。

    “好像有几百个骑兵向我们冲来!这些人是来报仇的,可能是我的部落,他们来就不会放过你们,不会放过也速该的女人和儿子们,他们的速度很快了,我们抓紧时间跑出去!”母亲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