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神秘古寺的血迹

    “原来是这样,哈哈,老板你可是真精明啊!其实我告诉你,那边现在最缺的是黄金和军火,如果你带这两样去那边,保证受欢迎!哈哈!”那个士兵哈哈大笑起来。

    “哪里会有那些东西,哪敢啊!”剑御玫小心的说。

    那个士兵哈哈大笑起来。

    “下一辆我就不看了,估计是一样的,你们走吧!”那个士兵说道。

    “我搜查过了,没问题,放行吧!”那个士兵对着检查站其他人说。

    那些人答应一声,他们移开了横在公路上的路障,

    “多谢,多谢!”剑御玫对那个士兵说道。

    离开了检查站,马车一路前行,前面的池衡伸出了手指,给剑御玫做了个手势,剑御玫笑了。

    池衡做的不错的手势。

    “前面就没啥检查站了!这条路我还是常走的!”车把式师傅说道。

    “额,你们王老板是不是也和南方做生意?”剑御玫说道。

    “我们王老板很多生意都做,商人嘛,必究是求利的。而且南方这些年表面上和相邻的这份省份也不是那样水火不容!常常是他们一会打一会好的!我们常常得去打听最新的消息,能过就过,不能过就不能过而已!”车把式师傅说道。

    “是呀,任何时候都要生存啊都要做生意啊!”剑御玫说。

    马车一路前行。

    他们进入了山中,山道本来不大好走所以走得很慢。

    当天色渐黄昏的时候,他们看到了路边有个寺庙。这个寺庙明显是被废弃的,因为大门都是歪歪斜斜的倒着的。

    “定国寺!“剑御玫念到。

    这里为何会有这样的一个寺庙呢?剑御玫想。

    “师傅,我们要不今晚就在这里歇息吧,明日再走,天黑了山里也不好走了!”剑御玫说道。

    “好的,我们明日走,明日估计走小半天,就会看到韶关了!”车把式师傅说。

    “好的,那我们就在这下车吧!”剑御玫也给前面的车喊了一声,前面的车子也停了下来。

    大家都走下了车。

    “定国寺,这里为何会有这样的一个寺庙,看来这个湖南广东真的多人才啊,我估计是谁在兴邦安国路上受了挫折,出家了,就希望能够在佛门念佛实现这个理想,所以把这个寺庙改成这个名字!”池衡说道。

    “是呀,只是这个寺庙最终荒废了,我想还是有些故事的,不然无缘故荒废,没道理啊!”丹云碧说话了。

    “走我们进去看看去!‘王来顺机警的说道。

    “你们去吧,我看着车子!“池衡说道。

    “也好,拜托大哥了!”剑御玫说道。

    “我去弄吃的,你们先去啊!”林丽也说道。

    “谢谢师姐!”剑御玫对着林丽一个微笑。

    “不客气,这个时辰了,我得去看看到底还能打到些啥野味呢!“林丽笑着说。

    “林姑娘,打猎的事我也去帮忙,剑御玫你和王大哥一起去研究吧!”丹云碧说道。

    “好的,二哥辛苦了!”剑御玫说。

    林丽和丹云碧走向了寺院后面的林子,剑御玫和王来顺走向了寺庙的正门。

    门是歪斜的,剑御玫弯下了腰就走了进去。

    王来顺跟着他后面。

    他们看到山门的韦陀孤独的坐在那里,满是灰尘,往前走,正殿前的空地上满是树叶。

    剑御玫和王来顺看到大殿的门那些木质的门也是东歪西倒的,走了进去,佛像在那里坐着,可是已经是布满的蜘蛛,整个大殿到处都是灰尘。

    “这里一定是发生了啥事情,才会如此的!”剑御玫说道。

    “是呀,那个寺院的牌子,还有这里的一切,我总觉得有很多故事在里面,只是不知道具体是啥样的故事!”王来顺说道。

    “走,后面看看去!”剑御玫说道。

    寺庙不是很大,除了山门,就是大殿,大殿后面有一个观音殿,然后旁边就是一个僧舍。

    剑御玫他们来到后面的空地,看到观音殿也很萧条,四处依然是蜘蛛。

    这里供奉的观音是一个千手千眼观音,剑御玫看到这个千手千眼观音,心里涌起一阵的亲切感。

    剑御玫对着观音菩萨一个鞠躬膜拜。

    王来顺来一个膜拜鞠躬。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托您的福,我们一路已经顺利到了这里,明日就要到达韶关,求您保佑我们平安顺利的度过今晚!”剑御玫在那里喃喃的念到。

    剑御玫念完就三鞠躬。

    回头剑御玫看到王来顺来这样做了。

    当他们拜完,剑御玫对王来顺说道;“王大哥,你觉得今晚会平安不,我总觉得会有事发生!”

    “谁呀,我也有这样的预感,我们这一路也算是平安度过,希望今晚依然能逢凶化吉!”王来顺说道。

    “好,希望如此,走,我们去僧舍看看去!”剑御玫说道。

    剑御玫走进了那排僧舍,他看到这大概有十几间卧室,最大的一间大概就是方丈室。

    此刻天色 已经黄昏,剑御玫通过微弱的光,看到方丈室里一片的狼藉,灰尘布满了桌子和床。

    很多东西已经空了,估计是被人拿走了,毕竟来往很多人肯定有顺手牵羊的。

    不过剑御玫对这里面却有很深的的兴趣,他想了解更多的东西。

    他推开那个歪倒的门,门嘎吱一声。

    剑御玫忍住那些灰尘,他仔细的看了方丈室里的墙和地面,他没有发现啥异常。

    然后剑御玫退了出来,他继续查看其余的僧舍。

    基本上情况都是大同小异。

    可是剑御玫在查看第四间僧房的时候,他看到了墙上出现了血迹斑斑。

    剑御玫一惊,他急忙看地上,地上也有很多的血迹。

    剑御玫急忙出来,他继续往下个僧房看去。

    当他走了进去,发现也是墙上有血迹斑斑,很明显,那个血迹是从人身上喷出的血迹。

    剑御玫仿佛一下子看到了当日的屠杀。

    他的脑子里浮现一个穿着灰色僧衣的僧人一下子被人一刀劈向了脖子的画面,那个僧人惨叫一声,血喷了一墙。

    “这里一定发生过啥事情!”王来顺说道。

    “是啊,很多事不好说!今晚我们已经没法子离开了,只有在这里了,我们就在这里了,希望一切能平安!“剑御玫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