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魂萦西夏

    “哎,是啊,此刻正当大宋和大辽都是强大的时候,天不给我机会啊!”李元昊叹息一声。

    “主公,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此刻大辽也是很强大,大宋也是很强大!此刻能做到三足鼎力,也是你的功业了!不要多想了!”紫儿温柔的把头靠在了李元昊的怀里。

    李元昊抱紧了紫儿,他看着远方,看着天上的雄鹰,又看着沙漠里那些死去的动物和人的骨头。

    曾经那些骆驼也是潇洒的在沙漠里来去,此刻只能是一副骨架在沙漠里发着白森森的光。

    那些来去的商旅拥有那样多的财富,此刻如果死在沙漠里,也只能在这里化作白骨。

    还有那些强健的士兵,他们都是如此的矫健,可是沙漠上的人骨,也有和他们一样的士兵的身体。

    李元昊抿着嘴,一言不发。

    此刻大军如流水的长龙在行进。

    在大军中也有另外几个车,一个车上是勾善 国王冰道,此刻他在车上,看着这个沙漠,他也叹息一声。

    他的妃子在一旁安慰他道:“别叹息了,完事随缘,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能活着就是幸运了!”

    “锦儿,我不甘啊,你说,一直以为这个大沙漠能够成为我的屏障,我才派大军去袭击西夏的,这样倒好,西夏没袭击到,反成了阶下囚,你说我心里会好受吗!”冰道说道。

    “都是你一念之差啊,你说李元昊这些年正是威风的时候,你非要判断不清楚形势,我看还是你勇力过人造成的,你要是没这样大的勇力,估计你不会做出这样的判断!”他的妃子锦儿说道。

    “锦儿,我一直没和李元昊交过手,一直以为他只是运气好,才能在那些不毛之地崛起,这次交手,才知道他真的了不起,只是要不是我们的女儿帮了我,我可能也没命了!”冰道说道。

    “那就对了,你就安静的以后做你的王爷吧,你要记住很多的亡国之君的教训,要好好的活下去才是!”锦儿说道。

    “好吧,我以后就闭关在家,每日读书养花行了吧!”冰道苦笑道。

    “也好啊,心情要开心!你想,你也灭了好几个国家,你还杀了人家的国王,要是人家找你报仇,你如何想!”锦儿说道。

    “现在觉得都是虚名,当初就想着征服一切,他们不投降就得消灭 他们!现在看起来,都是虚妄啊!”冰道说道。

    “是呀,既然知道是虚妄,那就安心吧!”锦儿说道。

    马车在行进,这时,馨儿在另一个车上,她看着这连绵的黄沙和前后都看不到头尾的士兵在发呆。

    昨日还是在勾善的宫里好好的当公主,享受着瓜果清泉还有自己最喜欢的让人从宋朝带回来的丝绸衣服和书籍。

    可是此刻,那些生活都远去了,只有不知道的李元昊的宫中的生活。

    那里会如何呢,会有啥样的遭遇在等着自己呢?

    那个李元昊的宫里,会不会也是如汉人的书里说的那些古代深宫里复杂呢?

    毕竟他是雄主啊!他的女人到底有多少呢?

    馨儿看着黄沙,看着前面远远的李元昊的马车,在那里发起呆来。

    传言中李元昊总是不苟言笑,他喜欢打仗,喜欢研究各种的兵法,兵器,也会语言文字,他居然还统一了西夏的文字。

    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威武,自己能够有这样的男人,这一生也算是值得了!

    只是那个宫里会有啥样的事情在等着自己呢!

    车马在走,士兵在走,此刻是西夏国力最强大时候,一切如一个传说。

    李元昊抱紧了怀里的紫儿,迷糊的睡着了。

    可是这个时候,剑御玫却惊醒了!

    他是被池衡的叫声惊醒的!

    “池大哥,你叫啥呢!”剑御玫说道。

    “你,你刚才怀里抱着的姑娘呢!”池衡说道。

    “我,我怀里的姑娘?”剑御玫还没反应过来,。

    “是啊,你刚才怀里不是抱着一个姑娘吗?”池衡说道。

    那个姑娘,剑御玫想起了刚才抱着那个姑娘的感觉。

    “是呀,不过那是在西夏 ,好多年了呢,有近一千年了吧!”剑御玫说道。

    他还以为池衡是在说他的梦境里的东西。

    “不是宋朝的事,也不是西夏的事,就是刚才,这个汨罗江边的事,我看到刚才有个古装的姑娘在你的怀里!”池衡说道。

    “啊,不会吧!”剑御玫想起刚才的事,可是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自己是有抱着一个姑娘的感觉,可是那是在梦境里抱着那个紫儿,在那个沙漠的马车上。

    “会,就会,我刚才一过来,就看到那个姑娘在你的怀里,她的衣服我没见过,是一个少数民族的衣服吧!我一过来点燃了火折子,就看到她了,她也很吃惊的回头看着我,然后就她就消失了!”池衡说道。

    “大哥,你保证没看花眼?”剑御玫说道。

    “绝对没有,你大哥我眼睛一直很好,神智也很清醒,这点上你用怀疑,如果是丹云碧的话可能还要验证下,可是我从不开玩笑的!”池衡说道。

    “啊!”剑御玫惊叹一声。

    如果真的是有人来过,那一定是紫儿吧,剑御玫想起那个梦里的姑娘,记得自己还叫了她紫儿。

    当时好像还听到了她的回答,那个声音很低,可是是如此的温柔可爱。

    难道那会自己是在梦里叫怀里的姑娘?是那个来到此刻汨罗江边的那个姑娘在回答?

    自己一直以为是千年前的那个大车里的姑娘在回答呢!

    剑御玫一下子懵在了当地!

    “紫儿,紫儿!”剑御玫在那里念到。

    这时剑御玫看到自己的胸前,有一个香囊,他拿起了这个香囊,上面依然有余香!

    剑御玫一惊!

    因为他清楚的看到上面的绣花,就是梦境里那个大墓里的墓壁上那些图案!

    剑御玫拿着那个香囊,居然有些发抖!

    他想起了那个古墓!

    难道紫儿就一直在那个古墓里的吗?

    这时,大家都醒来了。

    “师弟,出啥事了!”林丽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