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6 啥叫难科

    东南西北中的五位小大哥一见展绅皓都走了,尼玛!自己还在这里干啥?赶紧的走吧!不过,展绅皓这家伙还真的不是东西,刚一开始便把几个人都介绍了一遍。生怕牛二找不到他们报复!尼玛的!回去以后怕是待得不能安心了!

    五伙人呼啦一下子都跑了,就连倒在地上的兄弟们都不要了!刚才还拥挤着的街道一下子的散开,众多躲在暗处的看客们也都相续的离去。

    “他叫牛二!是你什么人?”忽然的陈浩走过来对潘文洁问道。

    “谢谢你出手相救!我叫潘文洁,那个牛二是我的保镖!请问您怎么称呼,改日我要登门致谢!”潘文洁急忙的对面前的这位中年男人说道。

    “致谢就不用了!我还有事先走了!以后要是有机缘我们还会见面的!”陈浩说完转身头也没回的走了。

    “牛二!你没事吧!?”叶小倩一见人都走了,一下子跑过去拉住了牛二的胳膊问道。

    “嘿嘿!没、没事!”牛二咬着牙挤出来一丝笑,勉强的说道。

    潘文洁不禁一皱眉,现在他们可都是青春萌动的年纪,可不能让女儿对牛二因为感激而转变成喜欢。于是急忙的上前说道:“牛二!快上车吧!我们赶紧离开!不要等警察来了就麻烦了!”

    回来的路上,牛二斜靠在车座位上。精神一放松,这浑身上下就没有不疼的地方,浑身上下火辣的感觉,甚至都不敢动一下,没动一下似乎都有钢针在扎自己一般。轿车每一颠簸,牛二便感到一阵刺痛,痛得他紧要呀强忍着不出声。

    “牛二!忍一下啊!我们很快就到家了!”潘文洁看到了牛二龇牙咧嘴的样子,知道牛二一定在强忍着,所以急忙的放慢了车速,说道。

    终于到家了,潘文洁停下车便急忙的下了车,过去给牛二打开了车门。把牛二扶了出来。这个时候后面的金锁和银锁、叶小倩也都赶了上来,几个人把牛二扶到了楼上。

    “牛二!把衣服脱下来,我帮你擦点药水吧!”潘文洁找出来医药箱,拿出来药水和纱布。

    金锁急忙的过去帮着牛二将白衬衣脱了下来。

    “哇!”旁边的几个人都惊呆了,只见牛二的后背上和胳膊上横七竖八的数道紫红色的血痕,交错在牛二的身上。触目惊心啊!这牛二还真的是一副筋骨皮,竟然那么多的淤血,也没和能流出来半点。不过这个样子更***疼啊!碰一下都受不了!

    “啊!”叶小倩吓得急忙的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了。

    “牛二哥!你真的是个爷们,我们心服,口服,佩服!以后我们兄弟打死了都跟着你,绝无二话!”金锁有些动了真情了,真挚的说道 。

    “你妹的!你给铜锁和铁锁打电话叫他们也都过来!尼玛的!展绅皓和那什么东南西北中的,我一个也不放过!挨个的找他们算账,我平了他们!”牛二痛的忍不住骂道。

    “你们出去吧!到楼下休息!我给牛二上药!”潘文洁说完吧金锁也银锁还有叶小倩都推了出去!关好了房门,回过身来拿起药水:“牛二你忍着点啊,会有些痛!”

    “嗯!”牛二咬牙趴在了床上。

    “啊!……呃……!”牛二咬着牙不让自己大声的喊出来,结果这动静就有些让人遐想连篇了。

    “牛二!把裤子褪下来吧!你的腿上一定也有不少伤!”潘文洁轻轻地给牛二解开了裤带。在她的眼里,牛二比她女儿还小,就是个孩子一般。

    “尼玛的!展绅皓!我一定要让你也尝尝被揍的滋味!卧、槽、你、妹、子、的!”牛二痛的忍不住骂了起来,并没有心情在意潘文洁帮他脱掉了裤子。

    可是潘文洁却是脸红了,牛二内裤里面的那个大包,咳咳!这可不像是个孩子!内裤都有些装不下了。

    “牛二!你翻个身还是趴着吧!我帮你擦擦后面的伤!”潘文洁本来想让牛二翻个身,自己也就看不到那个东东了。

    我靠!牛二这一翻身可不要紧,内裤里面的东东咕噜一下子出来了半截。潘文洁顿时红了一张脸,虽然是已经离婚的人了,但是这也挺尴尬的,多亏这牛二痛的啥都顾不上了,跟们就没注意到这些。

    擦完了药,潘文洁直起腰:“牛二,你现在这躺一会,我去给你弄点喝的!”潘文洁转身出去了。到了卫生间洗了洗手上的药水味道,然后拿了水果去厨房打果汁了。

    牛二在床上趴了一会,感觉着身上还真的不呢么痛了,一翻身坐了起来。猛然的发现自己的那条废物宝贝竟然自己出来了。

    “靠!你溜达出来干啥?都已经是废物了,我现在又没时间去给你看病!还是回去老实的待着吧!”

    “??”潘文洁走到了门口忽然的听到了牛二的自言自语,不觉得一愣。牛二说啥呢?看病?对了,他总说自己有病,又不说到底是啥病,难道是……是刚才不小心滑出的那个东西?

    “砰砰!敲了两下门,潘文洁推门进来。

    “牛二!渴了吧!喝杯果汁吧!”

    牛二慌忙的拽了旁边的裤子盖在了身上,伸手接过来果汁喝了一大口。

    ”潘总!你……你给我拿瓶白酒吧!我喝了酒浑身就不会痛了!”牛二对潘文洁说道。

    “行!”

    不一会!潘文洁取来了一瓶茅台酒,还有一些零食。找了报纸铺在了床上,让牛二坐在床上喝酒。自己在旁边陪着。

    “牛二!你说你有病,是啥病啊?要不我们明天再去看看吧!”潘文洁没好意思直接问牛二是不是那个东西不好使了。

    “嘿嘿!没、没啥!明天我自己去医院就行了!”牛二含糊的遮遮掩掩的说道。

    “牛二!你说说是啥病,我现在就给我认识的大夫打电话,问问她哪里治这个病治得最好,明天我们就去哪个医院!你别不好意思说,我问你是不是男科病啊?”潘文洁一点一点的试探的问道。

    “难科??啥叫难科啊?难科是啥病啊?”牛二咔吧着眼睛问道,自己在镇上的卫生院好像没听说过这个词,只有内科和外科,儿科,妇科,没有难科!也许是镇里的大夫技术不过关,简单的还可以,难的救治不了了吧!

    “嘿嘿!傻小子!男科就是……咳咳!你就实话实说吧,是不是你的那个东西有毛病?”潘文洁有些没办法解释了,干脆指着牛二的裤裆问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