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二十九章 狂性大发

    青风在杀人不成反被抓了个正着的情况下,恼羞成怒,再加上梅降雪清楚表明了立场,说自己和他不可能,更使得他将满腔怨恨都迁怒于林焰的身上。

    所以,他趁着三人情绪都不稳定的微妙情况下,发动了对林焰的再次袭杀。

    他顾不上梅降雪会如何瞧自己,只一心一意要将林焰毁于自己的掌下。

    而且,他也有这个自信,因为他自认为把握的时机很恰当,加之实力上与林焰差距并非太大,林焰肯定会被他打一个猝不及防。

    可如果青风能够知道自己的父亲,青绝,是死在何人之手,只怕就不会如此鲁莽的自信了。

    因为青绝,正是死在林焰的手上!

    连堂堂御空境九重天巅峰期、即将迈入长生境的绝顶高手,都能被林焰杀死,更何况是青风?

    当然,说阴死,比说杀死来得更为恰当。

    可这也足够说明林焰在阴人方面,一样有自己的特色和特长。

    只是寻常时候他不会这么做罢了。

    但他有这样的本事在,懂得如何玩弄阴险的招数来铲除对他不利的人,自然也懂得揣摩敌人的心理。

    事实上,自从梅降雪现身、叫住青风之后,林焰就偷偷留了一个心眼。

    以前,林焰认为青风很骄傲,骄傲到不屑于对自己采用偷袭等手段,例如在青武山松柏林,青风就曾明着拦住自己,扬言要砍断自己两条腿,并没有阴着玩什么把戏。

    可那时候,是青风认为自己不够档次,所以才会看低自己。

    但随着自己在全城比试上将青风打败,特别是今天白天施展御空境的实力轻松击败青风,青风肯定就改变了心思,已经存心想用偷袭的手段来对付自己了。

    所以,有了防备之后,青风的那套把戏落在他的眼中,根本什么都不是。

    灵巧闪过青风攻来的一掌,林焰顺势一招扫堂腿,横扫了过去。

    青风侧身躲过,而这时,梅降雪已经站在了两人的中间。

    林焰只好停止了攻击。

    而青风的脸色阴晴不定,双手紧紧握成拳头,眼睛中的怨毒之色凶狠、毒辣。

    青风没有想到自己以为是杀手锏的一招,居然没奏效,内心非常不甘。

    “青风师兄,你怎么可以这样?”

    梅降雪实在愤怒于青风所做的,明明是青风趁着夜色要来袭杀林焰,被识破后,非但没有不好意思,反而还在先前疯狂地叫嚣了一通,末了,还要骤下杀手,欲将林焰杀死,这样的行为,让她觉得青风这一次做得实在太过了。

    可青风听后,脸部肌肉紧绷着,紧紧咬着牙齿,胸膛起伏的程度越来越剧烈,显然是某种情绪在酝酿,在升级,即将爆发。

    放在以前,尤其是在青武门的时候,面对绛雪师妹的任何责备,青风都会坦然接受,因为他有种小小的受虐倾向,认为在自己喜爱的人面前,谈不上丢不丢脸。

    可现在,梅降雪的责备之语却让他更加恼羞成怒,之前的怨恨、不甘,像潮水一般涌了出来。

    青风一瞪梅降雪,大手一挥,蛮横而凶狠地叫道:“你给我住嘴!”

    不但梅降雪,连林焰都愣住了。

    林焰虽然鄙视青风,但至少认为青风对梅降雪的一颗心是真的,可眼下呢,青风自己遭遇了不快,却将不爽的怨气撒到了梅降雪的身上!

    而梅降雪更是想不到青风会这样和自己说话,当场愣住,无法理解青风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这本应该是梅降雪正常的反应,毕竟,在梅降雪的心中,虽然不将青风当做心上人,但绝对也算是好朋友,面对熟悉的青风发生了这么大的反差,她一时接受不了、没有醒过神来,最正常不过。

    可青风早已经被无尽的嫉妒、怨恨和不甘充斥了头脑,看到梅降雪无言以对的表情,更激起了他的狂躁。

    “好一个无辜的眼神,好一个义正词严的追问!”

    “我不需要你来教训我!”

    “我也轮不到你来教训!”

    “以前我处处讨好你,事事想着你,可结果换来了什么?换来的却是你的背叛!是你的冷漠!”

    “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什么时候感念过我的好?你没有这样,今天,你反而联合着一个外人,来对我大加指责!”

    “师妹,你凭的是什么?”

    青风像疯了一般,在声嘶怒吼,在疯狂叫嚣,情绪激动,语气狂暴。

    与其说他迁怒梅降雪,还不如说是因为梅降雪的拒绝,让他彻底走入了疯狂之中。

    说完这一大通疯狂的话后,青风整个人忽然安静下来,接着面容又舒展开,笑着,轻声说道:“绛雪师妹,我知道你爱着我,是吗?”

    大概一个还没彻底绝望的人,总还是会心存这样的幻想,此时的青风,看上去很可恨,但也很可怜。

    林焰叹气一声,对梅降雪轻声说道:“绛雪姑娘,你让他走吧,我不会杀他。”

    林焰觉得没有必要再杀死青风了,这样一个可恨的人,本身的可怜就足够让他活着也会承受折磨,比死好不到哪儿去。

    既然这样,杀与不杀,其实没有多大区别。

    梅降雪点点头,随即向青风说道:“青风师兄,我们明天就离开这,回青武门去。”

    青风形如恶魔般的疯狂表现,让梅降雪有些害怕,害怕曾经的师兄会真的因此而疯癫下去,所以,她说话的语气也就放缓下来。

    本来,此事到此为止也未尝不可,青风和梅降雪离开雪幻高原,对谁都好。

    可青风此刻,依旧充斥着无尽的怨恨和嫉妒,仿佛一个即将陷入黑暗之中的狂热信徒,拼命想抓住最后的一点光亮。

    这点光亮,就是他的希望,希望梅降雪是真的爱他。

    所以,对于梅降雪以及林焰的话,他充耳不闻,他还沉浸在那丝希望或者说奢望中,不肯就此绝望。

    “绛雪师妹,回答我,你还是爱着我的,对吗?”

    面对这样的问话,平常时候的梅降雪早就怒了,但这一次,她没有动怒,眼睛中可怜的眼神一闪而过,最终还是狠心,直接说道:“青风师兄,在我心中,你一直是我的师兄,我待你如兄长一样敬重,其他的,你就不要再说了,我们走吧。”

    “不,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青风拼命摇头,伸出手朝梅降雪靠近,“师妹,我是如此爱你,你难道就不知道吗?”

    此刻,青风距离梅降雪不过五米的距离。

    梅降雪没有闪避,只是想在今晚将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于是郑重说道:“师兄,你到底要我还说几遍?我不喜欢你。”

    “不,不是这样的,”青风固执地摇头,伸出手,“师妹,来,跟我走。”

    “师兄,麻烦你不要再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好吗?我和你,永远都不可能!”

    青风伸出的手僵直在空中,脚步也停住了,他喃喃自语着:“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

    可蓦地,青风就面色大变,整个面容瞬间就扭曲起来:“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师妹,你是我的,谁都不能将你从我身边抢走,谁都不能!”

    快如闪电般,青风突然一探右手,身体急速向前,一把扣住了梅降雪的皓腕!

    “师兄,你干什么!”梅降雪急促叫道。

    青风依旧在说着:“你是我的,你是我的!”,并且反手一带,右手手臂箍住了梅降雪的喉咙,贴着梅降雪的耳畔说道,“师妹,你不要这么伤害我,为了你,我愿意付出一切,这还不够么?师妹,跟我走,回到青武门,我们再让天玄师叔祖主持一次婚礼,嫁给我,好吗?”

    此刻的青风,心中其实也明白梅降雪根本就不喜欢自己,但他不甘心,绝望的心反而迸发出了最后的疯狂,就像一个落水即将溺死的人,在临死前拼着命也想抓住一点什么,于是,他抓住了梅降雪。

    梅降雪被青风的手臂箍得难受,忍不住咳嗽起来,艰难说道:“师兄,放开我!”

    “不,你是我的,你是我的!”青风狂性大发,疯狂大叫着,死死箍着梅降雪的颈脖,不肯有一丝一毫的放松。

    林焰原本以为自己答应梅降雪,说放过青风之后,今晚的事情就应该结束了才是,可他还是低估了青风的嫉妒之心会发展出来的疯癫程度,等到想要救援时,梅降雪已经被青风牢牢箍紧了。

    “青风,你疯了吗?对你的师妹,你居然这么做!”

    林焰怒声质问着。

    “关你什么事,你给老子走开!”青风恶狠狠一瞪林焰,大叫道:“少来质问我,你没这资格!”

    林焰正想大骂回去,但转念一想,明白此刻的青风丧失了理智,变得疯狂不已,如果自己再去怒骂青风,肯定会激怒对方,弄不好,以青风今晚表现出来的疯狂,说不定梅降雪真的会有危险。

    所以,林焰忍气没有大骂出口,但却在寻找合适的出手机会,救下梅降雪。

    而这边,梅降雪再次说道:“师兄,放开我!”

    可青风还是死死箍着,不肯放手,双眼中的疯狂之色,就像一头发了疯的野兽眼睛中射出来的一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