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零九章 海家人出现

    见到让自己无比讨厌的两个“狗贼”死了,仇小曼展颜一笑,脸上酒窝可爱地浮现出来,笑道:“呵呵,这两个该死的家伙总算完蛋了。”

    林焰拿着战剑忙于挖坑,不忘回头说道:“怎么?就不准备感谢感谢我?要没我,你只怕早就被那啥那啥的了。”

    “停!”

    一听这话,仇小曼的小脸上腮帮子立即鼓鼓的,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没好气地说道:“即使没有你,本姑娘也照样能稳赢那两个臭流氓,有你只是更快而已,不过呢,还是得谢谢你。”

    “看来我仗义出手救你,总算还是得到了一丝回报。”林焰明白以仇小曼眼高于顶的骄傲和老爱和自己抬杠的性格,能够从她嘴中听到谢谢二字,已实属不易了。

    说话时,林焰已经挖好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直接将地上残肢扔了进去,覆上雪,将地表的鲜血等痕迹又清除了一番,然后认真说道:“快点离开这里,我怕海家的人会赶过来。”

    仇小曼虽然刁蛮任性,但刚才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让她不敢再和林焰胡闹下去,于是乖乖地跟在了林焰的身旁。

    只是,毕竟之前消耗的体力十分巨大,加之打斗中又受了一些伤,仇小曼行走明显缓慢,与以前走路一阵风仿佛一团火焰在燃烧的活泼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你的两个师弟呢?”林焰问道,他记得进入雪幻高原时,天煞门总共派出了三人,另外两人实力也都在蜕凡境七重天,来这儿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舍身保护仇小曼,可刚才,他并没有发现这两人。

    本就行走有些困难的仇小曼听到这个问题后,似乎是被伤心事深深影响了,身形禁不住一颤,充满哀伤地说道:“明谷师弟在进入这里的第一天就被凶兽咬死了,而明泰师弟,昨天为了将我从裂开的沟壑中救出,甘愿牺牲了自己,而我,也在昨天的异变中和其他人失散了。”

    林焰这才明白仇小曼的苦境,想必堂堂的仇大小姐孤身一人奋战于茫茫雪幻高原,心中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走得动么?”林焰随即问道,“我们要快些离开这儿,我之前发现了一个石洞,那儿可以暂时安身。”

    林焰的确担心在附近活动的海家人会循着蛛丝马迹找到这儿,如果是海家的同辈人,他倒也不怕,但关键的是,海家有长辈在雪幻高原中,万一碰上了,别说自己能否逃命,行动不便的仇小曼首先就会遭难。

    可仇小曼却误认为林焰是在嫌弃自己成了累赘,于是气嘟嘟嚷道:“本小姐走不动了,你走得动,还是快点去那石洞中躲好的好,我就不必了,免得连累你枉送了性命。”

    “怎么,师弟死了,心情不好?”林焰看出了仇小曼出现这种情绪的真实原因。

    “要你管啊?”仇小曼有些艰难却十分倔强地往前走着,装作被飞雪蒙了眼睛的样子,用衣袖擦了擦。

    可下一刻,仇小曼却急了,大叫道:“喂,你要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原来,林焰见追兵随时会来,于是干脆直接将仇小曼抱了起来,快步朝前走去。

    “臭流氓,快放我下来!”仇小曼急得粉脸通红,身体乱扭,一双粉拳在林焰后背上毫不客气地捶打着。

    林焰脚步不停,视线盯着前方在认方向,口中很自然地说道:“还在我手上乱动,你就不怕你这么窈窕有致的身材会勾起我的欲望么?”

    这当然是一句戏谑之言,虽然仇小曼娇小玲珑的身材确实很有料,他的一双手分别抱住了仇小曼的大腿和细腰,如此零距离地接触确实很香艳,但眼下危机重重,他压根就没那方面的心思。

    “哼!”仇小曼哼了一声,终于不再乱动,只是仍不服气地说道:“不让你抱,其实我一样能走得很快。”

    面对仇小曼的嘴硬,林焰无语,低头看向仇小曼,准备说“你以为我愿意抱你啊,你还这么重”的话,视线沿着斜向下的位置看去时,却恰好发现半躺在怀中的仇小曼,因为上身弯曲的关系,领口处被撑开了一丝缝隙,刚好让他一眼发现了露出的一角红色亵衣下,那一片雪白以及饱满shuangfeng挤压后形成的一道深沟。

    林焰慌忙将视线收回,暗道我绝不是故意的。

    见林焰匆匆看了自己一眼,随即又不说话,仇小曼还不知道自己的一点春光已经被某人看到了,但总觉得有些儿不对劲,马上正色道:“自大的家伙,你可不许对我动什么歪主意,要不然,我杀了你!”

    林焰仍被之前香艳的一幕弄得有些尴尬,正好借此机会下台,于是笑道:“真要拿你怎样,你也打不过我。”

    见林焰恢复了和自己抬杠的原样,仇小曼这才放心下来,将话题落到了正题上;“对方这么快就能赶过来?”

    林焰轻嗯一声,视线一直在远处搜索,确保自己行走在通往石洞的正确路线上。

    “你为什么会住在石洞中?这几天发生了什么?怎么没看到你?”仇小曼又连珠似的问出了一大串为什么。

    其实林焰也有事情想询问仇小曼,例如青风在哪儿、绛雪姑娘是不是身边有人陪着等,但这个时候,他不得不将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认路以及关注后方的动静上,无暇他顾。

    所以林焰回应道:“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再回答你的这些问题吧。”

    林焰踩着松软的雪地,匆匆朝前疾行。

    可正在这时,他一直关注背后的神识突然警觉起来,毫无征兆地,他抱着仇小曼往左侧猛冲了几步,飞快将仇小曼放下,然后迅速转身,抽出了战剑。

    这时候,仇小曼也反应过来了,扭头一看,发现林焰已经和一个约莫三十五六岁的男人战到了一块。

    “居然敢在这儿杀我们海家的人,小子,你来自哪儿,快些说出来,说不定我一高兴,还能给你一个痛快的!”

    这名男子中短身材,很肥硕,但满脸横肉,两眼凶光,手持一把碧玉戒尺,戒尺上正发出层层绿色光芒,几乎要将林焰整个人笼罩进去了。

    “御空境?”

    先是发觉自己根本看不出此人的实力,然后又见此人轻松横着飞移了数米,分明是获得了御空飞行的能力,仇小曼心中一惊,明白自己和林焰遇到了极大的危险,但随即却贝齿紧咬,一言不发地站起身,皮鞭呼啸着朝这男子卷去。

    “杀了你们海家的人又怎样?”面对这肥硕男子的质问,林焰轻松应对,“我不但杀了那两个败类,今天连你也要一块杀!”

    三十多岁的肥硕男子先轻而易举地避过了仇小曼的皮鞭,接着戒尺朝林焰的脑袋狠狠拍下,恶狠狠骂道:“小子,你好大的口气,不过一个蜕凡境的武者而已,在我海大柱面前,什么都不是!我一定要将你生擒,再慢慢折磨死你!”

    说罢,这人不忘看了一眼仇小曼,yin-笑道:“至于这如花似玉的小娘们,则当老子的玩物算了!”

    “混蛋!”仇小曼气得胸脯剧烈起伏,破口大骂,卯足了劲、抡直了皮鞭,迫切想将海大柱抽成两截才好。

    只是,一则因为她有伤在身,体力虚弱,二则海大柱拥有御空境的实力,仇小曼的攻击,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

    不过,肥硕的海大柱也并非稳操胜券,只见林焰将朝自己脑袋上重重砸下的戒尺用战剑横挡了出去,然后施展简化后的“灭世五步”第一步,利用灵巧身法拉开了距离,暂时避开了对方暴风骤雨般的密集攻击。

    “咦?”海大柱疑惑了一声,“实力还不错嘛。”

    海大柱原本以为自己御空境一重天的实力,可以无视所有蜕凡境的武者,但一上来,无论是偷袭还是猛攻,虽逼迫对方连连后退,但却连对方的一片衣裳都没沾到。

    海大柱阴阴一笑,贪婪地看了看林焰手上的战剑,更加坚定了杀人夺宝的想法。

    碧玉戒尺愈发迅猛起来,能量排山倒海般朝林焰卷去。

    海大柱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用磅礴的能量攻击,来限制对方的灵活身形,迫使对方不得不与自己硬抗。

    林焰瞧出了海大柱的用心,冷哼一声,骤然变招,战剑插入了灰蒙阵图中,一瞬间,随着星光熠熠的闪现,星芒阵图赫然成形!

    海大柱情不自禁地咽下了一口口水,看林焰就像看一座宝山一样,心道:“难怪对方能够躲过我的攻击,原来除了武器宝贵之外,所修炼的元气心法也是一绝,嗯,待我制伏了他,一定要将他身上所有的秘密都挖出来!”

    想到这儿,海大柱肥硕的身体像老鼠一样灵活地朝前移动,碧玉戒尺突然幻化成数十把,自下到上排列,一起朝林焰的脑袋压去。

    这是海大柱引以为傲的神通“叠尺”,一旦施展后,十一道戒尺虚影会将能量快速依次叠加到戒尺本体上,使得戒尺本身的能量能聚集到一个非常恐怖的地步,莫说蜕凡境就是御空境三重天以下的武者,都不敢硬抗,而对方,由于之前就被自己压制了,面对自己的“叠尺”,无法躲避唯有硬撼,而只要硬撼,就一定会被“叠尺”所伤。

    所以,海大柱甚至都在幻想对方被狠狠砸到雪地上、倒地不起的那一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