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零五章 暴起反击

    心思飞快运转,蓦地,林焰心念一动,马上放弃了挣扎,同时刻意加重了呼吸,假装即将昏厥。

    白色巨蟒对林焰表现出来的呼吸急促、眼眶外鼓、面红耳赤等现象并没有怀疑,看起来,它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人类被自己缠绕后在濒死时发生的这一系列反应了。

    不过,白色巨蟒并没有因此而放松束缚。

    非但没有,反而继续加大力度,想让林焰窒息而死。

    这个力度的拿捏,白色巨蟒自认为自己熟悉得很,可以依据猎物的实力等级而控制,如果力度太小,猎物不会死亡,反而会给自己带来危险,而如果力度太大,又会将猎物的骨骼都压碎,血肉也会因此受到影响,美味程度会大打折扣,只有力度适中,才最合适。

    所以,当将这个合适的力度使出来,发现猎物已经晕厥而且再没有了呼吸后,白色巨蟒便保持着这个力度不再增加,带着“已死的猎物”,开始往巢穴爬。

    “沙沙,沙沙。”

    巨大的蛇躯爬过松软的雪地,一路发出。

    蛇躯的后半部分高高隆起,形成了好几道圈,圈的中心,正是已经不省人事的林焰。

    不过,林焰并没有如白色巨蟒估计的那样,因窒息而死掉。

    虽然白色巨蟒估算的力度没有半点错误,在这样的力度挤压和束缚下,蜕凡境九重天的武者确实会死掉,但白色巨蟒错漏了一样东西。

    幽冥软甲。

    是的,缠绕在林焰上身的几圈蛇躯,与林焰的身体之间,还隔着幽冥软甲。

    幽冥软甲的硬度,莫说这个力度下会毫发未损,就是白色巨蟒使出全部力量,也不一定能够让其变形,所以事实上林焰没有窒息,只是假装死亡,关闭了呼吸改用内胎呼吸而已。

    偏偏白色巨蟒误将幽冥软甲当做了林焰的骨骼,本来又没有弄断骨骼的打算,只想着让猎物窒息而死,才让林焰在万分危急的关头想出了这个办法。

    此刻,被白色巨蟒缠绕着带往老巢,林焰不敢做出任何动作,以免打草惊蛇,他任凭白色巨蟒拖着自己走,只是心中暗道一声侥幸,心想若不是穿着幽冥软甲,又利用假死的假象瞒过了白色巨蟒的话,只怕自己真的是才走出了地下的困境,马上又会沦为巨蟒的口中之物。

    “沙沙”的声音持续不断地响起,不知道白色巨蟒走过了多少路,绕过了多少道弯,声音最后总算是停了下来。

    林焰感觉周围的寒风一下消失了,周围要暖和了许多,料想自己是被带进了白色巨蟒的洞穴中,随即,林焰感觉让自己上身都在骨痛仿佛骨头会四分五裂的挤压感终于消失了。

    他被白色巨蟒放到了地上面。

    林焰依旧不敢动,连眼睛都还是紧紧闭合的,哪怕细看之下,也非常像一具僵硬的尸体。

    林焰心中清楚,眼下还不是自己暴起发难的时候,面对这只实力可能还在自己之上的凶兽,必须找到一击必杀的机会,才能行动。

    紧接着,林焰又听到了“哐当”一声脆响,应该是战剑被白色巨蟒丢到了地上。

    林焰松了口气。

    毕竟,如果战剑被白色巨蟒丢在了路上,自己即便杀死了白色巨蟒,想要找到战剑也将会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因为白色巨蟒这一路走来,分明是绕过了很多道弯,行进轨迹复杂得很。

    正当林焰这样想的时候,一阵恶臭味传来。

    “肯定是白色巨蟒准备吞下我了。”

    闻到这股腥臭味,林焰就知道是白色巨蟒调转了身体,估计此刻正张开着血盆大口呢。

    “嘶嘶。”

    吐信子的声音接着又响起了。

    林焰闻到的腥臭味愈发重了。

    林焰心中不禁一凛,暗道:“该不会白色巨蟒准备先从自己的头部下手吧?”

    虽然也知道巨蟒会将猎物整个吞下然后再利用胃液等东西来消化,但想到自己的脑袋要被送进一张流着涎水、发出恶臭的大嘴中,林焰还是觉得止不住的作呕。

    可是,在白色巨蟒还没进行到这一步之前,自己哪怕在恶心,也只能够选择隐忍,静待时机。

    “嘶嘶”的声音变得更清晰可闻,林焰猛然觉得自己的脸被一个湿漉漉、冰冰凉的像舌头一样的东西来回tian了几下!

    脸部立即沾上了一些冰凉的液体,上面的毛孔痒酥酥的。

    但仅有这些还算好的。

    一想到这是巨蟒占有涎水的信子在tian自己的脸,林焰就觉得无比的恶心和胆寒,迫切想要躲避,但这种本能还是被强大的毅力压下了,林焰硬是没有半分动作,内胎呼吸的节奏都没有紊乱半点。

    “这该死的巨蟒,难不成进食之前还要先试试味不成?”

    但心中,林焰已经将白色巨蟒骂得体无完肤了。

    好在这种零距离的人-兽接触很快消失了。

    “嗒嗒,嗒嗒。”

    蛇头离林焰更近了,涎水滴落到地上的声音很清晰。

    林焰觉得自己的头发被吹起来了,正是巨蟒呼吸引起的,毫无疑问,巨蟒就快拿自己的脑袋下口了!

    一股毛骨悚然、头皮发麻的感觉油然而生。

    当头发终于被涎水沾湿了,林焰才确认自己暴起反击的时刻终于到了。

    就见原本直挺挺躺着的身体,突然朝前面移动了半米,几乎同时,林焰双手按在地上,一下蹿了起来,身体调转过来直面巨蟒,双膝跪在地上,眼睛看准了白色巨蟒张开的大嘴,挟带着恐怖元气的一双拳头一左一右,狠狠砸了出去!

    同时,洞穴中突然响起了两道急促的短音:“哩”、“哆”!

    正是“牛魔四音”的前两音!

    白色巨蟒先是发觉巨嘴中被灌进了一股劲风,舌头一瞬间就被轰成了齑粉,而大嘴内原本就脆嫩的肉,也飞快成了肉渣,钻心的剧痛瞬间让它负痛大叫,脑袋左右使劲摇晃,想要扫开偷袭者,但紧接着,它又发觉似乎有无数把细小而锋利的尖刀插入了脑海中,将自己的意识割裂、绞碎成了粉末,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眼见白色巨蟒的灵魂遭到了重创,第一时间根本无法指挥身体做出有力的反击,林焰岂会不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双拳再次出击,又一次狠狠击在了白色巨蟒的大嘴上,直接将半间房那么大的脑袋打趴在地上。

    然后,林焰眼睛一瞅,飞快从旁边拿回了战剑,对准白色巨蟒的七寸位置后,林焰毫不犹豫地将手上战剑刺下!

    “噗嗤!”

    一股血水飙了出来。

    白色巨蟒尽管意识混乱,但身体的本能还在,最脆弱的地方遭受最致命的攻击,长达五十米的身体于是疯狂地晃动、抽打起来,将洞穴砸得“砰砰”响,洞穴晃个不停,像是遭遇了地震。

    “还横!”

    林焰低低骂了一句,抽出战剑,再次往七寸位置上补了一剑。

    白色巨蟒终于油尽灯枯,抽打洞穴的身体渐渐软了下来,最后只能够在地面上抽搐了几下,然后就一动不动了。

    “呼。”

    林焰长吁了一口气,总算是利用最佳的反击时机,将可恶而强大的白色巨蟒杀死了。

    可紧接着,像是猛然想到了什么,林焰立即上蹿下跳起来,急急忙忙用衣袖连擦了好几遍脸部,又从空间储物容器中取出一块毛巾,将头发使劲揉搓了好几下,最后,干脆动用了元气清理了一遍身体后,才算停下来。

    这神经质一般的动作,主要就是因为白色巨蟒带给林焰的心理阴影太重了,即便是现在,他仍觉得恶心反胃不已,明明呼吸的是正常的空气,也总觉得这股空气中带着腥臭味。

    但甭管怎样,白色巨蟒终究是死翘翘了。

    战剑在白色巨蟒的腹部捣鼓了一阵,林焰顺利挖出了一颗拳头大、隐隐有白色光华在上面流转的圆珠。

    白色巨蟒的实力至少达到了蜕凡境九重天,很有可能还处在御空境,这种凶兽的内丹,可比在龙岛上猎杀的那些鳄龙、双头狮龙、青风狼等,强太多了,林焰自然不会错过。

    只等有了时间,林焰就准备施展“吞噬精气”之法,将这颗内丹中蕴含的庞大生命精气给吸收掉。

    将内丹小心收进了鼻烟壶中,林焰又在周围走动起来,这儿是白色巨蟒的老巢,指不定还能够找到一些宝物。

    但瞄了一圈,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这处面积有两千平方米的宽敞洞穴,除了一些御寒的干草之外,就只剩下几张蛇蜕了。

    蛇蜕,是巨蟒每一次成长之后脱落下来的一层旧皮,很薄,像是风干了一样,听说能够入药,治疗痛风啊头痛什么的疾病。

    但对于几乎不会生病的武者而言,即便是白色巨蟒的蛇蜕也没有什么用处。

    看着不下十张的巨大蛇蜕,林焰摇摇头,这玩意,虽然长度和面积都远超一般的蛇蜕,但对自己真的没什么用。

    林焰于是望了一下洞外,准备离开,但却发现原来自从掉入雪坑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后,现在天渐渐黑了!

    再外出行动显然不便,虽然这儿有一只死掉了的恶心巨蟒,但洞穴好歹能够遮风挡雪,总要胜过在外面搭帐篷过夜,林焰于是决定在这住一晚。

    将帐篷在洞穴内搭好,林焰钻了进去,饱餐一顿后便开始睡觉。

    白天经历了一连串的事故,身心俱疲,是时候睡一个好觉了。

    林焰很快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帐篷外面,那些集中的蛇蜕被侵入洞内的风一吹,好像活了一般,扭动着,似乎是巨蟒在爬行,又像是一条条的绳索在迎风摆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