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九十五章 背后叫名

    心中如此想着,林焰将自己丢进二十人的队伍中,朝前行走时,丝毫不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

    “林焰!”

    一道狮子吼般的女性声音骤然响起,能量惊人:“你给老娘老实点,眼睛往哪儿瞅呢!来天帝城见到了年轻貌美的女子,色心也敢蠢蠢欲动了是吧?”

    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响亮而清晰地叫了出来,而且是在天帝城的地盘、当着林显平和林之澜的面叫出来,林焰立即对这道夹杂着浓厚地域特色的声音警觉起来,身体猛然一缩紧,身形微滞,条件反射般迅速完成了准备,进入了战斗状态。

    同时,林焰也对这道专门针对自己的该死声音恼怒不已,心想到底是哪一个仇人会刻意大声说出自己的名字,这不明摆着要让自己被林显平注意、在天帝城暴露自己的身份么?

    或许是从一听到“林焰”这两个字开始,林焰的心就紧张起来,以致于连整句话都没有听完整,而这点,林焰本人并不知情。

    相反地,和林焰在一起的其他十九人的反应,明显没有林焰这样强烈,他们只是回过头好奇地朝这道女性声音发出的位置看去,但脚步并不曾停留。

    好在林焰是夹杂在众人的中间,即便身体骤然停住,却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和怀疑。

    下一刻,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中的林焰虽然仍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也没有盲目到主动出手的地步,在原地稍稍凝滞的身形继续朝前走动,并且也扭头朝身后看去。

    这一看,林焰才看到了发出声音的是谁了。

    一个他并不认识的中年妇女,脖子几乎和腰部一样大,而腰部,则和水桶一般粗。

    总之,这是一个发福了的中年妇女。

    现在,这个发了福的女人正叉着腰,怒视着她旁边一个枯瘦如柴的中年汉子,颇有母老虎的威严。

    “呵呵,母老虎发威,那男的,原来是一个妻管严。”仇小曼乐呵呵说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

    林焰将视线落在了那个长得很瘦弱、体型估计只有中年妇女一半大的中年汉子身上,心想:原来这人也叫林焰!

    想通了这点,林焰暗地里长吁了口气,可气还只是吁了一半,却紧接着飞快往身前身后扫视了一下,在发现自己之前的异样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后,一颗紧张的心才终于算平静下来,呼到一半的一口气也终于能够长吁完了。

    “我们快点走,不要管其他人的闲事了,回到住处后休息要紧。”叶掌门显然没有看闹剧的心情,在队伍最前面说了一句,然后加快了步伐。

    包括林焰在内的十九人便也跟着提高了行走速度。

    自然,是没有人再回头去管中年妇女和那个妻管严的男人之间的事情了。不一会儿,二十人已经走出了一大段距离,身后的那场闹剧,他们已经既看不见也听不到了。

    反倒是仇小曼从队伍的前方跑到了中间,来到了林焰的身旁,戏谑地说道:“林焰,你说那个瘦猴一样的妻管严男人既然与你同名同姓,会不会你今后也会有和他一样的命运?呵呵,被身材那么伟岸的妻子管教得死死的,那男人的日子应该不好过,如果你以后也跟他一样,我可会在一旁看热闹,哈哈。”

    仇小曼哈哈乐着,仿佛真的看到了林焰被壮如山的女人提着耳朵拿着鸡毛掸子暴打的那一幕。

    “你就真的希望我以后的妻子也会变成那样的母老虎?”林焰表情平静,看不出其中有什么阴谋。

    仇小曼一个劲地点头,笑呵呵地说道:“当然了!哼,你这个自大的家伙,我就喜欢看到你吃瘪!”

    不是冤家不碰头,这雪幻高原的历练还没开始,仇小曼就开始和林焰卯上了,使劲对着干,并且似乎乐此不疲。

    不过这次林焰也做了一些准备,听到仇小曼的话后,便顺势接了过去,笑意吟吟而且脸皮极厚:“那我以后不娶别人了,光娶你。你如果成了我的妻子,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变成一个水桶粗、拥有伟岸身材的女人的。”

    “你……”仇小曼挥了挥小拳头,咬牙切齿地哼哼道:“脸皮厚得跟潇水城广场上的青石地板一样,本姑娘不和你这无耻之徒一般见识。”

    说罢,仇小曼气鼓鼓地一抖手上的皮鞭,头也不回地又跑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林焰自然笑得无比开心。

    没有人再注意身后正在发生的事情。

    正准备接待下一批历练者的林显平,笑意吟吟往前走出了几步,来到了中年汉子的身旁。

    “这位仁兄,敢问你叫林焰?”

    看起来,骤然听到“林焰”这两个字,林显平也被吓了一跳,尽管此刻知道这个枯瘦如柴的汉子不可能是自己要寻找的那个,但林显平还是抱着一查到底的心思,问道。

    “这个为老不尊到现在大把年纪还想老牛吃嫩草的家伙,呵呵,不叫林焰,”中年妇女抢先说话,意识到可能是自己的一口乡音让林显平听错了,她认真纠正道:“他叫凌演,凌空飞行的凌,演戏的演。”

    说道最后,中年妇女还嘀咕了一句:“这老小子还真对得起他这名字,居然一入城就背着老娘偷瞄其他花儿草儿还想着要演戏蒙骗老娘,也不想想老娘火眼金睛,怎么可能让他在老娘面前演戏?”

    中年妇女左一口老娘右一口老娘的,显然是一头母老虎死死吃住了这个叫凌演的中年汉子,不过也让林显平头痛不已。

    好不容易等到那富有地域特色的咆哮声音终于不再在自己耳边狂轰滥炸了,林显平才笑道:“哦,原来是我听错了。以前我有一个好朋友就叫林焰,曾经帮了我大忙,后来消失了,今天乍一听到这名,我还以为是他来了呢。呵呵,不好意思啊。”

    “没事,”中年妇女胖手一摆,笑道:“不过我不认识什么叫林焰的人,您一定是认错人了。”

    “是是。”林显平点头一番,便离开了这队队伍。

    “都隔了十多年了,林焰堂弟可能早死了,就算没死,以后生活中也肯定会刻意隐瞒姓名,父亲,您光想从名字上就找到林焰,肯定不可能。”林显平走回去后,一旁的林之澜悄悄说道。

    林显平点了点头,同意了自己儿子的说法。

    “对了父亲,堂弟逃出天帝城时才七岁,不可能对我们林家造成什么威胁吧,为什么您还要苦苦去追查?”林之澜不解地问道。

    林显平拿眼一瞪林之澜,没好气地沉声道:“管这么多干什么!”

    林之澜不敢再言语,脑海中却想起了七岁时的林焰的模样,心想道:我那可怜的林焰堂弟,算算,到今年也应该十八岁了吧。这个年龄的自己,已经是整个林家年轻一辈的天才武者了,就连在天帝城的同龄人当中都有着很高的知名度,而可怜的林焰堂弟哟,要么早死了,要么应该还在某一个穷地方为生计而苦苦奔波劳累吧?

    一想到这儿,林之澜的嘴角情不自禁地浮现了一抹微笑,心中继续想着:小时候堂弟拥有显赫的少爷身份,在人前处处比自己风光,可眼下呢,自己名动天帝城,出马潇水城一趟,又干净利落地杀了潇水城年轻武者的一通锐气,可以说放眼整个武界,自己都是出类拔萃之人,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到那时候,谁还会记得经常被婶婶牵着小手的堂弟?虽然那时候堂弟就聪明伶俐,可现在肯定是悲惨无比,又岂能与自己相比?

    想到这儿,林之澜的心情大好,还远远地朝潇水城那队人望了一眼,轻声说道:“一群手下败将而已,凭我御空境的实力,你们就是十二人一起上,也不是我林之澜的对手,哼。”

    可林之澜并不知道的是,潇水城第一大派青武门的最出色年轻门人并不是青风,当初他轻松击败的青风,只是青武门的二号人物,实力在青风之上的,还有一个梅降雪。

    而放眼整个潇水城,那时候排位在梅降雪上面的,还有仇小曼和独孤剑魔。

    而现在,潇水城已经宛若横空出世般出现了一个林焰,就像一颗明亮的星星,已经在潇水城闯出了极大的名声,和独孤剑魔的终极一战,听说林焰也只是以微弱的劣势落败,其真实实力堪比独孤剑魔。

    林之澜只是没遇上而已。

    当然,由于天帝城习惯以超然的存在将自己独立于武界其他城之外,加上天帝城和潇水城一个北一个南,距离隔得十分遥远,且林焰横空出世的时间只有短短不到一年,所以,在潇水城已经有了赫赫名声的林焰,在其他城,却依旧没有什么名气。

    如今来历练的十二人中,除了独孤剑魔,林焰是另外一个达到了蜕凡境九重天的人,真的对上了刚进入御空境的林之澜,虽然取胜无望,但林之澜想要轻松击败林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而林之澜甚至认为自己可以一人挑翻潇水城的十二个历练者,就更属于自大之语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