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八十八章 历练的背后

    其实在天玄说到拥有神鬼莫测之能的武界守护者死在了雪幻高原上时,林焰就已经隐隐猜到了天玄叫自己一行人来这儿的目的。

    说白了,就是天帝城三大世家要利用他们这些准备进入雪幻高原的年轻武者们,做某件不能说出口的事情。

    而这件事情,恰好天玄等人已经猜到了。

    想到这儿,林焰不动声色,只是摆出继续聆听的姿态,坐在椅子上等着天玄自己开口。

    而一些本来对历练心存激动和盼望的武者在听到天玄说的话后,却没有林焰这样的稳重,似乎忘记了之前天玄前辈不怒自威的形态,禁不住出口问道:“天玄前辈,为什么您说我们会和神秘的武界守护者扯上联系呢?”

    这次天玄没有动气,脸上却依旧有着慎重之色:“武界守护者不幸死于雪幻高原,这件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当时武界中全部的世家大概都没有想到如此强势的人物也会有陨落的时候,可武界守护者毕竟是死了,而他生前携带的武学秘籍、绝品武器以及相传拥有的一笔富可敌国的巨额财富,也随之消失在雪幻高原里面。”

    “为了得到这些东西,三大世家这些年可是没少出动人去雪幻高原查探,都想找到绝品武器尤其是武学秘籍,因为有传言称,只要得到了武界守护者的武学秘籍,通过学习和修炼,就有了达到武道最巅峰的资格!”

    天玄的一句话,让在场年轻武者本就不平静的心更加激荡起来。

    他们当中绝大部分人不愁吃不愁穿,也不缺少权势和别人的尊敬,之所以从小修炼元气,就是为了成为武者,而且是成为实力强大的武者,长生不死是他们的追求目标,而达到传说中的武道巅峰,则是他们下决心要毕生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此刻骤然听到雪幻高原内有这样的极品宝物,也就将这件事本身的凶险忘掉了,心中只想着如果有朝一日是自己得到了这些武学秘籍,岂不是从此就会不死不灭,整片天地都任由自己驰骋?

    而林焰恐怕是唯一一个心境恰好相反的人。

    他的心情很低落。

    因为十一年前,在他七岁的时候,母亲和三大世家的其他强手入了雪幻高原,在这处极其凶险的地方去探查什么东西,可到最后,一大半人死在了里面,活着回来的人却一口咬定是母亲杀死了那些人,而且事态随即恶化,包括父亲在内的几大世家的掌权人,竟然笃定母亲是凶手,并下令追杀母亲,也才有了他七岁时就被迫逃命的悲惨一幕。

    现在,通过天玄所说,他总算知道原来母亲等人去雪幻高原,应该也是为了去探查武界守护者的埋骨之处,希望找到宝物,却不料最后反被奸人算计。

    只是,他的脑海中重新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为什么包括他父亲在内的人,都会如此不遗余力地指证母亲是杀人凶手?难不成母亲在雪幻高原发现了什么,因此就导致了别人的嫉妒?

    林焰想到这儿,心中不禁打了个寒战,手不自觉地摸了摸怀中的鼻烟壶,鼻烟壶中,正装着那本只有上半部分的无名秘籍。

    无名秘籍正是母亲出事当晚交给他的。

    如果根据推测,很有可能是母亲去雪幻高原探查武界守护者埋骨之所时,幸运地发现了地点并得到了武学秘籍,但是最后被其他人发现了,所以为了从母亲手上得到极其珍贵的武学秘籍,有人因此而下令追杀母亲,连他也不肯放过。

    这样说来,似乎也能解释母亲被人追杀的部分原因,可是,这其中的漏洞又太多了。

    一来,如果母亲得到的武学秘籍,也就是现如今躺在鼻烟壶中的半部无名秘籍,真的是属于武界守护者的,那么他之前见到的那个鬼画符前辈留在战剑空间中的灵识,毫无疑问也是属于武界守护者的,因为鬼画符前辈曾经说过,战剑只有和一门高深的秘籍配合使用才能够发挥出战剑的神奇,而事实已经证明,那门高深的秘籍就是半部无名秘籍,这就等于是说鬼画符前辈与武界守护者是同一人,武学秘籍就是半部无名秘籍,绝品武器就是战剑,可是,一个致命的事实却仿佛能轻易推翻这一切假设。

    鬼画符前辈曾经亲手封印了巨龙!

    在异界强者入侵的关键时刻,鬼画符前辈如果真的是武界守护者,又怎么可能会傻到去封印巨龙,这样岂不是在削弱己方的力量、反过来帮助异界强者毁灭武界么?

    二来,为什么无名秘籍只有半部?按理来讲,既然母亲找到了武界守护者的埋骨之所,就应该找到了完整的武学秘籍才是,可交到他手上的,却只有半部。

    三来,虽然他现在对那个父亲恨之入骨,可小时候也知道,母亲和父亲的感情极深,彼此深爱着对方,倘若母亲真的找到了武界守护者留下的武学秘籍,一定会告诉父亲,而父亲应该有的第一反应就是尽一切可能将这个消息封锁起来,并在其他人诬陷母亲杀害同伴时应该极力为母亲撇清关系才是,可是,父亲不是这么做的!

    父亲不但联合其他世家的人指证母亲为杀人凶手,并以此为借口,向母亲下达了追杀令!

    难道为了武学秘籍,平时对他和母亲疼爱有加的父亲就真的六亲不认了,迫切想将他们母子俩杀死?

    这其实同样不符合常理!

    这些与常情背道而驰的事实,一时之间让思考中的林焰迷惑不已,虽然心底也在怀疑半部无名秘籍就是武界守护者留在雪幻高原上的武学秘籍,可有这些事实摆在眼前,又在时时刻刻推翻着这种事实!

    唯一的验证方法,恐怕还得找到生死未卜的母亲,才能够将所有的疑惑解开。

    想到这儿,林焰也只有暂且将这些想法放下,但在心中却不自觉地形成了一种假设:天帝城的人这次开放大门让其他城的年轻高手都进入雪幻高原,为的,恐怕就是想从中找出自己来!

    毕竟,十一年前辛管家战死之后,自己已经将辛管家的尸体埋了起来,造成了两人神秘消失的错觉,而这十一年来,天帝城的人肯定还在怀疑自己是否死了,更加怀疑武学秘籍是否在自己的身上,所以他们终于决定不惜本钱来一个大撒网,将三十岁以下的年轻武者高手都请进天帝城,为的,就是希望从中找到自己,毕竟,根据他们的估计,自己如果拥有绝世秘籍在身,无论在哪儿,实力都应该在同龄人当中很出众才是。

    心中产生了这样的假设后,林焰觉得自己如果回到天帝城,就相当于被那些人当成了猎物来猎杀,特别是自己的名字并没有变换,更容易被那些人发现,可是,他必须回到天帝城,不管这其中的危险有多大也都必须回去。

    他要将猎人与猎物的角色调转过来,反过来去猎杀那些曾经在十一年前伤害他、伤害母亲、伤害辛管家的人!

    想着这些的时候,议事大厅中的天玄也终于再次开口说话了。

    “如果得到了武界守护者的武学秘籍,就有了问鼎武道最巅峰的资格,天帝城的人谁不想得到?所以这些年以来,他们肯定费尽心机想找出来,但雪幻高原听说危机四伏,断然非实力强的人就可以顺利在那里面生存下来并找到宝物,事实上不用我说大家也应该猜到了,这么些年下来,天帝城的人也没有找到宝物的下落,因此不得不让其他城的人参与进来,想出了这么一个理由,表面上是开放雪幻高原,让全武界有潜力的年轻高手都进入其中历练,以提高实力和对战能力,但实际上,却也暗藏祸心,想借着你们之手帮助他们找到武界守护者留在雪幻高原的宝物。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即便你们当中有人找到了宝物,也别指望天帝城的人会和你分杯羹,相反,他们肯定会不顾一切地先朝你下杀手。某种意义上说,你们去天帝城的唯一意义就是历练本身,以期提升实力,而不用指望人家万年以来都找不到的宝物,会被你一个生活在外城的人幸运地找到。”

    众人都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天玄继续警醒着大家:“因此,邀请三十岁以下的年轻武者都可以去天帝城,对你们来说不见得是好事,虽然我也承认,全武界最佳的历练之地非雪幻高原莫属,能够在那儿历练之后活着出来,对于实力的提升,绝对有着你们难以想象的帮助,可一旦踏入天帝城,就相当于要被天帝城的人利用,有非常大的生命危险,所以,是去是留,我要征询一下你们的意见,这也是我今天找大家来商量的原因。不过关于这件事,你们当中不允许有任何人向外人提及,毕竟,一旦消息传开,一些想靠运气得到宝物的投机之徒只怕会兴冲冲跑去天帝城送死,这次去天帝城的人选,我只可能在你们二十三人当中挑选。”

    天玄最后的话说得很严厉,让众人都只敢将今天的消息死死闷在心中,不敢乱说出去。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