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八十一章 醉酒夜行

    没有去关注广场上正在进行的狂欢活动,林焰回到院落后便开始躺在太阳下休息。

    全城比试已经结束,他达到了他的目标,获得了进入天帝城的资格,所以,眼下实在没有心情去关注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至于什么时候去天帝城的雪幻高原历练,林焰倒不是很在乎,反正他本来就是想借这个机会返回天帝城,哪怕这次历练可能会搀和很多其他阴暗的东西,他也顾不得了。

    两天后,已经在战剑空间中相当于调养了十天的林焰,出了一趟门。

    黄昏时候,林焰在铁牛家门口看到了从码头回来的铁牛。

    是的,林焰来这儿,除了看看怀孕了的铁牛嫂,就是想和铁牛喝酒,铁牛曾经说过,比试结束后,会找他喝酒的。

    两人自然不会去容易被人认出的大酒店,选择了一家小小的土菜馆,叫上几个小菜,温了一壶酒后,便开始边谈边喝起来。

    “林兄弟,这杯我敬你,恭喜你!”铁牛兴高采烈地举杯朝林焰说道。

    铁牛是真的高兴,看到林焰在全城比试上大放异彩,在潇水城中闯出了响亮的名声,他就感觉比自己得到了这些成就还欢欣。

    酒杯轻轻相碰,两人一饮而尽杯中的酒。

    “铁牛,最近你的修炼怎样了?”

    小酒馆中的人很少,因此林焰说话也不用刻意去防备有人偷听,于是直接问起了铁牛修炼的事情。

    铁牛憨厚一笑,摸了摸脑袋说道:“俺笨,都好些天了,现在也只达到了先天境四重天。”

    看着铁牛真的是表现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似乎认为自己的修炼速度实在太慢了,林焰不由为之一笑,说道:“呵呵,你有这样的修炼速度还说慢,那让其他武者怎么活?”

    铁牛眼睛一亮,犹自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说道:“不慢吗?可我觉得很慢,特别是比起林兄弟,我就感觉自己的修炼速度像是乌龟在爬。”

    “真的不慢。”林焰认真说道,“你这样的速度,其实很不错了,要知道你可是没有服用什么丹药,也没有什么高人指点,完全凭自己的试炼和摸索才一步步进步的。呵呵,先不要和我比,我可不是夸自己啊,事实上,我七岁就开始习武了,这点,你肯定还不知道吧?”

    听到林焰的解释,铁牛才觉得自己的修炼速度其实也可以了,于是笑道:“即使林兄弟七岁开始习武,可不也和独孤剑魔打成了平手么?”

    “你怎么也学会拍马屁了?”林焰笑骂道。

    “不是的,我可是真的打心眼里佩服林兄弟。”铁牛真心实意地说道。

    “铁牛,你好好修炼,以后同样能够扬名潇水城的。”

    铁牛点点头,随即问道:“对了林兄弟,你给我的混铁棍和混铁棍法,我怎么感觉比吞金**还要高深莫测啊?”

    林焰笑笑,很自然地就想到了牛魔王。

    牛魔王的实力,以及在武学一途上的造诣,自然要远超玄金上人,他潜心钻研出来的混铁棍法,配合着混铁棍使用,可是有捅破天地的威力,非常厉害,可以说肯定是整个武界中最顶端的武技之一。

    毫无疑问,这样的武技如果落到了有见识的人手上,只怕会让这人兴奋到死,可林焰并没有将详细情况告诉铁牛的打算。

    就让铁牛拿着这样珍贵的武技以平常心来修炼,反而是更好的一件事情。

    所以,当现在铁牛再次提及这个问题时,林焰只是笑道:“什么高深莫测不高深莫测的,你不要去管它,你只要知道,吞金**和混铁棍法都适合你,就够了。”

    “知道了。”铁牛果然不再多问,端起酒杯继续和林焰喝酒。

    两人一杯接一杯地喝着,相谈甚欢。

    一顿酒下来,可谓是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两人真的是酒足饭饱,心情都很不错,将铁牛送回家中后,林焰继续朝乡下院落走去。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的八点,天已经完全黑透了。

    穿过码头附近的街道,又走过繁华的潇水城大街,略微有些醉意的林焰上了潇水城边上的一条土路,并没有注意到穿过大街时,有一人注意上了他,然后隔着他一段距离在背后紧跟着。

    或许是真的喝多了酒的缘故,一向谨慎的林焰这一次没有摆脱掉不怀好意之人的跟踪。

    渐渐地,林焰在那条一侧是矮山一侧是万亩良田的土路上越走越远,从山上吹来的风吹拂着林焰的脸孔,似乎有那么一瞬间,林焰的眼睛亮了一下,射出了两道杀气逼人的光。

    只是,下一瞬间,林焰的双眼似乎又蒙上了酒意上涌后的迷惘之色,几乎是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背后一直紧跟林焰的人,没有瞧出任何不对劲,依旧将身影隐藏在树木投下的阴影中,亦步亦趋地跟着。

    可是,当走到一个拐角位置后,借着月光刚好被乌云遮掩的时机,林焰的身影一闪而没。

    约莫跟在林焰身后二十米、身形一直躲藏在树木阴影中的那人,于是急忙追了上去,达到拐角时,却发现再找不到目标了。

    “咦?”

    那人轻声发出了一道疑惑声。

    可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身后情况不对劲,一股危险的感觉顺着后背到达了脑海,让他浑身一激灵,脊梁骨上冷汗直冒。

    可他还没来得及动作,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冰冷无比的声音:“别动,再动我直接杀了你。”

    微风吹过,不但将背后那人的杀气传过来了,就连一股浅浅的酒味也融在了风中,真真切切让他感觉到了。

    他心中一凛,知道自己终究还是被林焰发现了,不由心思急速运转起来,寻找着脱身的法子。

    “转过头来。”

    站在一片阴暗阴影中的林焰,冷冷对跟踪自己的那人说道,手上的战剑紧紧贴在那人的脖子上,自始至终都没有颤抖一下。

    锋利而冰凉的剑刃,已经让那人脖子上的肌肤寒毛倒竖。

    “快点转过身,不要考验我的耐性。”

    林焰再次冷冷喝了一句,手上开始加力,使得剑刃稍稍嵌进了那人的肌肤中。

    最开始,林焰确实因为喝多了酒的缘故,而导致心神出现了懈怠的情况,所以,在大街上被人追踪,他其实一点都不知道,但上了这条土路,被山风接连不断地吹拂着,他的酒意消减了不少,当然也就发现了有人在跟踪。

    凭着对地形的熟悉,他没有费什么心机就擒住了这人。

    现在,他就是想看看这人是谁。

    “转,我马上转。”

    感受到剑刃的寒冷和锋利,那人似乎真的害怕了,嘴上慌促说着,就要依言转过身来。

    “将双手举起。”

    林焰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能够够胆子一个人跟踪他,就说明这人的实力不一般,而通常像这样的人,心性不会这么懦弱,被他随便两句冷喝就乖乖听话甚至害怕,这本身就不符合常理,所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人还是准备搞鬼。

    那人背着林焰,开始缓慢将两只手臂往上移动,身体也在朝后转动。

    看起来,似乎真的挺配合林焰的。

    可是,林焰却没有给这人任何解释的机会,也不准备等到这人完全转过身,身体朝侧边移动的同时,战剑顺势狠狠一划,直接划断了这人的脖子。

    “噗嗤”一声,一道如同喷泉般的鲜血狂喷了出来。

    这人的身体才转了一半,便歪歪扭扭地栽倒在地。

    林焰这才走上前,看清楚了这人的真面目。

    一张很普通很陌生的脸,林焰不认识此人。

    这人的手上,还紧握着一把铁砂,看样子是准备偷袭自己。

    林焰冷冷瞧了这具尸体一眼,随后没做其他任何举动,直接拔腿就往前走。

    本来,林焰还想着要翻看这人怀中是否有能够代表身份的东西,但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因为他意识到眼下自己确实做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太自信别人不会轻易发现自己,而使自己以为可以以真实面貌去外面。

    可今晚和铁牛喝酒一事,就证明了这种自信,其实是不靠谱的。

    潇水城中,还是有别有用心之人在准备窥探自己身上的秘密,而这种窥探,是建立在将他杀死的前提之下!

    今晚之事,就是一个教训!

    不过幸亏只被一个人跟踪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所以眼下他只想尽快赶回院落中,免得还有其他人或者这人的同伴赶过来。

    可是,林焰很快失望了。

    几道破风声响起,一排人影马上冲了上来,其中一人直接飞到了自己的前面,余下的人则齐齐堵住了后方的路。

    林焰眼睛中的瞳孔骤然缩紧,看着最前面那个中年男人。

    林焰感到了一股很危险的气息。

    毕竟,这人可是直接凌空飞越了自己!

    能在空中御空飞行的武者,实力至少达到了御空境!

    林焰立即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虽然心底仍清楚知道,以自己蜕凡境九重天的实力,对上御空境的武者,光是两个大境界中间那道不可逾越的巨大鸿沟,就足够让自己狠狠摔进去,在这道深深的鸿沟中摔个粉身碎骨,但他必须战斗,否则,连逃生的半分半毫机会都会失去!

    ps:谢谢谷梁清舒的支持!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