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八十章 苦茶在口

    一心求输的林焰在梅降雪好意相劝之后,非但没有领情,反而愈发精神,不管不顾肩膀上汩汩流血的伤口,豪情万丈地说道:“要让我就这么认输,我办不到,绛雪姑娘,拿出你更厉害的招式吧。”

    这句话无异于一剂强心针,让原本以为林焰必败无疑所以就无精打采等着退场的观众眼睛一亮,虽然仍不相信林焰有反败为胜的可能,但最起码,却由此看到了林焰男子汉的血性。

    “好,林焰,真男人!”

    “林焰,加油!”

    一时间,观众原本对林焰有些意见,此刻却已经完全改变过来,不少人还在为林焰大声喝彩!

    “来吧!”

    林焰适时怒吼一声,激发出了灰蒙阵图,然后战剑往里面一插,顿时,身前星光闪耀,星芒阵图赫然形成!

    “好!”

    观众再次喝彩一声,瞧出了林焰是真的准备拼命打斗了,要知道,星芒阵图林焰很少使用,只有在紧要关头才会施展。

    “哼,白痴一个,就算你使出最强攻击又能怎样,照样打不过绛雪师妹。”

    当然,喝彩声中也有人对此不屑一顾的,例如,说话的青风就是其中一个。

    天玄却在一旁感叹:“林焰看起来挺稳重的,可没想到也有冲动的时候。”

    看样子,以天玄的经验,照样没能够看出林焰心中的真实想法。

    而梅降雪却心中一紧,然而又不敢给林焰任何关切之语,甚至连一个安慰的眼神都不能展露,只有在心中暗骂林焰这个笨蛋,为了能够让自己减少负罪感,而心甘情愿地忍受伤痛、继续咬牙和自己拼斗。

    尽管心中这样想,可梅降雪却不能够表现手下留情的模样,手上长剑只有实打实的继续出击,嘴中也还是装作攻心一样说道:“林焰,你今天不是我的对手,还是赶紧投降认输吧,何必自找苦吃?”

    话中隐藏的含意,自是希望林焰能够开口认输,减少伤痛。

    “哈哈,我说过,我没那么容易认输!”

    林焰哈哈大笑着,星芒阵图骤然扩散,朝着梅降雪凶猛地笼罩而去。

    “唰唰唰。”

    梅降雪利用细剑在空中接连划了几十剑,将星芒阵图击退,随后装出面带寒霜的样子,虽于心不忍却又不得不再次挥出一剑,直取林焰心脏部位!

    当着观众尤其是大批懂行的武者的面,梅降雪明白自己如果刻意放缓进攻节奏,反而容易被人看出端倪,索性,也只能毫不留情地继续攻击,寄希望于林焰能够趁早开口认输。

    “铿锵!”

    林焰用战剑荡开了袭来的细剑,但却没有了多余的体力,能够迅速组织起第二轮防御。

    明眼人自然都看出来了,眼下就是属于梅降雪继续攻击的最好时机。

    梅降雪何尝不知道这点,心中祈祷了一句,手上细剑却也只能如众人估计的那样,在空中泛起一圈洁白银光,闪烁着寒光带着呼啸的剑气,再次朝林焰的胸口刺去!

    “铿锵!”

    虽然又是响亮的一道金属撞击声传出,但林焰这次只能够勉强利用战剑荡开细剑一部分,最终,细剑还是继续下移,狠狠刺中了他的左肋!

    好在有幽冥软甲护身,剑尖才没有刺进肉中,但是,林焰依旧感觉有一股凌厉的剑气逼入了身体,让他身体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冷战,而受到细剑传出的力量影响,一股大力也碰到了幽冥软甲上,使得他控制不住身体平衡,脚步只能一个劲地往后移动,踉踉跄跄退了好几步才算重新稳住了身体。

    而这时,“唰”的一声再次响起,细剑又逼了过来。

    林焰只有重新将战剑插入灰蒙阵图中,飞速形成星芒阵图,勉强护在自己身前,同时身体往侧边闪躲。

    但是,由于之前消耗的体力实在太多,加上伤势只恢复了七成,导致他闪躲有些吃力,动作有些僵硬,利用星芒阵图虽然避过了细剑抹向脖子上的一剑,但却无法完全将细剑封困,细剑最终还是顺势下滑,又在已经受伤的右臂肩膀上,留下了一道长三寸的血槽!

    更多的血流了出来,将右边肩膀处的衣服完全染得通红。

    “林焰,你还不认输!”梅降雪再次逼问了一句。

    回答她的,是林焰利用星芒阵图决绝往前的身影。

    不但是梅降雪,就连观众都弄不明白了,为什么林焰要这么拼命?因为右臂肩膀所受的伤明显不是小伤,再打下去,林焰只可能受伤越来越重。

    难道为了所谓的荣誉和尊严,就能够让林焰这么舍生忘死的搏命?

    还是说在心上人梅降雪的面前,林焰的大男人心性让他无法容忍在喜欢的人面前遭遇难看的失败,故此才咬牙硬扛?

    观众们很不解。

    观众们只知道,就算林焰此刻选择开口认输,他们也不会将林焰视作懦夫,反而会认为林焰是真男人。

    “林焰,你个大笨蛋!”

    梅降雪在心中带着哭腔大骂了一句,但也只能提起细剑,朝前冲。

    细剑挥向了林焰的脖子,林焰勉强闪躲掉,而梅降雪终于一个漂亮的飞旋,飞起一脚后直接将林焰踢飞!

    “砰!”

    一声闷响发出,十米远的地面上出现了一股灰尘,林焰被重重砸落到了坚硬的青石地板上!

    可下一刻,林焰再次暴喝一声,挥舞着战剑复又冲了上去。

    这架势看上去,就跟人拼命似的。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十足的蠢货一条!”青风坐在选手区,手搭在椅背上惬意地晃动着二郎腿,微笑地嘲讽着林焰,眼神中充满了戏谑的快感,似乎巴不得林焰更加悲惨更好。

    对自己这种有些贱的举动,林焰没办法就此停止下来。与其说是贱,是硬将自己送上去让梅降雪打,还不如说是他在履行自己之前的想法:只有自己输得越惨,青武门的人才会越开心,才会越不会怀疑梅降雪,而梅降雪,也才会降低负罪感,从自责的深渊中将自身拯救出来。

    “我现在能够做的,就只有这些了,绛雪姑娘。”

    林焰心中这样说道,身体继续往前冲,然而锋利的战剑却再也无法发出夺目的寒光,来宣告它的主人是多么的充满了力量和斗志了。

    “砰!”

    “趴!”

    先是梅降雪一脚踢中林焰的胸口,然后林焰斜着倒飞了出去,重重砸到了擂台外的地面上。

    两人心照不宣的这场比试就这样结束了。

    林焰嘴角带着血、灰头土脸地艰难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是在裁判的帮助下,才重新登上了擂台。

    但谁都明白,这场比试,林焰彻底输了。

    然而,观众的心反而如释重负起来。

    总之,这是一场让观众有些不自在的比试。

    或许是不适应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以这样狼狈的方式摔下擂台;

    或许是接受不了之前一直高歌猛进的林焰会这样凄惨退场;

    或许是被林焰近乎悲壮的进攻而弄得心里不舒服。

    但,观众还是松了口气,等来了这场原本早应该结束的比试的结束。

    林焰看了一眼梅降雪,一切尽在不言中。

    没有去听裁判说什么,林焰开始穿过人群,离开了广场,向着乡下院落走去。

    观众若干年后还是记得在潇水城中心的广场上,曾经有这么一个年轻人,虽然输了比赛,但却没有任何的垂头丧气,他离开时留下的背影,高大坚挺,并不落寞。

    林焰听到了身后排山倒海般的喝彩声、鼓掌声,笑了笑,继续朝前走。

    全城比试,对于他来说,已经结束。

    结果,他是满意的。

    而广场上,还在继续着狂欢。

    先是宣布这次全城比试的最终十人名单,确定了潇水城新一届的十大年轻高手,然后就是颁发奖品。

    热热闹闹忙活了许久,一直到临近中午的时候,广场上有关这届全城比试的仪式才算告一段落。

    而这时候,林焰也刚刚回到了郊区的院落中。

    即便身上有伤,但仗着对地形的熟悉,林焰还是摆脱了几个不怀好意之人的一路追踪,安然返回了。

    泡了一杯茶,林焰坐在庭院中的石桌前,享受着正午初春时的明媚阳光,脸上的隐隐笑容中,却带着一丝落寞。

    “也许,死不承认我杀死了青绝,事情反而会好一些。”

    林焰抿了一口茶,顾不上烫嘴,一口吞了下去,苦的味道开始在舌尖扩散。

    他发现了,梅降雪还是无法从为难中摆脱出来,似乎也很难再像以前那样,单纯地看待自己了。

    他在梅降雪的眼中,不管怎样,都会和已经被他杀死的青绝扯上联系,而正是这份联系,会让他和她的关系不复从前。

    “哎。”

    林焰叹气一声,仰头一口将茶杯中的浓茶喝完。

    “看来只有时间,才能够让绛雪姑娘摆脱那种困境了。”

    “希望离开潇水城、去天帝城时,这种情况能够得到改变。”

    “嗯,那一天快点到来吧。”

    林焰又喃喃自语了好几句,最后将茶杯放回屋内,躺在太阳底下开始疗伤。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