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七十七章 灵位前的对话

    在三人最终比试开始前一个小时,林焰出了门,朝潇水城中心的广场走去。

    而此刻,青武门内。

    “父亲,原谅孩儿的过错,是孩儿无能,居然输给了林焰,如果您得知了这个消息,一定会痛骂我的吧。”

    青武门中,位于深处、现在已经是禁地的一间房内,焚香阵阵,青烟袅袅,青风跪在**上,对着木桌上供奉的牌位喃喃自语,表情沮丧,心情低落。

    自青绝死后,青风就将灵位摆在了房间中,房间内白色帷帐悬挂着,终日焚香不绝,始终是一片肃穆的氛围,每隔几天,青风就会独自来到这儿,将自己关起来,不知道在里面说些什么。

    “父亲,如果您没离开我,情况或许就不是这样了,虽然叶掌门同样待我很好,青武门其他人也一样,可是,孩儿心中苦啊,您死之前不会知道,林焰居然活着回来了,而且,他一回来,不仅让孩儿在比试上蒙羞,还连带着让绛雪师妹对我也爱理不理了。父亲,如果您还在,是肯定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的,是吗?”

    青风像是在和人对话一样,语气中透着深深的无奈,以及对林焰的不满。父亲青绝对于他来说,不仅是长辈,而且还是他崇拜的对象,是他一直当做目标而努力攀登的高山,更是在他有困难有不开心的时候,会给他提供建议提供帮助的一位无所不能的人。

    他已经习惯有父亲陪伴在身边的日子了。

    可是,事情转变得太快了,他甚至都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青绝却在即将达到人生另一个辉煌顶点的瞬间,如同一颗流星般突然坠落,不但没能够成为长生境的绝顶武者,反而被人杀害,连带着他的世界,也一下崩溃。

    再然后,原本以为被困死在龙岛上的林焰,却仿佛阴魂不散的鬼魂一样,居然又回来了,而且,是真的活着回来了!

    此后,他的人生变得更加黑暗。

    梅降雪对他愈发冷淡,已经在他们之间刻意划出了一道深深的隔阂,让他无法跃过,饱受折磨的苦痛。

    全城比试上,他又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居然干干净净地完败给了林焰!

    丧父之痛、师妹的冷淡、加上败给林焰的奇耻大辱,已经让他的心脆弱不已,他于是在今天,又一次推开了这个房间的门,希望能够在父亲这边得到慰藉和指示。

    房间内静悄悄的,空气都仿佛不再流动,只有焚香时的香味淡淡地传来,却让他的心更加的不能宁静下来。

    是的,此刻的青风,无法从青绝这儿得到拯救自己心灵的方法。

    青风的心,渐渐烦躁起来。

    “父亲,如果您在天有灵,一定要告诉孩儿,到底是谁杀死了您,孩儿一定要找出这个王八蛋,将他碎尸万段!”

    青风一拳捶在**上,咬牙切齿地说完了这句话。

    “吱呀。”

    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青风。”

    天玄叹息一声,合上门,轻轻呼唤了一句。

    “师叔祖。”青风站了起来,恭敬地朝天玄行礼。

    “青风啊,”天玄布满沧桑、褶皱有如蚯蚓的大手在青风肩膀上拍了一下,“人啊,总需要向前看的。”

    “可是,师叔祖,”青风望着写有青绝名字的灵位,咬了咬嘴唇,固执地说道:“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要当做没事一样,不受影响地继续往前走,却是那样的不容易。”

    青风指的,自然是自己败给林焰之事。

    “一时的输赢能够代表什么,要知道林焰肯定有龙岛做背景,实力提升得快很大程度上与运气有关,而你呢,有资源有天赋,只需要以后振作精神、勤加修炼,超越林焰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师叔祖以前也和你说过,我年轻的时候莫说在潇水城,就是在青武门,也都不是什么可以被长辈誉为习武奇才的人,可我虽然当不成年轻翘楚,但并没有绝望,你看,现在师叔祖不一样很成功么?”天玄耐心安慰青风道。

    “何况,这次失败也不是坏事。”天玄又说道。

    青风原本稍稍舒展的表情马上变得紧拧起来,显然还在对输给林焰一事耿耿于怀。

    天玄心中叹息一声,有意无意间瞟了一眼青绝的灵位,心中感慨青风到底不是那种豁达之人,心智也远没有青绝成熟。

    但天玄还是在尽一个长辈应尽的职责。

    天玄解释道:“年轻的时候总一帆风顺并不见得是好事,早一点受到打击,就能够早一些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心境就不会那么浮躁和骄傲,对以后的修炼自然有着很大的帮助,这个道理,青风,你务必要懂得。”

    “是,青风受教了。”青风恭敬地朝天玄说道。

    天玄点点头,心中却再次叹息一声,他并没有从青风的脸上,发现青风真的受教了,在青风心里面,还是无法对这件事释怀。

    “各人有各人的造化,青风虽然比我的天赋要好,但他的心性,始终是制约他成长的最重要因素,特别是眼下青绝又遭人杀害,更加没有人能够让他改变性格了,哎,可惜这根好苗子了。”天玄心中喃喃自语。

    “师叔祖,最近有没有凶手的线索?”青风是真的没打算将天玄前辈辛苦的劝慰当回事,马上又问起了这个问题。

    “没有,”天玄摇摇头,“留下的黑色石头,潇水城随处可见,并非某一地的特产,而石头中携带着的和死气性质相似的气体,潇水城最起码有十家大小不一的门派能够炼制出来,而且,武者本人如果有心炼制,也不是难事,所以沿着石头和气体这两条线索查到现在,线索已经不得不中断了。”

    青风的眼神中出现了深深的失望之色,不甘心地说道:“师叔祖,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查出凶手么?能够成功潜伏在青湖底下、随即又当着我们的面杀死我父亲,最后还能够轻松逃脱,这样的人,整个潇水城都不多吧?实在不行,就一个个抓来逼问就是了。”

    “糊涂!”

    天玄一听青风最后一句话,立即提高了声音,不轻不重训斥了青风一句,随后像是于心不忍,声音才小下来,语气放缓:“青风,先不说我们青武门是名门正派之首,断然不能将稍有嫌疑的人都抓上青武山审问,即便我们敢厚着脸皮这么做,可也没有这样的实力,你不要认为我们青武门看上去很强大,就以为青武门天下无敌了,真这样做的话,肯定会招惹别人的非议甚至是联合反攻,到那时,不但青绝的仇不能报,还会有将青武门拖入万劫不复深渊的可能。”

    青风俊脸红了一下,心中虽然有些不服气师叔祖这样和自己说话,但却不敢在脸上表露出来,于是只好说道:“那依师叔祖您的意思,要怎么样才能够找出杀死我父亲的凶手?”

    “暗中进行,持续不断地追查,只要我们舍得下力气,就不信凶手不露出狐狸尾巴。”天玄迅速说道。

    在凶手情况根本没有半分明朗的情况下,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或许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而且,它并非代表不作为。

    可青风却认为这只是天玄师叔祖随口应付自己的,根本就是代表着不作为,再联想到自己父亲尸骨未寒,青武门依旧有模有样,井井有条,青风不由觉得有些委屈。

    “青风,不说这些了,今天是梅降雪、独孤剑魔和林焰三人最终比试的日子,你不准备去看看?”

    “不了,反正绛雪师妹面对某人时,肯定很难下手,我们青武门,只会获得第三。”青风看似心灰意冷地说道,语气中却带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天玄摇摇头,不再说什么,径直推开了门,出去了。

    “父亲,您看到了么,就连天玄师叔祖都不打算认真去彻查您被奸人所害的真相了,不过请父亲放心,孩儿就是拼着性命不要,也一定要找出那个王八蛋,为您报仇!”

    青风对着灵位沉声说道,面容已经渐渐扭曲。

    ……

    潇水城中心的广场上,又是人山人海的一幕。

    今天,独孤剑魔、林焰和梅降雪三人的最终比试将会拉开序幕。

    三人之间,三场比赛,无一不是引起大家强烈关注的比赛。

    第一战,林焰对阵独孤剑魔,相当于在万千观众的面前,林焰要履行当时在牛头山的承诺,向独孤剑魔发起挑战,挑战能否成功,大家其实都在拭目以待。

    第二战,独孤剑魔对抗梅降雪,人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原来一直隐藏了实力、其实她才是青武门年轻弟子中第一人的梅降雪,真正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何种地步,能不能上演奇迹,打败至今未尝一败的独孤剑魔。

    而第三战,林焰对阵梅降雪,毫无疑问是最吸引人眼球的一场“爱情”大战,金童玉女同场竞技,从来都不会缺乏外界的热烈关注。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