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七十六章 乱坟岗抛尸

    电光火石之间,林焰身体后仰,左手成拳,果断地斜冲上去!

    一声清吟后,宛若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林焰的拳头触到了实处,堪堪将剑尖轰开,随后林焰迅速弯腰,战剑撩向了陈坚的腹部。

    一守之后接着一攻,便是林焰的打算。

    陈坚眯起了双眼,又是一声怒喝:“奔雷剑法第三式,势如惊雷!”

    之前柔软的长剑在陈坚的手上仿佛一下硬挺起来,竟是在收回后凶猛向下一压,制住了战剑向上撩起之势,随后撤剑,紧接着便是一轮暴风骤雨般的攻击!

    长剑横劈竖斩,每一下都将空气一分为二,竟有一股响亮的风雷声响起!

    林焰左手使拳,右手拿刀,奋力对抗着,却还是被逼得步步后退,不过瞬息的工夫,衣裳上竟然多了十几道裂口,部分裂口周围还被鲜血浸湿,明显受了不轻的剑伤!

    可也只有林焰自己明白,他一直是在蓄势,等待着最佳的反攻机会,将所剩不多的体力彻底调动起来,发出最后的攻招以期杀死陈坚。

    “哼,跟我斗,我要你的命!”

    陈坚却没有看出林焰的计划,继续施展奔雷剑法第二式,口中却冒出得意之语。局势已经完全在他掌控中,他就是想多在林焰身上留些伤口,然后再杀死林焰。

    “嗤嗤”的声音不断响起,林焰的粗布衣裳眨眼间又多了几十条裂口,流出的通红鲜血浸透了衣裳,外表看去,林焰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望之触目惊心。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林焰大声说着,身上却突然爆发出了比之前更强烈的气势。

    “战!”

    舌绽春雷的大喝,让已经是血人的林焰终于在迟迟的隐忍之后,发动了反击,一下子,他就隐隐陷入了疯狂中,战剑与元气配合后形成了星芒阵图,飞速挽回了之前的颓势。

    “可恶,居然还有后招。”

    陈坚恼怒地说了一句,却依然将林焰看做是强弩之末,眼下突然的反击只是林焰临死前的徒劳挣扎,所以,陈坚存了一份自大,只是手上加力,加快了攻击速度。

    林焰虽然是在施展一个计划,但说到底,他的体力还是流失得太多,即便现在正全力发动反击,但也需要拼劲体内所有的潜力、点燃起不屈的斗志才行!

    林焰的双眼已经充满了血色,陷入了某种疯狂之中。

    他知道,只有先疯狂,先沸腾自己的血液,才能调动起体内所有的战意来杀敌!

    这一幕场景,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七岁时,跟随辛管家亡命奔逃的情景。

    在那梨花肆意绽放、春意盎然的时节,在宽阔干净的官道上,辛管家一只手一柄剑,杀意尽出,屠尽对方冷血骑士,而年仅七岁的他,也没闲着。

    面对一个受伤倒地的敌人,他用一把银色小剑在敌人胸部捅进捅出,飙出的鲜血溅满了整张小脸都浑然不觉,到最后,敌人的胸膛被捅得稀巴烂,那带着无尽恐惧不肯闭合的眼睛,似乎是看到了一个恶魔。

    但就是那时,他知道自己的骨子深处,其实早就蕴含着一往无前的决绝和果断,某种时候,他就会成为被自己捅死的那个冷血骑兵眼中的恶魔。

    心狠手辣自然不是他平时的品质,但如果在特殊的时候,例如保护亲人或者自身受到威胁的时候,他就会表现出恐怖的嗜血疯狂,展现出恶魔的一面!

    这没有什么不妥的,他一向这么认为。

    一来母亲曾经说过,真正的武者,心中有正气,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不纠结于表面的困惑,只遵从内心最真实的召唤。

    二则疯狂一些,热血一些,战意高昂一些,心志坚定一些,总能激发出人体的潜力,表现出超出正常水平的实力。

    说白了,他就是觉得武者应该有股子狠劲。

    所以,现在他将这股子狠劲都被弄出来了!

    蜕凡境九重天的实力,操控着星光熠熠的星芒阵图,不断化解着陈坚的攻势,搏命的架势分外震撼!

    “啊,去死吧,奔雷剑法第三式,惊天一击!”

    再受不了林焰的疯狂,或者是为了将心中不安的感觉彻底抹掉,陈坚放下了慢慢折磨林焰的念头,彻底动了杀机,使出了奔雷剑法的最终一式!

    往四周肆虐的元气突然消失,上下左右急速移动劈刺的剑式也同样消失,陈坚手腕朝前猛抖,长剑毫无花哨笔直刺向了林焰的心脏!

    天地之间,似乎就只剩下了他这把长剑。

    积聚了陈坚全部力量发出的一剑,矫若狂龙,快得根本让人无法躲避!

    完成这一剑后,陈坚嘴角浮现出阴狠的笑容,只待一声“噗嗤”闷响,一切就将结束。

    林焰会死掉,林焰手上的利剑以及携带的其他东西都会归自己所有,至于逼问龙岛的秘密,不做也罢,陈坚心中得意地这样想着。

    即使不会武功的人都能够看出来,三米不到的距离,而陈坚的长剑又是急速地蓄力一击,谁又能躲得过?

    “躲吧,尽量躲,你会知道,再怎么躲都没用的,哈哈。”

    陈坚看着对面的林焰,心底爆发出了得胜后的嚣张大笑。

    “哼。”

    回答他的只有林焰的一声冷哼。

    林焰眼睛中闪过一丝决绝的光芒,将体内余下的所有力量都灌注在了星芒阵图中,勉强让星芒阵图凝聚成为了一把银色光剑,然后拼劲了最后的力气,往前劈出了一剑!

    剑气纵横,气势威猛绝伦!

    陈坚惊恐地发现自己的长剑在寸寸折断,而且,当那一剑抵达自己身边时,竟然爆发出了无数的剑气!

    陈坚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拼命朝后跑,可是,无匹的凌厉剑气却在一瞬间穿透了他的身体!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在夜空中突兀地响起。

    陈坚死了,身上全都是一些细小的伤口,而心脏部位,则有一个巨大的血洞,正是被银色光剑贯穿所致。

    林焰勉强笑了笑,无力倒在了地上。

    刚才的一击,让他耗尽了所有的力量,现在全身无力,宛若虚脱了一般。

    可林焰还是用战剑拄地站了起来,艰难地朝前走去,因为他不想再被其他人发现行踪。

    当然,走过陈坚的尸体旁边时,林焰没忘将其放进储物戒中。

    幸好今晚天色很黑,加上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一路上并没有遇见其他人。

    林焰循着记忆沿着光线很昏暗的羊肠小道几乎是一路踉踉跄跄往前走,这条路之所以罕有人走,是因为它中途要经过一大段乱坟岗,尤其是在夜晚的时候,更不会有人吃饱了撑着没事做,上这儿来玩。

    林焰用战剑当拐杖在艰难行走着,不时还咳嗽几声,陈坚虽然因为轻敌被自己暴起反击而杀死,没有机会使出最强的实力来攻击自己,可是之前和独孤剑魔的硬拼,让自己消耗了大部分的体力,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好在这条羊肠小道上人迹罕至,加之又是深夜,倒是给林焰减少了非常多的麻烦。

    路过乱坟岗时,林焰停了一下,并不是喘气休息,而是直接将陈坚的尸体丢了出去,然后继续前行。

    乱坟岗多的是野狗野狼聚集,陈坚的尸体放在这儿,无异于一顿大餐摆在野兽面前,肯定会被吃得尸骨无存,看起来陈坚这个死人的下场是惨了点,可林焰没觉得心中有任何愧疚和不安,毕竟,是陈坚想要杀死自己。

    当然,不打算让陈坚死在自己手上的消息走漏出去,也是林焰这样做的原因之一。

    夜色愈发浓重起来,月亮躲进了乌黑的云层中,使得整片天地更加孤寂。

    谁都没有料到,最近声名可以说如日中天的林焰,会将自己弄得这样狼狈,如果有对他不怀好意的人知道了,恐怕今晚就是他的劫难了。

    林焰几乎是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心中也有些后悔自己鲁莽了一些,不该随便就上门挑战独孤剑魔,也幸亏孤独剑魔居住的地方类似于禁地,且隔闹市区非常远,才没有让其他人闻讯而来。

    想到这儿,林焰情不自禁地慨叹自己的运气还算好。

    就这样,忍受着从身体上传出的深深疼痛,拼命压榨体内残存的力气,林焰最终还是顽强回到了居住的院落内。

    而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三点!

    幸好组织方安排的三人最终比试,最快的一场也要到后天才会举行,至少明天不用在潇水城的公共场合露面,林焰于是找了一些药涂抹到伤口上,然后找到床就倒头大睡。

    第二天,林焰整整休息了一天。

    由于之前吞食了地精之气、赤血野参和八臂恶龙的龙蛋,使得身体的恢复速度远超常人,一天过后,林焰自己觉得伤势恢复了大概六成,只剩下一些被剑气割裂的外伤还有些疼痛,但基本不碍事,不会影响行动。

    而这一天一过去,意味着最让人期待的林焰、梅降雪、独孤剑魔三人之间的最终比试即将到来。

    “呵呵,这次的三人最终比试,恐怕是史上最怪异的了,多少会让那些期待已久的观众失望吧?”

    心中已经有了计划,林焰笑着自嘲了一句,拉开了大门,朝潇水城中心走去。

    还有一个小时,按照比赛安排,三人最终比试就将开始。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