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七十五章 陈坚拦路

    没有人知道林焰已经提前和独孤剑魔将比试比完了。

    林焰原本就想这么做了,因为他不想当着众人的面和独孤剑魔进行终极争斗,那样的话,面对独孤剑魔疯魔一般的攻击,只会逼得他将所有的武技和绝技在人前暴露出来,这对他而言,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情。

    而选择今晚挑战独孤剑魔,一则能够避开众人的目光,二来也算履行了之前独孤剑魔发出挑战时自己许下的承诺。

    现在,虽然身体全身都在痛,好几处地方还受了不轻的伤,但是,林焰却觉得心中非常开心,不仅因为自己成功达到了蜕凡境九重天,还因为自己在与独孤剑魔的对战中,并没有输。

    如果这个消息传到潇水城其他人的耳中,肯定会让他们大吃一惊,毕竟,能够和独孤剑魔作对手的年轻人,潇水城最近几年都没有出现过一个。

    林焰觉得自己既然今晚能够和独孤剑魔打成平手,那么再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超过独孤剑魔,至于打败林之澜,也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尽管此刻天黑一片,夜风不断,但林焰却觉得周围的一切,看起来是这样的宁静,祥和。

    然而,下一刻,林焰却毫无征兆地将身体往右边狠狠偏转,同时低头一矮,一股凌厉的劲风恰在这时擦着他的左臂飞过,他甚至能清晰感觉到手臂上肌肤的冰凉!

    有人偷袭!

    林焰顾不上愤怒以及辨别偷袭者,而是顺势接着一个鹞子翻身,待重新站立后,才将视线落在十米外的偷袭者身上。

    一个眼神清冷面无表情的褐衣青年,双手呈鹰爪状对准了他,身上分明充满了杀气!

    “是你!”

    林焰瞳孔急剧收缩,眼神炽热。

    眼前这人他认识,居然是陈小开的堂哥,那个想要谋夺陈家继承人资格的陈坚!

    不管什么原因,现在摆明了是陈坚堵在这儿要杀自己,林焰脑袋立即飞快运转起来,仔细判断着形势。

    显然,经过和独孤剑魔一战后,自己受伤虽然不重,但体力消耗却非常巨大,碰上实力听说与陈小开不分上下的陈坚,自己要想安然脱身,难度非常大,必须拼劲全力才有这个可能。

    想到这点后,林焰将灵觉释放出来,急速朝陈坚的周围扫视了几眼后,才稍稍心安。

    陈坚的周围,并没有埋伏其他人。

    仿佛是看出了林焰的想法,陈坚很自大地说道:“不用多看了,今晚我没带其他人,就是想趁着你和独孤剑魔打斗受伤了,将你制伏,从你这儿得到龙岛的秘密。”

    林焰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地说道:“你恐怕是想一个人得到龙岛的秘密所以根本就不准备让其他人发现吧?”

    “是又怎样?”陈坚冷笑一声,“尽管我不能靠近独孤剑魔居住的地方免得被他发现,但今晚独孤剑魔的家中突然发生了异变,让我觉得事有蹊跷,所以特意等在这儿,想看看到底是谁敢对独孤剑魔挑战,哈哈,没想到我这无心之举,倒是会帮我在今晚带来丰厚的回报。不用说了,林焰,你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能够在挑战独孤剑魔的战斗中生存下来,肯定耗尽了体力,所以,碰上了我,你再反抗也没用,还是乖乖地配合我,说出龙岛的秘密,那样的话,或许我还能够饶你一命!”

    陈坚说了一大通,林焰却巴不得他这样做才好。

    趁着这段时间,林焰已经查探了陈坚附近,发现陈坚除了腰间的一把剑,并没有灵宠跟随在身边,所以,最起码今晚,他只需要对付陈坚一个人,而不需要还分心去应付什么灵宠。

    “陈坚,我只能说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太好了,今晚,死的人一定是你。”林焰冷冷说道。

    “放肆!”

    陈坚笃定林焰已经是强弩之末,却没想到林焰不但不向自己屈服,反而敢如此嘲讽自己,不由大怒,呈鹰爪状的双手不禁在空中挥了两下,带起了一股劲风。

    “用鹰爪神功送你上路,你小子也可死而无憾了!”

    陈坚嘴上嚣张说着,右腿却迅速朝前一弓,身体骤然前倾,右手鹰爪狠狠拍向了林焰的脑袋!

    鹰爪神功,是陈家几代先人经过从鹰类灵宠身上模仿、试验后才最终成形的一门武技,配合元气使用,能够从成爪状的五指间透出锋利的元气,可轻易洞穿墙壁,对手若是挨上一爪,身上立马会多出五个血洞。而爪影重重间,还会带起厚重的气lang,阻碍对手的闪躲。

    “嘶!”

    鹰爪速度极快,五束锋利有如利剑的元气从中射出,竟然破裂了空气,离林焰脑袋不足一尺!

    感受到奇大的力量正涌向脑袋,林焰想都没想,侧身扭转的同时,身体也猛然一低!

    耳畔闪过几道强烈的劲风,躲过第一爪的林焰迅速朝着侧边后退,不愿硬抗对方。

    因为陈坚的鹰爪神功速度奇快,而且击出的元气极其锐利,正面对抗的话,他并没有好的办法化解,反而很容易就会被击中。

    “可恶,你就只会躲么?”

    随后陈坚又急速挥出了好几爪,但林焰却一点都没硬攫其锋的打算,只是闪躲,连半招反击都不曾使出来,这让陈坚几欲发狂。

    “唰唰唰!”

    暴怒的陈坚气势凶猛,手掌呈鹰爪状,连连使劲狠抓,锐利的元气不断击向林焰,而层层爪影也如影随形,想要将躲闪的林焰一爪捏碎。

    狂暴的气lang如重重山峦压向自己,锐利的破空声不断在耳畔响起,林焰却没有丝毫的慌乱,如同一尾灵动的鱼儿,在气lang中游走,在鹰爪的缝隙中时而变向、时而急停,大有如鱼得水之势!

    “这样急速闪躲,需要消耗大量的体力,可林焰却接连躲过了我的鹰爪神功十几招,身形还是没有丝毫停滞的迹象,看样子他的肉体非常强健,应该经常炼体才是。不过,我看他还能躲到什么时候。”

    陈坚心中这样想着,拿定了主意。

    “林焰,你真让我愤怒了!我会让你出招的!”

    陈坚死死瞪着林焰,双目都能喷出火来,“鹰爪神功之诸鬼见愁!”

    陈坚大喝一声,之前一直保持平常形态的左手,此刻也突然化为鹰爪状,两爪一齐挥动,十股元气顿时激射而出,直插林焰身体,而双爪释放的沉重气lang,笼罩的气场范围陡然扩大了最少一倍!

    林焰牙关紧咬,面对上下配合的两只鹰爪,他无法用灵巧的身形完全闪躲开,知道硬拼的时候终于到了!

    身体岿然不动,如同大海中坚不可摧的礁石,林焰飞速举起了双拳,眼光敏锐捕捉到一左一右一上一下同时动作的鹰爪后,嘴中重吼一声,林焰疯狂催动体内游走的元气,双拳沿着不同轨迹砸向鹰爪时,白色光华同时从拳头上释放出来!

    “轰轰!”

    像夏天沉闷的巨雷突兀打响,原本两团相碰的白光飞快融合成一团,在双方身体的中间轰然炸裂!

    “蹬蹬蹬。”

    林焰连退了六步,胸口气血浮动,但最终仍强忍了下来,身躯挺拔得像高山一样,屹立不动!

    陈坚稍稍好点,退了三步后,却也没继续攻击,原本就细小的双眼几乎眯成了一条缝,两道寒光却肆无忌惮又十分仇恨地想将林焰洞穿。

    “原来真的没有多大力量了,所以才一直引而不发,看来今晚你一定在独孤剑魔的手上吃尽了苦头,很好,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够支持到什么时候!不管怎样,今天你都必须死。”

    陈坚阴森森说着,考虑到鹰爪神功很难伤到身形灵活的林焰,他马上换了主意,抽出了腰间的宝剑。

    林焰脸色慎重,也将战剑拿了出来。

    之前之所以一味躲闪,林焰就是想营造一种自己体力不支的错觉给对方,尽管自己体力上确实消耗巨大,但还是可以发出攻招,但是必须在最有用最关键的时刻发出来才成,而眼下,还是示弱一些的好。

    “唰!”

    陈坚将黑色剑鞘一扔,抽出了一柄发出寒光的长剑。长剑长约一米二,窄身,剑锋打磨得很锋利,呈银白色,并不是一般的精钢锻造而成,品质应该不凡。

    陈坚阴阴笑道:“让你尝尝我奔雷剑法的厉害。”

    奔雷剑法,也名奔雷三式,对练习者的速度、身体灵巧程度、对剑的感悟等要求比较高,是陈家久负盛名的剑技之一。

    “第一式,剑舞银蛇!”

    陈坚诡异地笑着,脚步向前左右移动,而长剑左突右刺,仿佛活了过来。

    似一条银蛇,长剑急速行进,看似毫无规律的虚刺,竟然封困了林焰所有的退路!

    奔雷剑法,精髓就在一个“快”字,力求达到快若奔雷的效果,这样快的速度,林焰很难再捕捉到长剑的运行轨迹,只得大力挥动战剑,护在了身前。

    “噗嗤!”

    长剑轻巧地刺破了林焰胸前护体的白色元气,发出了一声锐响,但也就因为这一刺,使得长剑的速度慢了一些,林焰眼尖,手动作得更快,急忙手腕一旋,灵巧地将战剑旋了回来,恰好挡住了刺向自己右边胸口的剑尖。

    但长剑一直摇摆不定,如同吐着信子的毒蛇,却是蓦地一偏,竟然擦着刀锋避了过去,然后猛地一弯,狠狠朝林焰的左胸口刺去!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