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三十九章 劫难来临

    “你到底是谁?”

    林焰飞快将内心的惊诧强行压下,说服自己说,这世界上不可能再出现一个五夫人,更何况,五夫人和另一个女人还是在共用着眼前的这个身体!

    幽冥门的圣姑似乎不打算立即为唐杰报仇,反而问道:“这副容貌,这个声音,你觉得我还能是谁?你是林焰没错吧?夏家家主叫夏天龙没错吧?七个月前的一天早上,我醒来是和你同躺一张床上,然后被捉奸在床,这也没错吧?再多的东西我也不说了,你应该知道!”

    林焰听后,只有承认眼前的这人,至少有一半是五夫人。

    声音或许可以模仿,容貌或许是长得像,但这么多东西凑到一块后,就不是巧合了,而是事实。

    只是林焰仍然没想清楚事情的缘由。

    “你没死,那河水中被打捞出来的尸体又是谁?难道五夫人的家人还会认错自己的女儿?”

    “这么跟你说吧,五夫人从瀑布落下后并没有摔得粉身碎骨,在即将被溺死的时候,我进入了她的神识海中,护住了她的心脉,也保全了我自己,随后我只是陷入了昏睡,包括被打捞上来,被装进棺材,被下葬,被封到墓穴中,我都是在昏睡,但最后我醒来了。你可以理解为我与五夫人现在共同分享着同一具身体,五夫人的记忆被我复制了过来,所以当我需要变成五夫人的时候,无论外貌还是思想,都是货真价实的五夫人。当然,现在是我在做主。”

    说罢,五夫人的容貌再次转换,又变成了之前的艳丽女子。

    “这原本是一个秘密,谁都不知道,我告诉你,是你今天必须要死。”艳丽女子说道。

    林焰没有马上动手,继续问道:“那么这样说起来,你还是幽冥门的圣姑?”

    听完艳丽女子的解释,林焰弄懂了最关键的部分,虽然仍不知道对方是如何侵占了五夫人的什么神识海,又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毫无疑问,五夫人的身体还保留着,但意识实际上已经被艳丽女子侵占,所以真正控制身体和灵魂的人,还是这艳丽女子。

    艳丽女子点点头,说道:“不错,我就是幽冥门的圣姑,至于五夫人雨灵,其实已经死了,相信你能够理解。”

    林焰在盘算着待会如何退走,需要拖延时间,于是嘴上仍在询问问题:“既然五夫人不存在了,你只是霸占了她的身体,那为什么你还要杀死夏家这么多人,你不要和我说,夏家惨案不是你做的。”

    艳丽女子哈哈大笑,说道:“这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不错,夏家一百二十七个人都是我一人所杀!”

    “林焰你别忘记了,五夫人虽然丧失了意识,但记忆却被我复制了过来,所以我知道五夫人所有的记忆!相信你也早体会到了,被人冤枉的滋味是何等难受!在被推入水中的时候,我不但恨你,也恨夏家所有的人!明明我什么都没做,明明我是被冤枉的,可夏家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我说句公道话!那时候,我就在心中大喊,即便死后化成了厉鬼,我也一定要让你们都死,都要为我陪葬!”

    艳丽女子歇斯底里地发泄着,仿佛变作了真正的五夫人。

    林焰心中一惊,怎么也没想到那时的五夫人在临死前的怨气居然会这么大。

    是的,他和五夫人都是被冤枉的,但他侥幸保住性命后,也只是杀死了元凶夏平以及帮凶夏天龙,根本就没有嫁祸于其他人的打算,甚至连那个一口断定是他和五夫人发生了苟且之事的老妇人,他都没想过要报复或者教训什么的,可五夫人呢?

    “林焰,不用怀疑这是我在做这事,我只是在获得她的记忆之后帮助她完成这个愿望而已。”

    “不,”林焰却摇摇头,“五夫人或许真的恨不得夏家所有人都为她陪葬,但最后下手的人,却是你。”

    艳丽女子不以为意的一笑,说道:“随便你怎么说好了,反正所有事情都记在我李清愁的身上也行,不就是一百多条人命吗,死了就死了,也算我给五夫人完成了一桩心愿。”

    林焰被自称李清愁的人那副无所谓的冷漠态度彻底惹怒了,断然喝道:“可还有那么多仆人都是无辜的,你却将他们都杀了,你还是人吗?”

    李清愁脸色立即大变,面若寒霜,厉声道:“轮不到你来教训我!林焰,五夫人和你的纠葛我懒得再说,现在你杀了我幽冥门的人,你就必须死!”

    “你他妈的一个老巫婆,就不是一个人!是人能够这样残害别人吗?”林焰马上破口大骂。

    “放肆!”李清愁大概从来没被人这样骂过,气得身体抖动,怒声大喝。

    可当“放肆”二字还没落音时,林焰就已经朝着侧边的灌木丛中急速跑去。

    “林焰,你居然敢故意激怒我,还想逃跑?”李清愁马上明白过来,急忙御空飞行,朝林焰追去。

    “林焰,你尽管跑,我看你能跑到什么时候!”

    李清愁不紧不慢在林焰身后追着,想用话来摧垮林焰的心理,一报之前被林焰戏弄之仇。

    “林焰,想来你从龙岛能够活着回来,一定奇遇不少吧,放心,待会我会让你将所有东西都说出来的。哈哈,没准因此我李清愁还能够获得不少好处呢。”

    林焰没有答话,只是拼命跑着,心里也在为五夫人惋惜。现在的李清愁,根本就不是五夫人了,所以即便五夫人的身体保留下来了,但其实就相当于五夫人死后身体还在被其他人奴役,就跟龙岛上那些僵尸一样,都丧失了自我。

    “如果我能活下来,不但要杀了青绝,也要杀了你李清愁,让五夫人安息。”

    林焰冷冷想道,继续拼命跑。

    但是,林焰并非亡命乱跑。

    从故意拖延时间、到想办法激怒李清愁、再到转身就跑,都是林焰有意这样做的,当然,选择这条路逃跑也在林焰的估计中。

    只因为在被李清愁截住后,他曾经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从这个方向跑,没有任何路,就说明这儿基本没有人或者野兽走过,而且这个方向的路,地势逐渐升高,很显然,它通往一个类似于山峰或者高坡的地方,而没有人或者野兽走,那就说明是一条绝路,最有可能的,是路的终点就是悬崖!

    林焰不得不冒险赌一把。

    平地上,他就算使出浑身解数,即便战剑还掌握在手上,也肯定不是达到了御空境的李清愁的对手,除了死,根本不可能有第二种命运。

    只能兵行险招,往绝路上去考虑!

    李清愁显然没有意识到林焰的打算,仍旧像猫戏老鼠一般戏弄着林焰。

    在李清愁看来,林焰和五夫人的恩恩怨怨与她无关,之前被林焰杀死的唐杰现在也与她无关了,真正有关的,是林焰身上挟带的秘密,以及刚才林焰戏弄自己时让自己的愤怒。

    在确信林焰逃无可逃的情况下,李清愁不着急从林焰口中得知龙岛的秘密,只想着要如何好好戏弄林焰,李清愁知道,越是在极度危险的情况下去刺激一个将死的人,就越是能够从对方的反应中获得快感。

    眼下就是这样。

    看着林焰气喘吁吁慌不择路地亡命奔逃,连头都不敢回,连还嘴都再顾不上,李清愁就涌起一股报复的快感。

    李清愁喜欢这样,喜欢自己选定的猎物在自己的掌控下任由自己戏弄,所以她还想将这种获得快感的方式持续下去。

    “***的。”

    林焰边跑边在心中问候着李清愁的祖宗十八代。

    这种猫戏老鼠的游戏,他充当老鼠的角色实在太憋屈了,而且,他还不知道自己这只小老鼠费尽心机想出了办法究竟能否达到预期的目标?

    万一跑到了尽头发现那儿不是悬崖,而是通往另一座山坡,那结局还是一样。

    可不管怎样,林焰还是得边心里骂人,边用尽全身力气,激发全部潜能往前跑。

    终于,林焰几乎要口吐白沫的时候,总算拖着被灌木刺得伤痕累累的两条腿到达了路的尽头。

    真的是路的尽头。

    尽头真的是一面绝壁,底下真的就是悬崖。

    可悬崖下不是水潭,也没有树木,有的只是怪石林立,只是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黑乎乎的悬崖底部!

    “跑啊,你倒是跑啊!”

    看到林焰被逼到了绝路,李清愁还是没有意识到这原本就是林焰的本意,她只是戏谑地看着林焰。

    林焰回过头看了一眼李清愁,眼神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随即转头就朝悬崖跑去!

    这样的情况显然超出了李清愁的预料,李清愁根本没想到林焰会二话不说直接跳崖,但是,李清愁并不甘心到嘴的肥肉就这样丢掉,双手急速划动过后传出一股莫大的吸力,向着林焰而去,想将林焰拉回到自己身边。

    “想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李清愁发出吸力,同时自信满满地说道。

    充沛的吸力即将吸附住林焰的后背,但林焰仿佛早已经知道了李清愁会这么做一般,突然之间就转过身体,双臂前伸,双掌猛烈地往前一推,恐怖的元气直接和吸力撞击到一块!

    借着碰撞产生的时间凝滞以及带来的反震之力,林焰高高跃起,像一只翱翔在天空中的雄鹰,脱离了地面,向着悬崖掉落!

    等到恼羞成怒的李清愁飞也似的赶到悬崖口时,林焰已经朝悬崖底部急速掉落了近百米,只留下一个小小的黑点在李清愁的视线中。

    “该死!”

    李清愁愤怒地挥舞了一下手臂,侧耳倾听了许久,竟是听不到半点落地声。李清愁于是干脆接连丢下了好几块巴掌大的石头,竟也没有任何声音传回来,看样子悬崖深不可测,深度至少达到了五百米,而且底部不是水潭,否则,这么大的石头以及这么大一个人落地,不可能听不到半点声音。

    “哼,即便是死了,我也要找到你的尸体。”

    确认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必死无疑后,李清愁还是先凑到悬崖口往下仔细看了一遍。

    底下云雾缭绕,但能够看清楚的地方也至少有两百米,在这两百米范围内,只有突出来的尖锐利石,不见任何树木,这也就说明林焰坠下后,身体不可能被树枝挂住。

    “嗯,应该是跌落到谷底了。”

    李清愁放心下来,开始绕过这段悬崖往旁边下山,并不打算放过林焰的尸体。因为林焰很有可能随身携带着龙岛上的秘密。

    ……

    林焰在高高跃起然后往悬崖坠落的时候,脑海中想得最多的其实还是躺在树洞中的铁牛。

    林焰不知道此刻的铁牛怎样了,是不是还在昏迷,抑或已经遭遇了不幸。

    他只希望铁牛没事,希望自己滴进铁牛嘴中的鲜血能够发挥出一点效果,希望铁牛不被李清愁发现,不被野兽拖走,希望铁牛能够回到家中,因为,铁牛说过,妻子怀孕了,想必这时候一定很盼望着铁牛能够回去吧!

    但对于自己,林焰并没有放弃对生命的渴望。

    虽然战剑被夺,导致他无法利用战剑空间来确保坠崖无事,但其他的努力也必须去做。

    他竭尽全力将下半身蜷缩起来,让背部朝下,同时双手护住脑袋,让脑袋低垂,只因为这样,即便是碰撞,也可以先让穿在身上的幽冥软甲分担掉部分撞击之力。

    坠落的速度超快,耳旁的风声都化成了尖锐的利器,灌进耳朵中后,都快将耳膜刺破,林焰努力保持着姿势,很快就感觉肩膀处狠狠磕到了一块尖石,肩胛骨似乎都被磕断了,紧接着又发觉背部火辣辣的疼。

    再然后,他不断被石头碰撞,有幽冥护甲护着的地方可能要好一些,但像大腿、双脚双手这样的位置,估计早就鲜血长流了。

    最后,他的脑袋也碰到了硬处,尽管有双手死死护着,但巨大的冲撞,还是让他头晕目眩,直接晕倒过去。

    “砰砰!”

    “啪!”

    类似这样的声音接连不断地响起,林焰不断被利石撞击,身体一直在朝悬崖底部坠落。

    ……

    两个小时后,李清愁好不容易绕过大段路,还是利用御空飞行的本事,才真正达到了悬崖底部。

    底部是坚硬的石质地面,往上看去,也全是怪石林立,悬崖侧壁上没有长出任何一棵树,因此林焰坠崖被幸运挂在树上的可能性为零,可李清愁并没有发现地面上有林焰的尸体。

    “应该是坠落地点还不准确。”

    李清愁嘀咕了一句,随即开始扩大搜索范围,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林焰的尸体。

    然而当李清愁将林焰所有可能坠落的地点都寻遍了之后,还是没有发现尸体。

    “不可能,即便是我从这么高的悬崖坠下,也不可能中途消失,肯定会落到地面上,那林焰到底去了哪儿?”

    李清愁整整在悬崖底部搜查了半天,可最终还是只能放弃。

    “哼,不管你落到了哪儿,都必死无疑,既然我找不到,就代表别人也找不到,便宜也不会落到别人头上,更何况我还得到了一把很不错的宝剑。”

    李清愁自我安慰着,随即带着战剑离开。

    到目前为止,李清愁还只是将战剑当做了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

    李清愁不知道的是,战剑在她手上,注定有一个秘密无法被发现。

    不管林焰是否死了,战剑融合了林焰的鲜血之后,里面的战剑空间就只有林焰能够使用,李清愁不可能发现战剑空间,更不可能知道战剑空间具有加速时间五倍的神奇本领。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