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三十三章 女子凶手

    棺材被放入坟墓中,然后覆土,送葬就算做完了。

    望着这片属于夏家的山上,密密麻麻的一大片新坟,林焰觉得心情更低落了,除了夏安之外,这里躺着的人中还有很多是下人,而且是那种被卖身进入夏家为奴为仆的下人,他们的一生包括生命都交给了夏家,原想着在这样的大户人家中最起码温饱不愁、生活有保障,哪知最后竟然这样惨死。

    做过了十年的下人,林焰特别能体会他们的心理,他们或许没有什么大理想,大目标,有的只是对生活渴望,可现在,他们却躺在了这儿!

    大片的新坟中,可都是一个个死不瞑目的亡魂啊!

    来帮忙的村民已经下山了,夏家亲戚还在哭泣,林焰没走,他想待会找那个高壮汉子问一些事情,看能否从中了解到凶手的有关信息大约半个小时后,夏家的亲戚也开始下山,林焰和夏安之的表哥留在了最后,就在夏安之的坟前说起了话。

    “今天真是感谢壮士的慷慨相助,要不然以那群混子的痞性,很可能真的要逼得我往回走,那样我可真对不住死去的人了。谢谢壮士了!”高壮汉子动情地说道。

    “不用谢我,其实我和夏安之还是朋友。”林焰看着面前墓碑上的字,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夏安之那憨憨的笑容。像那样的好人,居然也没有好报,不由得林焰心情不低落。

    “壮士和我表弟是朋友?”高壮汉子眼睛一亮,继续说道:“我表弟很少提及他的朋友,不过既然壮士认识我表弟,不知道是否也认识一个叫林焰的人?”

    林焰一愣,但随即很好地掩饰了过去,笑道:“林焰?不好意思,我没有听过这个人。”

    高壮汉子原本带着期盼的神情明显低落了许多,叹气一声,道:“看来我是找不到这人了,来这儿一个星期了,除了处理丧事以外,我就忙着打听这人,可一直找不到。”

    林焰心中一动,好奇的问道:“哦?这么想找到他,为什么?”

    高壮汉子也看了一眼墓碑,将夏安之的愿望说了出来:“在没出事之前,表弟不止一次和我说过林焰的事,说夏家能够有如今的繁荣,很大程度上都要归功于林焰。只是我想知道得更具体时,表弟却不肯说。后来,惨剧发生后,我在表弟的书房中找到了一封书信和一叠银票。书信就是写给林焰的,一万两银票也是给林焰的。”

    “难道那个叫林焰的,和夏家家主关系密切?”林焰装作很好奇地问道。

    “看完了那封信后,我才知道林焰果真对夏家的帮助很大,别的我不方便说,只是表弟的一个愿望就是打算将这封信和这笔钱交到林焰的手中,用来表达他的谢意。”

    不用高壮汉子透露,林焰也猜到信上面写的是什么了,夏安之一定是感谢自己没有将夏家的惊天丑闻透露出去。

    “现在表弟惨死,这个愿望我就想帮着他实现,所以一直在寻找这个叫林焰的人。”

    林焰看了一眼墓碑,没再说话。夏安之人确实不错,他死了自己也为他感到可惜。至于他的那封信和那笔钱,自己就不需要了,留给夏家的亲戚更好一些,相信信中牵扯到的丑闻,眼前的这个高壮汉子肯定会一直隐瞒下去。

    “对了壮士,您是否还认识表弟的其他朋友?我想再通过这些朋友找寻一下,看能否找到林焰。”高壮汉子继续说道。

    “我只和夏安之认识,他的朋友我不了解,不过,如果真找不到他,那就算了吧。”林焰好心说道。

    高壮汉子却露出一股执拗之色,固执说道:“这可以说是表弟的遗愿,我必须帮着完成。”

    林焰不禁对他刮目相看,这人不是武者,不是达官贵人,但心性品质却超出了一般人一大截,可林焰不愿意暴露身份,以免和对方纠缠不清,于是在这个问题上就此打住。

    “夏家发生的惨案,具体情况你能够和我说说吗?不瞒你说,我这次来也是想找出凶手,为夏安之报仇。”林焰道出了自己的目的。

    这是林焰的真心话。

    对夏天龙、夏平之流他自然没有半分好感,但对夏安之,他一直心存感激,他始终没有忘记那年大年三十时,他因为手伤了没有按时将柴劈完,除夕夜的晚饭,也就是一碗光面条,因此还被夏石虎和管家扔了出去,随后夏安之发现了,特意吩咐厨房给他做了一碗有肉有菜的热气腾腾的饭。夏安之对他的一饭之恩,他一直记着,现在夏安之惨遭凶人所害,他就想找出凶手,让夏安之能够安息。

    更何况,这个凶手不光杀了夏安之,还将本就可怜的下人都杀死了,这更是让他愤怒,促使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揪出凶手,为他们报仇。

    高壮汉子既然知道了林焰是他表弟的朋友,而且今天还帮了他这么大的忙,自然不会怀疑林焰,于是将灭门后夏家的情况说了一遍。

    只是,和林焰自己听到的大体一样,从中得不到更多的信息来锁定凶手。

    “官府那边怎样了,有没有什么线索?”林焰随即问道。

    “官府的验尸报告称一百二十七人都是被一剑割喉致死,凶手应该是一人,且是一名用剑的高手,杀人狠辣而且速度极快,才没让一个人跑出院子。”

    高壮汉子说这些话时,仍显得心有余悸,显然,这个凶手下手的残忍,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

    “难道凶手就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在夏家,例如为什么要赶尽杀绝?”现在夏家发生惨案的现场,痕迹早已经被清除了,林焰只能够寄希望从高壮汉子这儿获得更多的有用信息。

    听到林焰这样说,高壮汉子足足看了林焰好几秒钟,似乎在犹豫着什么,最后才下定了决心,说道:“壮士,有些事情哪怕是表弟的朋友我都不愿说,可今天你仗义出手,就说明你是一个侠肝义胆的好人,而且有本领,或许真的能够为我表弟报仇。”

    “现在官府那边掌握了几条情况,是外界不知道的,我就说给壮士听吧。第一个就是惨案发生时,刚好才下过雨,地面是湿的,从留下的凶手足迹看,这人的脚尺寸较小,脚印也较浅,而从死者颈脖上的剑伤分析,凶手用的是软剑。”

    高壮汉子终于还是将一些额外的信息透露给了林焰。

    “尺寸较小,留下的脚印较浅,说明这人体重很轻,身材纤细,而使用软剑,则说明这人手腕灵巧,但力量不大,所以才需要像软剑那样的不耗力兵器作为武器,那这么说,官府已经认定凶手是一个女人了?”林焰分析道。

    “壮士分析得极是,与官府得出的结论一样,凶手被认定是一个女人,而且在惨案现场还发现了一支玉簪,被认为只有三十岁以下的女子才会佩戴,所以准确来说,凶手是一个年轻女子。”

    “可就是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个年轻女子会如此痛恨夏家,竟然下得了这样的毒手,全府上下一百二十七口人,无一活口,这人,一定是个女魔头。”

    高壮汉子义愤填膺,拳头紧握,很是气愤。

    林焰听到“年轻女子”四个字时,脑海中马上浮现了一张年轻的脸庞,可随即林焰很快就将这人排除了。

    “是我想多了,怎么可能会是她?”

    林焰不再想这事,转而问道:“那官府那边现在怎么处理,有没有锁定什么可疑的年轻女子?”

    高壮汉子一听说到了这个,立即摇头叹息道:“还是不说的好,一说就觉得无奈。”

    “这话怎么说?”林焰不由疑惑起来。

    “认定凶手是一个年轻女子后,官府就不肯再出力了,明确对我说这案子他们破不了,他们说即便找到了凶手,凭着他们的人手,肯定不是女魔头的对手,况且,只掌握到了这些线索,根本无法锁定凶手。我看也是,官府那边逮捕一些普通人还行,碰上了这种实力强横又心狠手辣的武者,他们确实也没办法。哎,可怜这么多人,可就含恨而去了。”高壮汉子一脸的无奈。

    林焰点点头,知道这是实情,指望官府那边破案,几乎不可能,看来要揪出凶手,自己还得一步步来,但无论会花去多长时间,自己也要坚持下去,相信总归会找到这个毒辣无比的年轻女子。

    再次拜祭后,林焰和高壮汉子开始下山,上了之前走的那条土路。

    “呶,师兄,他们就在那儿。”

    正走着的时候,前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就是他们将我的手腕扭断了,我还被打了一个耳光。”

    赫然就是被林焰打跑的那个杨二郎,想不到又出现了,而且还带来了帮手。

    “还好意思说被人打了耳光,传出去还不是丢了我天煞门的脸,难怪你混了五六年还只是一个外门弟子。好了,看我的,师兄一定帮你出这口气。”

    杨二郎没有埋怨师兄奚落他,得到了师兄的保证后反而心情大爽,对着不到二十米的林焰和高壮汉子大声嚷道:“你们两个混账就准备跪在老子脚下,好好tian老子的脚,从老子裤裆下钻过去吧,哈哈!”

    高壮汉子不免担心起来,忙说道:“壮士,看样子被你打跑的那人请来了一个很强大的帮手,要不我们先避一避吧?”

    林焰神态自若,轻松笑道:“不需要,那人请来的帮手碰见我,照样得跑。”

    说罢,林焰继续前进,步伐平稳,硬是让高壮汉子错愕不已,差点愣住了。

    二十米的距离很快就到了。

    双方总共四人,隔着不到三米站定。

    “师兄,就是这个戴帽子的家伙打的我。”杨二郎指着林焰向旁边的年轻人告状,随即,杨二郎得意洋洋看着林焰,嚣张地说道:“这回你惨了,我看你一个人怎么打得过我师兄!这次我非得让你跪在地上叫我三声爷爷,从我的胯下钻过才能饶了你!”

    杨二郎觉得自己扬眉吐气的机会来得真是时候。回去后他就咽不下这口恶气,稍稍包扎了一下伤口就准备将家中的打手都喊上,就不信打不垮对手,可还没领着打手出发,与他关系素来不错的天煞门师兄恰好就来了。对于这个师兄,他可是非常了解,作为天煞门内门的核心弟子,实力强悍,由师兄出面,可比带上大群打手要更保险。

    可林焰显然不将这当回事,一点都不害怕杨二郎请来的帮手。

    “是吗,谁惨还不一定呢。”林焰笑呵呵道。

    “你是……”王天,也就是杨二郎口中的师兄,一听这个声音,马上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怎么,你不会如此健忘吧?”林焰看着王天,将帽沿稍稍拉高了一点。

    立即,王天脸色大变,瞬间惨白一片。

    林焰满意地笑笑,讥诮道:“王天师兄是不是还准备拦着路,不让我们过去呢?”

    王天脸色开始变得一阵红,一阵青,手紧紧攥着,身体在不可抑制地抖动,显然在强忍着什么,但最终还是泄气,冷冷对旁边的杨二郎说道:“我们走。”

    杨二郎立即傻眼了,急忙不解地说道:“师兄,不是说好了要帮我教训这人一顿吗,怎么现在就要走?”

    “哪来这么多废话,让你走就走,快点!”王天把从林焰这儿受的憋屈之气全发到了杨二郎的身上,冷冷呵斥道。

    见王天师兄拔腿就走,杨二郎带着满腹委屈和疑惑,却也只有恼恨地跟上去,根本没胆量单独面对林焰。

    “慢着,”林焰忽然在背后说道,“王天你最好好好教育你师弟一次,让他不要再对夏家的人搞什么动作,要不然,嘿嘿,你知道后果的。”

    “嘿嘿”两个字,让王天感到脊背发凉,想到自己在这人手上吃过的苦,王天又加快了脚步,生怕这个连门派长老都得对其恭敬有加的高人翻脸。

    这边,高壮汉子惊愕地看着走前面的林焰,愈发觉得自己将一些隐秘事情说给这位壮士听是明智的,兴许这位表弟的朋友,真能够找出凶手并为死去的人报仇。

    “师兄,那人究竟是谁?”避开林焰后,杨二郎连忙询问。他不傻,隐隐猜到了一些原因。

    王天脸色铁青,心中的气愤一直就不曾消减过,紧咬着嘴唇,一字一顿说道:“哼,连番羞辱我,他日我一定要杀了你!”

    杨二郎一听王天师兄冰冷的话语,心中寒了一下,不敢再多问。

    “杨二郎,这人你不要再去惹,总之师兄一定会找到机会,给他好看的!”王天恶狠狠说着。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