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对冤家

    “砰!”

    得知女儿中毒真相的仇厉猛地一拍桌子,上面的水壶和茶杯全都跳了起来,房间内顿时撞击声不断。

    “他白家也太卑鄙狂妄了,居然派人上龙岛对付小曼,可恶至极!”

    仇厉铁色铁青,神情阴冷得可怕,一张脸几乎都扭曲过来,双眼中迸射出仇恨和愤怒的火焰。

    “小曼,你还记得在龙岛历练时曾经遭遇过神秘人物的攻击吗?”

    仇厉肯定不会在女儿中毒一事上退让,当着林焰的面就开始挖掘整件事情的真相。林焰虽然将一高一矮两人之间的对话都说给了仇厉听,但林焰也只是了解到两人用了施毒的伎俩导致仇小曼中毒,具体施毒过程却并不清楚。

    仇厉就是想了解更多的细节,并不是怀疑林焰所说话的真实性。

    仇小曼却摇摇头,回忆了好久也没想明白自己是什么时候中的毒,“没有啊,我和众位师兄弟都没有遇到别人的攻击,唯一的一次和外人碰面,还是在猎取黄玉龙的情况下,但那时周围只有青武门和幽冥门的人。我想,这两个施毒的人只是利用了手法让我在不知不觉中中了毒。”

    仇厉点点头,说道:“应该是这样,林焰说那两人都只有蜕凡境一重天的实力,不可能正面和小曼你们对抗,一定是通过某种高明的手法施的毒。”

    “仇掌门,这个就是蚁毒,也就是仇小曼身中之毒。”林焰将一直保存在身上带出龙岛的“蚁毒”拿出来,交给了仇厉。

    仇厉拿着装有“蚁毒”的瓷瓶,眼睛中的怒火更盛。

    “竟然就是这种毒害得小曼躺在床上这么久动弹不得,动用了无数名医高人来诊断都查不出原因,若不是林焰你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并且慷慨拿出宝贵灵药赤血野参,小曼很可能就会被白家害死了!可恶的白家,这回咱们结下的梁子可是怎么都解不开了,我一定要狠狠报复!”

    仇小曼也怒斥起来:“居然敢对本小姐使坏,白家,我要让你好看!”

    林焰不动声色,心中却暗道:这回看来天煞门和白家的矛盾是越积越深、再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索性,林焰继续补充了一点事实。

    “其实事情原本还会更坏。”

    一听这话,仇家父女都看向他。

    林焰于是继续说道:“蚁毒虽然有半年的潜伏期,但一经爆发,绝对不只是全身酥软浑身无力这么简单,仇小姐这次运气极好,无意中拍下了这块青玉,之前我曾说过,青玉是我从龙岛所得,具体来说,是在发现赤血野参的地方得到的,由于和赤血野参长久伴生的关系,青玉想必也吸收了赤血野参的一些精华,因此便拥有了抑制蚁毒的功能,这才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体内毒素的蔓延。”

    “它?”仇小曼嘀咕着,取出了红绳系着的一块心型吊坠打量着,正是由青玉加工后的那块。

    “就是它。”林焰微笑道。

    仇厉难看的脸色总算恢复了一些,感慨道:“看来十万五千两黄金花得可真值。”

    哪知仇小曼立马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看向林焰的表情瞬间不友善起来:“你这自大的家伙,明明知道我中毒了,可为什么要拖到现在才来救我,是不是准备在我危难之际才打算挺身而出,借此好好表现一番,好让我对你感恩戴德?说老实话!”

    尽管声音清脆悦耳,然而却带着风雨之势。

    林焰顿时头大,腹诽着你仇大小姐怎么都不动动脑子想想,要能够早点将你体内的毒解了,我干嘛还非拖着?真要有你说的那种想法,那我岂不是成了既要当**又想立牌坊的典型?

    还好,糊涂女儿总算有一个英明的老爹。仇厉马上解释道:“小曼,你可错怪林焰了,如果不是你中的毒爆发了,导致身体出了毛病,就凭你活蹦乱跳的样子,即便林焰做了和今天一样的事情,爹爹也很难相信他。”

    仇小曼轻哼了一声,狠狠剜了一眼林焰,便沉默了。

    仇厉看看宝贝女儿,再看看林焰,觉得这对从一开始就没彼此看顺眼过的“冤家”其实挺有意思的,现在的场景,就好像小两口在闹矛盾,自己则在调停呢。

    想到这儿,仇厉心中暗暗点头,愈发觉得林焰这小伙不错,聪明善良但不一味憨傻,有心计有城府但又懂得分寸知道进退,加上本身实力又很不错,还有从龙岛平安归来的神秘经历,以后多半是要飞黄腾达的人中俊杰,在年轻一辈中,确实属于佼佼者,和自家宝贝女儿倒是很般配。

    正想着呢,仇小曼的话将他拉回了现实中。“爹爹,你准备怎么对付白家?”

    仇厉拿着装有“蚁毒”的瓷瓶,恨恨道:“即便证实了是白家在暗中使坏,估计白家也不会承认,但没关系,我也不正面找他们的麻烦,不过就是背地里阴人吗,我仇某人也会。”

    对此林焰没有插话,待仇厉将话说完后,知道自己该离开天煞门了,林焰于是站起身,准备告辞。

    仇厉也没有客套,真诚道谢后,不忘再次表态:“林焰,你之前提出的两个要求我都会办到,这点,你放心。”

    末了,仇厉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鼻烟壶,递到了林焰面前,看似是要将这玩意儿赠给林焰。

    林焰看着只有两个拇指大、把玩功能肯定要胜过实用功能的精致鼻烟壶,有些茫然不解。仇厉怎么会想到这么一出,自己又不吸烟,而且即便吸烟,也不会用鼻烟壶,更何况,这鼻烟壶实在太小巧,估计一次只能吸一两口,没多大用。难道这鼻烟壶是一件古玩?可即便非常值钱,但问题是自己现在好像也不差钱啊?仇小曼不是才“慷慨捐献”了十万两黄金么?

    仇厉也看出了自己这一举动的鲁莽,嘿嘿一笑,解释道:“这鼻烟壶是我才从一朋友那得来的,是一个空间储物容器。”

    空间储物容器?

    林焰差点将这六个字脱口而出,心中非常惊讶和震惊。虽然没曾拥有过,但也知道空间储物容器就是一个可以轻松携带和自由移动的仓库,能够随时将物品放入其中。无论多么重的物体,进入里面后都会丧失重量,因此只会有一个鼻烟壶的重量,而当要使用的时候,只需一个意识,就能够让物体从里面出来。

    可想而知,这种东西给人们的生活会带来多大的便利。然而,空间储物容器非常名贵,一般市场上却根本看不到,能够拥有它的人,要么极端有钱,要么非常有权,又或者是身份地位很高的武者。

    也正因为如此,林焰反而有些不相信仇厉会将这样的宝物赠送给自己,即便对于仇厉来说,空间储物容器也绝对称得上宝物,其价值无法用金钱衡量,估计仇厉也很看重它,否则就不会随身带着了。

    一旁的仇厉没有注意到林焰的表情,继续说道:“它里面的储存空间大概在两个立方左右,虽然不是很大,但也可以存放不少东西。哦对了,差点忘记了,”仇厉笑笑,手掌出现一团白光,从鼻烟壶上缓缓滑过,“现在它已经被我解除了附属关系,成为无主之物了,里面有大概五十颗蜕凡境级别的凶兽内丹,不管是用来出售还是炼制丹药,相信都派的上用处,也一并交给你了。给!”

    仇厉像是将一件微不足道的礼物送给林焰一般,很轻松地就将鼻烟壶再次递了过去,但之前有意无意的一番解释,却也恰好说明了这个实际上是空间储物容器的鼻烟壶,非常珍贵。

    林焰马上推辞,不肯接。

    倒不是林焰故意客套,实际上,一个拥有两立方独立储存空间的宝物,他很心动,除了用于存放物品方便生活,还能够存放战剑,毕竟,战剑即便套上了一层普通的剑鞘,在牛头山时也还是被眼光毒辣的独孤剑魔一眼认出了它的非凡。况且,鼻烟壶里面还有着五十颗蜕凡境级别的凶兽内丹。仇厉或许只会将这些内丹当做炼药材料,但他却可以将内丹里面的精气全部吸收,五十颗这种内丹,蕴含着不少精气,对快速修复幽冥软甲很有帮助。

    可问题是,他不想和天煞门扯上太多的关系,因为仇三娘的缘故。

    在得知仇三娘是仇厉的妹妹、仇小曼的亲姑姑后,对仇三娘的死,他多少有了一些歉意,便不愿再继续与仇三娘的亲人产生瓜葛。

    可仇厉显然误解了他的意思,还以为他是在客气,因此反而执意要将鼻烟壶送出去。

    最后,再推脱就显得矫情了,林焰只好将鼻烟壶收下。

    这时,仇小曼在一旁酸酸说道:“这下好了,有了这么大的一个储物空间,你这家伙大可以将十万两黄金都放在里面,让我想想啊,拿着十万两黄金满大街走的感觉应该很不错吧?从今以后,你也是暴发户中的一员了,恭喜你!”

    敢情仇小曼还对花费了十万五千两黄金做了一回冤大头的事情在耿耿于怀。

    偏偏林焰却一本正经地答道:“仇小姐的提议真是不错,那谢谢了。”

    气得仇小曼撅起了樱桃小嘴,没好气嚷道:“恕不相送。”说罢,竟是直接走到门口,拉开了房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小曼,一起送送林公子。”仇厉提议道。

    “不松,本小姐要睡觉!”仇小曼气嘟嘟地跑回了房内。

    “还真是一对冤家。”仇厉在心中笑笑,随即对林焰说道,“我送你。”

    下了二层小楼,穿过幽静院落到达这栋房屋的外面后,林焰和仇厉正好碰上了一个人。

    是苏长老。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