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一十五章 告别石龟,再遇小红马

    “咦,那是什么?”

    在一个底座附近,林焰忽然瞄到了一个长方形的黑色盒子。

    “这会不会是幽冥上人留下来的东西?”

    林焰拿着盒子,嘀咕了一句,随即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本古色古香的线装书籍,封面上异常醒目地有着四个笔走龙蛇的大字:幽冥玄功。

    竟然是幽冥玄功!

    林焰在秘籍最后面翻了翻,果真发现上面记载了幽冥玄功第九重的修炼之法!

    如果这本秘籍被幽冥门的人得到,他们肯定会欣喜若狂,毕竟,现在的幽冥门没有谁拥有完整的幽冥玄功秘籍,这导致了幽冥玄功在幽冥上人练成后的三千年时间里,再无后人能够修炼到大成境界,可现在,这样的瑰宝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落到了自己手上。

    林焰将秘籍小心收好,他倒不是想学习幽冥玄功,但想来有了这样的宝物在身,如果出了龙岛,今后面对幽冥门时,就有了和他们谈判的资本,甚至于,让幽冥门的人帮助自己杀死青绝,都是可以的!

    自从青绝派出两个黑衣杀手潜入龙岛袭杀自己之后,林焰就对青绝恨之入骨,这次重返潇水城,不管情况怎样变化,无论梅降雪和天玄前辈如何阻拦,他都要将青绝杀死!

    将这块土地查探了一遍,没再发现其他东西后,林焰看了一眼光柱,发现它还在维持着运转,一时半会没有消退的迹象,便重新走回了石龟面前。

    林焰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已经是石龟第二次救下自己的性命了,这两次,如果没有石龟的及时出手,他肯定会死,脑海中出现了很多表达救命之恩的词语,但最后由口中说出时,林焰只是真诚地说了一声“谢谢。”

    小乌龟也知道和林焰分别在即,很舍不得,飞扑到了林焰怀中,小爪挠着林焰破烂的衣服,似乎在说着让林焰留下来。

    林焰眼睛微微湿润了,在龙岛孤身一人的生活中,是石龟陪着他度过了最孤单的日子,那时候,每天早上和黄昏站在悬崖边,欣赏石龟嘴一吸、将内陆湖中的盐鳝吸上来吃掉,是他很开心见到的一幕,每天都不会错过。

    待小乌龟来到后,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几乎和小乌龟同吃同住,他仍清晰记得小乌龟抓着香喷喷的烤肉狼吞虎咽的可爱模样,也在小乌龟的陪练中不断将自己的实力提高。

    他将石龟当做一个睿智有故事的长者,将小乌龟当做一个活泼好动的顽童,不知不觉中就有了感情,现在分别在即,他才发现,他是多么的舍不得。

    “石龟前辈,你和小乌龟多多保重,如果有机会能够重回龙岛,我还来悬崖那边,看望你们。”林焰动情地说道。

    石龟点点头,虽然没有说话,但表情却在鲜活地告诉林焰:我祝你好运,再见。

    林焰将小乌龟捧起,在石龟旁边放好,笑道:“小乌龟,以后可要好好听爷爷的话,等我回来了,再做烤肉给你吃。”

    小乌龟的小爪子揉着眼睛,像个正在哭泣的婴孩,听到林焰的话,只是拼命地点头。

    林焰不舍地拍拍小乌龟,转身快步朝光柱走去。

    进入里面后,林焰朝着石龟爷孙俩挥手告别,很快,光柱上的金色光芒大作,他的视线中,神奇的石龟爷孙俩变得模糊。

    林焰心中叹息一声。临走时他还是向小乌龟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出龙岛后,哪有这么容易重新回来?除非龙岛自己解封了还差不多。

    龙岛,这片杀戮不断的土地,今生不知是否再有机会能够回来?一直保持神秘感的石龟,恐怕自己以后再没有机会知道它的真实来历了,还有无名湖泊底下的古老城堡以及月圆之夜湖面上的巨龙光影,这些谜团,自己恐怕再也没机会去找出谜底了。

    感伤间,龙岛已经离林焰越来越远。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焰总感觉光柱就像是在穿越时空隧道一般,自己的视线看到的,始终是金色,根本看不清外面的世界,但总算,他感觉双脚踏在了实处。

    睁眼一看,林焰发现自己站在了一条土路旁。

    这里的环境很陌生,是出了龙岛么?

    林焰疑惑地查看周围的景象,直到看到了视线中的一大片平地。

    平地很多地方都龟裂了,随处可见一堆堆的白骨,看不到其他任何生命,没有树,没有花草,没有昆虫,没有鸟兽。

    而且,尽管是正午时候,明亮的阳光照射在平地上,却像是永远无法温暖这片土地,那股愁云惨淡的气氛始终在平地上方游离,无法驱散。

    “内陆湖?”

    林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超大型的湖泊居然干涸了?难道龙岛经历异变被封困后,内陆湖随即彻底消失了?

    林焰想起了那次异变发生时,内陆湖的湖水就像沸腾了一般,生活在湖中的无数生命甚至连惨嚎都来不及发出,身体就融化了,化作了一具具惨白的骨架悬浮在湖水中,甚至连那些路过湖面上空的飞禽,拼命扇动翅膀也无法逃脱下坠的命运,纷纷坠湖而死。

    看来,那时的末世之景的确可怕,已经让这座咸水湖彻底从潇水城消失了。

    林焰仔细眺望了良久,终于还是没有发现龙岛的踪迹,连自己如何站在如今的这块土地上,林焰都没办法说得清,可以肯定的是,他现在也和潇水城的其他人一样,都找不到进入龙岛的通道了。

    “也罢,巨龙这样安排肯定有它们的道理,好歹我总算活着回来了。呵呵,潇水城中我认识的人,恐怕都认为我早死掉了。”

    林焰想到铁牛夫妇,梅绛雪,独孤剑魔,仇小曼,秦海梦,天玄前辈时,嘴角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一抹笑意。

    然而,当林焰想到青绝青风父子时,上扬的嘴角立即冷漠下来,冰霜遍布脸上。

    此次重返潇水城,杀死青绝是第一要务,甚至与他要在全城比试中战胜其他人、获得进入天帝城的资格同等重要。

    “等着,青绝,既然我回来了,我俩之间的帐,我慢慢和你算清!”

    林焰从行囊中取出另外一套衣服,替换掉身上破破烂烂的一套,然后找到一个有水的地方,将自己的容貌整理了一遍,使得自己看起来清清爽爽,干净利索。

    林焰倒是想现在就变换模样,好让别人认不出自己,毕竟,自己从龙岛活着回来的消息现在越少人知道越好,否则,一旦被青绝察觉到,自己就会有性命危险,虽然很痛恨青绝,但林焰还没有丧失理智。

    可是,这儿荒芜一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要找来化妆用的道具谈何容易?好在经过在龙岛几个月的生活,自己的头发和胡子都“茂盛”得厉害,对着水整理了一番后,那些认识自己的人,只要不细看,还是无法将眼前三十多岁大叔模样的自己和印象中的林焰联系到一块。

    林焰于是开始动身,径直朝位于郊区自己所居住的乡下院落而去。

    渐渐地,林焰来到了有人烟的地方,本来这儿和几个月前相比,并没有两样,但林焰看在眼里,却感觉百看不厌,心里甚至还有些小小激动,因为终于时隔这么久,看到活生生的人了!

    一路走着,林焰看到的人越来越多,离潇水城中心越来越近,只要穿过这片繁华地带,沿着一条土路就可以马上回到乡下院落了。

    可当林焰在一条街道上匆匆赶路时,突然发现前方拐角出现了一匹小红马,小红马的背上,赫然坐着一袭火红衣裳、手执软鞭的俏丽女子,不是仇小曼又是谁?

    “这丫头怎么又骑马上街了?难得的是体内蚁毒还没爆发,一点都不像中了毒的样子。”

    看着仇小曼神采奕奕的面容,林焰不由感叹白家下毒的水平还真是高超,蚁毒半年的潜伏期,现在都过了将近四个月了,可仇小曼还是若无其事,如果真的哪一天爆发了,谁又能够在那时候想到原来仇小曼早就中毒了的事实?谁还会将仇小曼中毒身死的事情与龙岛上白家人的施毒联系到一块?

    边想边走,眼看林焰即将和仇小曼擦肩而过。林焰自然不会选择在人多的闹市表露身份,而仇小曼一手拿着软鞭,一手抓着一串冰糖葫芦在吃着,连缰绳都没抓,任凭小红马载着她慢悠悠晃荡,更是没功夫去打量路边一个长头发、胡须茂密的三十岁男子。

    可是,仇小曼不会,不代表小红马认不出林焰。

    小红马大概是上次受惊后,被林焰大力一搂一扯直接掼倒在地的情景给吓怕了,留下了心理阴影,便死死记住了林焰的气息,虽然此刻林焰容貌大变,但身上的气息却没有改变,灵敏的小红马马上认了出来,心中一哆嗦,非常不安地开始扭动身体,原本沉稳的步伐一下凌乱,马蹄变得慌乱而急促,就想离林焰越远越好。

    这一下,可害惨了马背上的仇小曼。

    她先是随着小红马的骤然提速身体向后一仰,才放入嘴中的一颗冰糖葫芦顺势滑进了喉咙,差点没让她当场背过气去,紧接着,她胡乱开始抓缰绳,却一下抓不到,身体一阵摇晃,就快从马背上直接摔下来。

    好在仇小曼终归是一个武者,将手上冰糖葫芦一抛,仇小曼轻盈地跳下了马背,眼疾手快地扯住了小红马,费了一番劲后终于让小红马安静下来。

    不过,仇小曼却怎么也不知道好好的小红马为什么突然这么慌里慌张,附近的路人也没见有谁在使坏啊,况且,整座潇水城谁不知道她仇小曼?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惹她?

    莫名其妙经历了“凶险”一幕的仇小曼只好自认倒霉,就准备跨上小红马继续上路,却突然朝林焰说道:“喂,你站住!”

    林焰正欣赏着刚才仇小曼的窘态,在心里偷着乐呢,看到仇小曼朝自己走来,心中腹诽了一句:难道连仇小曼也认出自己来了?

    仇小曼在林焰面前站定,先不说话只是盯着林焰的脸看了好几秒钟,然后才用疑惑的语气似乎自言自语地说:“没道理啊,怎么和那个自大的家伙看起来这么像呢?”

    林焰心中再次一乐,但为了不露出破绽,还是装作被别人盯久了很不适应的样子,侧过脸,特意用一种符合年龄的低沉声音说道:“姑娘拦住在下,可是找我……”

    仇小曼蛮横地打断了林焰的话,脆声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姑娘拦住我,我还以为是找我算命呢。”林焰故意这样说,表情和动作都很谦卑。

    “嗯,看你和那个家伙也不像,那家伙虽然自大臭屁了些,但说话哪有这么礼貌。”仇小曼一本正经地说道。

    林焰:“……”

    “哦对了,你刚才说你是算命的?”

    断定眼前这人并非是林焰后,仇小曼马上被此人算命先生的身份吸引了,因为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一个算命先生没有拿着写有“相命”白幡、就上街行走的。

    “道士,哦不对,算命的,那你都会算什么呀,对了,你就给本姑娘算算我今年的气运怎样?”仇小曼笑语盈盈。

    林焰正乐意这一幕发生,当下就将街上那些算命先生惯常用的一套直接拿过来,装模作样地询问了一番生辰八字,又仔细看了一番面相,最后才面带笑容,说道:“观姑娘气运,稳中却有一丝波动,约莫在两月内即将有霉运发生,但请姑娘不用担心,姑娘命理显贵,命格坚硬,到时自会遇到一位贵人,将此霉运消解。”

    仇小曼将信将疑,蹙起秀眉嘟囔道:“两月内有倒霉事情要发生?贵人,什么贵人来帮我?”

    林焰装出老神在在的模样,一副世外高人的口吻:“所谓天机不可泄露,本相师只能言尽如此,姑娘还请不用担心,这趟霉运自有贵人相助,可保姑娘平安。”

    说罢,林焰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就准备离开。

    “接着,”背后,仇小曼从腰间佩戴的钱袋中取出一锭金灿灿的黄金,抛给林焰,“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但听着像那么回事,这是请你算命的报酬。”

    林焰接过黄金,恭敬地行了一礼,谢道:“多谢姑娘慷慨相赠。”

    “呵呵,想不到我还有当相师的天赋,几句话就赚来了一锭黄金,这生意,做得呀!”林焰边走边掂了掂手上黄金,一脸春风得意。

    而身后,仇小曼一本正经地嘀咕着:“贵人?到时会是哪个贵人来相助我啊?”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