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零一章 偷蛋成功

    被泥浆裹挟的身体在渐渐上升,追逐着那渐行渐远的灵魂,一切,似乎都将逝去。

    最先变化的是脑海中的景象。那一幅幅像画一样的东西不再在眼前闪过,脑海中那团炫目的白光也不再出现。

    接着,林焰感觉脸部有了一股冰凉感,像是被风吹过,又像是被雨水落到了脸上。

    林焰缓过神来,心中有了那么一丝不确定:难道自己并没死?

    直到鼻孔哼哧哼哧地挤压,带出部分鼻中的泥浆,呼吸到了一小丝新鲜空气后,林焰才真正确信自己没有死,身体经过之前的上浮现在脑袋已经冒出了泥浆!

    雨水成功地将他仰着的脸上的泥浆冲洗掉,没怎么费力,他就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现实的一幕:那套穿在他身上的黑色软甲与身体上的伤口完全分开,稍稍鼓胀开来,并不断提供一种向上的浮力,使得他的身体现在从腰腹处往上,都是浮在泥水上面的。

    林焰没有去想黑色软甲的神奇,他想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我得救了。

    劫后余生的庆幸、兴奋激动莫名、感慨万千等等各种情绪交杂在一起,让他百感交集。

    尽管一向爱惜生命,尊重生命,敬畏生命,可这一次,当死亡来得是如此之近时,他对生命的渴望也超乎寻常的期盼和留恋。

    幸好,一切都结束了。

    林焰任由软甲将身体悬浮在泥水上,随着深坑中水位不断上升而一点一点往上移动。

    终于,雨水灌满了这个三十米深的坑,他也看到了地平线。

    大雨还在落下,林焰爬出深坑找到一处稍稍干燥些的山洞时,雨水已经将他身上的污浊尽数洗干净了。

    林焰拿着战剑,瘸着右腿,进了山洞,开始休养。

    硬逼着自己将元气元转完一周天,让赤血野参的药效发挥到身体各处后,林焰才徐徐吐出一口浊气。

    衣服已经被元气逼出了水分变得干燥,虽然又饥又饿,但好歹没有了生命危险,林焰背靠山壁上,仔细查探着身上伤势。

    除了左臂和右腿外,最重的伤就是被八臂恶龙树干粗的手臂砸中后留下的内伤,因为有赤血野参和不断吸收来的精气滋养的缘故,内出血没有,经脉也正常,但就是骨头断裂了不少,续接上后需要时间来静养才能彻底恢复。

    出于谨慎和细微的性格,林焰还是将山洞周围仔细查看了一遍,确认附近没有什么凶兽活动后,才第一次将视线落到了身上的黑色软甲上。

    软甲看起来锃亮,甚至有些熠熠生辉,四个缺失了方块的缺口因为补充进入了精气,所以还是呈现出一层薄薄的亮光,很好地将缺口填补了。

    林焰试着用手指戳了戳其中一个缺口,发现虽然只是一层薄薄的亮光,但却异常的柔韧,戳不破。

    林焰明白从凶兽内丹上吸收而来的精气是用来修复软甲了,只是看样子要将这四个缺口彻底修复,还非得花费大量精气不可。

    软甲的主人是幽冥恶魔,那个他根本不知为何方神圣的存在,幽冥恶魔没死,软甲就不能够滴血认主,今天软甲表现出来的神奇或许只是属于软甲本身的一种特质而已。

    但就因为软甲的不平凡,反而让他更坚定了要将软甲收归己有的决心。

    大雨渐渐停下来了,林焰在附近茂密灌木中寻到了一些野果,也暂时填饱了肚子,便开始继续调息,恢复伤势。

    又来,太阳出来后,林焰又想方设法寻到了火石和干草,将捉到的几只山鸡烤熟,算是美味了一次。

    三天过后,林焰已经能够像平常人那样的速度前行了。

    为了保险起见,林焰没有马上去找八臂恶龙的麻烦,又静养了四天,直到伤势复原了个七七八八,林焰才拿着战剑朝发现三颗龙蛋的位置走去。

    早在被困深坑中时,林焰就下定了决心,要报复八臂恶龙。

    杀死八臂恶龙显然不现实,林焰很干脆地就将主意打到了三颗龙蛋上。

    借着灌木的遮掩,林焰小心翼翼朝位置靠近,先前的经历提醒了他,让他在距离龙蛋一百多米的地方就事先停了下来。

    观望了好一阵,确认八臂恶龙就在龙蛋附近徘徊巡逻后,林焰继续猫着腰缓慢靠近。

    大概距离龙蛋五十米时,林焰再次停下,依旧没有暴露身形。

    从这儿望去,看不到龙岛,但可以看到那跟小山一样的身影,正是八臂恶龙。

    “哼,差点杀死了我,这回说什么也得让你受点损失。”

    林焰干脆坐了下来,咬着草茎等着八臂恶龙离开,以方便自己的再次偷蛋行动。

    但这一整天,林焰都没有等到什么合适的机会。

    但林焰打定了主意要偷得龙蛋,于是第二天再次来到这个位置时,他随着带了两只烤鸡,准备打持久战。他就不信八臂恶龙没有打盹松懈的时候。

    又是一天过去了,林焰边调养身体边观望动静,八臂恶龙很尽职,既当爹又当妈的,绕着三颗龙蛋转,不给林焰丝毫可乘之机。

    但奇怪的是,除了八臂恶龙以外,另一头龙却始终没有出现。

    期间,倒是有几头看起来块头不输于八臂恶龙的凶兽进入了龙蛋的区域,也不知道是想猎取龙蛋还是想杀死八臂恶龙,反正林焰很乐意见到这种情况出现,希望八臂恶龙也它们斗得不可开交,这样自己就有机会在一旁黄雀在后了。

    可来的这几头凶兽实力却不怎么强大,至少跟凶残成性的八臂恶龙还有一段差距,于是,它们被八臂恶龙用最野蛮最狂暴的杀法直接撕裂成片杀死,并省去了八臂恶龙外出寻找食物的时间。

    “怎么不来一只实力可以强压八臂恶龙的凶兽呢?”

    林焰望着五十米外血腥的战场,看见又一头凶兽被八臂恶龙的两只恐怖手臂牢牢抓住然后猛地往外一扯,一大蓬鲜血伴随着凶兽的惨叫洒落到地上,凶兽瞬间毙命,而八臂恶龙则一脸残忍地将粉红的肉往巨嘴中送,那边咀嚼边不断掉落血水的一幕,直让林焰觉得反胃。

    “真的凶残啊。”

    林焰低声嘀咕了一句,继续观望,不敢暴露身形。

    原本以为这一天又会像之前那样毫无所获白白lang费,但临近黄昏时刻,八臂恶龙身后的森林中突然传出了响动。

    林焰为之振奋。听声音,应该是一头很大的凶兽即将出现。

    凶兽很快现出了真实面目,是一头个头只比八臂恶龙稍稍小一些的黄玉龙。

    “黄玉龙?”

    林焰惊奇地自语了一句,黄玉龙性情较之八臂恶龙要温顺,估计实力也及不上,为什么还会来找八臂恶龙的麻烦?

    至此,他认为黄玉龙也肯定会被八臂恶龙轻而易举地杀死,即便留下了珍贵的、堪比黄金的身躯以及眼珠,他也不一定能够得到,而且,比起黄玉龙身上的宝,他更希望得到龙蛋。

    但是事情比他想的还要糟糕。

    黄玉龙一直走到了八臂恶龙的身旁,也不见打斗发生,林焰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黄玉龙就是三颗龙蛋的另一个亲人。

    黄玉龙径直走到了龙蛋放置的地方,端详了好一会儿,而八臂恶龙也随之上来,两条山一般的龙挨在一块,这场景,委实怪异和特殊。

    “完了,龙爸龙妈都聚齐了,估计就算轮番值守,也会护卫着龙蛋,确保龙蛋的绝对安全,我的计划,看来得失败了。”

    林焰心有不甘,可面对这种情景却只有生出退出的想法,就准备转身悄悄离开回到临时住所。

    即便龙蛋才产下没多久,如果得到后利用“吞噬精气”之法吸收掉其中的大量精气,好处显而易见,可前提是他必须有命消受这个才可以。

    不过,随即林焰就再次转身,再一次坐下来,心情大好地咬着一根草茎,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有戏。”

    八臂恶龙和黄玉龙因为什么事情似乎对峙起来了。

    起初,两头龙分两边站着,彼此靠得还算近,脖子不时前倾,就像人在商量事情一般,气氛还算平静,远没达到火药味的地步,但很快,两头龙都猛地往前一冲,就差没直接撞在一起,像是两个恼羞成怒的人再无法控制脾气心平气和地商量,而大有转化为泼妇骂街、汉子打架的局面。

    林焰继续咬着草茎,不急不缓地等待着这对矛盾缠身的“龙夫妻”之间爆发更剧烈的冲突。

    接着,林焰看到黄玉龙往后退了一步,再往森林深处移动了十几米,似乎在有意避开三颗龙蛋,免得控制不了情绪而伤及到它的宝贝。

    当然,这仅仅是黄玉龙仅仅的理智行为而已,紧接着,八臂恶龙也再次凑上去,两条龙边纠缠边往森林深处走,被撞断的树木渐渐增多。

    没过多久,两条龙就已经爆发了最剧烈的冲突,打斗起来,且很快就消失在林焰的视线中。

    趁着两头龙无暇他顾的时候,林焰飞快从灌木中爬起来,迅速来到了目的地。

    三颗龙蛋依旧光华流转,生机盎然,散发出阵阵强烈的精元气息。

    本来林焰勉强费力一番,也能够将龙蛋全部抱走,但一来是为了跑路方便,二来也有些不好意思将强盗事情做得太彻底,最终还是留下了一颗,一手抱着一颗,头也不回飞快飞奔而去。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