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章 逝

    林焰一喜,继续运转“吞噬精气”之法,吸收着第六颗内丹中的精气,往黑色软甲而去。

    四个缺口真的不再吸收精气,精气沿着软甲分布开来,首先没进了与软甲上方块镶嵌的皮肉中,顿时,软甲发出一层极淡的白色光华,然后一闪而没,精元顺利被伤口吸收。

    林焰终于放下心来,一鼓作气将这颗内丹中的剩余精元全部激发出来,让与软甲上方块镶嵌的受伤皮肉吸收。

    当最后一丝精元被吸收后,林焰感觉上身伤口传出一股清凉感,同时伴有麻酥酥的感觉,林焰明白这是伤口正在康复。

    林焰于是再取出一枚内丹,继续施展“吞噬精气”之法。

    渐渐地,林焰感觉随着精气不断被伤口吸收,已经和软甲粘连在一起的皮肉竟然在与软甲分离。

    当再连续使用完两颗内丹后,黑色软甲已经完全与粘连的血肉分开,现在,被软甲上方块嵌进后造成的伤口已经康复完毕。

    剩下的,就是康复内伤了。

    这必将是一个漫长而苦痛的过程,可为了生存,林焰别无他法。

    被困在深坑中,没有食物、行动不便,坚持不了多久,必须趁早恢复部分伤势,爬出去。

    于是,林焰加快了“吞噬精气”的速度,剩余的五颗内丹,林焰在两个小时内全部吸收完全,不知不觉中,被八臂恶龙轰击造成的内伤好转了一些。

    虽然离内伤完全康复还差了很多,但最起码,已经没了生命危险。至于要将断骨愈合,则恐怕还得需要一段时间来康复不成。

    只是,林焰试了试,发现自己虽然能够站起来,但却无法仗着战剑爬出三十米深的深坑。而也正是在这黄昏之时,该死的老天爷居然又和他开了一个在他看来不啻于洪水猛兽的玩笑。

    天空中,已经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

    十一月份,正是立冬之时,雨势没有夏天那般狂暴,但也绝没有春雨那般润物细无声。

    很快,丝丝细雨就变大了,变成了绿豆大小的雨滴,伴随着森林中的风,在天空中斜拉出一片灰蒙蒙的雨幕。

    林焰骂了好几句诸如“贼老天”的粗话,甚至还朝老天比了比中指,但随后还是得乖乖正视现实,用完好的右手支撑着如山般沉重的脑袋,颇为疼痛。

    这个大坑很明显地势比附近的森林都要低,这一下雨,周围的雨水都会疯狂地在此汇聚,然后,一股脑地填进了深坑中。

    现在,他就已经在承受浑浊发黄的泥水自天而降洗涤着身体的待遇了,真不知道还用多久,自己就会被活活淹死。

    在荒无人烟的龙岛上没被凶兽杀死,没被骨山下的恶魔变为僵尸,却被雨水给浇死了,这样的死法,林焰觉得就是死后自己都无法释怀此事,这样的死法,憋屈啊!

    可老天爷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恶趣味。

    泥水铺天盖地般浇落,不肯放过他身上每一寸地方,很快,他就只能够勉强支撑着身体站起来,因为再坐着,屁股就得泡在一滩烂泥加浑水中了。

    而这时候,坑上面那只原本见林焰能够站起来而决定放弃大餐的秃鹫,也一下有了精神,它认真地瞅了瞅林焰,很满意地围绕着坑边沿走了几步,终于确定眼前的这个人类会很快死掉,因此决定再等待一会。

    林焰倒是想着自己能游泳,水如果漫上来自己还可以游泳出去,但往深坑中掉落的水不是单纯的雨水,而是泥水!

    而且,土坑中也多的是松软的泥土,被水一浸,马上化作了泥浆,浓稠得比粥都还要更甚,泡在这样的泥水中,就跟身体陷进到了沼泽中一样,根本没办法悬浮起来,只可能一点一点被泥浆吞没。

    林焰想了想后,还是决定动用“护灵瓶”中的赤血野参。

    要爬出去,身体必须要恢复得更好一些,体力上也要求越强大越好,而半株赤血野参,无疑能够让他达到这个目的。

    当然,林焰也想好了,不能够让天煞门那丫头死掉,于是决定将余下的赤血野参吞食一半,剩下的部分,应该也能够帮助仇小曼解除“蚁毒”,甚至于,现在他连自己能不能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活着走出龙岛都不知道。

    总之,还有许多未知的情况可以让“护灵瓶”中的赤血野参半点应有的作用都发挥不出来,与其这样,选择吞食,是一个很明智的想法。

    林焰拿出了怀中的“护灵瓶”,撕下了一半的赤血野参后,再将“护灵瓶”放回。

    赤血野参入口即化,一股浓郁的甘甜味道顺着喉咙流了下去,刹那间就温暖了他的五脏六腑,那一股股热流,让他全身每一个毛孔都舒服异常,而且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也不再疼痛,反而有着一股暖意散发出来。

    赤血野参的药效很快就发挥了出来。

    林焰站着没动,闭上眼睛运转元气,尽快尽量将药效运用到全身各处,帮助恢复着伤势,生成力气。

    大概五分钟过后,林焰睁开了眼睛。

    他倒是还想调息一下,毕竟,极其珍贵的灵药赤血野参,如果要完全利用其药效,五分钟的时间,药力根本散不开,可他不得不停下,寻思着往上爬了。

    因为,就在这几分钟的时间内,水势已经升高到他的大腿了!

    林焰马上试着再次动了动身体,发现吞食了赤血野参后,八臂恶龙留下的伤势恢复了不少,而气力也因为这样而补充进了很多,至少现在走路应该勉强还可以,至于爬出深坑,咬着牙忍忍痛应该也勉强能做到。

    林焰开始用战剑在坑壁上挖一个个上下排布的小洞,以供脚踏。

    所幸泥土松软,战剑锋利,小洞挖起来不怎么费力,难的是站上去后,只能够换为左手挖洞。

    深坑四周根本没有任何依附,只能够用完好的右手强行抠住小洞中的泥块不让身体掉落,自然,挖洞的任务只能够交给骨折了的左手。

    左手的手肘其实已经完全断裂了,即使靠着“吞噬精气”以及赤血野参的滋养,也不可能一下恢复如初,林焰只得忍着痛挖。

    每挖一下,牵扯到的伤口就被牵动一下,痛得林焰浑身冷汗直冒,头晕目炫,好几次差点直接掉下去。

    尽管林焰有着超乎寻常的毅力和意志,能够维持身体始终挂在坑壁上,且还能够一步步往上移动,但速度,却不可避免地慢,很慢。

    而水位,则在不断上涨。

    情况对林焰很不妙,水位大概有了六米左右,即便林焰能够坚持下去,可向上移动的速度甚至还比不上水位上升的速度,淹死,被泥浆闷死,对于林焰来说,都还是很有可能的。

    “那只可恶的八臂恶龙,如果我能够出去,非得将你的三个龙蛋都偷掉。”

    林焰恨恨地想着,却仍不忘卖力地用战剑挖洞,往上爬。

    可让林焰欲哭无泪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

    他右手抠住的一块泥巴竟然松动了一下,紧接着,整个右手都抓空,最后,他连人带剑掉落了下去。

    掉落的过程中,浮现在脑海中的第一想法不是什么“这回惨了,得淹死在这儿”之类的话,林焰只是迅速地深深吸了口气,想要在被水吞没前,尽可能地让肺部吸进去最多的新鲜空气。

    在水中憋气,而且还是在泥水中憋气,比拼的就是时间。

    直到这时候,林焰依然没想过要放弃。从来,他都不想死,只想好好地活下去。

    七岁时在辛管家的一路拼杀下,他心中的念头就是逃出天帝城,摆脱冷血骑兵,辛管家用生命换取他的逃生希望后,他想活下去的念头就更甚,后来到了夏府做了一名小杂役,尽管生活质量极其低劣,他也从来是将生命看做了第一重要的东西。

    他并不怕死,只是他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在有生之年解决,所以,他不想死。

    “噗通。”

    战剑在坑壁上划出一道道深痕,却没能够阻挡住下落的趋势,他笔直坠落到了泥水中,瞬间就被粘稠、发黄的泥浆吞没,伤口中是泥浆,耳朵中是泥浆,连胳肢窝里也是。

    由于泥浆实在粘稠,掉落进去后一下降低了他下沉的速度,六米深的泥浆竟然没沉底,但还是被泥浆覆盖了。

    像是被卡在泥浆中间位置的林焰只有奋力挣扎,希望能够探出头,呼吸到新鲜空气,可脚下借不到力,他悲哀地发现自己只是在瞎折腾,而且用力用得急,憋住的一口气也维持不了多久了。

    一瞬间,他想起了很多事情,脑海中白光闪现,这些事情像一幅幅的画,飞速在他脑海中闪过,他就像一个处于弥留之际的人,甚至都能够感觉到属于他的灵魂脱离了肉体正悬浮在上方,似乎在和他道别。

    他想到了生死未卜的母亲,想到了为保护他而战死的辛管家,想到了林家家主这个他名义上的父亲,想到了梅绛雪,想到了仇小曼、独孤剑魔、秦海梦……

    他想到了很多人、很多事。

    然后,他察觉到一种解脱了的感觉,他觉得身体正在慢慢上浮,追逐着正远离他而去的灵魂。

    “没想到将死之时,会是这样的感觉。”

    林焰脑海中这样想到。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