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九十二章 五十级台阶的后面

    让毛孔去“分担”压力,这在外人看来是不可能实现和近乎于有病的方法,林焰却坚信能够行得通。

    平躺在台阶上,林焰并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元气的运转都停止,而完全像一个普通人,以一种放松一切身心的方式,去达到这个目的。

    身体上方的压力既不是整体一块,也不是一丝丝,无法抽离,无法分出,林焰采用了一种最简单的办法:让毛孔去捕捉压力,而不是搅动压力、让压力进入毛孔。

    这需要心静,需要不断练习。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焰终于有了第一丝感觉。

    他感觉一部分毛孔像是在皮肤上化开,就像一滴油在水中扩散一样,瞬间变得极薄,而且这部分毛孔居然轻颤了起来!

    林焰心中一喜,知道这部分的毛孔已经“分担”掉了压力,所以才会因为压力的压迫而轻颤!

    但就像压力压迫在一张纸上一样,比纸还薄的毛孔面对压力,同样不会变形,更不会发生损伤!

    林焰慢慢坐了起来。

    越来越多的毛孔正在发生同样的变化。

    最后,林焰轻松站了起来!

    处在第二十级台阶就像站在普通的平地上!

    而这时,全身的毛孔还没有被全部利用!

    一级,又一级,第三级……

    林焰缓缓朝上面踏去,随着每往上踏上一级,毛孔的利用程度就越增多,当林焰踏上了第三十级台阶时,全身的毛孔都被利用来“分担”压力。

    可这时候,林焰依旧没有感觉身体很难受,似乎,他的整个身体,真的已经变成了无数张纸,使得压力不能再对他进行挤压。

    站在这级台阶上,林焰兴奋莫名。

    不管后面的二十级台阶如何上去,至少,使用这种突然萌生出来的办法后,他已经成功地又踏上了十级台阶!

    吸了口气,林焰右脚向上抬升,向着第三十一级台阶走去。

    第三十一级台阶,林焰觉得身体重了一些。

    第三十二级台阶,身体似乎被人注进了一些水,重量一下重了不少。

    而站在第三十五级台阶上时,林焰觉得身体像灌了铅,每一寸肌肤都被一点重量向下扯,他的皮肤好像要与骨骼脱离开来!

    “看来这办法也不是万能的。”

    林焰苦笑一声,没有再动,又开始寻思解决办法。

    利用毛孔分担压力,其实就是让毛孔间相互独立,每一个毛孔都容纳一部分压力,这样,全身数不清的毛孔集合起来,自然能够“分担”掉大量的压力,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够连上十五级台阶的原因。

    但到了现在,毛孔早已经被全部利用,而且每一个毛孔的利用程度都快接近最大化,已经快到要超过容纳压力的极限了,所以连带着皮肤都会被向下的重量拉扯,产生皮肤即将与骨骼脱离的感觉。

    不用怀疑,如果再往上踏出一级,肯定会有部分毛孔首先超出容纳极限,这部分毛孔所依附的肌肤则会与肉体脱离,他的身体会像一个气球一样开始胀大,直到最后,“砰”一声,全部玩完。

    眼下还有十五级台阶要跨越,林焰很确信自己此时如果硬往上冲,全部皮肤肯定会被生生从血肉上揭开,这种痛苦的滋味,想想都让人害怕,林焰不敢去尝试。

    努力维持着神识的清醒,林焰仔细思索着接下来的解决办法。

    “皮肤上所有的毛孔现在不是一张纸了,而是变成了一个个小气球,不能再让压力充进来,否则这些气球马上就会被涨破。而主动释放压力也不行,一旦释放了压力,身体就会恢复为原样,在这第三十五级台阶上,恐怕一瞬间就会被压成一滩肉泥。”

    林焰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接着开始想。

    好在如今那一个个像小气球的毛孔,并没有达到极限,所以还没有涨破的危险,林焰也没有感觉不舒服,留给他思索的时间足够。

    半个小时过后,林焰依旧没有想出一种完美的解决办法,不过却将思路大致确定了,那就是现在毛孔所“分担”的压力,肯定没办法去减少,也不能任意增加,只能保持如今的状态,而且,要登上后面十五级台阶,就必须在面临更大压力的情况下,依旧保持如今的状态!

    这看起来就像是一句废话,不过林焰并不觉得,至少,他认为自己已经将问题的解决思路框定在了这个范围内。

    只是,后面每往上踏上一级台阶,压力势必会增大,而要保持身体所承受的压力不再增大,的确是一个难题。

    林焰又想了一会,嘴中反复挂着的都是几个相同的词语:“不能减少”、“不能增加”、“保持原状”,到最后,林焰突然想到了水池。

    “如果压力能够像水一样流动就好了,那么我的毛孔就相当于一个个蓄水池,先前只是在蓄水,现在,上游还有水流进来,我只需要将阀门打开,水就会流出去,有了这种平衡后,就能够始终保持水池中水的数量不变。”

    “可是,如何让压力像水一样流动呢?如何确保毛孔变成水池呢?”

    林焰隐隐有了一些明悟,却好像还差那么一点才能抓到事情的本质,有些苦恼的同时,林焰忍不住转动了一下发僵的颈脖,抬头朝上看了一眼。

    蓦地,脑海中灵光一闪!

    压力原来是有方向的!

    压力无时无刻不在朝下压迫着他!

    只要将身体变成一个通道,让向下的压力通过,那么不就可以解决此事?

    林焰克制住内心的激动,重新将事情梳理了一遍。

    压力首先从头顶压下,如果头顶皮肤上的毛孔能够将压力透过,传递给下一层皮肤上的毛孔,自然腾出了空间来重新接纳压力,而下一层皮肤上的毛孔同样这样做,层层往下,每一层皮肤上的毛孔都建立起通道,到最后,必定可以将压力输送到脚底,再由脚底排到台阶上,这样,身体就不用担心会被涨破或者挤压成肉泥。

    这个过程,就像将一桶水不断从头顶浇下,到最后,水只是流过一遍身体,最终会从脚底流出,落到地面上。

    只是,这个过程必须让所有的毛孔都动作起来,有些难度。

    林焰采取了同之前一样的办法,先让部分毛孔达到这个目的。

    确定了解决办法后,林焰开始行动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站在第三十五级台阶上的林焰,感觉周身上下的压力活动了起来。不断有压力从头顶“流经”颈脖,再“流经”腰部,“经过”腿部后最后“到达”脚底,由脚底而出,落到了台阶上。

    自始至终,压力都是“连续不断地流动着”的,他的身体果真成了一条通道。

    林焰非常的高兴,试探着朝上跨出一步。

    第三十六级台阶上,他稳稳地站住了,且感觉很轻松,就像在第三十五级台阶上一样!

    “这个方法,果然有效。”

    林焰自语了一句,此后,每上一级新的台阶,必先调整一番,再向上登。

    虽然越往上需要调整的时间越来越长,但每站在新的台阶上,那种被挤压的感觉却再也没有增加,依旧保持着与第三十五级台阶上一模一样的感觉!

    只是,苦了那些台阶。

    巨大的压力都经林焰的脚底传到台阶上,竟使得台阶发出“嘎吱”声,出现了一道道如同蜘蛛网的裂缝。

    足见被林焰“滤过”的压力有多大!

    如果这么大的压力都由身体来承担,林焰毫不怀疑自己早已经变成了一团肉泥。

    但是,此刻房间中如山的压力再也无法阻挡林焰的脚步。

    “蹬蹬”的脚步声每隔一段时间必定响起。

    终于,林焰踏上了第五十级台阶!

    再次向前跨出一步后,林焰终于登顶!

    突然感觉周身一松,身上最后的压力感全都消失,就跟处在平地上一样。

    林焰知道自己成功了,顾不上去整理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林焰抬头望前看去。

    可此刻异变再次发生。

    林焰猛然就听到后方传出沉重的轧门声!

    “轰隆!”

    紧接着,更大的一声闷响传出!

    出去的通道,那扇石门,居然自动关闭了!

    林焰回头看时,只看到房间中飘出了一股灰尘,显然,石门的大力闭合,带起了一阵风,卷起了上面的灰尘进入了房间。

    石门确认关闭了无疑。

    林焰心中产生了“被困在这儿,永远出不去了吗”的想法,不过这个想法产生后,林焰下意识的随后反应就是朝前面看,毕竟,这个异变肯定和自己登上了五十级台阶有关,而五十级台阶的后面才是整座法阵的关键。

    法阵内的秘密,就位于这上面。

    五十级台阶的上面,是一块大概一百平米的平地,整整齐齐,铺着青石砖,墙壁上镶嵌着明珠,使得上面的景象一目了然。

    因为压力的缘故,上面没有任何的灰尘,连地面都是一尘不染的,林焰踩着青石地板,重新将战剑握在手上,一步步朝前走去。

    这块一百平米的平地上,只有一处景物。

    一口石棺。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石棺安置在平地最后面的中心位置,上面是两颗明珠在照耀,柔和的光线尽数倾泻到石棺上,却在地面上投下了一个斜长方形的影子,在这寂静阴森的空间中,平添了许多的诡异。

    “咯吱咯吱。”

    林焰的双脚与光滑的青石地板不断挤压和摩擦,发出单调的声音,却更凸显了这儿的空旷和寂寥。

    林焰一步步朝前走着,在侧边投下一个不断活动的影子。

    林焰紧咬着嘴唇,纵使他胆子再大,此刻也觉得心中有些发毛。

    法阵之内,五十级台阶上面,居然空荡荡地摆着一口石棺!

    但最终,林焰还是到达了石棺前面。

    他的影子,蓦地和石棺投下的黑影重合在一起,似乎被黑暗吞噬了一般!

    林焰耸然一惊,急忙深深吸了口气,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并没有任何的异常,不禁拍了拍胸口,暗道自己其实不用这么心里发毛。

    石棺通体青色,上面刻满了古老的花纹,这些花纹分散在石棺表面,却并不显得凌乱,不过也没有组成什么图形,似乎就是一些装饰。

    在棺材和棺盖的咬合处,这些花纹的线条依旧流畅无比,没有断开的痕迹,说明石棺密闭得极好,咬合程度很高,没有留下任何的缝隙。

    石棺中到底藏着什么?是人,还是其他?

    林焰将手按在石棺上,立即感觉触手处出奇的冰凉,又给这片地方增添了一丝诡异的气息。

    可到了这时候,林焰反而不再害怕。

    他将双手分别按在石棺一头的两边,口中喝出一个“起”字后,双手便用力朝前推去。

    居然没动!

    又试了几次,加大了力气后,结果还是一样。

    平常人此刻只怕会生出不安的感觉,不过林焰却一拍自己的脑袋,笑着自语道:“脑袋差点锈逗了。”

    马上换了一个位置,林焰站在了石棺的中间,用力朝一侧推去。

    “起。”

    石棺应声而动。

    咬合得异常紧密的棺材推动起来也很费力,但是却没有任何刺耳的摩擦声传出。

    林焰将棺盖往一侧完全移开,棺材内存在的秘密终于出现在了林焰的视线中。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