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五十九章 一剑飘红

    当大船驶离岸边十分钟后,林焰的视野中才第一次出现了隐藏于薄雾中的内陆湖。

    内陆湖以巨大的面积躺在青山怀抱中,上面暮霭阵阵,氤氲之气遍布,如梦似幻。然而林焰心中却咯噔一下,暗道莫非自己寻错了地方?

    平阔的入口处,湖面上静悄悄的,既没说话声,也不见船只停泊。

    还好,又靠近一些后,林焰从斜处看到了自雾气中走出来的一行人。

    天煞门和青武门走在了最后,看到林焰腰别长剑行色匆匆而来,仇厉和青绝表情各自不同。

    仇厉当然知晓了女儿小曼与林焰合力击杀白五爷之事,更知道林焰曾经在大街上“教训”过自己的宝贝女儿,因此明明知道今天早晨是小曼在刻意使坏、故意刁难林焰也不作阻止,此刻还想着林焰如果登上小船前往龙岛,恐怕划船都得累个半死不活,不免心中有了一丝乐意。

    而青绝见到林焰出现,保养极好而不见皱纹的眼角却不为人觉的紧了紧,眯着的眼睛中透出一丝狠戾的光芒。

    彼此打过招呼后,林焰询问缘由。

    “是仇小曼让船先走了,不知道你怎么就得罪了仇大小姐。”青绝望了一眼仇厉,似笑非笑道。

    “呶,那儿还系着一条小船,你笔直前进就可以登上龙岛了。不过,林焰你真的准备去龙岛?那地儿危险得很,不止凶兽,恐怕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还会对你暗中捅刀子呢。青绝掌门,你让梅绛雪请林焰上龙岛,就不怕林焰出事?呵呵,我可是好意提醒,毕竟,林焰出了什么问题,你青武门可是有大损失。”仇厉毫不客气回瞪了青绝一眼,不阴不阳地说着。

    林焰懒得理会这对死对头的针锋相对,却恼怒于仇小曼如此刁蛮,还在寻思着整自己,看来小红马事件已经把这个丫头得罪惨了。

    正想着呢,听见青绝说话了。

    “仇兄多虑了,此番上岛都是年轻一脉的俊杰人物,彼此间又没有仇隙,即使面对岛上凶物时不会齐力一心,但也不会做一些卑鄙的事情。林焰,你坐船登岛吧,记住,龙岛面积很大,不要乱闯,有可能就先找到绛雪他们,这次历练基本都以门派为小团队,找到了我青武门,也就相当于找到了自己的团队。”

    青绝淡然说着,薄雾缭绕周围使得他的脸有些模糊,然而话的意思却再清楚不过,摆明了死死将林焰拉拢到了青武门这边。

    林焰笑笑,没有多说,其实他对面前这两个老狐狸都没有好感,他还不会天真到真以为自己天纵奇才,已经到了让两人求贤若渴不惜明争暗斗的地步。之所以两人现在对自己如此上心,就是想让自己成为他们门派的附属,如果自己以后真的像独孤剑魔说的那样,成为了强者,他们的门派必定获益,而如果自己泯然于众人了,他们也没有任何损失。

    离开两人后,林焰到了湖边,看到了那条小船。

    说是小船,不如说是几块木板。

    看着明显上了年头估计就是随便从渔民那儿买来的小船,林焰苦笑不已。仇小曼为了报复自己,真的是下了功夫,用这个上龙岛,估计自己会累得够呛。

    解开绳索,坐在狭窄的船板上,林焰准备摇起双浆,也就是那两块看起来根本撑不到龙岛的木板。

    “能否搭我一程?”

    岸边突然传出了一道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有些耳熟,林焰回头一看,见是一个黑色长发飘逸、背着布条裹着的大铁剑、面相普通却有一股锋利气质散发出来的年轻人。

    独孤剑魔。

    这句询问带着不容人拒绝的冷漠,倒更像是一种命令,若非林焰知道独孤剑魔生来就是这酷酷模样,没准会很干脆地答一声“不能”。

    上船后,独孤剑魔坐于船尾,小船经两人一坐,不但空间立即变得狭窄无比,而且明显沉水一截,还没开始动就已经尽显老态。

    “你得罪谁了,最后坐了这个?”

    小船吱吱呀呀划动了一百米远后,独孤剑魔才说出了第二句话。

    “仇家丫头。”林焰小心翼翼摇着似乎随后都会报销的木浆,苦笑说道。

    “看样子仇小曼很不喜欢你。”

    很奇怪独孤剑魔也有评价别人的时候,不过林焰很快就发现独孤剑魔的话所指何意。

    独孤剑魔已经站了起来,在他脚下,已经出现了一滩水渍,而且面积还在增大中。

    “啪!”

    一只木浆恰好这时也断了。

    没了木浆,划不动船。船尾被开了裂缝,船即使划得动也会沉。

    林焰这才明白仇小曼真的很刁蛮无理。

    弃了木浆,两人都站到了小船的前面,开始运转元气催动小船。

    小船尾端向上微微翘起,像一支箭,破开了湖水,在船舷周围涌动起朵朵洁白lang花,竟也有一种气势如虹的感觉!

    此刻,林焰和独孤剑魔就像屹立于水面上的两位君主,在巡视着自己的大片领地。

    这种乘风破lang、纵横驰骋的豪迈感觉,是林焰以前从没感受过的。

    而独孤剑魔似乎麻木了,保持一副惯常表情、只是催动元气,眼睛注视着正前方,看都没看两侧一眼。

    太阳已经出来了,且驱散了薄雾,还原了一个清晰的内陆湖,将湖的真实面容展现在阳光下。

    能见度很好,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很远处一个巨大的青色的起伏轮廓,正是龙岛。

    小船飞速踏着水面前进,两边单调景色呼呼闪过,两人仿佛都在思考着各自的事情,连着半个小时都没有说话。

    林焰在想进入龙岛后该如何生存。

    是的,他并没有将此番龙岛之行仅当做一次历练。

    历练分很多种,例如加入青武门的小团队,大家一起寻找凶兽然后合力杀死;例如独行,朝一条路线前行,遇上敢阻拦自己前行的危险,尽数斩灭;例如隐匿身形,像猎豹一样将凶兽当做猎物来猎杀。

    而对于目前还没达到蜕凡境的他来说,无论选择哪一种,都会面临比别人更多的危险,当别人面对一头凶兽是想着要如何杀死时,他却只能想着如何从这头凶兽的利爪下存活下来。

    当然也只有不断经历这种生死危机,才算真正的历练,才能真正快速提升实力。

    “你在想什么?”独孤剑魔突然问道。

    “想以后龙岛上的事情。”林焰如实说道,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我得生存下去。”

    “你不准备加入梅绛雪的队伍?”

    独孤剑魔这话问得很有意思。按常理来讲,青风才是十大年轻高手中的第三名,而梅绛雪则排名末席,可独孤剑魔却偏偏将青武门总共五人的小团队当成了梅绛雪的,也不知道这其中是否有原因。

    “没想过,我想单独历练。”林焰摇摇头,说道。

    正说到这儿时,前方大概百米位置突然蹿出了一大股高达十米的冲天巨lang,一个黑色的庞大身影在水面现身了短暂的一会,就沉入了水中,接着,一股涌动的水箭便朝两人所在的小船汹涌扑来。

    虽然仅仅只露出了部分躯体,但像小山一般巨大、像岩石一般坚硬的身体便足以表明这个能够在咸水湖中生存下来的大家伙到底有多么可怕。

    “是夔兽。”独孤剑魔冷冷说了两个字,丝毫没有马上拔剑斩杀的打算。

    林焰听到这怪物的名字后一惊。

    夔兽,平常时候都被笼统地以水怪来称呼,但在武者眼中,夔兽是一种水下至凶凶兽,极端嗜血,依靠流动型的角质层以及鳍,能够快速在水中前行,身体坚硬如铁,对一般攻击无惧,而极具破坏力的身躯和恐怖的牙齿则是它的攻击利器,能够轻易杀死一头水牛,顶翻一艘十米长的木船。

    碰上了,连一般的蜕凡境武者都得严阵以待。

    林焰心中涌起一股跃跃欲试的心思。

    他知道有独孤剑魔在,自己还不致于落水,又见独孤剑魔没有动手,便将搁船舱中的木浆拿上,运气气力后猛地掷出。木浆贴着水面像箭一般飞行,最后扎入水下,正中夔兽背部,却只听到“砰”一声响,木浆竟然裂成了碎片!

    换成他人,肯定得保持面子决不在独孤剑魔面前摆谱,但林焰不这么想。自己的实力独孤剑魔又不是不知道,失手也在情理之中,还怕别人取笑自己?

    所以林焰不但没停下,反而顺势将另一块木浆也砸了出去。

    木屑很快就被激荡的湖水冲了个七零八落,夔兽距离小木船已经不到二十米。

    林焰一摊手,有些无赖地说道:“你来吧。”

    说罢,竟然颇为优雅地蹲下,托着腮帮子准备观看一场好戏。

    这个与其他人截然不一样的举动让独孤剑魔罕见地一笑,然而独孤剑魔的双手却交织在一起,扬起后,就像手中真的握着一柄无坚不破的利剑一般,猛地朝前斩下!

    一把长达七米宽近两米的白色利剑凭空出现,以横扫一切的气势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长长的残影,然后一闪而没,接着翻腾的巨lang中蓦地飙出一股血箭!

    小船没有受到任何阻挡继续前进,在船舷一侧,隐约可以透过大片鲜红的血迹发现夔兽一分为二的尸体。

    而独孤剑魔此刻背上的铁剑根本就没动。

    连蜕凡境实力的武者都得认真对待的夔兽却死了。

    林焰不知道独孤剑魔是如何发出这一剑的,但刚才巨剑上激荡的剑气,却让他明白独孤剑魔的可怕。

    他曾经和白小鱼打斗过,和青风交手过,但他现在十分怀疑,这两人在独孤剑魔抽出后背上的铁剑后,能否挡住哪怕一剑?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