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四十九章 小红马

    仅仅一天后,从青武门传出的两则消息就再次震惊了整个潇水城。

    第一则消息和如今风头正健的林焰有关。

    林焰竟然受到了隐居于青武山、实力号称潇水城最强的天玄的邀请,准备于第二天到玄天居做客。

    十年以来,这是第二位受到天玄邀请的人,先前一位,是无人敢小觑的独孤世家的族长独孤一风。

    而第二则消息同样和林焰紧密联系。

    十大年轻高手之一的梅绛雪已经决定举荐林焰参加明年的全城比试。

    两则消息一前一后发布,顿时让其他门派都明白过来了:林焰选择了和青武门走得比较近,他们再无机会去拉拢了。

    很多人心有不甘,却不得不接受事实:他们再次败在了青武门的手上。

    所以,针对林焰的调查自然也告一段落,不过,对林焰的关注却并没有因此而消退,大家纷纷揣测着林焰是否能够在十个月后的比试中脱颖而出。

    林焰就在这样的背景下,于第二天上午到了青武山。

    林焰穿着一袭白衣,腰间佩着一把长剑,不过古铜色剑鞘中装着的,却是昨天才从一家武器店买来的普通铁剑。

    一路畅行无阻,到达山上后由梅绛雪带路,两人进了玄天居。

    见到天玄后,林焰礼貌地行礼,随即三人围坐石桌前坐下。

    天玄是一个永远带着和善笑容的老人,颇有仙风道骨,林焰对他并不厌恶。

    林焰在看天玄的同时,天玄也在打量着林焰。

    边看天玄边频频点头、抚须微笑,暗道此子身体强健、根骨极佳、武学基础打得极牢,双眼灵活而智慧,想必天赋也足够,委实是一个可造之材,即使现在只有先天境的实力,但正如独孤剑魔判断的那样,潜力巨大。

    总之,天玄很满意,看到真人后得出的评价尤比和梅绛雪聊天时得出的高一分。

    “林焰,关于这次做客和推荐你参加比试的事情,我们就不谈了,我的用意想必你也猜到了,虽然有些儿目的不纯的意味,但却对你没有半分害处,今天我们就聊聊天喝喝茶,权当做出一个姿态来给外人看,你看如何?”天玄笑呵呵说道。

    林焰一惊,委实没想到身份地位高到吓人的天玄,会如此平和而且毫不做作地道出了此次做客玄天居的目的。

    林焰因此对天玄的尊敬再多了一分。

    “能够有幸目睹前辈尊容已是晚辈之福,晚辈荣幸之至,可不敢失了礼数。”林焰恭敬说道。

    “呵呵,这虚套礼数就免了,邀请你上寒舍除了向外做个姿态、表明你跟青武门关系良好外,其实也是我出自个人的意思,林焰,像你这样心性品质俱佳的年轻翘楚可不多见了,总之,你当得起和我平等对话、惬意喝茶!”

    这话从堂堂长生境七重天的天玄口中说出,无疑说明了林焰在天玄心目中的地位。

    林焰没有表现出情不自已诚惶诚恐的模样,但却起身恭敬地一拱手,朗声说道:“小子何德何能,竟能够入天玄前辈的法眼,前辈您这话实在折煞了小子。”

    天玄再次呵呵一笑,摆手示意林焰坐下,招呼林焰喝茶。

    梅绛雪在一旁看得有些瞠目结舌。她没想到林焰居然如此尊敬自己的师叔祖,在她潜意识中,林焰永远不会放低姿态,今天的行为,可让她吃惊了一次。

    可梅绛雪哪里知道,林焰心中确实有些紧张,对天玄除了尊敬外,也有着一丝敬畏,毕竟,坐他对面的,可是实力通天的人物,即使天玄不刻意散发威压,但那股属于高手独有的气息,却让林焰觉得对面的天玄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他有一种被压制感。

    而梅绛雪与天玄熟识得很,自然体会不到林焰如今的境况。

    好在天玄根本没端什么架子,才让林焰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于是喝茶聊天愈发的自然从容起来。

    天玄将一切看在眼中,暗自点头。

    天玄非常清楚自己无意散发出的气息,足够让先天境实力的武者产生惶恐和敬畏,但林焰仅仅是几句得体的客套话后,就飞速调整过来,这份淡定与从容,很是让天玄满意。

    气氛轻松下来后,连孤傲的梅绛雪都有说有笑起来,三人围坐一桌足足畅谈了两个时辰,末了,甚至还一起用过午餐,才算结束了这次做客之旅。

    天玄事先从梅绛雪那儿了解到,林焰拥有很珍贵的心法,但却没有武技秘籍,于是在林焰临走时,特意赠送了一本名为《玄天剑诀》的剑诀。

    剑诀由浅入深,记载了近五十式剑招,且全配图详细说明,虽然不是什么绝世珍宝,但至少,能够帮助林焰学会一些常见而又有效的剑招。

    林焰对此很是感激,发自真诚地向天玄表示了感谢。

    本来天玄见林焰腰间佩戴的只是一把普通长剑,有意还赠送一柄宝剑,但却被林焰委婉拒绝了。

    不是林焰有了战剑后就嫌弃其他宝剑,而是林焰明白,此次做客只是天玄在表明对自己的态度,如果自己真收下了天玄赠与的宝剑,可就相当于与青武门的关系又密切了一层,而林焰并不想过多地使自己与青武门扯上联系。

    连那本《玄天剑诀》,也是天玄借梅绛雪的名义赠送的,自然不会向外界表露,所以林焰才接受下来。

    出了玄天居,自然有青绝青风等人在青武门前等候。

    客套了几句后,林焰没理会青风像刀子一般的眼神,微笑和青绝、梅绛雪告别,便飘然下山。

    一次持续了两个时辰、包括一餐午饭的不寻常玄天居做客之旅就算结束了。

    然而,这事带给潇水城的震动却极大。

    至此,林焰才算真正被各大门派认识,知名度暴增后,名气甚至直逼潇水城的十大年轻高手。

    这点,从林焰踏上潇水城大街后就有许多人在他身前背后窃窃私语就能略窥一二。

    路过一条笔直街道时,林焰忽然听到了“得得得”的马蹄声,声音响亮,节奏却有些凌乱,显然这匹马才被人驯熟,还不习惯于在人多的大街上载着人前行。

    林焰抬起头,眼睛却眯了眯,脸上有了笑容,他认出了这匹枣红色小母马背上坐着的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眉若远黛,杏眼灵动,小脸俊俏,一手拿一根黑色盘曲长鞭,另一手执着缰绳,脚蹬一双饰花天蓝色小靴,衣着既显富贵,却也将她的巾帼气质恰好衬托出来。

    只是,女子的红润樱桃小嘴却微微撅起了一个弧度,显示心情似乎并不怎么好。

    正是前几天在牛头山处处看自己不顺眼的仇小曼。

    林焰当然不会和这个刁蛮小姑娘一般见识,虽然,仇小曼的实力非常强,能够排入十大高手的第二名。

    正想让开一条道,好让仇小曼过去,不料就在马儿离他不足五十米的地方时,街道上突然传来一声爆响。

    是炸爆米花发出的声音。

    人们早已见惯不惯的声音。

    落在刚被人驯熟的枣红色小马耳中,却立马惊得小马陷入了恐惧中。

    “得得得”的马蹄声顿时加快了许多,而且显得更加凌乱,显然,小马受惊后开始慌乱乱闯了。

    “快,快让开!”

    仇小曼虽然实力高深,却不是什么御马高手,小脸上尽是焦急之色,葱白小手紧紧扯住缰绳,想要将小红马拉住,但小红马陷入了狂乱中,哪里肯听从自己才认识的小主人的话?所以小红马急速乱奔乱闯,已经撞翻了路边一个水果摊,仇小曼慌忙叫唤着,催促行人让开一条道。

    但恰好这时,一个推着板车的单薄老汉刚好在穿过街道,眼看小红马狂乱奔来,即将撞飞自己,老汉哆嗦着,老迈的身体却不受控制,竟是走不动、直愣在了街道中央。

    事发突然,仇小曼又根本控制不了小红马,小脸急得都雪白了,却也只能胡乱扯着缰绳,慌里慌张地不知所措。

    眼看恢复了爆裂性子的小红马即将将老汉撞飞!

    林焰急速往前奔出几步,超过老汉后仍前进了十米,才从侧面迎向了狂奔过来的小红马。

    林焰左手猛拽住缰绳,右手同时顺势抱着马脖,朝相反方向大力拉着。

    小红马仍朝前猛奔,但被林焰这么一拉,速度就降低下来,而林焰的一双破旧牛皮靴已经在路面上摩擦出了两道黑色印痕。

    但是小红马性烈,劲也大,尽管有大力束缚,但还是朝前冲着,肯定很快就会撞上老汉。

    林焰猛喝一声,突然双手用力抱住马脖,连带着身体一起朝侧面推过去!

    小红马腿一软,硬是被林焰推得一个趔趄,最后倒在了地上。

    老汉平安无事,小红马经此一吓后也恢复了平静,重新爬了起来站着不动,只顾着摆动尾巴。

    早已经从马背上灵巧跃下的仇小曼显然还心有余悸,落地后的第一反应便是跑到前面去看老汉伤了没有,见惨剧并没有发生,仇小曼这才明显松了口气。

    这一幕全落入了林焰眼中。

    林焰暗自想到,原来刁蛮的仇小曼其实心地很善良,可能是脾气刁蛮了些,却并非什么恶霸女子。

    仇小曼看完老汉,接着便去瞧帮自己制止了一场祸事的林焰,原本还想着要客气感谢几句,可仇小曼看清楚之后,小脸马上变了脸色。

    这人不就是在牛头山敢直接无视本小姐的林焰么?

    “哼,原来是你。”

    仇小曼小嘴撅得更高,本就不太好的心情更加糟糕了。

    林焰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大小姐了,见仇小曼非但不感谢,反而哼哼了几句,便摇头了一下,准备离开。

    仇小曼眉头一皱,脆声道:“喂,我说过让你走了么?”

    “怎么,仇大小姐找在下还有事?”林焰微笑说道。

    偏偏林焰淡然的微笑却让仇小曼更觉不爽,当下没好气地就顺势一指小红马,胡搅蛮缠道:“撞伤了我的小红,该怎么办?”

    两旁的路人自然认得仇小曼,同时也认出了林焰,于是在一旁准备看热闹。他们瞧出了仇小曼和林焰似乎不对路,但林焰偏偏帮了仇小曼,刁蛮的仇小曼于是又一次开始刁蛮了。

    “马不是没事么?”

    林焰看出仇小曼只不过是在故意针对和刁难自己,自然不会去讲什么长篇大论来证明清白。

    “我说小红有事就有事!”

    仇小曼气呼呼走到林焰面前,挥了挥小拳头,嚣张说着。

    林焰无语,摸了摸小红马的脑袋,偏偏小红马似乎挺受用,竟丝毫不计前嫌地用马鼻亲热蹭了蹭林焰的手。

    “你瞧,小红没事。”

    林焰一本正经地说着。

    仇小曼一方面恼怒于自己的小红马不争气,关键时刻竟然被可恶的“敌人”收买了,一方面却更对林焰恼怒起来,顿了顿天蓝色小靴,仇小曼干脆手叉住小蛮腰,继续将刁蛮进行下去。

    “你将小红撞倒了,你,你得向小红道歉。”

    “噗嗤噗嗤”,发笑的声音从围观路人中发出。

    仇小曼大概也觉得为了专门刁难林焰而说出的这个理由实在有些不妥,小脸一红,却仍撅着樱桃小嘴准备不依不饶。

    林焰终于不准备再和仇小曼胡闹,轻声道:“吓着了人家老伯,你还是赶快道歉去吧。还有,没彻底驯熟的马最好不要骑着上街,以你的骑马技术,十回定有十回会撞人,你家钱多,恐怕也架不住这么赔偿人家的医药费。”

    仇小曼听得目瞪口呆,一时竟忘了反驳。

    而林焰已经朝前走去,边走边抛下了最后一句话:“对了,水果摊被你撞翻了,也得赔。”

    等仇小曼反应过来,咬牙切齿地就想挥动长鞭教训一顿林焰,却发现水果摊老板已经屁颠屁颠跑了过来,看样子真的是准备让她赔钱。

    仇小曼只得收起长鞭,低低挤出几个字:“可恶的林焰,咱们走着瞧!”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