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四十四章 制住灰衣人

    有人曾经在自己进入甬道后来到过这儿,虽然之前并没有在甬道内发现其踪迹,现在也没见来人袭击自己,有可能是离开了也不一定,但林焰并没因此而放松警惕。

    林焰深深知道,任何一个小小的放松或者失误,都有可能导致极其严重后果的发生。

    例如上次雨天袭击白小鱼,自己就是以为一剑必杀,哪知白小鱼竟随身穿着护甲,并没有被一剑刺死,若不是因为最后体内烈焰情毒刚好解除了白小鱼施加的附体软骨散的毒,只怕最后死在松柏中的,就会是自己。

    林焰于是不动声色地弯腰、看着地面小心翼翼没发出任何动静朝山洞外移动,悄悄探出了脑袋,打量外面的动静。

    外面阳光照耀大地,山洞边上几棵松树随风摇摆,微风吹过枝桠、树叶间的间隙,发出婆娑声,四周显得非常安静,可当他眼睛环顾了一下后,瞳孔却猛地一缩,视线牢牢落在了侧面五十米外的一棵参天古松上。

    两人才能合抱的松树看似平静得很,但地面上却斜拉出一个人形影子,分明是有人躲在了松树后面。

    林焰冷冷一笑,装作若无其事笔直走了近十米,见松树下的影子没动,便悄然斜着迎了上去。

    隐蔽之**概是觉得借助参天古松隐身得很成功,却丝毫没注意到被自己的影子出卖了,等到他听到脚步声越来越急促,衣衫鼓动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时,才知道被人发现了。

    不过,他所做的第一反应不是撒腿狂奔,而是转身从斜刺里跃出,长剑在手上连连划动,一大片剑花猛然朝林焰当头罩下!

    林焰早就对此人提防着,战剑横在身前,朝虚空狠狠一划,剧烈的能量波动陡然传出,一束镰刀形的无匹剑刃仿佛割裂了空间,自天际流出,以雷霆万钧之势,闪耀着夺目的白色光辉,急速迎了上去。

    虽然使用的仅仅是战剑的表面力量,但战剑非凡物,比起以前使用的普通精钢长剑,效果要好得多。

    强势的剑刃瞬间就将大片的剑花搅得支离破碎,白色光芒映照这方天地时,林焰重新扬起战剑,冲向了对面的灰衣人!

    灰衣人不发一言,只是冷哼一声,手上动作却不含糊,丝毫没有不拿林焰当回事的打算,长剑沾上林焰的战剑,只待稍稍延缓一下攻势就马上撤走,并不恋战,似乎在试探着林焰的实力深浅。

    一守一攻间,眨眼就过了十几回合。

    “嘿!”

    看到林焰一味猛攻,出手便是成形精妙招式的灰衣人再也按捺不住不屑的神情,哂笑一声,试探过后第一次露出了轻视的表情。

    “唰!”

    灰衣人跨步向前,长剑发出冷辉,急速劈向了林焰肩膀,开始主动攻击起来。

    他见林焰出手基本没有什么招式,反复在拿几招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剑招和自己过招,实力又和自己一样,也在先天境八重天左右,因此便想仗着师门的精妙招式来取胜。

    如意算盘不可谓打得不好,可惜有的时候太相信自己且低估对手,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叮叮当当,火星四溅。

    两把长剑剧烈碰撞在一起,灰衣人却愕然发现虎口被震得生疼,一个虚招觅得空当后马上低头查看,发现长剑竟然被磕出了好几个米粒大小的缺口!

    灰衣人先是很愤怒,但随即心一喜,他手上的长剑寒芒逼人且锋利无比,是师门长辈当初赏赐的,虽非什么绝顶宝物,但也绝非凡品,碰撞后居然一下受损,那对方手上的银色长剑岂不是削铁如泥的宝物?

    “乖乖交出你的剑,说不定大爷我一高兴,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灰衣人不再对自己的长剑受损而耿耿于怀,放弃硬拼转而开始游斗,同时试图用言语激怒对方,他可是对夺下对方的银色长剑迫不及待了。

    “缩头乌龟,大言不惭。”

    林焰知道此人很自大,也想到要用言语来激怒,这样,他更容易抓住对方的破绽来制伏对方。

    事实证明,灰衣人的养气功夫明显不如林焰。

    “竟敢如此嘲讽我,你让大爷我愤怒了,等拿下你,我要用你的剑将你大卸八块!”

    灰衣人被林焰一句话给惹得心生一团无名怒火,再加上手上长剑只是多了几个米粒般的缺口,丝毫不影响他的发挥,因此又舍弃游斗,开始凶狠地攻击。

    如果他知道林焰目前表现出来的实力,只是踏上武途不足两个月的时间里拥有的,且还是第一次使用战剑,恐怕就会规规矩矩一直游斗了。

    可是,这世上没有如果。

    拿着战剑狂攻了近五分钟,林焰找到了用剑的感觉,同时也对战剑多了一份认识,所以当灰衣人再次挥着长剑朝他劈下时,他周身突然爆发出强烈的战意,全身力量灌注于双臂,凌厉的眼眸看着纵横元气中刺过来的长剑,抡圆了双臂,战剑全力朝前劈下!

    一股狂风平地而起,卷起地上的沙土漫天飞舞,参天古松的针叶像是被人拍打过,一个劲簌簌往下掉落。

    大感不妙的灰衣人面露惊惧之色,急急忙忙就想抽回长剑,却看到灰蒙的空气中闪现一束火花,同时传出一声响亮的金属撞击声!

    “啪!”

    是长剑坠地的声音。

    灰衣人手握半截断剑,脸色古怪,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从师门那得来的不凡宝剑,竟然被对方生生斩为了两截!

    下一刻,灰衣人看也不看林焰,抓着断剑转身就亡命奔逃。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对方设计来激怒他,就等着他攻击,他才是那只被猫戏耍的可怜小鼠!

    可是,才跑了两步,他就感到脖子上一凉,一股冷冽寒意顺着毛孔布满了他的全身。

    “为什么鬼鬼祟祟躲在这儿?说!”

    林焰将战剑牢牢抵在灰衣人脖子上,将他逼回了古松处。

    “我只是无意间路过这儿,碰巧天气热,所以便在树下休息,这也算鬼鬼祟祟,难道这里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你以为这里是你家啊?”

    灰衣人的话看似很强硬和无赖,但他的一双眼睛却游移不定,显得心虚不已。

    “大白天睁眼说瞎话你不嫌累么?”面对色厉内荏的灰衣人,林焰大声喝道,手上利剑继续贴在灰衣人脖子上,心中却盘算着该如何使计,让灰衣人说实话。

    “你要这样说我也没办法,你爱信不信,随你便。”灰衣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无所谓地说道。

    “你就当真不怕死?”早就知道对方绝非什么好人,林焰也懒得跟他废话,就准备使出些雷霆手段,来摧毁对方的心理防线。

    灰衣人心意一动,却趁着林焰稍稍愣神的空当,身体贴着松树树干向一侧滑,同时脚下一勾,欲卷起地上的黄沙迷住林焰双眼。

    “啊!”

    一声惨嚎旋即响起,并非林焰被黄沙弄痛了眼睛,而是锋利的战剑竟然穿过灰衣人的肩胛,将他钉在了松树上!

    “跟我玩这诡计,你还太嫩了。”

    林焰紧握着战剑,眼睛平视着灰衣人,冷冷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轻讽。

    林焰说这话决不是捧高自己,在夏府做杂役不仅地位低下还得时常受人气,如果不机灵些地与夏平之流斗智斗勇,他的生活只会更加悲惨,所以刚才灰衣人使出诡计前眼珠子转了两下,并没逃过他的眼睛,也让他提前做好了准备,使得灰衣人的阴险举动无功而返。

    看着灰衣人扭曲的脸,林焰又将剑柄旋了旋,马上,灰衣人肩膀处流出了更多的血,剧痛使得灰衣人额头上冷汗直冒。

    “想少受点罪就老老实实说实话,我耐心有限。”林焰继续旋转剑柄,冷声说道。

    “说什么啊,我什么都不知道。”灰衣人龇牙咧嘴,却仍负隅顽抗。

    “今天可不是什么平静日子,尤其是在这牛头山,你敢说你的出现与此无关?不要试图糊弄过去,说,你鬼鬼祟祟跑到这儿,为的是什么?”

    林焰继续旋转战剑,扩大灰衣人肩胛骨上的伤口。

    伤口扩大后,牵扯了更多痛感传出,灰衣人疼得内心在狠骂林焰,却仍不肯说出实话,只是哭丧着一张脸叫嚷:“血,我还在流血呢,我不想死,你快点帮我止住血吧,唉哟,我真的只是无意路过了这儿,并没有其他目的啊。”

    看着灰衣人兀自在嘴硬,林焰冷哼一声,面色一沉,战剑不再旋转,而是上下来回牵动。

    “痛,唉哟,痛死我了!”

    伤口被割裂得更深,灰衣人顿时鬼哭狼嚎。

    林焰见灰衣人怕痛怕死,心中有了底,停止牵动战剑,就在灰衣人以为折磨过去了之时,林焰忽然前踏一步,高高扬起了手掌对准了灰衣人的脑袋。

    “你,你想干什么?”灰衣人眼睛一个劲游离,身体发自本能地想往后面退避,根本不敢直面林焰。

    “很简单,杀了你,一了百了。”

    说完后,林焰作势欲挥出手掌。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