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十九章 拜入青武门?

    “绛雪这丫头一直缠着我,非让我出面来压你这个掌门来了。”

    天玄呵呵一笑,语气平和,至少看不出对梅绛雪有任何的不满。

    青绝岂会听不出这话中蕴含的另一层意思,当下就站起身诚挚说道:“师叔说得是,我只顾着替门派考虑,反而忘记要顾及绛雪的感受,是我的错。”

    青绝尽管言辞恳切,但也非一味委曲求全,恰到好处地就用自己是在为青武门做事来了回无声反击,同时也暗中表明出于门派利益,他这样做并没有错。

    天玄听后,依旧呵呵一笑,说道:“掌门这样做没有错,推荐名额的确非常宝贵,于情于理都应该让我青武门的门人获得,也好在最终的十**名单中能够多出现几个门人的名字,这样,来年去天帝城修炼对他们都有莫大的好处。”

    梅绛雪一言不发,并不为天玄这样说而感到担心,既然她将天玄师叔祖请过来了,就相信一定能和美解决此事。

    果然,天玄顿了顿,接着道:“只是,听说叫林焰的那孩子救过绛雪一次,绛雪知恩图报也是好事,彰显了我青武门大家之风,我也不好打击她的这份心意,想了想,我想出了一个办法,就看掌门怎么评判了。”

    青绝心中一凛,知道天玄师叔一定要插手此事,但身为晚辈,即使贵为掌门也不敢在天玄面前摆谱,急忙垂手轻言道:“请师叔言明。”

    “让绛雪举荐林焰,不过,林焰得代表青武门。”天玄道出了他的办法。

    “师叔是说让林焰拜入我青武门,成为我青武门的弟子?”青绝听到天玄师叔这样说,略一沉吟,便知道这办法蕴含的极大风险,不过他还是咬紧牙关,没有说出来。

    “我知道掌门心中担心什么,让林焰代表我们青武门参赛,固然能够让外面的风言风语消停,但如果到时他的成绩不好,我们青武门还是会遭到嘲笑,是么?”

    青绝讷讷一笑,并不回答,不过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事我看行,我相信以绛雪的眼光不会看错人,既然绛雪认为林焰不错,那这孩子肯定有他的长处。”天玄笑道。

    梅绛雪俏脸微微一红,听师叔祖这话,怎么老感觉是师叔祖在帮自己挑选情郎一样,娇羞的同时,梅绛雪心中却隐隐甜蜜了一下。

    而青绝则是内心大震!

    天玄师叔解释的这个理由看似很不着边际、有些胡闹的感觉,但青绝却清楚,天玄如自己一样,肯定不会将此事当儿戏处理,换言之,天玄相信林焰代表本门参赛一定不会让门派丢脸!

    难道那个大难不死的林焰真的有着神奇的地方,拥有巨大的潜力和足够的成长空间,能够在十个月后的全城比试中脱颖而出?

    青绝脑海中这样想着,蓦地一个想法却如同黑夜中的闪电,忽一下就亮了起来:难道牛头山爆炸时林焰没死,是得到了地精之气,所以才会因祸得福展现出非同一般的潜力?

    强按住内心的震荡,青绝终于点头,“师叔的提议的确很好,就按照师叔的意思办。”说完后,青绝特意笑着望向了梅绛雪。

    原本以为梅绛雪此刻肯定会眉开眼笑才对,但梅绛雪看起来仍旧有心事。

    这下连天玄都有些不解了。“绛雪丫头,怎么,还有什么为难的地方?”

    梅绛雪有些担忧地说道:“就是不知道林焰肯不肯拜入我青武门。”

    青绝一听,差点没一拍桌子将远在潇水城郊区的林焰一顿好骂,能够成为青武门的弟子,还能够代表青武门参加全城比试,这得是多少人羡慕都轮不到他们的好事!他林焰凭什么还敢拒绝?

    只是碍于师叔在场,青绝才没有发作,但仍然有些恼怒地说道:“哦?难道说我青武门还入不了他的法眼了?”

    梅绛雪一窘,也知道如今能够取得这样一个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若林焰再拒绝,自己就当真再没办法帮助,只是,她也了解林焰,知道林焰恐怕不会如此就拜入本门,因为,这样做其实就相当于交易,更何况,举荐一事至今她都还没和林焰说过。

    但机会何其难得,她努力了两天无非就是想帮助林焰,让他越过淘汰赛,岂能就此放弃?所以,梅绛雪笑笑说道:“师叔严重了,我想林焰应该不会拒绝,刚才的意思是说,定下的这件事林焰还不知情,不过请师叔和师叔祖放心,林焰一定会知道如何做的。”

    不用梅绛雪再解释什么,连天玄这个支持绛雪提议的老人都皱了皱眉头,说道:“绛雪,关于这事,要么你就放弃举荐林焰,要么林焰就必须成为青武门弟子,辈分上,跟你和青风同辈好了,拜入你青绝师叔门下,再没其他解决办法,毕竟这事说到底我们青武门已经做出让步了,你见到林焰后,让他马上上青武山,向你青绝师叔行跪拜之礼,就算正式入我青武门了。”

    说到底,天玄虽然疼爱梅绛雪,但同样得为青武门考虑。

    梅绛雪心中暗暗叫苦,没料到将举荐名额给林焰会这样困难,竟然还牵扯到了拜师一事,但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也只有尝试着让林焰答应下来。

    梅绛雪于是点点头,又聊了几句,随即匆匆离开,按照上次碰面时林焰提供的地址朝潇水城郊外走去。

    随即,天玄也微笑告辞,书房中又只剩下青绝一人。

    青绝坐在太师椅上,望着天玄离去的方向,不由狠狠将手捏成了拳状,在空中大力而无声地挥动了一下,权当作发泄。

    如果林焰真的拜自己为师,尽管是一个新弟子,但无疑林焰在青武门的地位将十分独特,天玄这样做的用意很明显,除了抬高林焰身份使得林焰今后能够配得上绛雪以外,还有就是逼着自己不得不用心对待林焰,如果林焰真的在明年的全城比试中丢尽了脸,他这个做师父的,一样羞于见人。

    “没想到拒绝了两天,最后竟然将自己卷进去了,白白成了人家的便宜师父。”青绝叹息道。

    不过,青绝随即想到林焰有可能得到了地精之气,不由脸色更加阴沉,不知道在酝酿些什么。

    ……

    繁华的潇水城大街上,一个带着面纱穿着普通衣物的女子一路前行。

    虽然面纱遮盖,看不出这女子的真实容貌,但光从女子普通衣物根本无法遮挡的窈窕身材以及行走时自然散发出的那股傲然气质,就已经引起了来往路人的注意。

    不时,总会有几个大胆的人指着这女子评论一番,间或还会有人用色迷迷的眼睛瞅来瞅去。

    梅绛雪心中气恼不已,原本考虑到现在潇水城都在说着自己和林焰的“绯闻”,为了避免麻烦,所以特意装扮了一下才出门,没想到这些人虽没认出自己,但却仍围着自己窃窃私语。

    以前在门内,虽然也有人用火热的眼神偷偷看自己,但从没有像这般放肆过,若不是因为此刻不能暴露身份,她早就停下给这些无聊的人一顿小小的教训了。

    更让她觉得脸上发热的是,从人群中走过时,还是能经常听到那“绯闻”,毫无疑问,被认作不知天高地厚的林焰与孤傲的自己两人组合到一块后,已经变成了一件新闻,成为了人们大肆谈论的谈资。

    这一刻,极少理会别人的梅绛雪才感到人言可畏这句话是多么的有道理!

    “如果能够让林焰拜入本门,这样林焰就有了一个正式的身份,想必人们也不会再胡乱编排这些无聊的事情了。”

    梅绛雪想着,同时加快了脚步,就想快点穿过大街,走到郊外去。

    一路前行,不断承受别人异样的眼神,梅绛雪就没感觉心平静过,好不容易按照路线出了城,来到了人烟稀少的郊外,才真正松了口气。

    如同一阵青烟,梅绛雪直接动用了蜕凡境的力量,开始在荒凉小道上飞奔。

    远远望去,就如同一个体态婀娜多姿的仙女在稻花香中惬意穿行,翩翩起舞。

    才走到那座看起来陈旧的小院落外面,梅绛雪就听到里面传出了破空声,想来林焰一定是在修炼。

    果真,推门而入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翻转腾挪的矫健身影,以及一把不断刺破空气发出锐利声响、飘逸动作的长剑。

    只是,梅绛雪仅仅欣赏了一眼,就立即俊脸通红,慌忙背转过身子,不敢再瞧。

    大热天的,又是在自己居住的院落中,林焰哪有那么多讲究,直接光着膀子就开始挥汗如雨,健壮的上身完全袒露在空气中。

    正沉浸在修炼中的林焰已经停止了动作,先是打量了一下这个戴白色面纱穿青色衣裳的女子,认出是梅绛雪后,这才想到自己的打扮,“哦”了一声,急急忙忙奔回屋中,穿好上衣后才奔了出来。

    “绛雪姑娘,你怎么来了。”

    林焰的声音透着惊讶,但更多的则是惊喜,他没想到梅绛雪会专门来找自己。

    梅绛雪刚才有如小鹿乱撞的心这时候才算平复许多,可看向林焰依旧觉得有些尴尬,嗫嚅道:“嗯,我来了。”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