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十三章 惊闻(一)

    林焰走到山脚下时,果然发现上山时那两个陌生的守卫已经另有他人代替,想必是换班了。

    见林焰是从山上走下,新的守卫什么话都没说,径直放行。

    出了青武门后,林焰摸了摸从白小鱼那得来的两个小瓷瓶,想了想终究没丢弃,只是将怀中和两个瓷瓶放一起的一张图画拿了出来。

    画纸细腻光滑,材质想必名贵,画面上,一袭白衣的女子正端坐着,脸上不见笑容,表情更是冰冷,却自然有一股空灵、纤尘不染的气质散发出来。

    这女子林焰熟悉,梅绛雪应该更熟悉。

    只是,好端端的画纸上却留下了几处污渍,看上去颇为不雅。

    这也是林焰没将此画拿给梅绛雪看的原因,若是让梅绛雪看到了,说不得大怒之下会拿着铁锹去松柏林直接掘坟挖尸了。

    将画纸撕成了碎片,林焰随手将它丢掉。

    回到潇水河码头附近铁牛的家时,坐在门槛上正焦急盯着前方的铁牛眼睛一亮,快步迎上前来。

    “林兄弟,你总算安全回来了!”

    林焰微笑点点头,随后低声说道:“我的事情解决了,不过铁牛你不要再关注此事,免得生出什么误会。”

    铁牛自然不知道真正的凶手是白小鱼,还以为是曹三水派人绑架了他们,但万一曹三水和铁牛撞上了,或者铁牛自己不小心说漏了嘴,只会惹祸上身。

    “俺知道,保证不会乱说,俺媳妇儿也一样。”铁牛拍着胸口道。

    “码头上的小麦生意想必牛家是无力再做了,这样,铁牛你反正对码头一带熟,又有一帮朋友,干脆这生意你趁机盘下好了。”

    这是昨晚林焰考虑的问题之一,他觉得应该行得通。

    “熟是熟,有几个兄弟帮衬着,只消和小麦店的老板重新协议好,码头的卸载生意还不怕有人捣乱,只是俺没钱,开不了工。”

    铁牛本来欣喜的脸上,因为马上想到的钱的问题而变得愁苦起来。

    “给,拿上这些应该能做成生意了。”

    林焰将典当夜明珠所得的二两黄金分出三分之二,给了铁牛。

    “林兄弟,这怎么可以?”铁牛不肯接,连连摆手。

    “算我入股。”林焰微微一笑,将钱塞到铁牛手中,“小麦生意做好了,还可以考虑适当往码头上的其他生意靠靠,以后有钱了,我也沾铁牛兄的光,好从中拿些钱,所以,这些钱就算我的投资吧。”

    “行,那就这样说定了!俺其实早就想和几个兄弟在码头单干了!这钱我拿着,等以后生意做好了,俺再报答林兄弟!”铁牛动情地说道。

    随后的几天时间,林焰一直关注着潇水城有关白小鱼的消息,也听说白家正在大肆寻人,不过还好,白家的人并没有怀疑上青武门,只要梅绛雪守口如瓶,自己杀了白小鱼的事情想来不会暴露。

    而牛四惨死、一大拨不知来历的武者同时死在牛四新房的大事也在潇水城传得沸沸扬扬,听说官府介入了此事,却因为得不到什么证据,眼下查案的进度停止不前,相信要不了多久,这起凶杀案就会变成一桩无头公案。

    这天下午,才下过雨,铁牛盘下的小麦卸载生意没办法开工,铁牛本人正呆家中坐门槛上无聊看彩虹呢,刚好林焰过来了,见时间还早,铁牛说道:“林兄弟,俺已经在码头站稳脚跟了,不过今天下午俺没事,要不上小酒馆喝几盅去?”

    林焰爽快同行。

    依旧在先前和几个码头搬运工人喝过酒的酒馆中,此刻离吃晚饭还有段时间,但刚下过一场暴雨,很多人的事干不成,便选择凑到酒馆中围坐一桌痛快喝酒,因此酒馆内客人挺多、气氛很热闹。

    林焰和铁牛等一桌喝完后才算找到座位,没办法,这个时候的酒馆生意总是出奇的好。

    人多,自然聊天也就多,大家各自谈论着自家的家长里短,不过也有些人谈论的是潇水城最近出名的大事。

    邻近一桌的谈话很快吸引了林焰的注意。

    这一桌坐了五个人,个个都是身体强壮之辈,就算不是武者应该也是练家子,谈论的话题也跟武者分不开。

    “再有十个月的时间,两年一次的全城比试就开始了,只不过听说这次的全城比试改了一些规则,所以发布的时间也比往年要早了四个月。”

    这桌为首的一个汉字举起同伴替他斟满的酒杯一饮而尽,衣袖胡乱抹了一把嘴,大声说道。

    “潇水城的全城比试不一直都是老规矩吗?就是先经过筛选和事先淘汰,选出十名符合条件的选手作为挑战者,来挑战上一届的十大年轻高手,每一次参加这场大比的都是年龄不超过三十岁的二十位选手,这规矩还用改吗?”

    有人马上提出了疑问。

    最开始说话的那人得意地将一颗花生米扔到了口中,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次的改动真的还挺大的!为了增加比试的观赏性,除了这二十人以外,由五大门派联合成立的组织方还特意允许上一届的十大高手可以各自再举荐一人,且这些被举荐的人不用经过筛选和淘汰,就能自动成为挑战者,向十大高手的宝座发起冲击。”

    “那岂不是说,明年春末夏初的全城比试将会首次出现二十名挑战者,来共同挑战上一届的十大年轻高手,争夺最终的荣誉?”坐大汉旁边桌的一个打着赤膊的精壮男人马上说道。

    “也不见得哩,你想啊,新规矩只是允许十大高手举荐选手,并没作强制规定,只怕有人不会举荐他人,因为举荐了他人,不就是给自己制造威胁嘛!”一老者摸了几把稀稀疏疏的山羊胡,沉稳说道。

    “那也不见得,”精壮男人马上开始反驳,“要我看,这新规矩就是潇水城的大门派为了确保自己利益设定的。大伙想想,十大高手基本出自五大门派,所以被举荐的选手大多也会出自五大门派,而且这些人还不用经过事先的淘汰就能进入最终的大比,既能隐藏实力又能保持健康,如此一来,就相当于这些大门派又平添了许多竞争力,为争夺宝座上了双保险,这样好的事情,即使十大高手本心并不愿意举荐他人来给自己制造威胁,但他们所属的门派肯定也会要求他们这样做。”

    “那这样说来,这次的大比会很没意思,完全变成了五大门派唱主角,其他门派则陪太子读书,纯粹走一走过场?”

    有人疑惑了。

    “不会这样,”这时透露消息的大汉终于说话了。

    “一则潇水城除五大门派之外的其他门派虽然势微,但门内肯定还是有一些天纵奇才,五大门派想将新的十大高手一举囊括,很不现实,即使想要占据十大高手中的大部分名额,也非得和这些中小门派的天才人物经过凶猛比斗才成;二来即使最后比试演变成了同门大战,为了十大高手的荣誉,同门大战也会分外激烈,十分好看,反正啊,我们这些观众是有眼福了。”

    “那真的是越来越热闹了!”听完汉子的话后,小酒馆开始沸腾起来。

    虽然万人之中才能出一两个武者,而两年一次的比试更是潇水城中青年翘楚一辈的较量,这些人根本没机会参加,但人们崇拜武者,如果有机会能够亲眼目睹武者之间惊心动魄的斗武,那就更让他们兴奋了。

    林焰静静地听着,心中却在感叹:十大青年高手如今只剩下九人了,呵呵。

    对于“使诈”才杀死白小鱼,林焰觉得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虽然过程很重要,但结果也同样如此。重要的不是他用何种方法杀死了对方,而是白小鱼最后死在了他手上。

    至于是不是能够在十个月后参加比试,林焰并不强求。毕竟,听说参加比试的青年武者,实力无一不是达到了蜕凡境。

    不过林焰也不羡慕他们,因为满打满算,自己真正踏上武途的时间也才两月不到,比起这些动辄修炼了十几年的青年翘楚来说,暂时落后也是正常的。

    正想着呢,林焰又听到那汉子说话了。

    “别以为增加选手只是五大门派为了尽一切可能争夺十大年轻高手的排名,其实不然,这里面还有着另外一个原因。”

    负责爆猛料的汉子显然是从某种渠道提前得到了这个消息,所以怀着调足其他人胃口的心态,故意卖起了关子,也好在人前好好露一回脸。

    “快说啊,到底还有什么原因。”

    见汉子说完上半句后只顾着吃花生米,众人果然按捺不住好奇心,齐声催促起来。

    “另一个原因就是,”

    汉子又吃了一颗花生米,拖长了声音。

    这下,不仅喝酒的其他人,就连林焰都对另一个原因有了兴趣。

    “将潇水城青年武者中的佼佼者全都发掘出来,选出最强的新的潇水城十大年轻高手,去天帝城神秘之地雪幻高原历练!”

    汉子得意洋洋地,终于道出了原因。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