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十一章 杀白小鱼

    望着半边脸肿的老高、嘴角不断有血沫冒出的林焰,白小鱼眉头紧蹙。

    “怪不得梅绛雪对你青睐有加,没想到一个乡野村夫居然也有如此傲骨,这敢情好得很!希望呆会被折磨时你能忍住,熬长点。在这之前,我想知道你是如何发现真相的?”

    白小鱼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居高临下看着林焰,像审犯人一般质问着。

    “哼,你自认为计策天衣无缝,以为能瞒过我,可惜你忘了,像这种要挟无辜他人来威逼我就范的事情,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做得出来的!”林焰轻蔑一笑,继续说道:“青风虽然痛恨我,但却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这的确是林焰经过和青风的冲突后得出的结论,青风虽然嫉妒心十分强烈,视跟梅绛雪关系还算亲近的他为头号敌人,上次就恨不得要打断他两条腿,但青风只会仗着绝对实力来对付他,根本不屑于动其他歪脑筋。

    白小鱼脸上一阵青一阵黒,恶狠狠道:“只这点?”

    “当然不是,”躺在雨水中的林焰啐了一口,“如果真是曹三水要对付我,那在客厅我被牛筋绳绑住时,他会第一个现身,然后暴揍我一顿先解了气再说,很显然,你并没有考虑过被你和牛四当做替死鬼的曹三水的性格特点。”

    林焰不紧不慢娓娓道来,偏偏所说的全是真相,这些话听到白小鱼的耳中,就有如根根细针刺在他心上,让他分外难受。

    “够了!”白小鱼大声喝道,一个在他看来肯定会起作用的计策,居然被林焰批得这般体无完肤,这不啻于一记耳光抽在脸上。

    怒不可遏地冲上前,白小鱼正准备对着林焰就是一脚狠踢,忽然像是想到了另外一些事情,便阴沉沉道:“难道你连是我要对付你,都猜出来了?”

    任何时候,一个自诩智谋无敌,只有自己能将他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人,是决不允许他人的智慧凌驾于自己之上的,有的话,这人只会先去急于证实,然后再亲眼看着敢于亵渎自己智慧的人死在自己面前。

    碰上林焰,白小鱼摆脱不了这种心痒痒、近乎独特嗜好的影响。

    林焰此刻露在外面的皮肤都蒙上了死灰色,不过看样子白小鱼为了能够找到答案,还不着急让林焰毒发身亡。

    “我当然猜出来了!”

    尽管一张脸又肿又黒,看不出脸上的表情,但林焰的声音却充满了对白小鱼的蔑视:“并且我还知道今天早上你一直在暗中监视着我,那个贼就是你安排的,为的就是接近我、试探我,能够让你有足够的理由和我同上青武山。”

    不待白小鱼分辨,林焰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这样做的目的,除了打压青风、博取梅绛雪的好感之外,还有着一个更重要的目的。”

    白小鱼面红耳赤,心中急躁得厉害,正想控制毒量让林焰毒发死亡,却不想林焰忽然大笑一声,将最重要的那个目的一口气说了出来!

    “那就是你想在嫁祸给青风的同时杀死我,用我的人皮再加上你白家的秘法,让你自己摇身一变,变成另一个我,然后再去接近梅绛雪!”

    仿佛最后一块遮羞布都被林焰在光天化日下扯掉,白小鱼又羞又急,心中像被压下了一块大石头,胸闷不已,一时之间竟然愣在了当场。

    他是实在没想到,一个人在“仇敌”摆在眼前的情况下,竟然可以做到不被蒙蔽双眼,反而能够从任何的蛛丝马迹当中找到破绽,他竟然完完全全败给了被他称为“乡野村夫”的人!

    怒指着林焰,连着说了几个“好”字后,白小鱼终于平复了心情,变换了一副模样。

    “嗒嗒嗒。”

    单调的声音在大雨遍布的空间中响起,白小鱼面色阴沉,一步一步朝林焰靠近。

    他落脚有节奏而且缓慢,就为了刻意营造一种死亡来临前沉重的气氛,好让林焰的心理防线全面崩溃。

    “是不是觉得心很慌?是不是感觉自己见到的一切东西都变成了死灰色?你放心,死亡来临前,我会先让你的心理备受折磨,再摧残你的肉体,将你整具人皮慢慢剥下,人皮面具一成,我就可以扮作你,至于得到梅绛雪那水灵娘们的身体,将会是一件简单却无比美妙的事情,哈哈!”

    白小鱼邪恶地笑着,双眼冒出旺盛的**之光。

    “我让你笑!”

    “拿我做人皮面具,我拿你先做成人彘!”

    正在这时,躺在地上陷入深度中毒状态的林焰,突然一个鲤鱼打挺跃了起来,身形竟然看来丝毫没受“附体软骨散”的影响,右手快速拿起地上的长剑朝前猛劈,而左手则悄无声息地附上了白小鱼的胸膛!

    发愣当中的白小鱼不虞有这等异变,根本来不及反应。

    而极短极短的时间,对于林焰来说,却足够了!

    一道白光伴随着一股血箭飙出,惊雷阵阵中,凄厉的惨嚎被掩盖在滚滚雷雨中。

    锋利的长剑很是干脆地将白小鱼的整条右臂齐肩削断,而林焰的左手也在同一时间狠狠拍在了白小鱼的胸膛上,骨碎的声音传出,白小鱼的胸膛差不多凹陷进了五厘米,胸骨更是被拍成了稀巴烂!

    “你使诈!”

    嘴中不断流出鲜血的白小鱼像个赌输了的赌徒,红着双眼,恶狠狠说道。

    “这话从你白小鱼口中说出,怎么听起来这么变扭?就允许你使诈施毒?”

    林焰小心提防着,提剑走上前,手起剑落,毫不迟疑又将白小鱼的左臂斩下!

    “啊!”

    白小鱼无力在泥泞的地上挣扎扭曲着,嘴中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可声音却被滚滚雷鸣遮掩住,无法传出松柏林。

    胸骨破碎,手臂被切,白小鱼不知道以前被他生生折磨死的人经历了怎样的痛苦,但今天,他却真切感受到了!

    这是一种让人灵魂都会颤栗的痛苦,白小鱼根本无法承受,只求早点结束这痛苦,但作为蜕凡境的武者,即使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却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死去!

    “你干脆杀了我!”

    成了血人的白小鱼咆哮着,剧烈的痛楚肆无忌惮地侵袭着他,在明知道今天有死无生的情况下,他已经不求奢望,只想快点死在这人的剑下。

    “为什么要这样?也许你还不太清楚我的性格,我讲究恩怨分明,遵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如果谁想置我于死地却没办成,最后反被我掌控局面的话,我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

    “你不是要剥下我的整具人皮吗,那我就废了你四肢,让你成为人彘!对于像你这样作恶多端的人,直接给你个痛快是便宜了你!”

    白小鱼突然从这张黒气遍布的脸上看到了无情,看到了冷血,看到了戾气。他的心没来由的一慌,第一次觉得平和的死去竟成了一种虚无缥缈的奢望。

    “唰!”

    林焰虽说极度痛恨白小鱼,但也没想着对一个必死的人施行人彘这样惨烈的杀法,刚才只是为了宣泄,为了打击对手的心理,所以随着一道破空声响起,扬起的长剑刺入了白小鱼的心脏。而之前之所以要斩断白小鱼两条手,其实最关键的就是不想让对方有再施毒的机会。

    白小鱼直挺挺躺在地上,眼神涣散,身体渐渐冰冷。

    林焰长吁一口气,脸上布满的死灰色很快褪去,开始处理尸体。

    中毒时,他原本以为全身无力的自己真的会被白小鱼杀死,所以心中急切想找出自救的办法,但随后他却发现,毒气侵入经脉游走到腹部丹田位置时,竟然被快速吸收着!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身体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但附体软骨散失去了毒效,无疑对他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于是,他表面上和白小鱼应付着,拖延时间,暗自却运转体内元气,将一小部分毒气逼到裸-露的皮肤上,造成中毒甚深的假象,这才瞒过了狡猾的白小鱼。

    随后,在暴起反击的同一瞬间,他又急速将这极少部分的毒逼回丹田位置,使其全被吸收,趁着白小鱼完完全全放松了警惕,以雷霆之姿成功制住了对手。

    想起刚才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的剧变,林焰心中仍感到庆幸,如果之前他哪怕只暴露了一点点没有中毒的迹象,以白小鱼的毒辣和阴狠,他也会饮恨松柏林。

    大雨还在狂暴地往地面倾泻,林焰顾不上衣衫湿透,快速走到白小鱼的尸体旁,在他怀中摸了一会,取出一些东西放入了自己怀中,随后暗运元气于长剑上,就地在松柏林中挖了一个大坑,将白小鱼的尸体以及像凌乱的树枝、散落的折扇等其他东西都埋进了大坑中,覆土抹平。

    随后,林焰又将打斗的痕迹仔细清除,至于鲜血已经被大量的雨水冲刷干净,空气中很难再闻到血腥味。

    小心翼翼做完这一切,林焰才冒雨离开了松柏林。

    白小鱼已死,即使尸体被处理干净了,可能也还会惹出麻烦,白小鱼身后的白家不是善茬,林焰不想再因为这件事而受到影响,于是想到了梅绛雪。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