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十九章 卖坟给你

    林焰快步离开夏府,只是不想在这座宅子中想起以前恶心的事情,夏府很多的人,他并不怀恨,而对于在十年前救下自己的老账房先生,林焰一直心怀感激。

    可惜,在他入夏府的第二个年头,老账房先生就因病去世,没能给他一个尽孝的机会。

    现在,他忽然想到了这个老人,决定去坟地看一看。

    老账房先生姓辛,跟当年保护他一路杀出天帝城的老管家辛冷然一个姓,林焰朝账房先生的老家走着,心中又想到了辛管家,想到了辛管家被埋葬在官道旁的那座坟。

    前几年,他就特意去官道附近看过,可大概是由于七岁时的记忆太过模糊,再加上那条官道又重新修整了一遍,他竟然怎么都找不到那座坟了。

    这也成了他心中一个永远的遗憾。

    正因为如此,他曾经将做杂役积累下的钱,交给了老账房先生所在村子的村长,让其帮忙将老账房先生的坟修整得好看些。

    这样做,他心中才感觉好受一些。

    因为在他心中,辛管家和老账房先生其实都是好人,都是值得他敬重的长辈,既然生前无法尽孝,死后他总可以为两位老人家多做点什么。

    来到老账房先生的村子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一点左右。林焰用一锭碎银在杂货店买了香烛纸钱和一瓶好酒,便径直上山。

    老账房先生没有子女,老伴也死得早,除了每年几次林焰来看望,基本再无他人前去。

    林焰将香烛点燃、烧了一些纸钱、将酒倒尽,认真祭拜过后,便开始将坟地周围的杂草拔掉。

    挥汗如雨干了近半个小时,林焰终于将杂草都清除干净了,对着坟地俯身长拜后,开始下山。

    这时,山下正在果园中修建果枝的一个老汉叫住了林焰。

    “年轻人,你是来看望亲人的吧?”果农带着发黄草帽,皮肤黝黑,突然这样问道,虽然有些突兀,但看样子好像是有话要说。

    林焰于是笑了笑,道:“是的,老伯。”

    “像你这样有孝心的年轻人如今可少了,不过,”果农看了一眼身后的青山,目光中透着一股忧愁,道:“以后如果你还想来祭拜,恐怕得为他们另迁一个地方了。”

    “老伯,您这话的意思是?”

    林焰有些疑惑,荒山难道还有人惦念着?

    “那整片山,”果农用手比划了一下,将包括老账房先生的墓地在内的大片地方都圈了进去,“都被潇水城中的曹三水买下了,听说再过半个月就会在那建砖窑厂。”

    林焰皱了皱眉头,心中出奇地愤怒了。

    有人惦念上荒山也就罢了,居然为了建一个狗屁砖厂,就硬要迁走这些坟,这人的良心,莫不是全让狗给吃了?

    “那坟地怎么办,只能往外迁吗?死者入土为安这道理他难道就不懂?”

    “年轻人你先别冲动,”果农急忙摆手,“曹三水挺有一番背景,听说买下这块地都是事先和官府打过招呼的,别指望这种只顾赚钱的人会为死者考虑,如果你不迁坟,我肯定他们会将墓地铲平。现在这片山上的坟差不多都迁走了,年轻人,你也抓紧时间吧。哎,虽然很无奈,但迁了总好过于让亲人们的尸骨暴露在荒郊野外吧?”

    迁坟?林焰眼中闪过愤怒的光芒。

    有他在,谁都别想再动已经入土为安的老账房先生!

    辛管家的坟地已经找不到了,如果连对自己非常好的老账房先生,在死后都还要被活人折腾不得安宁的话,那他如何向老账房先生的在天之灵交待?那他如何回报老账房先生十年前的救命之恩?

    一想到这,林焰心中升腾起的怒火就恨不得将那个姓曹的活活烧死!

    向好心的果农大伯再询问了一些曹三水的情况后,林焰便匆匆离开了流溪村,朝潇水城中走去。

    这个叫流溪村的村子仍处在青阳镇内,青阳镇离潇水城中心并不远,林焰平时也没上去,加快步伐后,林焰终于在下午四点左右赶到了城内。

    城内无疑是整座潇水城最繁华的地方,街道宽敞整洁,房屋高大,车水马龙,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可林焰没有什么心情去欣赏。

    向街上行人打听到了曹三水家的确切地址,林焰认准方向后便径直朝曹家走去。

    “我要见你们曹老爷。”

    在曹家大气奢华的大门前被两个家丁拦住后,林焰不卑不亢地说道。

    家丁见林焰虽容貌俊逸,但衣服却并不光鲜,显然不是什么达官贵人或者商贾巨富,因此脸上有了倨傲之色,冷冷问道:“可有请柬?”

    “没有,麻烦通报一下,我是流溪村的,想和你家老爷说个事。”

    林焰依旧不卑不亢。

    “通报可以,但是,”其中一个家丁嘿嘿干笑两声,朝林焰伸出一只手,用拇指和食指交叉搓动,做出了一个要银子的动作。

    “好说好说,”林焰忍住怒意,不动声色地将最后的两锭碎银拿了出来,“有劳这位大哥了。”

    有钱好办事,不一会儿,去内院通报的家丁屁颠屁颠回来了,脸上自然是笑成了一朵花,朝林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林焰进了内院,在大厅和曹三水见上了面,相互客气寒暄了几句后,双方分宾主坐下。

    曹三水中短身材,年纪约莫四十岁,八字须,一双眼睛亮堂灵活,从外貌上很容易就可看出是个商人。

    林焰在悄悄观察曹三水时,一脸纳闷的曹三水也趁机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若不是见这个年轻人器宇轩昂,仪表堂堂,加上刚才家丁通报时又为此人说了几句好话,光凭穿着他真的怀疑此人是来骗吃骗喝的。

    “听说公子来自流溪村?”收起停留在林焰身上的目光后,曹三水笑呵呵问道。

    “我是流溪村人,姓林,不过很多年前就出去了,最近才回来。”

    林焰一脸坦然,说话清晰,声音听起来很让曹三水觉得舒服。但实际上林焰心中却非常气愤,若不是想先探明这人的底,他早就卷起袖子动手了。

    为了一己私利,就硬逼着别人将坟迁走,不迁还要毁坟,连给逝去的人安息的地方都不留,这样的坏坯子,就算将他打死,林焰也不觉得会有任何的愧疚。

    这时丫环刚好奉上香茗,曹三水拿起白瓷茶杯,揭开杯盖吹了一口,装作不经意间问了一句:“那林公子这次来寒舍是为了?”

    “想和曹老板谈笔生意。”

    林焰转动心思,继续和曹三水周旋着,双手捧着茶杯却不拿起,脸色很真诚,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曹三水心思迅速活动起来。虽然眼前的年轻人来历不明,具体做什么的也不知道,但跟他谈谈也没半分害处,是骗吃骗喝的呆会轰出去就是了,如果真是和自己做生意的,兴许一盏茶的时间就能达成一笔买卖,何乐而不为?

    所以曹三水依旧笑容可掬。

    “林公子年少有为,最近才回家乡,莫非是想为流溪村做点实事?”

    “在商言商,只要有钱赚就行,我回来就是为和曹老板做生意的。”

    心知曹三水一门心思钻进了钱眼里,只要谈钱就准得兴奋,就一定会在“合作对象”面前展露他的实力,从而让自己有机会摸清他的底,林焰于是很直接地说道。

    曹三水脸上没多余表情,只是捧起香茗惬意抿了一口,心中却道了一句“有戏”。

    “林公子想在流溪村的砖窑厂一事上和我合作?不瞒公子,虽然鄙人和官府还算有些交情,建造砖窑一事更是官府出了面的,这才避免了许多麻烦事。不过,流溪村人世代狩猎,民风彪悍,难免以后不会出什么岔子。林公子既然是本村人,如果能和林公子成为生意上的伙伴,对我打开流溪村的局面是很有好处的。”

    曹三水说了一番客套话,但却传递给林焰一个关键信息:我有官府背景。

    林焰一直静静听着,等到曹三水说完后才第一次捧起茶杯,揭开茶盖后,水汽立即模糊了他英俊坚毅的面孔。

    “砖窑的事情稍后再谈,我想和曹老板先做另一笔生意。”

    曹三水眼睛恍惚了一下,似乎觉得隐藏在水汽后的那张模糊脸庞透着一股特别的诡异,但利字当头,他很快便笑道:“噢,这么快就要谈生意了,林公子做事还真是雷厉风行,我很好奇,这笔生意是什么?”

    “我想将几块坟地卖给你,曹老板觉得如何?”林焰继续任由水汽遮挡住脸,不紧不慢说着,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

    试探已经结束了,他心中有了底,决定不再和曹三水绕圈子,直接开始办正事!

    “砰!”

    曹三水将茶杯重重砸在桌上,“嚯”地一下站起来,气得嘴上八字须都快飞出去了。

    “姓林的,你存心耍我玩是吧?”

    “耍的就是你。要我们流溪村的人迁坟,好啊,那就都把坟迁到你家,迁到这大厅我看就挺好。”

    林焰依旧坐着,安如磐石。通过观察和交谈,他已经判断出曹三水实力并非通天,因此决定当面讨回公道。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