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十六章 那一张平静的脸

    “该死,这洞中怎么还有剑阵?”是天煞门仇厉的怒吼声。

    “走吧,这剑阵肯定是用来对付那些凶兽的,不知怎么地,竟然被触动了!”

    黑衣老者也很不甘,短暂地看了一眼向深处飞去的地精之气,跟着仇厉出了石洞。

    青绝最后一个走。

    “师叔。”

    正在这时,呛人的灰尘中突然站出了两道人影,一个女子柔和的声音传到了他耳中。

    青绝心中一惊,却是急忙回头,发现不远处的拐角位置站着两人。

    “绛雪,是你么,孩子?”青绝急忙喊道。

    “走吧,林焰,有我师叔陪着出去,别人不敢为难你。”梅绛雪对林焰说道。

    刚才,两人也感到了甬道内的惊人变化,心知可能是石洞内那把剑出了问题,导致异变发生,可两人没想到的是,甬道内竟然有着一座剑阵,而且还被触发了,倘若再不现身离开,只怕两人都会命丧于此。

    幸好,梅绛雪发现自己的青绝师叔留在了最后,所以才放心现身,准备跟着师叔一起出去。

    林焰于是和梅绛雪同时迈开脚步,迎向了二十米之外的青绝。

    然而,甬道内异变陡生!

    石壁未曾塌陷、石块未曾被轰飞,但恐怖的剑气却先发而至,两人还没走上五米,肆虐的剑气便呼啸着席卷而来,欲撕裂一切有形事物!

    “快跑!”

    青绝在前方大叫。

    但两人分明跑不过纵横无匹的剑气!

    眼见两人都得被剑气撕裂,林焰突然脚步一停,大声叫道:“绛雪姑娘,你先走!”

    说话时,林焰双手挥出一片柔和的元气,竟是托着梅绛雪加速朝赶过来的青绝而去。

    “林焰!你……”

    梅绛雪回头看着林焰,泪水夺眶而出,浑然没想到林焰会这样做,只是手被青绝师叔抓住后,她便被迅速带离,竟是只来得及匆匆看上一眼!

    梅绛雪透过漫天灰尘看到了一张平静的脸,她想,自己以后恐怕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张脸和脸的主人了。

    “呼呼!”

    呼啸而至的狂风中凌厉的剑气迅速席卷了甬道内的一切,林焰的身影,再也无法看到!

    林焰知道被剑气威胁时,如果亡命奔出,也肯定会被剑气杀死,与其两人都送掉性命,那还不如用自己的命来为梅绛雪做点什么。

    看到梅绛雪被青绝拉着快速退出了甬道,林焰明白自己的命已经换来了梅绛雪的平安,对此,他很欣慰。

    虽然他也不想死,他还极度留恋这个世界,想强大实力后返回天帝城弄清楚十年前流血夜的真相,向林家讨回公道,找到自己失踪的母亲,然而,如果刚才那样的情景再发生一次,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将梅绛雪推出甬道。

    这个选择,无关男女之爱,无关人性光辉,无关道德品质,而只是出于他对生命的敬畏。

    被绑在木排推入水中、面临跌入瀑布摔得粉身碎骨之时,他极度地想活着,不甘死去,当他幸运地活下来并在机缘巧合下解除了体内元气吸收锁阵后,重获新生的他,更加珍惜生命、敬畏生命。

    因为敬畏,所以才希望生命延续下去。

    既然自己必死,那还不如用自己的命来换取梅绛雪活下来的机会,就这么简单。

    在天帝城缠着母亲买冰糖葫芦的情景,在夏府辛苦劈柴的画面,在石洞内有滋有味吃着蛇肉的样子,仿佛一轴轴摊开的画卷,将那些或温暖或艰难或满足的回忆,一一展现在林焰的眼前,在被剑气包裹时,林焰的心很平静。

    “轰!”

    最后一截甬道随着牛头山的石头被炸飞而彻底坍塌,往日的青翠森林,变成了此刻的满山狼藉,遮天蔽日的灰尘石屑,像是为死者燃放的鞭炮激起的哀伤之烟,模糊了众人的视线,隔绝了真实的世界。

    梅绛雪的眼睛中,泪花涌现,泪珠晶莹,她没能看到自己祈祷的奇迹出现,没能在甬道坍塌前的最后一刻,看到那个身上有着和别人太多不一样的男子走出来。

    然而,那张平静干净的脸,却牢牢刻在了这个十七岁的天之骄女的脑海中。

    “师叔,我先回去了。”

    见青绝师叔和其他几大门派的人仍守在断壁残垣的牛头山前,双眼都极力睁着,似乎像透过厚重的灰尘看清楚里面的情景,梅绛雪心知包括她师叔在内的高手看的是什么,只是她甚至不屑去产生鄙夷的心思,只觉得此刻的自己好累,就想回青武门内好好休息。

    青绝何尝没看出自己门内的翘楚惆怅的是什么,心中腹诽那个年轻人到底是谁的同时,脸上已经浮现出慈祥的笑容,朝侧边招了招手,温和说道:“绛雪你被困了这么多天,想必身心俱疲,是该早点回去好好休息和调养,青风,还不陪着你师妹回去。”

    青风是他的儿子,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喜欢绛雪,所以特意找了这么一个机会,至于那个肯为绛雪付出生命的年轻人,反正人都已经化为了齑粉,被压在了甬道中,不再对自己儿子构成威胁。

    青风比梅绛雪大了两岁,在青武门中自然也是翘楚精英。他身材高大,剑眉星目,整个人透发着一股锐气,像一把闪烁着夺目光辉的宝剑,光芒怎么也盖不住。

    其实,青风也没想着要遮盖,他认为自己有骄傲的资本。的确,作为潇水城十大年轻高手中排名第三的俊杰,作为青武门的少主,心气高、锐气足,是很正常的事情。

    然而此刻听到父亲青绝的话,穿着宝石蓝长衫的青风却没有丝毫摆谱的样子,飞快跑到梅绛雪面前,微笑着,柔和的眼神中还带着许多欣喜。

    “师妹,你没事就好,这么多天师兄我几乎将整座牛头山都找遍了,还以为师妹,以为师妹出了什么事呢。师妹平安归来,师兄不知道有多高兴,师妹,你累了吧,被困甬道这么多天定是很疲惫,我这就陪师妹回去。”

    青风是真的欣喜,因为梅绛雪活着出现在了他面前,他是真心喜欢和关爱自己的师妹。

    梅绛雪却恢复了清冷性子,像一个冰雕出来的美人,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冷淡说道:“谢师兄关心,我很好,自己能回去。”

    然后,梅绛雪也不管青风有没有跟着自己,朝青绝打过招呼,看了一眼甬道后,就朝山下走去。

    一向自傲的青风没表现什么不满,似乎习惯了师妹冷冰冰的模样,仍带着笑脸一路陪着梅绛雪下山。

    这一幕小插曲并没引起别人的关注,事实上,还留在山上的这些高手都只关心着地精之气。

    “真是晦气,让一个莫名其妙的剑阵给毁了,白忙活了二十多天。”五大三粗的仇厉忿忿嘟囔了一句。

    “嘎嘎,你们潇水城五大门派硬要强压我这个外来势力,也不管这地精之气是谁发现的,得,现在可好,地精之气不知去了哪儿,大家谁也别想得到。”那个干瘦黑衣老者阴阳怪气地讽刺着。

    “哼。”

    天煞门掌门仇厉鼻孔重重哼了一下,想到再说什么也只是嘴上斗狠,也懒得再发脾气。

    青绝默不作声,看着渐渐消散的粉尘,等待和盼望着地精之气会再出现在视野中。

    直到粉尘散尽了许多,看到了牛头山的模糊场景后,众人确定甬道完全被摧毁、洞口已经被石头封堵,这才开始悻悻离开。

    至于地精之气,是得不到了。

    传闻地精之气拥有一定的自主灵识,只会在山明水秀的美好之地出现,现在牛头山上满目疮痍,逃脱后的地精之气一定是顺着地脉奔向了地底深处。

    时光荏苒,光阴一旦流过便不再回来。

    离牛头山被摧毁已经过去三天了。

    潇水城大大小小的门派不死心,都派人试着搜寻地精之气的下落,但毫无所获,也就接受了地精之气遁入地脉消失不见的事实。

    而外城那一方势力也是在三天后的这天中午离开了潇水城。

    同样是中午,某处森林中。

    微风像调皮的精灵,不断穿过阡陌交错的树枝树干,在欢快地跳着舞。而正午成束的阳光也被树叶分割开,只在地面投下了斑驳的光影。

    这片森林很寂静,以至于几只小鸟站在树巅上展示歌喉而发出的清脆鸣叫,反而更使得森林静谧,祥和。

    一个年轻人四仰八叉地躺在柔软的金黄树叶下,似乎那晃眼的斑驳光影对他毫无影响,他的脸就那样正面迎着阳光,像是在熟睡。

    这是一张平静的脸,但此刻却并不干净,布满了灰尘,跟他身上的衣服一样。

    风精灵有时也好奇地在他身边驻足,轻轻将一部分灰尘吹走,将散乱的黑发吹起,似乎还想将这个紧闭双眼的人唤醒。

    然而,好几天了风精灵都没唤醒这个人,仿佛是怕这人白天被太阳晒了,晚上又被低温冻着了,风精灵于是吹起地上的金黄树叶,柔软地覆盖在这人的身体上,像是好心地为他穿上了一件衣裳。

    可是此刻,这个年轻人的右手忽然动了一下,接着开始抬起,下意识地就遮住了双眼,然后左手撑地,身体慢慢坐了起来。

    风精灵吓得一跳,赶紧退到了树梢上,却仍在好奇地看着。

    年轻人坐起来后,并没有马上打量周遭环境,而是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似乎连着睡了好几天都还没睡够。

    风精灵不再害怕,又调皮地绕着年轻人转了一个圈,才欢快离开,继续在森林中跳舞。

    “这是什么地方?”

    年轻人站了起来,随意拍了几下衣服,嘀咕了一句,随后却突然猛拍了自己脑袋一下,立即踩着金黄的树叶手舞足蹈起来:“哈哈,我没死,我活下来了,嚯嚯!”

    声音听到树巅上几只小鸟的耳中,不啻于鬼哭狼嚎,吓得它们惊慌失措,急忙振翅一飞,迅速逃之夭夭。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