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七章 内丹、烤肉和笑靥如花

    看到梅绛雪掩面轻笑的模样,林焰知道刚才的气氛调节有了效果,至少,现在两人就不似最初那般陌生。而在面临被困境地的时候,需要的就是两人不生猜忌,能同心协力,才能解决困难。

    “绛雪姑娘,你之前说这头碧睛血猿达到了蜕凡境,那它能不能进来,会不会用力将这里撞塌?”

    林焰随后抓紧时间询问着他关心的问题,毕竟,现在时间宝贵,趁早将情况掌握清楚,才能腾出更多的时间来修炼,来更好的对付碧睛血猿。

    “它拥有大概蜕凡境二重天的实力,还无法掌握神通,不能做到随意变换身形大小,而且,甬道两侧的石壁很厚,即使被它砸烂一部分,也不致于倒塌。”

    “嗯,那就好,”林焰点点头,随后说出了一个很大的疑问:“对了,甬道侧壁上怎么会连通着这么大的一个石洞?”

    “我也不知道。”

    梅绛雪露出了迷惑的表情,显然,来到这儿的两天时间里,她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

    “当时我随着门内众人来到牛头山,刚好地精之气现身,因此门内师伯师叔马上和其他门派的高手去抢夺地精之气了,我留在山的外围,却恰好在闲逛中感应到了封印的气息,没按捺住好奇心所以进了山洞,却碰到了青鳞巨蟒,一番激战后受了重伤,幸亏无意中发现了侧壁上的这个秘密,这才能在石洞中杀死巨蟒并得到了一个养伤的场所。”

    “不过,通过两天的观察,我发现这里还是有古怪的,并不只是一个石洞。”梅绛雪随后说道。

    林焰此刻正仔细打量着里面的布置,听梅绛雪这样说,不由心中一动,指着自己刚才特别注意的一个位置说道:“是不是因为那把剑?”

    林焰手指的地方,是石壁上一个凸起的剑柄,剑本身不知道有多长,差不多全插进了石壁中,只留下一个银色的剑柄露在外面。在这样的地方出现一把没入石壁的剑,这本身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可我还是有些不明白,当年设置封印的人不是在甬道的洞口上设了一层无形束缚之力么,而且,那样也能够牢牢封困着凶兽,为什么还要在这个石洞中多加一把古怪的剑,难道这里封印的不仅仅只有凶兽?”

    梅绛雪赞赏地看着林焰,似乎有些讶异于这个实力很低的青年居然头脑这么灵活,能够从中猜到这件事情的要点。

    “我们现在所处的石洞,可以说是另一个独立的封印之地,这把剑就是破开这封印的关键,相当于钥匙,但我不敢贸然拔出这把剑,说不定长剑镇压的是绝世凶物。”

    林焰没接话,和梅绛雪一同注视着石壁上银色的剑柄,良久,林焰表情一定,跨过青鳞巨蟒的尸体,径直朝剑柄走去。

    “林焰,你要干什么?”梅绛雪大惊失色,冷声道:“这剑拔不得!”

    可林焰已经走近了石壁,右手紧握住剑柄,长吸了口气,猛地朝外一拉!

    剑纹丝不动。

    梅绛雪这时才赶到,拦在了林焰身前,心中有些恼怒林焰刚才的鲁莽,脸上挂着寒霜冷冷道:“林焰,我希望你明白,这儿可不止你一人,不要因为你的鲁莽而害我也丢了性命。”

    场间气氛顿时冷漠起来。

    林焰似乎忘记了,梅绛雪骨子里的孤傲冷淡是与生俱来的,像这样的女子,总是习惯单打独斗,不喜欢别人的行为能够影响到自己,更不允许别人的举动伤害到自己。

    可林焰还是笑笑,解释道:“绛雪姑娘,如果这把剑真的是未知封印之地的钥匙,那么它自然不会轻易就让人拔出,而如果能轻易拔出,就证明封印已经松动凶险即将发生,或者这把剑只是一件摆设。”

    看着梅绛雪依旧气恼的模样,林焰继续说着自己的看法:“既然这样,拔剑本身没有危险,剑没有被拔出,就说明这处封印之地也就是石洞内至少目前是安全的,不会有凶险发生。”

    梅绛雪已然明白了林焰这样做的目的,可孤傲高贵如她,却不会像一个小女生那样,满脸崇拜望着林焰拍手叫道:“林焰哥哥你好棒哦,考虑事情这么全面。”梅绛雪只是很简单很自然地点点头。

    “既然被困在石洞中,我们首要的就是弄清楚石洞究竟安不安全,这点很重要。”偏偏林焰最后还要说出刚才贸然拔剑的目的。

    “哼!”梅绛雪像个赌气的小姑娘,在心中恨恨想到:“事先也不和我商量一下,就自己行动,好像他才是这儿的主人一样。”

    气归气,可梅绛雪并没有真的责备林焰的意思。

    或许,连梅绛雪自己都不清楚,从林焰进了石洞后,她就被林焰极有主见的表现影响了,下意识地就承认了林焰在两人中的主导地位。

    这对生性孤傲无比、习惯以冷漠模样待人的梅绛雪来说,可不是什么好的开始。

    好在林焰并没有想和梅绛雪发生点什么的打算,他只是想着要杀死碧睛血猿,要逃离这该死的甬道。

    “绛雪姑娘,你难道两天没进食了?”看着地上没有任何的食物残屑,属于梅绛雪的东西只有几个小瓷瓶和一把灵巧的细剑,林焰皱了皱眉说道。

    “嗯,石洞最里面有条地下小溪,我可以喝到水。”

    “光喝水可不行,”林焰看着那条清亮的小溪,“现在我们面临如此凶险的局面,一定要保持体力才行,而且,你的伤势要想恢复得更快,就必须补充足够的营养。”

    梅绛雪似乎真的在慢慢适应林焰的主导地位,她先是点头赞同林焰说的话,随后问道:“难道你有办法获得食物?”

    林焰好像对梅绛雪自然散发出来的冷淡气息没有任何的排斥,也不管梅绛雪同不同意,就直接拿起了地上的那把秀气细剑,走到了青鳞巨蟒的尸体旁,说道:“这不就是现成的食物?”

    “就它?”望着丑陋凶残的巨蟒尸体,梅绛雪心中十足的抗拒,下意识就后退了一步,似乎离巨蟒越远越好,恨不得永远看不见巨蟒才好。梅绛雪再孤傲,总是一个才十七岁的女子,喜好干净讨厌肮脏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是它。”林焰微微一笑,找到巨蟒的丹田位置,细剑熟练地插了进去,用力划开坚硬的皮肉,在里面捣鼓了一阵,最后撬出了一枚拳头大小发出淡淡青色光芒的内丹。

    甬道内阴煞罡风遍布,再加上或许是青鳞巨蟒本身就不凡的缘故,巨蟒腹部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血倒是只留了一点点,且血腥味很快就随风消散了。

    “你以前杀过凶兽取过内丹?”梅绛雪注视着林焰完成全套解剖动作是如此的熟练,忍不住吃惊地询问。

    “以前杀过猪,杀过羊。”林焰回忆着在夏府做杂役干过的事情,轻松说道。

    “哦,”梅绛雪朝前走了几步,有些好奇地看着林焰手上的那枚内丹,试探着问道:“你该不会是让我生吃了它吧?”

    “不是。”

    梅绛雪这才露出了如释重负般的神情,不料,林焰随即笑道:“不是吃,是生吞。”

    说罢,林焰拿起细剑动用了元气,先将内丹一分为二,再将其中一半用力切碎成草莓大小的细块,“一天一小块,巨蟒的内丹蕴含了天地精华,对你伤势的恢复极有帮助。”林焰拿起其中一块递到了梅绛雪身前。

    “要吃你自己吃,我不稀罕这玩意。”梅绛雪看也不看内丹,却没好气地瞪着林焰,嘴角一抹浅浅的笑早已经消失不见,又换成了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绛雪姑娘,你不要意气用事。”林焰没想到梅绛雪的孤傲有时候也会变成公主般的任性,但在眼下这时刻,苦口婆心劝着公主吃药是丫鬟奴婢的事情,他只是站在一个同盟者的角度,替梅绛雪也替自己考虑利益的问题。

    “内丹能助你恢复伤势,以后我们说不定要面临什么凶险,随时需要保持健康的状态,而且,江湖儿女不能顾忌太多,都到了这时候了,为了活命,别说生吞内丹,就是生吃蛇肉都要能做到。”

    梅绛雪像看怪物一般看着林焰,良久,她才点点头,承认林焰的话是对的,接过内丹,看着这隐约还可见血丝的小块,梅绛雪心一横,飞快将小块内丹丢进了嘴中,然后不肯让这有着独特腥味的小块在嘴中多停留片刻,就闭着眼睛狠狠咽了下去。

    像是做完了一件无比艰难的事情,梅绛雪睁开眼睛,看着林焰轻缓地说道:“谢谢你。”

    林焰笑笑,将剩余的小块装进了一只空了的瓷瓶中,交给梅绛雪,指了指巨蟒道:“蛇肉我们可以烤着吃。”

    一个“烤”字,立即让梅绛雪忘记了内丹古怪的苦涩腥臭味道,好奇问道:“怎么烤着吃?”

    “内丹是青鳞巨蟒的能量之源,蕴含着生命精元,如果点燃,能够释放出大量的热量,且能维持很长的时间。”林焰边说,边从地上捡起两块石头,撕下自己的一只衣袖并找来一些枯死的苔藓,不断撞击着两块石头,让产生的火花慢慢点燃了布条,最后将半块内丹丢进了火苗中。

    关于吃内丹疗伤和利用内丹烤肉,都是十年前老仆人带着自己逃离天帝城一路躲避冷血骑兵的追杀时,老仆人做过的事情,林焰现在只是根据这记忆在进行。

    事情果然和林焰说的一样,即使布条和苔藓很快燃尽,但内丹被点燃后,没有火焰发出,却出现了一股高温,像是冬天里的炭火,立即让阴冷的石洞有了一种温暖如春的感觉。

    随后,林焰用石块堆了一个简易的炉灶,将割下来的条状蛇肉在细剑上摊好,让细剑搁在炉灶上,利用内丹燃烧产生的高温烘烤着。

    不一会儿,蛇肉就“滋滋滋”地冒着细小的油泡,一股诱人的香味顿时弥漫在石洞中。

    梅绛雪站在一旁,默默看着林焰的动作,抿着好看的樱桃小嘴,脸上浮现出和煦的笑容,笑靥如花。

    原来,冷冰冰不近人情的梅绛雪也是会笑的,而且,笑起来竟是那样的好看。

    可惜,林焰正埋头烤着蛇肉,并没有注意到。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