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四章 杀死真凶

    夏平怎么深夜出现在这里?

    林焰心中很不解,看对方谨慎的模样,似乎被沉入水底的东西就像一件见不得光的罪证,必须彻底毁灭才放心,那究竟是什么?

    林焰屏住呼吸猜测着,不敢发出半点动静。

    夏平不务正业,喜好女色,虽然在夏家严格家法的束缚下不至于横行乡里、鱼肉百姓,但却和一些女子有染,是青阳镇出了名的花花公子,然而,夏平的身体却没有被酒色掏空,反而拥有先天境四重天的实力,被人暗地里称为“会武功的流氓”。

    林焰当然不会弄出动静让夏平发现,可夏平随后自言自语说出的话,却让林焰差点直接从假山后面冲了出来。

    “黑衣和迷-药都沉入池塘了,不会再留有任何的把柄,嘿嘿,这次真是刺激!雨灵那娘们,老子连着勾引了好几次都不肯给一点面子,妈的,年纪比我只大了一岁,却装模作样地让老子叫她五娘!这娘们,活该让老子上!”

    “嗯,这次老子也算是销魂了一把,还让林焰那个没用的废柴顶了包,爽啊!林焰这废物,修炼了十年连屁都没修炼一个出来,真他妈没用,让他做替罪羊真是应该!而且,老子无意中还从这个死废物的房间拿到了一本秘籍,虽然看上去缺损不堪,倒是珍贵得很,奇了怪了,这废物只是一个杂役,哪来这么高级的心法秘籍?”

    夏平嘀咕着,渐渐来到了假山旁。

    林焰内心的怒火像火山一样,恨不得冲上去将夏平撕碎!

    原来,害他遭受不白之冤差点死掉的蒙面人竟是夏平!

    更甚者,夏平竟然不顾伦理道德,将五夫人迷昏并趁机占有,最后还导致五夫人溺水悲愤离世,像这样的王八蛋,死一万次都是死有余辜!

    可林焰还是强行按捺住内心的冲动,没有冲出去找夏平拼命,因为夏平有着先天境四重天的实力,面对他,自己不能硬撼,只能出奇招。

    急速转动脑筋,林焰飞快想出了应对的办法。

    “谁!给老子滚出来!”

    夏平突然听到假山背后有石头落地的声音,很快警觉,飞快朝前扑来。

    林焰丢下一块石头后,适时装出惊慌而愤怒的表情朝后退,却被赶过来的夏平看见了。

    “哟,林大废柴竟然没死成,落水狗还爬上了岸,跑到这儿偷听老子说话来了?”

    “原来竟是你陷害了我,夏平,你做出这样卑鄙无耻的行为,难道就不怕家主知道,不怕遭天打雷劈吗?”林焰含恨说着,只是脸上依旧带着惊恐的表情,边说边退。

    夏平步步紧逼,说话中带着得意:“哼,就算你知道了真相又怎样?现在全夏府的人都知道是你和那娘们私通!倒是你,捡了一条命却还要回来找出真相,真是活腻歪了!”

    “夏平,就算我死了,你还是会遭到报应的!”林焰尽管愤怒,却依旧掩饰不住脸上的惊恐,加快了朝后退的脚步。

    “废物就是废物,被人陷害了却没勇气报仇,只顾着害怕和后退,哼,找你当替罪羊还真是没错!”夏平眼中的轻蔑之色更甚,急速向前奔了几步,然后牢牢抓住了林焰的衣领,狰狞着脸冷声说道。

    被死死揪住了衣领,林焰徒劳般挣扎着,只是这一幕落到夏平的眼中,却让夏平更觉得刺激:“还妄想反抗?在本大少爷眼中,你就是一只蝼蚁,我一巴掌就能轻松拍死你!”

    夏平流露出万分不屑神情、放松了所有警惕。

    而这时候,假装成“废物”的林焰动了!

    一动如闪电。

    从林焰背后突然蹿出一股劲风,一只闪现着白光的拳头狠狠朝前击出!

    达到了先天境二重天后,游走于经脉中的元气经过催动,能够让部分元气外放,使得武者的攻击力大增,力道可达千斤,而林焰更是经过事先准备,在夏平没有丝毫怀疑的情况下,全力挥出了这一拳,因此威力更显巨大!

    夏平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觉得眼前白光闪过,紧接着腹部就传来一阵绞痛,超过千斤的力量突然猛击在腹部,饶是夏平也扛不住,“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痛得腰弓成了虾米,颓然跪倒在地。

    “你,你竟然能元气外放?”夏平跪倒的同时,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林焰,他实在想不通夏府最出名的“废物”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厉害,竟然在一夜之间就能急速变为先天境二重天的武者。

    “很意外是吧?”林焰冷冷一笑,“今天你会看到一个你平常根本不屑的人是如何杀死你的,这是你轻视、辱骂我必须付出的代价,欺人者,人欺之,夏平,你认命吧!”

    林焰如同一尊杀神,浑身上下散发出煞人气息,疾步上前,又是一铁肘砸在了夏平的背部,直接将夏平砸趴在地。

    夏平不是金刚不坏之身,接连的两击,已经让他肋骨断裂了好几根,内脏更是受到了很严重的撞击,重伤之下,他不可能再凝聚起功力对付林焰。

    所以,夏平选择了一种屈辱的方式——张口求救。

    可林焰依然不会给这个该杀之人任何机会。

    顺手抓起假山旁边一块拳头大的鹅卵石,林焰直接将石头用力塞进了夏平张大的嘴巴中,也不管坚硬的石头究竟磕断了对方的几颗牙。

    对付夏平这种人,林焰不会心慈手软。

    “呜呜……”夏平无声的吼着,用一双仇恨的眼睛瞪着林焰。

    “不要用这种威胁的眼神瞪着我,别以为我是夏府的杂役,身份就比你低,在你眼中就是蝼蚁!你丧尽天良,做出了这样卑鄙的事情,只有死!”

    林焰高高扬起了复仇的拳头,像一座大山压迫着夏平。

    “呜呜,父……父亲。”

    夏平惊恐万分,鼓足了全部的力气,透过嘴巴中的石头缝挤出了两个字。

    “叫谁都没用,受死!”

    林焰终于重重落下了拳头,狠狠砸在了夏平的左胸上。拳头上布满的元气传出巨大的冲击力,接触到夏平的身体后,透过胸骨将那颗黑色的心脏击得粉碎!

    夏平就这样死了。

    林焰在夏平怀中摸索了一阵,掏出了那本半部无名秘籍,站起身。

    然后,发现了一个人。

    “真的是你?”

    看到夏家家主站在夏平怒瞪着的双眼凝视的位置上,林焰有些惊讶,不过却不害怕,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就将“家主”换成了“你”。

    “你为什么不救你儿子?”

    林焰将半部秘籍在怀中放好,直面夏府当家的这个男人。

    “情况我刚才也听到了,夏平恬不知耻做出了这等不伦事,下手又这样心狠手辣,死有余辜,我夏家断然容不得这样的恶徒,即使他是我的儿子也一样,我治家一向严明,却不想教出了这样一个不肖子,令我夏家蒙羞。”夏家家主冷冷看着夏平的尸体,痛声说道。

    “够了!”

    林焰厉声制止了对面男人的表演。

    “别拿那些维护家风的话来敷衍别人,蒙骗自己!说到底,你维护的只是你家主的尊严,你的骨子里其实自私刻薄而又冷酷无情,五夫人和我的事情你甚至根本没有调查清楚,仅凭一个老妈子的话就宣判了我们的死刑!你这样做,只是不想丢面子、只是为了堵别人的嘴!一声令下,你就让无辜的五夫人溺水身亡,你对得起公正堂内公正两个字吗?”

    林焰激动说着,心中的火气十分大。尽管他没死,但无辜的五夫人却在面前这个一心维护自己尊严的男人一句“溺死”后魂归西天,他甚至觉得这个男人也是帮凶!

    “雨灵的死我很遗憾,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无力改变,我的身后是夏府,是青阳镇人们十分尊敬的夏家!我得维护这个家,不让家族蒙羞!”夏家家主极力辩驳着。

    “林焰,你和雨灵都是无辜的,一切错都在夏平身上,但我希望你能为家族想想,如果真相一旦揭开,别人会如何看待我夏家?”夏家家主随即语气一柔,请求道。

    “你是让我息事宁人,一辈子都背着和五夫人偷情的耻辱生活下去?”林焰冷笑一声,他没想到事到如今,对方依旧只关心着自己的利益,一心维持着在世人面前的公道正义,一瞬间,林焰什么都明白了,彻底看透了对方的虚伪。

    “林焰,就算我求你,不要将事情闹大。夏平的死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但夏家我却得保护着,如果真相被揭露出来,会毁了整个夏家的。林焰,看在在夏府生活了十年的份上,求你了。”

    林焰自然不会为了那狗屁的十年之情而选择屈辱地背上偷情的骂名,也不会让可怜的五夫人蒙受不白之冤,事实上,在夏府生活了十年,他就做了十年的杂役,被人骂了十年的“废物”、“废柴”,夏家人又何曾顾及他的感受,替他考虑过?

    可林焰没翻脸,因为他看到不远处有几间房传出了亮光,显然有人听到了假山处的动静,准备起床看个究竟。

    夏府住着教习老师,夏家子弟也有不少是武者,真要被他们发现了,林焰相信对面的男人会一口指责他为了泄愤而杀了夏平,到时,他就算有三百张嘴、三头六臂,也肯定得死在府中。

    所以,林焰决定先不翻脸,等退出夏府再计较此事。

    “夏平死了,你是否准备让我再背上杀人的罪名我不管,我只相信,公正二字,不应该像你那样去维护,去体现。”

    冷冷说罢,林焰在府中阴影下急速地穿行,很快出了夏府。

    夏家家主看了一眼地上的夏平,冷哼一声,随即也飞快离开了假山,只是,面对林焰消失的方向,他眼神中闪现出了一抹残忍之色。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