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十一章 我的女人我保护!

    完成了脱胎换骨的第一步,在丹田内形成了元气核后,林焰休息了整整一天。

    连着十天高强度的压缩元气,让即使是铁打的人也会疲累不堪,林焰也是强忍着巨大的倦意才坚持下来的。

    不过仅仅休息了一天,林焰再次生龙活虎。

    不过,林焰没有马上进行脱胎换骨的第二步。

    “我以前就了解过了,第二步成功的关键,便是意识意志一定要强大到可以强忍剧痛、而保持意识绝对清醒的地步,我不知道自己的意志力是否顽强到了合乎这种地步的强度敢动朕的皇后,杀无赦!。”

    “像其他想突破到长生境的强者,通常都会在丹田内形成元气核的前后,就去磨炼一番意识,每一座城池,其实都有这样磨炼意识的地方,例如潇水城,便可以去幽冥门的幽冥石洞,那儿的万载幽冥玄气,会极度压迫人,能够让人的意识得到很好的淬炼,至于青武门和天煞门,也有类似可供淬炼意识的地方。”

    林焰虽然知道这些,但却无法去这些地方淬炼意识。

    因为他并非任何一个门派的人,也和任何一个门派没有紧密的联系,他不能保证在人家的地盘接受意识淬炼时,生命不会受到威胁。

    与其这样,还不如依靠自己,才是最保险的。

    “反正元气核形成后,只要不剧烈和别人战斗,就不会引起元气核的波动,元气核自然能够比较久的维持一段时间,我则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调整好自己,以最佳的状态去完成脱胎换骨的第二步。”

    元气核受不了震荡,一旦波动的话,元气核马上就会陷入失控状态,而里面压缩的大量能量,足够将人活活炸死!

    不过林焰和叶熙儿现在居住的地方,除了父亲以及铁牛夫妇知晓外,其他人一概不知,所以林焰也不担心自己会在调整状态的这段时间内,和别人发生冲突而剧烈战斗。

    “我给自己三天的调整时间,三天过后,正式开始脱胎换骨的第二步!”

    林焰很快做出了决定。

    时间很快过去了两天,在这两天中,林焰调整得很不错,自我感觉精神状态达到了最近一段时间的最强。

    不过,原计划还有一天时间才进行脱胎换骨的第二步,林焰也不急于马上进行。

    最后一天,林焰仍准备调整,正好家中的油用完了,林焰不愿叶熙儿累着,自己出去了。

    油,一般的集市都有卖,并不需要到潇水城中心,所以林焰便到了附近的集镇。

    这一块区域虽然地理位置没有潇水城中心那么优越,可也算交通便利,加之环境优美,不少有钱人都喜欢将家业安置在这儿。

    林焰去买油时,要路过一条街道。

    这条街上就居住着不少有闲钱、喜欢享受生活的人。

    当然,随着最近龙岛的事情,引来了不少外城武者,很多外城武者也喜欢暂时居住在这环境优美的地方。

    例如这条街上就有不少户,居住着外城武者。

    “吱呀。”

    其中一户人家的门被推开,从里面走出了两个人,林焰起先并没有在意,直到这两人路过自己身旁,林焰眼角才瞟见这两人。

    “是林之澜和他的同伴?”林焰认出了这两人,一人是林之澜,另一人则是十多天前自己在龙岛外围时曾经见到过的林家四人小团体当中的一位,实力在御空境八重天。

    双方交错而过,林之澜他们自然没有认出乔装过后的林焰,林焰继续往集市走去。

    “没想到林之澜他们将居住地安排在了这儿,倒也会享受。”

    林焰没将这事放在心上。

    买完油返回时,林焰在林之澜出来的那户人家的不远处,找到了一家酒楼上位全文阅读。

    临近饭时,林焰想在酒楼中带几个菜回家。

    上了酒楼,林焰意外地发现林之澜和那名御空境八重天实力的人坐一块吃饭。

    由于带菜回家也得等,林焰挑选了一张空桌坐下来,不想很快就听到了林之澜和同伴的谈话。

    “要说人比人啊,还真是气死人啊。”林之澜的同伴,一个左耳朵挂着一圆环的青年叹气道。

    林之澜似乎知道同伴说的是什么事,一言不发。

    耳朵挂圆环的青年灌了一大口酒,继续说道:“之澜老弟,我倒不是嫉妒什么,主要是林泓也才比我们大一岁,实力却达到了御空境九重天的巅峰,所以他一来潇水城,立即成为了潇水城最年轻也最有实力的天才,年轻人中,林泓毫无疑问排第一,可没想到林泓的运气还这么好,仅仅是上青武门见了天玄一次,遇见了梅绛雪,心生爱慕后便通过天玄传递了自己的想法,没想到天玄顺水推舟,居然同意了将梅绛雪嫁给林泓!”

    “哎,这才多久啊,林泓前前后后也只见过了梅绛雪两次,听说第二次见面时,梅绛雪甚至绷着一张脸,明显不喜欢林泓,可林泓深得天玄器重啊,啧啧,一想到林泓来潇水城一趟,就能够抱得美人归,真是羡慕死他了!”

    林焰在旁边一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天玄到底在干什么,又要逼迫绛雪姑娘做她不喜欢的事情了么?”林焰心中愤怒起来。

    天玄居然要将梅绛雪嫁给林泓!

    “该死的天玄,哪里尊重梅绛雪了,分明将梅绛雪当做了一件商品!”林焰愤愤不平。

    而林之澜听完同伴的话后,嗤笑道:“你以为天玄真的是爱才?哼,他不过就是想通过这件事,拉上和我们林家的关系而已,我估计我们四个来潇水城后,天玄早已经打探清楚了我们四人的来历,虽然我是族长的儿子,可谁都知道林家真正做主的,是三位老祖宗,而林泓是大祖宗的第七世孙,且本身实力在林家年轻一辈中最出色,天玄自然会挑选他。”

    “哦,难怪,想想也是,如果青武门攀上了咱们林家,好处可是很多的。”同伴恍然。

    “可事情还不一定会成,”林之澜笑道,“林泓或许认为他娶定梅绛雪了,可梅绛雪听说天性高傲,绝不会甘愿被天玄控制终身大事。”

    “况且,”林之澜又继续说道:“梅绛雪喜欢的人是林焰。”

    耳朵挂吊环的同伴马上问道:“之澜老弟,你说的那林焰,就是前不久潇水城疯传的杀死了吴艳的那林焰?”

    “就是他。”

    “他很强,能杀得死吴艳?”同伴带着鄙夷的神情,明显不相信。

    林之澜没有说话,他最先来潇水城,中途和独孤剑魔比试了一场,败了,可没想到独孤剑魔却说潇水城还有一个林焰比自己强,言下之意,自然是说他要弱于林焰。

    所以直到现在,不管是别人或者自己提起了林焰这个名字,他总会感觉怪怪的,他不否认自己对未曾见面的林焰没有半分好感,但内心中其实也知道林焰的确很强,只是,他也断然不会告诉别人这样的事实。

    果然,同伴的骄傲立即就表现出来了。

    或许是被林泓的光环掩盖了自身的光芒,耳朵挂吊环的同伴见不得还有人比自己强,于是他嗤笑道:“我不相信林焰有那么强的实力能够杀死幽冥门的掌门,估计是以讹传讹罢了,哼,如果林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定会拆穿他,以他和我们差不多的年龄,怎么可能正面杀死长生境的武者?”

    林焰其实就在这家饭馆,不过他并没有将两人的后半部分谈话听入耳中,现在,他还在愤怒中带着警花闯三国全文阅读。

    因为梅绛雪是他的女人,怎么可以嫁给别人?

    以前他因为自己要弄懂流血夜的真相,而担心生命随时会消失,所以无法给梅绛雪一个承诺,导致两人虽然关系暧昧,却始终没有跨出最后的一步,可现在,他已经强势崛起,有自信给出的承诺就一定能够办到!

    他承诺,要给梅绛雪幸福!

    他承诺,让谁也不能欺负梅绛雪!

    岂会容忍天玄包办梅绛雪的婚事?

    岂会容忍林泓和梅绛雪的“婚事”?

    愤怒的林焰,决定先要让林泓明白,他才是梅绛雪的男人,谁敢觊觎梅绛雪,谁就得受到教训!

    “我的女人我保护!”林焰内心怒吼着!

    随即,林焰重重哼了一声,起身走到了林之澜的桌子前。

    “你们前不久走出的那栋房屋,是不是就是林泓居住的?”林焰毫不客气,直接问道。

    耳朵挂吊环的青年觉得很莫名其妙,也很不喜欢林焰咄咄逼人的气势,很快就侧过头,冷笑道:“你是什么东西,敢和我们这样说话?”

    “我是林焰。”林焰冷冷说道。

    林焰的声音不大,然而,但凡听到这四个字的客人,全都张大了嘴,一个个带着十足震惊的表情望着他。

    “是他,就是他!”一旁的林之澜比谁都要震惊!

    “上一次在黄鹤楼,他并没有暴露身份,不过我曾经短暂地望过他一眼,记住了他的那双眼睛,现在,我又看到了一双一模一样的眼睛,没错,他绝对就是林焰!”

    林之澜瞳孔收缩,死死盯着林焰。

    面对还未曾交手、就已经击败过自己一次的林焰,林之澜心中不爽是真的,可却生不出战意。

    换成面对的是其他人,他决不允许别人这样向自己问话!

    可对方是林焰,连击败过自己的独孤剑魔都承认实力不如林焰!

    同时,林之澜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和林焰名字相对应的另一个小小的身影。

    “不,不可能是他。”林之澜极力避免将眼前的林焰,和十四年前从林家逃走的堂弟,联系到一块。

    他就是不想也不愿这两个身份会是同一人。

    首先,他的堂弟七岁就开始逃亡,即使不死而活了下来,生存环境也一定十分恶劣,不可能在如此年纪就拥有超过他的实力。

    其次,内心中他始终对那个幼时比自己更多地引起长辈关注的小堂弟,心有怨恨,他的童年,完全生活在堂弟的光环的阴影下。

    所以,他不愿意看到如今堂弟依然比他出色。

    “对,同样名字的那个堂弟肯定早死了,这只是个巧合而已。”

    林之澜很快说服了自己,继续打量着眼前这人,想通过比较,找到自己强于林焰的证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