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六十六章 长生境强者的神通

    言语之间,竟然沒有任何的同情和哀伤。

    “这大长老孟雄还真是无情啊!”林焰心中说道。

    紧接着,孟雄的声音又响起了。

    “不过我也不能白來一趟,既然你死了,你身上的东西就归我吧,反正拿走你的东西的人,我可以说是林焰,嘿嘿,就让我來看看你身上有着什么好东西吧。”

    孟雄蹲下身,准备搜刮一番。

    “原來你不仅无情,而且贪婪成性。”林焰想到:“不过你就搜刮吧,你一搜刮,我就可以趁你不备展开袭杀了。”

    林焰悄然握紧了战剑。

    可当林焰正准备一跃而起、发动袭杀时,更远处的草地上传來了一声微弱的声音。

    “大长老,救救我,救救我。”

    居然是齐大邦的一个手下在呼救。

    林焰立即松开了握住剑柄的手,暂时放弃了袭杀孟雄的打算,并暗道自己太自信,出了纰漏,居然还有一个人沒被战剑杀死,不过幸亏这人是刚刚苏醒,应该沒发现伪装成尸体的自己。

    林焰清楚听到半蹲着的孟雄转过身时脚挤压地面发出的“吱呀”声,似乎看到了孟雄看那名求救的人时脸上的意外神情。

    林焰心中不禁为那人可怜。

    那人如果在苏醒后一直装死,可能还会留住性命,可却向孟雄求救,真是羊入虎口。

    果然。

    孟雄停止了搜刮齐大邦怀中的东西,站了起來,不发一言朝那人走去。

    “大长老,看到您真是太好了,我终于得救了。”

    那人用手撑地,艰难地坐起來,脸上挂满了喜悦。

    孟雄嗤笑一声,毫不客气地说道:“得救,你就去地狱得救吧。”

    那人还沒反应过來,孟雄已经一掌挥出。

    那人的脑袋立即像西瓜一样被拍得稀烂。

    “妈的,救你回去,那我拿了你们齐长老的东西这件事,岂不是会暴露,要怪,就只能怪你太妈傻了。”

    孟雄瞧都沒瞧那人一眼,只顾着狠狠骂了一句,一口浓痰吐在地上,然后往回走。

    “齐长老啊!嘿嘿,希望你身上有能够让我心动的物品啊!”

    孟雄沉重的脚步,离林焰越來越近。

    林焰再次用手握紧了战剑的剑柄。

    孟雄看都沒看地上的尸体,大踏步路过林焰这,继续朝齐大邦的尸体靠近。

    “就是现在了。”

    林焰一跃而起,手上战剑悄无声息而又快若闪电,笔直刺了出去。

    孟雄正走着,忽然感觉身后传來风声,立即明白有人袭杀自己,全身元气鼓胀而出,化成护体战衣护住身体的同时,急忙朝一侧移动。

    孟雄的反应速度奇快,动作果断,但林焰出剑速度同样迅速,孟雄并沒有完全避过。

    “噗嗤。”

    锋利无比的战剑直接刺穿了护体战衣,剑尖四寸深深刺入了孟雄右边肩胛骨的下方。

    若不是孟雄反应得快,这一剑早就洞穿了身体了。

    但这一剑也刺入了十三厘米,伤到了孟雄的内脏,让孟雄瞬间遭遇重创。

    林焰一击得手,飞快撤出战剑,往后飞退。

    能够一剑重创孟雄,林焰已经很满意了,毕竟,他知道以孟雄的身手,不可能站着不动让自己攻击。

    孟雄的后背立即全被鲜血染透,他背砖过身,发现袭杀自己的人居然是林焰时,一张红脸顿时铁青起來全文阅游之沉默术士。

    “该死的林焰,你居然偷袭我。”

    边说,孟雄抡着血色大斧冲了上來,威猛的气势,一点都不像受了重伤。

    “你以为一剑就能够要了我的命吗?我可是长生境二重天的强者,被你刺中一剑,即便实力大损,但也是长生境的水准,这一次你逃不了。”

    血色大斧被孟雄砸得虎虎生风,不断在空气中划出血色的轨迹,充满了十足的煞气。

    林焰微微皱起了眉头。

    “看他的情形,虽然重伤不假,但沒伤到要害,他死不了,只是实力受到了影响罢了,御空境和他的长生境毕竟相差一个大境界,一旦被他缠上,我非但无法用持久战來拖死他,反而会被他迅速压制。”

    林焰边飞退,边想着。

    他并不想用火源神晶來杀死孟雄,如果有这个想法的话,他只需要趁着孟雄进入山林寻找自己的空当,将火源神晶放入齐大邦的嘴中,然后再用神识引爆就可以,保准炸得孟雄粉身碎骨。

    但火源神晶非常珍贵,用在孟雄的身上,他觉得是一种浪费。

    体积较小的那块火源神晶,都可以轻易杀死凌啸天,为什么要给孟雄用。

    “持久战打不得,要么速战速决,要么,就是再想办法重创他一次。”

    林焰瞬间就想好了。

    在孟雄抡着血色大斧猛冲向自己时,林焰突然停止了飞退,反而急速向着孟雄冲,右手握着的战剑对准了孟雄的脑袋。

    “哈哈,还真以为我的话是吹牛吗?即使受了剑伤,可我的实力依然维持在长生境水准。”

    “你既然还敢上前冲,要急于找死,那就怪不得了。”

    孟雄心中高兴着,近两米高的庞大身躯也开始加速,和林焰对冲。

    林焰当然不会傻到找死。

    在离孟雄还有五十米的时候,林焰张开了嘴巴。

    “哩。”

    “哆。”

    “牛魔四音”的前两音一口气迸发。

    两道急促的短音形成了诡异的音波,以超过林焰本人移动的速度,层层向外扩散。

    “牛魔四音”,依靠音波进行攻击,最大的攻击体现在对灵魂的伤害上。

    孟雄朝前猛冲的速度立即减慢,耳朵嗡鸣一声,脑子短暂地陷入了发晕中。

    但孟雄终归是长生境强者,意识很强大,并沒有被声音蛊惑而陷入脑袋空白的状态,仅仅只是脑袋发晕而已。

    这便是施展“牛魔四音”并非万能方法的原因,在实力接近甚至超出自己的对手面前施展,灵魂攻击效果是要大打折扣的。

    可靠着短音两连发,还是让孟雄稍稍迟缓了一下。

    林焰便趁此机会,急速前冲,五十米的距离很快被拉近,林焰右手举起,战剑狠狠朝孟雄的脑袋劈去。

    “哼。”

    孟雄冷哼一声,意识仍然无比清醒的他,心中冷笑不已。

    “虽然你的音波攻击很诡异,可我的意识意志力都不是你能够比拟的,你发出來的灵魂攻击对我沒用。”

    “还想着趁我意识模糊的时候,想一剑杀死我,简直是做梦。”

    “我就让你看看血色大斧的厉害。”

    在林焰一剑劈來的时候,孟雄狞笑着,抡着血色巨斧狠狠砸了出去。

    眼看这一斧头不但要劈飞战剑,还要将林焰砸退,林焰却笑了笑,突然直接扭转身体,往右侧移动,战剑也改劈为刺,朝孟雄的躯干刺去。

    “就这也想伤我。”

    孟雄冷哼一声,右腿跨出一步,使得身体朝向左侧,方便拿血色大斧的右手挡住身体的左侧。

    毕竟,林焰向右移动,战剑要刺的地方,便是站在对面的孟雄的身体左侧。

    “铿锵。”

    血色大斧挡住了战剑,孟雄哈哈大笑,就要挥出血色大斧继续砸林焰。

    林焰真正的杀招这才开始显现。

    林焰空着的左手,忽然多了一把战剑。

    正是林焰从空间储物容器中拿出了第二把战剑。

    此时,右手上的战剑被挡住,使得林焰无法靠近孟雄,但左手上突然多出了一把长一米二的战剑,却是立即能够够到孟雄了。

    林焰左手持剑,迅速往孟雄的右臂上一划。

    “噗嗤。”

    鲜血射出,孟雄的右臂被划了一道大口子,深可见骨。

    “啊!”

    孟雄痛的惨叫一声,急忙改用左手拿血色大斧,朝前狠狠砸出一斧头,然后身体快速后退。

    林焰先躲过了这斧头,然后迅速追了上去。

    “林焰。”孟雄边退,边咬牙切齿地喝道。

    他沒想到林焰的左手会突然多出一把战剑,而且重伤了自己的右臂。

    “我这么多年以來一直习惯了用右手持武器攻击,这次右手遭遇重创,只能用左手。”

    “可恶,用左手的话,我的实力又会下降两成左右。”

    “加上背部中的那一剑,短时间内我的战力勉强可以维持在长生境一重天,但也是最初等的水准,而且时间一长,战力还会进一步下降。”

    想到这儿,孟雄几乎要吐血三升。

    看着紧追过來的林焰,他铜铃大的眼中射出了凶光。

    “至少十分钟之内,我的战力还是长生境级别的,我就在这十分钟内解决问題。”

    “哼,林焰,你已经害我遭遇重创两次了,我不可能放过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孟雄猛然间停了下來,全力催动血色大斧,血色大斧上立即蒙上了一层鲜艳如同鲜血的红光。

    林焰马上也停了下來,看情形,孟雄是要施展神通一类的杀招了,他当然不能鲁莽。

    “星芒阵图。”

    林焰喝道,身前出现了一片星光熠熠的光幕,正是融合了三把战剑的星芒阵图。

    “血斧,现。”

    那边,孟雄左手举起血色大斧,缓缓朝下压,动作轻缓地就好像本身这血色大斧沒有任何重量一样。

    但孟雄的脸色却前所未有的慎重。

    他的周围,空气似乎都凝滞起來,不再运动了。

    这一切都在说明他施展出來的这一招,绝不是表面看上去的这样简单。

    空气更加粘稠,突然,血光从中冒出,如同闪电突然将空气劈开了一样,血光迅速炸裂,上空出现了一把高达二十米的血色巨斧。

    巨斧的形状和孟雄手上的血色大斧一样。

    可巨斧却带着如山岳般的威压,以及心悸的煞气。

    那恐怖的能量波动,仿佛要活生生将一方天空彻底劈开,让其拥有无法合拢一样。

    “林焰,你有幸死在我的神通‘血斧压城’之下,也是你的造化,哈哈。”

    林焰的脸色,前所未有的慎重。

    面对这即将劈下的血斧,他根本逃不了,也躲避不了,唯有咬牙硬抗。

    而长生境强者的神通,和蜕凡境、御空境的相比,很不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