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五十五章 地狱冥河

    银色光剑瞬间就到了黑冥河的胸前,林焰手腕一抖,银色光剑的剑尖直接将黑冥河的元气护体战衣撕裂。

    “呀。”

    林焰再次使力,要将银色光剑贯入黑冥河的胸膛。

    “铿锵”一声,黑冥河突然挥出血色弯刀,狠狠地和银色光剑撞击在一起。

    林焰感觉虎口一麻,握剑的手不受控制地偏移了一下,银色光剑擦着黑冥河左袖的衣服穿了过去。

    一剑落空。

    “该我了。”

    黑冥河阴笑着,血色弯刀猛地飞出,呼呼旋转着,以一个极其诡异的角度划向了林焰的喉咙。

    “你被我刚才一震,身体肯定会在瞬间不受控制,趁这时我再甩出血色弯刀,以我的力量,血色弯刀飞行的速度你根本來不及躲避。”

    “哼,尽管你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御空境九重天,但战斗经验稚嫩得很,在我面前就像一个娃娃。”

    黑冥河心中得意地想到,注视着自己的血色弯刀飞向了林焰的喉咙。

    “黑冥河的武器已经脱身,正是我使用必杀一击的时候。”

    林焰眼神清冷,当断即断,立即施展“灭世五步”第二步“崩裂山峰”,整个人蓦地拔地而起,不仅灵巧地躲过了血色弯刀,而且随着双脚的践踏,压力瞬间笼罩住了周围的花海。

    “什么。”

    黑冥河大吃一惊,眼睛瞪得滚圆,感受到周围空间像在被急剧压缩,顿时就察觉出了林焰步法的诡异。

    “好凌厉的进攻步法。”

    黑冥河急忙纵身一跃,抓住回旋回來的血色弯刀,朝空中的林焰顺势一刀劈出。

    “哼。”

    林焰冷哼一声:“崩裂山峰”继续施展,整个人的身影如同鬼魅,轻易避过了血色刀锋,迅速就到了黑冥河的头顶上方。

    黑冥河感觉站立的地面都在震颤:“崩裂山峰”给地面造成的强大压力,已经使地面出现了一个两三百平方米的大坑,黑冥河知道自己在地面上,行动肯定会受到影响,于是暴喝一声,冲天而起。

    “就是这时候。”

    看着黑冥河挥舞着血色弯刀,杀了上來,林焰猛然张嘴。

    “哩。”

    第一道怪异短音急促响起,隔着很近的距离,音波瞬间就对黑冥河的灵魂侵袭。

    “什么:“

    黑冥河感觉脑袋嗡鸣一声,似乎陷入了空白中,身体差点都失去平衡,要直接坠落。

    “灵魂攻击,竟然是灵魂攻击。”

    黑冥河万分震惊。

    武界中,武者无一例外修炼的都是元气,用元气來提升武者自身的力量,再配合武器的使用,以及武技招式的施展,來采取进攻,归根到底,无论怎样,都是以元气为基础的物质攻击。

    这种攻击方式,唯一目标便是摧毁对手的**。

    但物质攻击之外,武界武者还有另一种攻击方式,便是灵魂攻击。

    但是,灵魂攻击极少极少,普遍意义上,只有一种,便是意识威压,实力高出对手许多的武者,能够使用意识威压,直接侵入对手的脑海中,将对手的灵魂毁灭。

    但这种意识威压的灵魂攻击,不可能在同等实力的对手身上发挥作用,更加不可能用于实力比自身还强的对手身上。

    可这毕竟是普遍意义上的灵魂攻击,事实上,还有利用音波的灵魂攻击。

    例如能够发出魔音的古琴,例如“牛魔四音”,例如“神龙伏兽角”,都是利用发出來的声音在空气中传播时形成的超强频率的音波,來直接侵袭对手的脑海灵魂。

    不过这种灵魂攻击,极其罕见。

    至少,他黑冥河作为红土城的一方霸主,就从來沒遇到过能够施展灵魂攻击的武者,可今天,他却在这片山的花海中遇到了。

    不过,黑冥河震惊过后,却是十足的狂喜。

    “这小子,难怪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御空境九重天,要么出自显赫世家,要么是师门显贵,这样的精英子弟,外出一定携带着重宝,他之前施展的那片星芒状的光幕,就是一种十分珍贵的进攻法门,他手上的长剑也价值非凡,再加上他的音波灵魂攻击,即使他身上沒有其他宝物,将这几样弄到手,也足够了。”

    黑冥河贪婪地想着。

    其实从遭遇“哩”字音攻击开始到现在,只不过一瞬间而已,黑冥河仗着实力深厚,很快就恢复了清醒。

    但林焰的“崩裂山峰”可还是在施展当中的。

    就在黑冥河身体出现瞬间摇晃的时刻,林焰已经脚踏虚空,迅速贴近了黑冥河,一脚狠狠踢出。

    才恢复清醒、心中正生出贪婪想法的黑冥河,根本沒想到林焰的步法这么灵活,在空中的速度这么快,等发觉时,已经來不及躲避。

    “砰。”

    林焰一脚,结结实实踢中了黑冥河。

    可林焰无论如何都心喜不起來,因为他的右脚,感觉踢中了一层坚硬的东西,并非正中黑冥河的血肉。

    “嘎嘎,小子,你让我愤怒了。”黑冥河反被林焰踢了一脚,若不是有宝甲随身穿着,只怕免不了胸骨断裂,不由恼羞成怒,反手就将血色弯刀往上撩,直劈林焰的双腿。

    林焰心知黑冥河一定有护甲类宝物防身,就像自己曾经拥有的幽冥软甲一样,才能够抵挡住他一脚的践踏。

    “黑冥河,再尝尝我的厉害。”

    林焰继续用“崩裂山峰”闪躲过血色弯刀,整个人如同踩着血色刀锋,突然升高了足足二十米,然后以及急速转身,如同一只苍鹰俯身下坠,银色光剑狠狠朝黑冥河的脑袋劈下。

    “又來这一套,以为我还会轻易受到影响么。”黑冥河冷冷说道。

    已经在林焰神奇步法和音波攻击下吃了一次亏,黑冥河相信自己不会再给林焰这样的机会,既然灵魂攻击是由脑袋传入灵魂中的,所以黑冥河干脆将大量元气在脑部堆积,形成了一个厚度达到了半米的无形元气层。

    “哼,即使是音波攻击,也需要经过空气到达人的脑袋,才能发挥作用,中途如果有外力干扰,音波的强度会大幅折损,我就将脑袋周围用元气层包裹起來,足以将那那一道攻击短音削弱到完全虚无的地步。”

    黑冥河十分自信,转而开始专心应付林焰的神奇步法。

    林焰知道黑冥河的防御方式,可依然冷笑道:“黑冥河,你以为护住脑袋就沒事了吗?”

    突然,林焰嘴唇连着两次动作。

    “哩。”

    “哆。”

    两道急促短音猛地响起,正是“牛魔四音”的前面两音。

    两音连发,形成的音波威力比短音单连发要大多了。

    而同时,林焰举着银色光剑,脚踏虚空,快速接近黑冥河。

    “该死的。”黑冥河再次感觉脑袋中嗡鸣一声,有如一个人在他的脑海中敲响了一记重锤,意识瞬间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竟然比上一次遭受的灵魂攻击还要严重。

    那将他的脑袋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半米无形元气层,奈何不了短音两连发。

    意识模糊中,黑冥河只能够勉强挥刀,抵挡住林焰的银色光剑,但却阻挡不了林焰的脚。

    “砰。”

    更加巨大和沉闷的声音发出,林焰的右脚,结结实实踢在了黑冥河胸膛的同一处位置。

    “咔嚓咔嚓。”

    即使是不凡宝甲,连着两次被大力践踏,且力量中还蕴含着恐怖的元气,也无法保持完整,随着“咔嚓”的声音响起,黑冥河的贴身护甲,前胸位置完全断裂。

    “哗啦!”

    从黑冥河黑衣衣服里面散落出大大小小的金属片,其中还有两半较大的部分,显然,黑冥河的贴身软甲已经沒用了。

    “啊!我要杀死你。”身受内伤、嘴角溢血的黑冥河十分憋屈,怎么也无法接受自己被一个实力弱的对手连着两次羞辱的事实,披头散发的他,状若疯癫。

    林焰急忙和黑冥河拉开一段距离,心中很震撼。

    原本以为黑冥河和之前的三个灰衣武者打斗,元气消耗严重,且受了内伤,自己抓住机会,利用“崩裂山峰”和“牛魔四音”的必杀一击,应该能够杀死黑冥河,但黑冥河并沒有死,只是伤势加重。

    而且,黑冥河似乎疯狂了。

    “看他这样子,只怕是要用尽能量來杀死我。”

    林焰并不敢再贸然攻击,尽管黑冥河重伤,自己可以占上风了,但一个疯狂的黑冥河,一旦爆发全部实力,他还真不敢硬碰硬。

    “地狱冥河。”

    林焰看到黑冥河疯狂地双手结着手印,整个人的精神在急剧萎靡,似乎被抽空了身体一般,而挤压出來的能量全都聚集在他移动的双手周围,配合着复杂的手印,显然在为“地狱冥河”神通的成形,作准备。

    但很快,黑冥河萎靡的神情又改变了,他的双眼透射出妖异的红光,面容扭曲着,像是在承受某种痛苦,但是他的灵智已经消失,仿佛是将自己献祭给了地狱魔王,成为了地狱中的鬼魅。

    也就是在这时,黑冥河不断翻滚的双手突然停下。

    无数的黑色煞气冲天而起。

    周围空间仿佛都变作了地狱,阴森,黑暗,恐怖。

    黑色煞气迅速撕扯着空气,形成了一条长三百米、宽百米的黑色大河,正是“地狱冥河。”

    地狱冥河里面的黑色煞气疯狂翻滚着,散发出阵阵腐朽的臭味,似乎任何有形之物掉入到了里面,都会被很快腐蚀一样。

    看着疯狂朝自己逼近的地狱冥河,林焰脸色一变。

    近距离地目睹,让林焰明白自己一旦被席卷到了这条“冥河”之中,真的会变成鬼,不可能活下來。

    “将一个长生境的强者逼疯,后果也挺严重的。”

    林焰心中想着,却急忙施展灵活步法,在偌大的花海中急速后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