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五十章 公主萧若曦

    当天晚上,愤怒中的凌啸天,首先将怒火发泄到了曹家人的身上。

    一夜之间,曹府还沒來得及转移的豢兽产业,以及所有房屋,包括张翠花和曹府的所有人,全被人血洗一空。

    大火四处蔓延,所有人的尸体都化为灰烬,沒有人能够断定幕后凶手。

    凌啸天将自己关在房里,脸色铁青,书桌都被他的大手用力挤压而变形了。

    他的面孔扭曲着,双眼如同被血水浸染过一样,红得刺眼,整个人散发出深深的杀气和滔天恨意。

    书桌上,平铺着一张画纸,画纸上面的画像,已经被凌啸天无数次地揉捏过了,若不是因为要留着这画像,凌啸天早恨不得像现实中将林焰捏碎一样,将画纸撕成粉碎了。

    “林焰。”

    凌啸天死死盯着画像,紧握着拳头,恨恨自语道:“今生今世,我什么都可以不做,也要找到你,我要用尽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最残酷的手段,让你一次次生不如此,我说到做到。”

    “你杀死我的宝贝儿子,又抢走我的珍贵万兽丹,这两样仇恨,我都记着,你给我等着。”

    随后,凌啸天开始叫人,连夜就安排门派内的好手去外面搜索,哪怕是将整个中州城翻遍,也要求务必要找到林焰的下落。

    可在凌啸天忙着找人的时候,林焰已经连夜离开中州城了。

    原因很简单,他要做的事情,居然在今天黄昏时候做到了。

    时间回到黄昏的时候。

    张明达为能够邀请到林焰而高兴,四人坐上马车,很快就到了洛和州府最繁华的一家酒楼。

    林焰喝着酒,嘴上带着笑,神情很轻松,心情也十分不错。

    倒不是被张明达三人恭维自己的话而飘飘欲仙了,也不是因为杀死了号称中州城最杰出的年轻精英凌霸,而是因为修炼成了“灭世五步”的第二步“崩裂山峰”。

    “崩裂山峰”的威力他已经查验过了,同样的攻击步法,却无论是在速度还是诡异度上,都比第一步“崩裂大地”强大了至少三倍,也导致他只有了一脚,就将一座几十米高的山峰崩裂成渣,顺带着将御空境九重天实力的凌霸一脚践踏而死。

    这让林焰真真切切体会到了“灭世五步”的威力,原來将这套攻击步法修炼到极致,威力的确会达到崩裂空间的地步。

    早在这之前,他也无数次尝试过这第二步的练习,奈何关键的两个动作要领沒有完成,但今天,却在战斗中,通过观察对方的步法而得到一丝明悟,进而将一直困扰他的两个动作要领,一下就完成了。

    “这次來中州城,虽然一开始就遭遇了麻烦,但到现在为止,我救下了陈小开,获得一粒极品丹药万兽丹,实力提升到了御空境九重天,又学会了灭世五步的第二步,呵呵,总之收获挺多的。”

    “林焰大哥,再等一会儿,酒楼就上菜了,这次我特意将咱们中州城的几道最著名的特色菜点齐了,呆会还请林焰大哥一定要尝尝。”张明达热情地说道。

    “当然。”林焰笑道。

    可菜还沒上來,林焰他们却听到楼下传來了喧闹声。

    打开窗户一瞧,下面街道上正有一大队官兵押送几辆囚车路过,听其他人说,居然是南阳县的县令叶南庆,以及名噪一时富甲一方的商人曹金山,要被在菜市场当众处斩了。

    一听到这话,一旁的张明达就打开了话匣子。

    不过他了解到的情况自然比不上林焰。

    要知道林焰可是当事人,绝对的当事人。

    无论是叶南庆,还是曹金山,落马,其实都和他有关。

    林焰静静看着跪在囚车里披头散发的两人,脸上沒有半分同情。

    从刚才人们的议论中,他得知审判这两人才结束,不过听说是有大官甚至有人直接称是公主殿下发了命令,要速速处理此案,并且要将这件事办大,扩大影响力,以儆效尤,于是这两人都不用等到秋后处斩,立即就被执行了。

    而为了达到以儆效尤的效果,官府还特意将行刑地选择在南阳县的邻近州府洛和州府内,并且,游行时间很长,不仅穿过了南阳县的县城,也要在洛和州府最繁华的地带游行,所以便有了行刑队途径这儿的这一幕。

    别人不提及这事还好,一提及,倒是让林焰明白之所以这两人就被立即下令处斩,肯定是因为得罪了公主殿下的原因。

    “公主殿下。”林焰心中嘀咕着:“那萧大宝,哦不对,公主的名字,似乎叫,叫萧若曦,呵呵,叶南庆也是,惹谁不好惹,偏偏惹怒了萧若曦萧大公主,生生踢到了铁板山,也难怪会被治罪。”

    林焰看了下面的行刑队伍,然后又坐回座位品尝美酒。

    这件事已经过去,他沒有兴趣去凑热闹。

    可林焰并沒有看到,在行刑队伍中一辆软轿上,对着酒楼的那一边的布被软轿中的人掀开,露出了一张国色天香的脸蛋。

    这女子长得皮肤十分白皙,五官精致,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显得十分灵动。

    她穿着名贵的绸缎衣裳,衣服上绣着百鸟朝凤的美图,如果林焰看到,只怕用一眼就可以认出这女子正是公主殿下萧若曦。

    萧若曦本來是探出头來透透气的,毕竟,游行持续的时间很长,对活泼爱动的她而言,有些找罪受的感觉,但奈何她之前亲自提出监斩的要求,希望看到她恨得牙痒痒的两大恶人伏法,所以不愿半途放弃,只好硬撑了下來。

    可这一透气不打紧,萧若曦的一双眼睛无意中瞥见酒楼三楼窗户边露出的一个人影时,人就激动起來。

    “居然是林焰大哥。”萧若曦高兴得直在软轿中挥舞着小拳头。

    “呵呵,沒想到在这儿还能够碰见林焰大哥,还以为他早就离开了呢?”

    萧若曦很快就决定不去菜市场看两大恶人伏法了,她决定要偷偷去酒楼,给林焰大哥一个惊喜。

    对于好奇和好玩的事情,萧若曦一直非常喜欢。

    而上一次跟着林焰经历牢狱之灾和被绑架事件,虽然堂堂公主身份却经历了危险,可萧若曦毫不在乎,反倒是觉得中间过程分外刺激,所以这次又看到林焰,她倒是巴不得再次遇见林焰后,又能够发生有趣的事情。

    和身边侍卫交代了一番,萧若曦打开了随身带着的一个包裹,取出男儿的衣服穿上,很快,一个眉清目秀而又英气逼人的年轻男子就出现了。

    “这次不扮秀才了,装扮成行走江湖的武者,呵呵。”萧大宝一副武者的精简打扮,腰间还特意佩戴着一把长剑,飞快下了马车,一溜烟似的跑进了那家繁华酒楼中。

    “林焰大哥,这是我们洛和州府最出名的特色菜,冰莲雪蛤,既解热又清香。”张明达热情地介绍着特色菜。

    林焰津津有味地吃着。

    美食,每一个地区都有,这次來中州城,他倒是真的沒有來得及仔细品尝中州城的美食,借着这次机会,也让他有了口福。

    正吃着,一个稍稍有些低沉、但还算清亮的声音在桌子旁响起。

    “林焰大哥。”打扮成年轻武者的萧若曦,英气不凡,微笑着打着招呼。

    林焰正将一口冰镇杨梅汤灌入喉咙,猛一见到“萧大宝”出现,惊讶得差点沒将杨梅汤喷出來。

    尽管萧若曦刻意打扮过了,但上一次她就是女扮男装出现在林焰面前,林焰当然印象深刻,所以这一次只稍稍看了一下,便认了出來。

    见到“萧大宝”对自己挤眉弄眼,林焰明白这公主殿下应该是不想当着张明达等人的面暴露身份,于是呵呵笑道:“萧大宝,原來是你啊!”

    张明达倒是很开心,热情招呼“萧大宝”上桌,热闹热闹。

    萧若曦贵为公主,其实最少來的便是这种酒楼,而且平常吃个饭都有丫鬟啊嚒嚒的跟着,这次能够有机会像普通人吃饭,当然高兴,也不客气,很快就坐上了桌。

    林焰和她聊着天,也估计“萧大宝”准是陪同行刑队过來的,无意中撞见自己就上來酒楼了。

    桌上,张明达他们和“萧大宝”也迅速熟络起來,估计也和“萧大宝”大大咧咧的性格有关系。

    见“萧大宝”是武者的打扮,张明达又以为碰到了高人,这次可沒敢错估了人家,尤其是看到“萧大宝”腰间还佩戴着一把不凡的长剑,更加觉得林焰大哥的这位朋友,也是非属常人啊。

    “大宝哥。”张明达每这样称呼一次,林焰都要憋住笑:“你随身带着的,似乎是一把不错的长剑啊!那大宝哥应该是使剑的好手吧。”

    看着张明达十分崇拜的眼神注视着自己,萧若曦立即觉得万分自豪了。

    “哈哈,沒想到这套装扮可比什么秀才的装扮,效果要好多了,上次秀才打扮,还害得我接了一个绣球,差点沒让人家员外将宝贝女儿硬塞给我,弄得我尴尬不已,这次却好,一把长剑,就让我有了当一代大侠的风范。”

    萧若曦这样想着,脸上还得装出很谦逊的模样:“我是使剑的,不过一般般啦!”

    一旁的林焰为了忍住笑,只好拼命往嘴中填东西。

    “大宝哥谦虚了,我一看大宝哥气势不凡,分明就是剑道有成的高手。”张明达带着崇拜之情说道。

    “大宝哥介意将长剑给小弟看看么,我想大宝哥拿着的,应该是一件绝世宝剑吧。”

    张明达又说道。

    萧若曦觉得被人认作一代高手的滋味实在太美妙太刺激了,她來这儿本來就是希望参与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更何况,她也认为自己新得來的这把宝剑质地不赖,要“瞒过”张明达还是可以的。

    “当然可以。”于是萧若曦直接答应道:“你尽管看。”

    边说:“萧大宝”边将长剑从剑鞘中抽出,递给了张明达。

    林焰也抬起头望了望这长剑。

    可是一看过去,林焰的心就被震了一下。

    这长剑,通体银色,长一米二,宽一寸半。

    和战剑一模一样。

    天下之大,长剑之多,可也不大可能出现和战剑一模一样的长剑。

    林焰整个人瞬间激动起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