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三十二章 公主殿下

    叶南庆望着曹金山的脸色才改变了一些,他极力忍耐住内心对林焰的怨恨,对曹金山说道:“金山兄弟,你是怎么被这贼人胁迫的?”

    叶南庆很疑惑,明明林焰和另一个秀才打扮的人越狱之后,应该拼命找地方躲藏才是,可林焰居然跑到了南仓县首富的府邸并挟持了曹金山修真杂学家!

    这让叶南庆感到震惊的同时,也不禁好奇曹金山为什么会和林焰扯上关系。

    曹金山是个精明的生意人,明白在此时不能说出事情的真相,要不然,就因为自己想独吞鼻烟壶这件事,就会让叶南庆迁怒到自己,于是含糊说道:“我也不清楚啊,哎呀,南庆兄,快点救我啊!”

    叶南庆朝曹金山点点头,示意曹金山别慌张,然后再次看向林焰时,脸上又带着极其怨毒的神色了:“你这贼人,还不将曹老板放开,要不然,这么多人围着谅你也逃脱不了,一旦抓住,可是凌迟处死的极刑!”

    在场的五六十人无不动容。

    因为叶县令口中的凌迟之刑,还是二十年前处决一位穷凶极恶的杀人犯时曾经进行过,直到现在,南仓县都沒有第二次!

    一想到犯人被绑在木柱上,脱光衣服,用渔网死死箍住身体,然后将从网孔中凸出來的皮肉一块一块缓慢割掉,足足要割上千刀的血腥画面,这些人就因为脑海中浮现出的那副血淋淋惨状而反胃,作呕。

    围困林焰的两名武者当中的一人此时也劝说林焰道:“你今晚肯定是跑不了了,如果在被抓之前再造杀孽,当真是罪无可赦,难道你就不能有点怜悯心,要知道曹老板可是无辜的。”

    叶南庆当然也趁着这个时候逼迫林焰就范:“你这贼人,如果不想被千刀万剐,那就速速放开曹老板!痛官府作对,就是和整个皇城作对,你难道不明白!”

    叶南庆原本以为自己搬出官府和皇城,一定能够让林焰心有害怕之意,可是,叶南庆却发现林焰若无其事,甚至还轻松笑了一下重生混沌修仙。

    林焰笑道:“官府就很了不起么?像不为人民做主的官府,只知道和奸商勾肩搭背的官府,在我眼中狗屁都不是!叶南庆,你少拿什么官府來说事,你的南仓县令算个屁!”

    林焰不是怒骂的话语,却拥有大逆不道的意味,一时之间,竟然让在场的五六十人集体愣住了。

    他们沒想到居然有人敢对堂堂叶县令说出这样的话!

    是的,他们私下里其实也对叶南庆诟病不已,可奈何官大一级压死人,对叶南庆的所作所为,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此刻听到林焰痛斥叶南庆,他们心中其实还是感觉很爽的。

    毕竟,沒有人愿意做贪官恶官的走狗,连走在大街上都要被老百姓暗暗戳脊梁骨。

    可还是有叶南庆的忠实走狗迫不及待开始吠叫了:“放肆,小子你居然敢辱骂叶县令,活该凌迟!”

    叶南庆也咆哮着大叫道:“你这贼人,不但辱骂朝廷命官,而且还杀死了叶达,不错,叶达是我的儿子,可我不会徇私枉法,今天将你围困,在场的人可都是目击者,就凭你言辞不敬,而又绑架曹金山,足够判你死刑!”

    “那你试试?”林焰嗤笑一声,战剑在曹金山肥胖的脖子上割出了一条血痕,“叶县令,你这么激怒我,难道就是想让我在愤怒中杀死曹金山?”

    随即,林焰又对曹金山说道:“曹老板,看來叶县令是根本就沒拿你当回事啊。”

    曹金山对叶南庆的不满,更加大了。

    其实沒有林焰“煽风点火”,曹金山也对叶南庆的所作所为很不满了,因为叶南庆派人围住林焰后,不是和林焰谈判,反而处处在激怒林焰,难道就不怕林焰真的杀死了他,叶南庆这么做,真的就沒考虑他曹金山!

    “叶县令,你儿子死在他的手上,我也很难过,可现在是我被胁迫了,随时可能送命,我需要的是你來解救,而不是将我往火坑中推!”

    “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吗?”叶南庆不冷不热回了一句,“曹老板,你放心,我会尽力保证你的安全。”

    这时候,一个狱卒打扮的人匆匆跑到了叶南庆的身旁,对叶南庆低声说了几句。

    “快,带上來!”叶南庆迫不及待命令道,然后看向林焰,冷哼了两声。

    “叶县令,快点让所有人都退开,我可是南仓县的首富,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你的乌纱帽也要被摘下!”曹金山忍耐不住了,开始反过來给叶南庆施压。

    “不用着急,曹老板,事情很快就会结束了。”叶南庆显得胸有成竹。

    林焰心中咯噔一下,他发现自从那个狱卒对叶南庆说了什么后,叶南庆就一下子有了底气,他担心萧大宝可能被抓了。

    “大人,人带到!”一声高呼,从人群外传來。

    “带到这儿來!”叶南庆冷笑着看着林焰,说道。

    一个脑袋被罩着黑布袋的人在两名捕快的推推搡搡下,被拉到了林焰的面前。

    “揭开布袋!”叶南庆发布了命令。

    一个嘴中被塞着布、发不出声音的人正愤怒地扭动着身体,想挣脱绳子捆绑的束缚。

    从衣服穿着上,和秀才萧大宝的一模一样。

    可林焰却发现,这人散落了一头长发,分明是一个女的!

    直到这女子抬起头望向自己,林焰才从熟悉的脸部轮廓,认出了这人居然是萧大宝!

    “萧大宝居然是一个女的?”林焰感到了绝对的不可思议,可脑海中闪现出的一连串事情,却印证了萧大宝是女人的事实。

    萧大宝生的皮肤白皙,身材玲珑,大热天不敢脱下被汗水浸湿的外衣,不敢去公共澡堂洗澡,在牢房中面临要被牢头搜身时还会拼命反抗,这些不同寻常的地方,不就是证据么?

    “萧大宝女扮男装,那秀才身份肯定是假的,也难怪她在无意中接到绣球后会拼命推脱婚事了,不过她为什么要扮作男人?”

    尽管对萧大宝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可林焰并沒有纠结这件事,因为现在萧大宝被叶南庆抓住了!

    “叶南庆,你抓了一个无辜的人干什么?而且还用布条塞住她的嘴?”林焰冷冷说道。

    叶南庆却因为抓到了萧大宝而有了底气,他不急不缓地说道:“这个秀才,哦不,是这女人,同为越狱犯之一,我为什么不能抓她?现在她是犯人,我有权力塞住她的嘴,这点轮不到你來管。”

    “可你不仅仅是抓捕她这么简单。”林焰明白叶南庆要做什么。

    “废话少说,如果不想这女人受折磨,你乖乖放了曹老爸,我自然会保证这女人平平安安。”

    “难道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要用这种无耻的方法,你明明知道她是无辜的。”林焰抓住曹金山衣领的手,狠狠握成了拳头,内心十分愤怒。

    叶南庆哈哈一笑:“非常时刻就得行非常之事!光是这女人越狱以及假冒秀才,我都能够对她用刑,保管她一辈子都要在牢房中度过!不想看着你的同伴这样,那就赶紧放开曹老板!”

    说罢,叶南庆手一挥,黑布袋再次套在了萧大宝的脑袋上。

    “呜呜,呜呜。”萧大宝不断挣扎着,嘴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可沒有人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萧大宝,你不要害怕,你不会出事的。”林焰宽慰着,毕竟,萧大宝是个女人,比秀才更柔弱的身份,面临此刻这样的境地,肯定心中十分害怕。

    “呜呜,呜呜。”萧大宝拼命摇着脑袋,似乎有什么重要的话需要说出來。

    “沒时间浪费了,快点做出选择!不想这女人受折磨的话,你就放开曹老板,虽然同样会被抓,但至少不会被凌迟处死,如果你继续负隅顽抗,不但这女人也遭罪,你也同样难逃一死,而且还是被千刀万剐而死!”叶南庆在一旁狠狠说道。

    林焰看了看场上的情形,明白主动权已经不在自己手上了,杀不杀曹金山只是关乎自己手上是否会多一条人命而已,已经沒有了利用曹金山当人质迫使叶南庆退兵的可能。

    而那两个让他忌惮的武者,不管何种情况,都肯定不会放自己离开,所以,今晚肯定会和他们有一场血战!

    既然这样,那还不如先确保萧大宝的安全。

    想到这儿,林焰已经决定解决好萧大宝的事情后,就和两名实力强于自己的武者來一场决战,尽管很大可能他会被杀,可是如今的局势却让他只能够这样选择!

    于是,林焰看向萧大宝的眼神中,充满了决绝和果断之色!

    “呜呜,呜呜。”萧大宝拼似乎察觉到了林焰的决定,拼命摇晃着脑袋!

    其他人也都明白了林焰将会作出怎样的选择。

    一直死死盯住林焰的那两名武者,突然拔出了长剑。

    “铿锵!”

    两把发出寒光的长剑,死死对准了林焰!

    只要机会來到,这两人就会用利剑來洞穿林焰的身体!

    形势对林焰万分不利!

    可林焰还是保持内心的平静,集中精力准备先处理好萧大宝的事情。

    正在此时剑拔弩张的气氛下,突然,曹家府邸的外围响起了整齐而响亮的脚步声!

    眨眼间,多达两百名全副武装的战士将南仓县的这五六十人团团围住,前方战士擎着长矛长枪,后方战士则拉开了弓弦,黝黑散发出冷光的利箭对准了南仓县的这些人!

    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來的正轨士兵,分明将南仓县的人当做了犯人!

    叶南庆也好,其余的武者和捕快也好,都集体傻眼了!

    叶南庆甚至身体都在颤抖,手心都在出汗,因为他从这些精锐士兵的打扮,认出了这批人居然來自管辖南仓县的上级州府----南阳州府!

    皇城按照州府、县、乡镇、村的行政等级來划分,南仓县就是南阳州府下辖的十个县之一,面对南阳州府出动的人马,他叶南庆统领的县府人马压根就不敢对抗!

    正当叶南庆想不通为什么南阳州府的官兵会包围自己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突然响起,身穿铠甲、将军模样的人还在骏马上,嘴上就已经惶恐地大喊道:“末将楚云來迟,害公主殿下受惊,末将罪该万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