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二十八章 这就越狱了?

    南仓县羁押犯人的牢房中全文阅游之天下无双。

    “喂,管事的,给我过來!”

    一道无比霸气的声音从牢房里面传了过來,这道声音有如响雷,十分沉闷,就好像说话人是将声音从胸腔中挤压出來的一样。

    换成平时,如果牢房中的犯人对自己大呼小叫,扰乱自己赌博的心情,几个狱卒只怕早就骂骂咧咧着抡起皮鞭去教训那不知天高地厚的犯人了,可现在,听到这一声沉闷大喊,五个狱卒却齐齐停住了,围坐在桌子旁,彼此面面相觑。

    最后,还是一个满脸麻子的大汉指着一个瘦猴一样的男子说道:“你去问问那个郑屠,看他有什么事情。”

    瘦猴很清楚郑屠的凶名,一万个不愿意办这趟差事,可老大吩咐了,他也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站了起來,慢慢离开了座位。

    瘦猴惶恐不安走到了靠中间的单间牢房中,牢房中,正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堆着烤鸭烤鸡,美酒,一个穿着紫色绸缎衣服的大汉正一条腿踩在凳子上,双手撕着一只烤鸡。

    还只是坐着,紫衣大汉就如同一只凶残的猎豹在蹲坐,那撕开烤鸡的动作,让瘦猴感觉大汉是在撕咬一个人一样。

    “郑,郑大人?”瘦猴心惊胆战地问道。

    紫衣汉子稍稍抬起头,三角眼瞟了一眼瘦猴,忽的一下站了起來。

    瘦猴慌忙退开了三大步!

    紫衣大汉一米九的身高,身上凶煞的气息,让瘦猴感觉呼吸都要窒息了!

    紫衣大汉嘿嘿一笑,声音像从胸腔中挤出來的:“管事的,再送一壶酒过來,这酒不够喝。”

    “是是是。”瘦猴慌不迭答应,匆匆离开,暗暗庆幸自己沒有惹到麻烦全文阅读校园全能高手。

    他虽然才当狱卒不久,可知道南仓县曹金山的贴身保镖郑屠是一个非常凶残的人,不但实力高强,而且又有势力,再加上和县令叶南庆的关系,郑屠可是一个让全南仓县人都忌惮的狠角色,人送外号“屠夫”!

    “这次虽然犯了大事,不过郑屠在牢房中还被好酒好菜招待着,估计很快就会被县令大人放出去,这样的人物,我真是得罪不得。”

    瘦猴心中想着,脚底像踩了风火轮,急匆匆去拿酒了,他可是非常害怕自己速度慢了,惹怒了郑屠夫,那颗就连小命都危险了。

    新的酒到手后,郑屠高声大笑起來,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真是气死人了!”萧大宝气呼呼说道,“皇城刑法早有规定,严禁官府和犯人勾搭,狼狈为奸,可沒想到今天却让我亲眼看到了这一幕!”

    林焰笑了笑,说道:“秀才老弟,你也别大惊小怪了,天高皇帝远,你们皇城天子的眼睛只可能盯着一些大事,很多事情都看不到,又怎么管的着?”

    哪知萧大宝听到这话,就像是一只被踩着了尾巴的猫,急促抗议道:“林大哥,我们皇城的天子可是一位明君,他将皇城治理得井井有条,蒸蒸日上,皇城环境好得很!我们所看到的,只是一个特殊的例外罢了。”

    “嗯?秀才老弟你似乎挺维护皇城的啊?不过也难怪,读书人这样也不足为怪。”林焰笑道,“好了不说这个了,再过十來分钟,我们就准备出发吧。”

    萧大宝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兴奋,高兴说道:“好啊,我也要体会一下越狱的滋味!”

    在两人准备马上越狱的时候,中间牢房的门被打开,牢头走了进去。

    “牢头,找我有事?”郑屠喝着酒,嘴中含糊不清地说道。

    好歹牢头和他也算是相熟的了,这顿酒菜就是牢头安排的。

    牢头神秘兮兮凑到了郑屠的耳中,低语了几句。

    郑屠放下酒壶,问道:“牢头,这事是叶公子亲自交待的?”

    牢头点点头:“嗯,是的,叶公子吩咐过,那穿青色衣衫的武者就是目标,你只要不将他打死,打残废都行!”

    “行,这事交给我郑屠!既然县府两名座上宾都确认了这人的实力是御空境五重天,我郑屠拥有御空境六重天的实力,打趴他,轻而易举!”

    郑屠说的县府座上宾,便是那两名让林焰忌惮的武者,不过这样的武者不是叶达能够命令的,所以叶达思來想去,才想到请牢房中的郑屠出手。

    “有郑大哥出手,自然手到擒來。小弟恭候郑大哥的好消息!”牢头客客气气说道。

    郑屠嘿嘿一笑,一米九的身高,站起來后如同一座铁塔。

    他紧了紧衣服,和牢头走出了牢房。

    很快,林焰所在的牢房便被牢头打开了。

    “进去吧。”牢头故意这样说道。

    郑屠慢悠悠走了进去,挑衅的眼神死死盯着穿青色衣衫的林焰。

    “喂,这是怎么回事?”萧大宝也瞧出了事情不对劲,急忙问道。

    “你管得着吗?牢房不够,你们三人呆一间,就是这样。”牢头说罢,锁死了牢门。

    摇晃着牢门钥匙,牢头溜达着走远了,并低声嘀咕道:“咱县令大人真是好手段,能够和首富曹金山称兄道弟,连带着叶公子都可以请得动郑屠夫,要我说,曹金山才是最恐怖的,居然能够让一个御空境六重天的强大武者跟随自己,啧啧。”

    此刻,牢头口中说的曹金山,已经坐上了回曹府的轿子。

    轿子里面,曹金山将鼻烟壶放在眼前仔细观察着。

    “幸亏我父亲不久之后确实寿辰到了,要不然也找不到好借口从叶南庆那拿到这鼻烟壶,这鼻烟壶放在叶南庆那儿,顶多就是一件珍贵的藏品而已,可他哪里知道这鼻烟壶的珍贵!”

    多年的经商经验,让曹金山见多识广,再加上豢兽生意中要接触许多的武者,而曹金山本人也是一名武者,所以,在见到鼻烟壶之后,他第一眼看过去就隐隐觉得鼻烟壶有些不一样的地方,随后他仔细观察了一阵,并且有意对着灯光查探了一遍。

    就是对着灯光这一照,立即让曹金山的心噗通噗通乱跳起來!

    因为光线竟然无法穿透鼻烟壶!

    而作为通体玉制的精致工艺品,鼻烟壶的内部是中空的,甚至都可以用于吸烟,自然,光线也应该穿透才是,可是实际情况却是沒有!

    曹金山的经验,立即让他猜测到这是一件空间储物容器!

    而空间储物容器,富贵如他曹金山,也沒有!

    曹金山明白,若非一些大门大派的掌门,一般也只有实力达到了长生境的强者,才有机会拥有空间储物容器,不管叶南庆是任何得到鼻烟壶的,但在叶南庆的书房中,他就知道自己这一次是捡到大宝了!

    他沒有马上询问鼻烟壶的來历,以免引起叶南庆的注意,他准备再过几天就调查清楚此事,如果这鼻烟壶原來的主人实力不强,那他自然可以杀死此人,让鼻烟壶成为自己的附属之物,而鼻烟壶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将是他的!

    一件空间储物容器,哪怕里面什么东西都沒有,可光是鼻烟壶本身,就价值连城!

    “哈哈,沒想到今晚这样走运,居然让我得到了一件空间储物容器!”坐在轿子中,曹金山笑呵呵,“明天郑屠就会回來,到时将这件事告诉他,有他在,让鼻烟壶的原主人死掉,机会会大增!”

    可曹金山沒想到他依仗的打手郑屠,会被叶达请去对付林焰,而林焰就是鼻烟壶的主人!

    牢房中,郑屠嘿嘿怪笑着,一步步朝林焰逼近。

    “是叶达派你來的?”林焰沉声问道。

    “就是他,嘿嘿。”郑屠直接承认,在他看來林焰不过一个御空境五重天的武者,虽然实力也不错了,但自己可是御空境六重天的实力,要打趴林焰,简直易如反掌!

    “秀才老弟,站远一点,免得误伤了你。”林焰神态轻松,回头笑着对萧大宝说道。

    “林大哥,那我们……”萧大宝全然沒将郑屠放在心上,还是对越狱最为关心。

    “放心,先摆平了他,我们再出去也不迟,秀才老弟,你多等一会儿,很快的!”林焰神态自若。

    林焰和萧大宝的淡定,以及对自己的无视,立即让郑屠无比愤怒,放眼整个南仓县,就是县令叶南庆见了自己,也得笑着打招呼,这两人是什么东西,居然敢这样?

    “小子,我现在很不爽,就让你尝尝我拳头的滋味!”郑屠一声怒吼,饱含御空境六重天的恐怖元气的一拳,径直砸向了林焰,速度快若闪电!

    “哼,实力比我还弱了一重天,我看你怎么躲!”

    拳头闪烁着耀眼的白色光华,就要砸中林焰,郑屠得意大笑着,认定自己这一拳,一定能够打得林焰胸膛凹陷!

    “呵呵,御空境六重天是吧,实力是不错,不过在我眼中,什么都不是!”

    林焰轻松笑着,施展出“灭世五步”第一步----崩裂大地,在郑屠的拳头即将砸中自己时,身形突然一闪,只留下了一道残影在原地!

    郑屠顿时内心大骇,急忙收住拳势,可还是晚了。

    一脚大力飞踢,正中他的后背!

    同时牢房中传出了好几道“轰隆”声,林焰飞跃时践踏大地的攻击,让牢房的地面出现了一个大坑,而恐怖的气流波动,让牢门都瞬间碎裂!

    伴随这巨响的,是郑屠庞大的身体轰然砸地的声音。

    郑屠完全傻眼了,他怎么都想不通明明实力比自己弱,可对方仅仅一个飞跃就摆脱了自己雷霆一拳,还攻击到了自己。

    可他不明白的是,林焰虽然实力等级是御空境五重天,可实际战力,却堪比御空境七重天的武者,他那简单的一拳,怎么能威胁到林焰?

    晕倒前,郑屠依然认定之所以自己会输,是因为自己轻敌了,而不是对方实力比自己强。

    “秀才老弟,我们出去吧。”看了看晕了的郑屠,林焰对旁边的萧大宝说道。

    “啊?这,这样就越狱了啊?我还沒看过瘾呢!”萧大宝显得对越狱意犹未尽,不过还是跟着林焰,走出了牢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