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一十五章 无尽震撼

    听到潇水城年轻武者中的第一高手,名字也叫做林焰,林之澜只是颇敢意外,随便念叨了几句,便不再将这个第一高手与自己的小堂弟联系起來最新章节网游之天下无双。

    在他看來,即使小堂弟林焰在十三年前沒死,现如今也只能够躲着藏着,生活一定十分艰苦,成不成有条件修炼都是问題,自然肯定达不到第一年轻高手的地步。

    可林之澜丝毫不知道,他的小堂弟,就是如今潇水城人们公认的第一年轻高手!

    而且,他的小堂弟,就坐在他的隔壁!

    林之澜鼻孔中轻哼出了两声,面露明显的不屑,低低嘀咕道:“这帮外城武者,似乎真的认定了这个叫林焰的人的实力,一个个都在摩拳擦掌,哼,真是傻,武界虽大,但真正的年轻精英,只可能來自于我们天帝城!”

    “而我,就是这精英中的精英!”

    林之澜一口将茶水灌下,带着不屑的眼神在正激烈讨论的人身上看了一眼,再次冷哼了一声,明显就是不把这群人看在眼里。

    林焰看了一眼林之澜,觉得自己的这个堂兄还是那样的骄傲自大,肯定沒将自己放在眼中。

    “熙儿,我们走吧。”

    林焰随即对叶熙儿说道。

    起身,然后挽着叶熙儿的胳膊,林焰离开了座位。

    “等一下。”

    突然,旁边传來了一个声音。

    林焰停住脚步,侧过头看着林之澜,刚才这三个字正是林之澜说出來的。

    “这位兄台应该是潇水城本地人吧,不知道兄台是否知道林焰住在哪里?”林之澜问向林焰。

    林之澜当然不会无聊到向一个陌生人询问这样的问題,事实上,四楼武者都在议论着林焰,却沒有一个人知道林焰的下落,林之澜沒有理由不清楚这点。

    所以,林之澜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吸引其他人的注意。

    果然,听到新走进來的林之澜说话了,其他桌的年轻武者都停住了议论,带着好奇或者不屑或者不满的各种表情,都将视线落在了林之澜的身上。

    “抱歉,咱们城第一高手林焰林公子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听说潇水城首富愿意出二十万黄金,只求和林公子吃一顿饭,林公子都沒有露面,像我,自然不可能知道他在哪儿。”

    林焰暗中将自己大大吹捧了一番校园全能高手。

    叶熙儿拉着林焰衣袖的手掐了林焰一下,低声说道:“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而四楼,本來平静下來的氛围,再次热烈了起來。

    “真的吗,林焰真的不将二十万两黄金放在眼中,只是吃一顿饭而已,都不肯去吗?”

    “看來他是不缺钱啊。”

    “嗯,视金钱如粪土,估计是一个眼中只有修炼的人,将追寻武道巅峰作为了毕生追求。”

    “是啊,这种行为,才和第一高手的风范相合,如果林焰答应了,那才说明他不是第一高手。”

    一些武者纷纷议论着。

    经过接连的气氛渲染,他们已经相信了潇水城第一高手不简单,将挑战林焰当做了这次來潇水城的最大目的了。

    林之澜看了一眼走远了的林焰和叶熙儿,轻哼了一声,随即他的声音就盖过了其他人:“哼,你们也就是这样,别人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我看啊,潇水城第一高手也就那样。”

    这话,狂妄至极,而且会激怒在场的潇水城本地人。

    但林之澜要的,可就是这效果。

    他要让这些只知道谈论林焰的人知道,他可以将这个第一高手狠狠踩在脚下。

    潇水城的那个老人立即不满意了,夸张地“喔”了一声后,才向林之澜问道:“这位年轻人说话未免太浮躁了吧,林焰作为我们潇水城第一年轻高手,实力可是有目共睹的,倒是小兄弟你,似乎挺瞧不起林焰,而且也认为在场的其他城年轻武者听风便是雨,沒有自己的主见啰?”

    老人的这话,不可谓不妙,既暗中讽刺了林之澜一把,又将林之澜成功地拉到了外城年轻武者的对立面。

    外城武者果然炸开了锅。

    如果林之澜单单瞧不起潇水城的第一高手,那也就罢了,毕竟他们最初也认为潇水城的第一高手沒什么了不起的,可是偏偏林之澜说话中,很明显流露出了对他们的轻视之意,这就让他们不舒服了。

    左脸一道疤痕从鼻子分到了耳根处的那个壮汉第一个表示不满:“这位小哥说话这么冲,连谁都不放在眼里,估计实力一定很强吧,敢问來自哪儿啊,说说來历,让在场的都见识见识,到底是何方神圣,可以这么狂?”

    其他武者也纷纷朝林之澜发难,大意无非就是认为林之澜放大话放的太厉害了,如果真有本事就亮几手,如果沒本事,那就别在这儿瞎嚷嚷,哪凉快滚哪儿呆着去。

    林之澜将茶杯往桌子上一放,放下翘着的二郎腿,笔直站了起來,冷笑一声。

    “我可不像你们,我说瞧不起潇水城的第一高手,不是放大话,而是有这样的实力!”

    刀疤男明显对林之澜的狂妄动气了,重重哼了一声,质问道:“那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说大话?就算是普通人,甚至哪怕是一只会说话的鹦鹉,都可以说出你这样的话,我怎么知道你这不是在吹牛,大家说是不是啊?”

    本來就对林之澜的狂妄心生不满的众人,纷纷鼓噪起來。

    林之澜轻蔑地扫视了众人一眼,掏出一张五百两黄金的银票压在了茶杯底下,看样子是准备离开了。

    不过,在离开之前,林之澜薄薄的嘴唇轻吐出了几个字:“我不屑吹牛,因为我來自天帝城。”

    声音很小,却让还在鼓噪的众人都闭上了嘴,整个四楼,再次陷入了安静中。

    天帝城的名声,谁不知道!

    天帝城走出來的武者,那代表的,就是实力!

    看着这些人一个个惊讶地看着自己,林之澜只觉得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

    他将黄鹤楼准备的餐巾纸擦了一下嘴唇,然后随手一伸,整个人显得无比轻松而又无比骄傲,往四楼楼梯口走去。

    还是刀疤男率先反应过來。

    “你说自己來自天帝城,你就來自天帝城了?我们怎么知道这不是假的?”

    刚刚安静下來的四楼,又开始有了质疑声。

    林之澜淡淡说道:“那好,就让你们看看吧。”

    说罢,林之澜突然飞向了空中,就在四楼面积一百平方米、高度不足八米的空间内,如同一只蝴蝶在穿梭,身形时上时下,忽左忽右,而且速度极快,甚至在飞行中都出现了残影!

    而自始至终,四楼吊着的四个吊灯,以及十多条作装饰用的彩带,和六个大红灯笼,都一动不动!

    显然,林之澜的身体压根就沒触碰到这些障碍物!

    在如此狭窄的空间内,保持如此快的速度御空飞行,而又拥有如此灵巧的躲闪能力,可不是达到了御空境的武者,就可以办到的!

    落地后,林之澜不再理会众人张大的嘴以及惊讶的表情,自顾自下了楼。

    “哼,不露一手,你们就不知道我的厉害。我说过,那个叫林焰的,也只是在潇水城做做第一年轻高手罢了,真的碰上了我,我会像击败青武门的青风一样,轻松击败他!”

    四楼内。

    刀疤男看着林之澜离开的背影,倒抽一口凉气。

    “这御空飞行的身法,必须达到了御空境三重天的武者才能施展出來,怪不得他敢这么狂,原來他看上去才二十二三岁,却拥有了至少御空境三重天的实力!”

    由不得刀疤男不震惊。

    因为他的实力,是御空境一重天,而这份实力,在他所在的益州城,已经能够排得上前三了!

    “果然是來自天帝城啊,也只有天帝城的武者,才会有这样的实力!”

    众人由最初的震惊,开始恢复后,变为了现在的激烈热议,而热议的焦点,很快就牵扯到了林之澜与林焰的比较上面。

    虽然很讨厌林之澜的狂妄,但在见识了林之澜的实力后,四楼的外城武者,几乎一边倒地还是认为林之澜能够战胜如今潇水城的第一高手林焰。

    而正在大家争论激烈的时候,负责打扫卫生的一个少女却尖叫一声!

    因为靠近窗户的那张桌子,在少女清理桌子上碗筷的时候,骤然垮塌。

    一张上好楠木制作的木桌,居然四分五裂,包括桌面以及四条桌腿,都是如此!

    而少女,是不会任何武功的!

    “谁记得这张桌子上坐过的是谁啊?”

    在场的人都明白,桌子不会无缘无故碎裂成这样,一定是刚才坐这桌吃饭的人用了暗劲,才造成的!

    人群中传出了一个声音:“我之前看了几眼,因为这桌坐着的是一男一女,那个女的特别漂亮,至于那男的,我只记得他好像十分年轻。”

    “是了,刚才那个來自天帝城的武者不是还向这人询问过林焰的下落么,应该就是他,我也记得他十分年轻。”

    “能够一掌打碎一张桌子,在座的相信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可是,要将暗劲使用的这么精妙,沒有御空境四重天以上的实力,谁可以做到?”

    随着这句话的说出,众人默然。

    因为这句话是对的,能够将暗劲运用到这地步,肯定是有实力的武者,而且是必须御空境四重天以上实力的武者,才可以做到的事情!

    “那岂不是说这个年轻人拥有御空境四重天甚至是更强的实力?”

    “可这人的年龄,我记得应该和來自天帝城的那位差不多,甚至还要小一些。”

    “不,你们都忽视了一个关键点,这个年轻人來自潇水城,是本地人啊!”

    “这位潇水城的无名年轻高手,分明就是想通过这件事告诉我们他的强大!”

    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

    沒有人敢再轻视潇水城的年轻武者了,如果这人不是第一高手林焰,那只能说潇水城卧虎藏龙,而如果这人确实是林焰,那同样可怕,因为御空境四重天以上的实力,足够横扫其他城的同龄武者,甚至连天帝城出來的人物,也不是对手!

    众人很快忘记了林之澜带给他们的震惊,转而沉浸在一张桌子带给他们的无尽震撼当中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