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零八章 怒问天玄

    林焰当然不想秦海梦死我的校花女神。

    尽管对秦海梦无比现实的性格有些不喜,但毕竟,他对秦海梦抱有一丝感激,若不是因为秦海梦相助,提供了万载幽冥玄气以及青绝褪去死气的一系列情报,他不可能趁着那次机会,将青绝杀死。

    而且,秦海梦正值人生当中最美好的岁月,却这样香消玉损,他都为秦海梦惋惜!

    但,人已经死了。

    将秦海梦安葬在一处鸟语花香之地后,林焰和叶熙儿走下了小山。

    关于自己和秦海梦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曾经有过的交集,林焰都沒有和叶熙儿提及。

    往山下走的过程中,林焰边想,已经边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如果可以的话,会帮秦海梦报仇。

    虽然秦海梦将篡改了的《幽冥玄功秘籍》交给了她的师父,但并不意味她师父会修炼此功而走火入魔,如果这个女人沒有死的话,林焰不介意动用自己的力量,來帮助秦海梦完成这个心愿。

    “林焰,你还好吧?”见自从林焰抱着一个女人的尸体走出那扇门之后,林焰的神情就有些低沉和落寞,叶熙儿关切地问道。

    林焰勉强将其他事情都抛掉,注意力专心放到了叶熙儿的身上,说道:“熙儿,我沒事,说好了要带你逛一逛我曾经去过的地方,现在我们继续吧最新章节平凡的坠落神祗。”

    叶熙儿乖巧地点点头。

    “我们现在去铁牛家中,铁牛是我的一个好兄弟,人很好,你和铁牛嫂估计也能聊得來。”

    林焰带着叶熙儿向潇水河旁边的铁牛家走去。

    可是,林焰沒有看到叶熙儿和铁牛嫂愉快交谈的一幕。

    因为当他自报身份出现在铁牛嫂和一个半岁多大的娃娃面前的时候,铁牛嫂急得眼睛通红,眼泪都在嗒嗒地往下掉。

    一见铁牛嫂无比焦急的模样,再看到院落中见不到铁牛,林焰马上问道:“嫂子,怎么回事,慢慢说,不急啊。”

    叶熙儿也接过了铁牛嫂手上的娃娃,帮忙带着。

    铁牛嫂“哇”的一声哭了起來,却更加让林焰担心起铁牛的遭遇來。

    他虽然认识铁牛不久,但却一直将铁牛当做了最好的兄弟,见不得自家兄弟有什么不测,于是赶紧追问道:“嫂子,到底怎么了,铁牛到底怎样了?”

    铁牛嫂抽噎着,断断续续将事情说了出來。

    原來,铁牛竟然被抓到青武山上的青武门去了!

    乍听到这个消息,林焰就觉得莫非是铁牛修炼玄金上人的《吞金**》被发现了,或者说,牛魔王赠送的那根混铁棍被人觊觎了?

    可铁牛嫂说不上來铁牛被抓走的具体原因,只是说铁牛被青武门一个叫天玄的人抓走了。

    铁牛嫂说出这个情况的时候,林焰立即愣住了,不禁追问道:“铁牛嫂,你确定抓走铁牛的人名叫天玄?”

    “是啊,”铁牛嫂抹了一把眼泪,带着哭腔继续说道:“我不会听错的,就在大概半个月前,家中突然闯进來了两个人,自称是青武门的,二话不说,将正在吃饭的我老公抓住,并且要带到青武山上,他们临走时,就说带走我老公是青武门天玄的主意。”

    一听这个,林焰就知道铁牛被抓走,肯定是和天玄有关了。

    可是,天玄和铁牛不是不认识么,为什么还会抓走铁牛?而且,铁牛嫂也沒说是因为铁牛修炼的高深吞金法决以及拥有的混铁棍引起了别人的觊觎啊?

    于是林焰再说道:“铁牛嫂,你好好想想,他们抓走铁牛时,有沒有说什么其他的?”

    林焰很是着急,但还沒有慌乱,毕竟,天玄好歹也是名门正派的代表,既然这件事和天玄有关,那铁牛在天玄那儿,估计只是作为人质,來实现天玄的某个目的罢了。

    铁牛嫂点点头,说道:“我正要和你说呢,他们临走时还提了一句,说是等你回來后,去一趟青武门,我老公自然到时就会平安回來。”

    林焰愣住了,他怎么也沒想到铁牛突然被人绑到了青武门,居然是和自己有关系!

    铁牛嫂一看林焰发愣,于是问道:“林焰兄弟,你怎么了?他们抓走我老公,莫非是知道你和我老公的关系,所以想用我老公來威胁你?如果是这样,那林兄弟你一个人上青武门,岂不是很危险?”

    铁牛嫂是一个很善良的农村女人,尽管担心自己丈夫的安危,但也不愿意看到林焰冒险。

    林焰笑笑,尽可能让铁牛嫂放宽心,安慰道:“嫂子,你就不用为我担心了,我和青武门可能有些误会吧,他们可能是找不到我,所以才将铁牛请上了山,以此來让我尽快去他们那儿而已,放心,青武门是正派,不会胡來的。”

    “我现在就去一趟青武门,一定会让铁牛平安回到家中,嫂子,我先走了。”

    说完后,林焰让叶熙儿干脆留在铁牛嫂这儿,自己匆匆朝门外走去。

    “林兄弟,你路上小心啊。”铁牛嫂说道。

    叶熙儿面带忧色,她沒有想到林焰才回來,麻烦事就找上了门,更让她心中堵得慌的是,她还不能为林焰分忧。

    “林焰,小心一点。”

    她只能叮嘱林焰,并且默默为林焰祈祷。

    林焰很快就到了青武山下,负责守卫的人大概是被提前告知了,所以当林焰报出了名字之后,便自动放行。

    林焰踩着台阶,朝青武门内快速走去。

    他隐隐约约猜到,天玄这次不惜将铁牛带到山上來逼自己见面,应该是和青风被杀一事有关,或许,现在的梅降雪日子也不好过,否则,以梅降雪的性格,是断然不会让一个半岁多的娃娃的父亲被强留在青武门的。

    尽管也知道天玄不好惹,甚至根本就是目前的自己招惹不起的强人,但上青武门却势在必行。

    这样想着的时候,林焰已经到了山顶。

    五分钟后,林焰在玄天居见到了天玄。

    天玄还是以前的样子,只是有些不苟言笑了,脸色阴沉,似乎挺怨恨林焰的。

    可沒等天玄开口,林焰就先质问了。

    “天玄前辈,我敬重您是潇水城德高望重的人,可沒想到你居然将我的好兄弟绑到了山上,难道你就不知道他是一个半岁多娃娃的父亲么?”

    林焰连珠似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愤怒,以及对天玄做法的严重不满。

    天玄一愣,显然沒想到林焰会先向自己发难,不过见林焰已经來了,于是招呼一人进來,命令这人将铁牛好好护送到家中。

    发布完命令后,天玄带着嘲弄的口吻对林焰说道:“好了,人我已经放了,不过你这么大的反应未免太过了吧,我如果不将他请上青武门,恐怕我连你什么时候回到潇水城的都不知道,哼,用这招,也只是勉强将你逼到我这儿來罢了,沒什么大惊小怪的。”

    林焰勉强将怒火压下,不去追究天玄针对铁牛的事情,问道:“梅降雪呢?你费了这么大的劲要让我出现,应该和梅降雪以及青风的事情有关吧?”

    天玄听后,脸色铁青,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沉声说道:“你还知道我找你是什么事啊!哼!”

    林焰斜眼看了一下天玄,处变不惊:“天玄前辈,您现在的反应才算是过激了吧?”

    “你说话小心一些,保不准今天我就让你永远走不出这房间。”天玄冷冷说道。

    “梅降雪呢?”林焰对天玄的威胁直接无视,重复着之前的问題。

    “她已经被我关住了。”天玄说的分外轻松,仿佛关押梅降雪是他随便就可以做的事情。

    可是,林焰岂能见到自己的心上人梅降雪被关押?

    “天玄,你为什么要关押梅降雪?”林焰大声质问道,甚至已经直呼天玄的名字了。

    哪知天玄似乎更加气愤,又重重拍了一下桌子,突然站了起來,怒视着林焰,斥责道:“可笑之极!你还问我原因,若不是你,青风会死?而绛雪这丫头也要为青风的死负责!”

    林焰听后,明白这件事果真和青风的死有关,而现在连平常备受天玄宠爱的梅降雪都被天玄关押起來了,那足见天玄有多恼怒自己了,可是,青风的死,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于是,林焰冷冷问道:“梅降雪肯定将青风是怎么死的事情,原原本本都告诉你了?”

    “既然这样,那你一定应该知道青风的死,我半点过错都沒有!相反,如果不是青风嫉妒心太重,他也不会落得身死的下场!”

    “你既然对青风的死耿耿于怀,那我索性也來谈谈他好了,不妨告诉你,自从进入了雪幻高原之后,青风就想在暗中杀死我,我拜他所赐被打入雪坑差点身死的事情,梅降雪应该跟你说了吧,哼,我之所以要杀他,就是因为他要杀我,我们已经到了必须死一个的地步!”

    “况且,即便是他在夜深的时候摸到我的帐篷外面,想趁机杀死我,在梅降雪的哀求下,我最终也还是答应放他一条生路!”

    “但他被一条毒蛇咬断了腿,毒素疯狂蔓延到了全身各个经脉,连神仙都救不了,他的死,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再说了,你关押梅降雪又有什么道理?如果仅仅只是因为青风死了,你就这么做的话,我只能说你黑白不分、老糊涂了!”

    “青风该死,因为他竟然变态到在临死的时候还想抓着梅降雪为他陪葬,用剑捅伤了梅降雪!像他这种人的死,从头到尾,你又说说,哪点和我与梅降雪有关?”

    林焰大声质问着,丝毫不给天玄插话的机会,在他看來,青风的死完全是咎由自取,而天玄关押了梅降雪,又对自己发难,根本就是在胡搅蛮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