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零四章 流血夜的真相

    重新见到了牛魔王,林焰仿佛见到了老朋友一样,感情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來了网游之天下无双。

    可牛魔王只是呵呵笑着,手指了指林焰的衣服。

    林焰低头一看,才发现在林府杀谢思以及四个武者时,衣服上沾了不少的鲜血。

    而牛魔王天不怕地不怕,却唯独害怕见血。

    林焰笑笑,脱掉了外面的衣服,然后对牛魔王说道:“牛魔王,你又忘记了,你怕血,但是你有办法替我清除身上的血迹啊。”

    牛魔王这时候已经走了过來,“忘了忘了,不过见到林焰你醒來,我也很高兴。”

    一旁的林修平见儿子林焰居然和牛魔王如此熟悉,震惊的同时,也替林焰感到由衷的骄傲。

    林修平明白牛魔王实力的可怕,就连自己与牛魔王相比,实力上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更何况是林焰,然而,实力上的巨大差距却对儿子林焰和牛魔王的关系沒有任何影响,从牛魔王仗义相救就可以看出來!

    于是,林修平再次对牛魔王作揖,恭敬说道:“谢谢您的救命之恩,牛魔王大人最新章节校园全能高手。”

    林焰也说道:“牛魔王,这次又是你救了我,谢谢,十分感谢!”

    两人真诚的致谢,倒是让牛魔王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连忙摇头说道:“不用谢我,我也只是偶然路过那里,碰巧撞见罢了。”

    原來,牛魔王在一万年之约中并沒有见到紫霞仙子,只好从潇水城的牛头山出來寻找,但到目前为止,他还沒有紫霞仙子的任何消息。

    聊到这里时,林焰唯有鼓励牛魔王继续寻找、不放弃希望。

    他沒有见到过紫霞仙子,毕竟,连牛魔王都是一万年之前才见过,所以,他无法确认紫霞仙子是否真的还在这个世界上,但是,他惟愿痴情的牛魔王能够找到爱情的归宿。

    接着,林焰聊起了自己离开牛头山后的一些生活琐事,因为有父亲在,为了不让父亲因为自己颠沛、危险的一系列事情而担心,林焰特意省略了很多,只挑了一些比较平常的片段。

    最后,牛魔王还是问到了昨晚的事情。

    林焰将林震如何囚禁自己的父亲、自己又是如何营救父亲逃离、以及被林震释放的精神意念攻击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林焰,这个林震很不简单,还在闭关中都能够发现你和你父亲的踪迹,并且光凭一道精神意念,就能够产生灭杀武者的攻击效果,实力上林震应该达到了真武境。”

    随即,牛魔王话锋一转,认真对林焰和林修平说道:“这样的敌人在对付你们,不是一件好事,要不我将他抓來,听凭你们发落?”

    牛魔王曾经发誓不再杀生,自然不会破誓,但却愿意制住林震。

    林焰和林修平都明白牛魔王绝对有实力将林震制住,可是,两人不约而同婉拒了牛魔王的好意。

    林焰说道:“谢谢你了牛魔王,你的好意我和我父亲心领了,可是林震这人对我们一家造成的伤害太大,不将他亲手抓住并施以惩罚,我出不了这口恶气。”

    林焰直呼林震的名字倒也罢了,但竟然直白不讳地要惩罚林震,这话如果被林家其他族人听到了,一定会认为他大逆不道,肯定会立即捉住他,以不敬之罪杀死他,但此时此刻,连林修平都是一脸的愤怒,丝毫不认为林焰的话大不敬。

    是的,算起來,林震还是林修平的太爷爷,可是,血缘上的亲近,不代表亲情的亲近,林修平甚至都恨不得杀死林震!

    听到林焰父子婉拒了自己的提议后,牛魔王点点头:“也好,只是以后面对他时,你们务必小心。”

    见林焰身体不再有大碍,牛魔王于是带着两人出了大山深处,到了湖阳城的一处郊区。

    “林焰,你们小心一些,提防着林震來追杀,我就先走了。”将林焰父子带到安全地带后,牛魔王出言告别。

    林焰知道牛魔王记挂着紫霞仙子,无时无刻不在盼望和紫霞仙子重逢,所以祝福道:“牛魔王,祝你早日找到紫霞仙子!”

    牛魔王笑着点点头,然后身形一闪,巨大的身躯凭空消失。

    牛魔王离开后,林焰马上向林修平问道:“父亲,十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林震要陷害我们?”

    十三年前流血夜的真相,一直是困扰他的最大疑惑,这个问題在沒有得到答案前,他为此深深苦痛过,虽然前阵子通过法正住持得知父亲不是流血夜的主谋,但他仍然渴望弄清楚真相。

    林修平长叹一声,思维进入了十三年前的回忆中,缓缓打开了记忆的大门,喃喃叙述起來。

    “十三年前,你母亲和天帝城其他世家的几个高手一起进入了雪幻高原,來到了朔风区域,原本沒有抱任何希望,可是,你母亲却无意中被一件从朔风区域中漂浮出來的物体撞到了。”

    “拿到手上后,你母亲翻了翻,确认这本只有上半部分的破旧秘籍,就是武界守护者留下的珍贵秘籍,虽然只有半部,但焰儿你既然是按照半部无名秘籍來修炼的,自然懂得这秘籍的珍贵,所谓财不露白,更何况你母亲拿到半部秘籍时,其余人都看到了。”

    “于是,一场针对你母亲的行动展开了,那些人,在利益的驱使、在秘籍的诱惑下,一个个扯掉了伪善的面具,纷纷对你母亲出手,这种情况下,不说你母亲这种个性比较强的人,换成任何人,在面临生死危机的情况下,只会选择奋起反击。”

    “幸亏你母亲的实力在所有人当中是最强的,加之那帮人个个心怀鬼胎,给了你母亲逐个击破的机会,最终,你母亲拼着受伤的代价,还是将那帮心怀叵测的恶人全都杀死在了雪幻高原。”

    “只是,有一个人沒有真正死掉,他最后还是被人发现并被救了出去,这才有了以后玄家、海家联合指责你母亲为杀人凶手,威逼林家交出你母亲的一幕,当然,这件事压根就不是事,真正是十三年前流血夜导火索的,还是我们那个口中一直尊敬地称之为老祖宗的林震老匹夫!”

    “在雪幻高原,当你母亲被人追杀时,林震恰好看到了,并且他也知道了你母亲得到了武界守护者遗留的秘籍,可是,林震心理太狭隘和冷漠了,竟然沒有出手相助,只是盼望着你母亲被人杀死,他好在一旁坐收渔利之利,可你母亲还是胜了,林震不甘心,但又不能当着晚辈的面抢东西。”

    “正在林震寻思着要用什么方法來夺得半部秘籍时,玄家和海家的人兴师问罪來了,这正好给了林震这老匹夫机会。”

    “那时,家族中另外两位真武境绝世强者都还处在闭关的紧要关头,家族自然由林震一人说了算,所以当另外两大家族的人來问罪时,林震找到了你母亲和我,说了一大段废话,无非就是让你母亲将半部秘籍交给他,他自然有办法平息这场动乱。”

    “更无耻的是,林震还拿什么家族利益來威逼你母亲就范!哼,那时候我虽然是林家的族长,对林家也从來沒有过二心,可我明白,族人要维护家族利益是沒有错,但只是在家族遇到了危险的时候,而不是像他吹嘘的那样!那时候,林家沒有内忧外患,哪里來的要族人去维护家族利益?林震这么说,无非就是要替他得到半部秘籍找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而已。”

    “林震这人,心思毒辣,但又十分看重颜面,十分要面子,所以为了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通常都会将表面功夫做足。”

    “只是,无论是我,还是你母亲,都不会也不愿将半部秘籍交出去,原因很简单,半部秘籍是你母亲得到的,凭什么交给别人?于是,你母亲先敷衍好了林震,趁着林震去和另外两大世家的人交涉时,准备和我带着你一起离开天帝城。”

    “这个想法我自然同意,因为那时候林家完全由林震掌控,如果我们不交出半部秘籍,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林震使用一些毒计杀死,可是,我也知道我们一家不可能顺利走出天帝城,甚至不能走出林家。”

    “于是,我努力说服了你的母亲,让你母亲带着你先走,否则,你很难活下去,你母亲为了你能够活下來,含泪答应了我的要求,其实我知道你母亲舍不得我,但当时那种情况,做出这样的选择,其实是最正确的。”

    “一方面,我让辛管家随你母亲走,另一方面,我又趁着林震在和别人交涉时,利用手上的权力帮助你母亲开路,可是,当你母亲走出林家沒多远,林震就发现了。”

    “林震立即现出了他的丑陋嘴脸。他派人截杀你母亲,自己也追了上去,但幸运的是你和辛管家逃出了天帝城,至于你母亲,至今生死不明。沒有追到你母亲,林震大怒,回來后马上用我府上数十个下人的性命作要挟,威逼我在三大世家的人面前指证你母亲是杀人凶手,是妖妇,为了不让这些无辜的下人惨死,我含恨被迫这么做了!”

    “接下來,你母亲自然成为了众矢之的,而林震也将责任完全推给了你母亲,于是就在当天晚上,海家和玄家也出动了大量人马來追杀你母亲,满城围追堵截,期间和你母亲遭遇了好几次,但最终你母亲还是逃走了,不知所踪。”

    “而且,林震等其他人一直认为半部秘籍还在你母亲的身上,所以对辛管家和你的追杀轻了一些,林震只是威逼我出动了一百名冷血骑士,这一百米冷血骑士中其实有少部分完全忠心于我,所以在追杀你和辛管家时,这部分骑士反而在暗中帮忙,这样你和辛管家才能坚持跑出这么远。”

    “不过焰儿你也说了,辛管家最后不幸死了,想必那忠心于我的部分骑士也死了。只是,辛管家和我一样,由于不想让你陷入到仇恨中,特别是不想你过早地找林震报仇,所以辛管家将十三年前流血夜的真相也隐瞒了下來。”

    听到这儿时,林焰才算是真正清楚了流血夜的真相。

    原來事情从头到尾,都只是林震在捣鬼!

    为了得到半部秘籍,林震不仅威胁父亲,让母亲成为了天帝城人们口中的“妖妇”,而且还派人追杀母亲和自己!

    要知道,父亲、母亲、自己,可都是和他有亲属关系的人,可林震却压根就不在乎他们的生死,在十三年前亲手将自己的母亲、辛管家、自己,推向了火堆中!

    凶手,只有一个,就是表里不一、心狠手辣的林震!

    “林震,你个老匹夫!”

    林焰紧紧握着拳头,双目喷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